FE风花雪月金鹿线通关感想·库罗德篇其一

写在前面:库罗德是个非常复杂非常有意思的人,不同人很容易对他有不同看法。我在这篇当中写的也仅仅是我个人对他的推测,不具有任何排他性。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大家求同存异就好,也欢迎一起讨论。


不论玩家是什么样的人,我相信都对库罗德有着非常矛盾的感情。一方面,他的确是个非常有个人魅力的人,魅力大到youtube上一堆直男叫嚣着要为了他当基佬。而另一方面,他却经常给人一种把贝老师当工具人使唤的既视感,让人怀疑这厮到底是把你当真兄弟还是在利用你。女玩家就更不用说了,我想泡你你却把我当兄弟,不仅把我当工具人还转头就去和别的妹子甜言蜜语,“渣男”两个字简直是为了这厮量身定做。

库罗德之所以给人这种神奇的印象和他的性格非常有关,这篇主要聊一聊这个。

首先先说下结论:

第一,三个级长都有童年阴影造成的缺陷,库罗德也不例外

第二,库罗德对贝老师的感情绝不比另外两个级长差

顺带一提,我在文中提到的贝老师是没有性别的,请大家根据自己喜欢对号入座,如果需要强调性别我会加上限定词。


如果说王子的关键词是“复仇”与“释怀”的话,库罗德的关键词大概就是“理想”与“信任”。

游戏开头,贝老师对库罗德的第一印象是极其准确的,这是个面热心冷的人,就连库罗德自己也毫不避讳的承认自己是个“满心猜疑的人”。他表面上总是轻松随意、面带笑容,实际上与所有人都保持着距离。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更没有人知道他想到哪里去。

这一点很呼应库罗德的B级支援。B级支援里面,问他为什么会有调配毒药的兴趣,库罗德会说他小时候的事:

这个嘛……因为我成长的环境需要先做好这样的准备。

之前也说过,我不是无忧无虑的长大。

从小时候开始,周遭的人就把我当做异物看待。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被憎恨厌恶,甚至差点被杀死。

在这种糟糕环境下,库罗德明显也没有得到保护或者支持。

我的父母是放任式教育,他们说不靠自己的力量克服,就无法变强。

最后,我也符合父母期待,成长为一个坚强的人,真是可喜可贺(めでたしめでたし)

我不知道别人想法,但是库罗德轻轻巧巧地说“めでたしめでたし”的时候,我挺心疼的。我无意从好或者坏的角度去评价库罗德双亲,之后也看得出库罗德很尊敬他们。但是单就这件事情而言,他们夫妇二人对库罗德教育是很残酷的。虽然库罗德最终确实如他们所想成为了一个内心强大的人,但是这份强大显然需要代价。关于库罗德的童年经历,Reddit上有个神仙总结的很好,摘录如下:

因为混血的身份,库罗德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是一个被所有人憎恶、没有朋友、孤独疏离的人(Claude was fated to a life of being hated, with no friends, and feeling displaced from the moment of his birth just because of his mixed heritage)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库罗德显然不会相信任何人。因为没有人可以信任,周围人对他而言要么是潜在的敌人,要么是可以利用的对象。与之相应的,他也绝不会向潜在敌人或者利用对象表露自己的情感,因为这会留下弱点和把柄,给他孤军奋战的现实雪上加霜。这些特质就这么伴随着他长大,直至融入骨血变成他为人处世的方式。再引用一下Reddit那位神仙:

在童年经历的影响下,库罗德成长为一个独立强大且自立自足的人,但是他成长过程中的自我防御也塑造了他致命的缺陷(Claude became independent and self-sufficient but all the flaws he’d accrued as a defense mechanism would prove detrimental to him)


库罗德这些特点在五年前表现的非常明显,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觉得五年前的库罗德非常讨打。

比方说C级支援。大部分的学生C级支援多多少少都会自然流露出一些对贝老师的信任依赖,比如王子会拜托贝老师帮他去教小孩子练剑,莉丝缇亚会让贝老师陪她去食堂找东西,菲利克斯会和贝老师聊一些有关练剑和目标的事,希尔妲会撒娇让老师别安排她干活。而库罗德呢,他在打探评估贝老师的过去。他会问贝老师的战斗方式,会问贝老师的父亲母亲,会问贝老师的成长经历。你能看出他对贝老师有些兴趣,但无法感受到其他学生的那种信任。

库罗德对他人的情感疏离在这个支援中也有所表现,当贝老师告诉他自己从小母亲去世这个事的时候,库罗德不会做任何评价。正常人至少会说句“我为你母亲去世感到难过”,他就只是说“这样啊……怪不得你一直被你老爹带着在战场四处奔波”。他最后和贝老师说的话也很有意思:“有什么级长能帮忙的地方我会帮你,之后也可以随时来找我聊”,我当时心里就想这不是理所当然?还用你说?这小子是不是这次谈话之前根本没有这个打算? 就感觉到我作为一个玩家对这人充满了爱与期待,结果这厮根本就拒人千里之外。总之这个C级支援看下来我对库罗德非常不爽。

库罗德的情感疏离表现最明显的是老爹去世的时候。我一周目走青狮的时候,库罗德安慰贝老师的话是“我双亲都健在,所以没有办法理解老师的感受,但在老师停滞不前的时候,局势仍在变化,请谨记这一点”。这句话直接让库罗德在我这里好感降为零,兄弟你听听你这是人话?金鹿线借日记也是,青狮线这里替蕾雅来找老师的是王子,王子来了之后不仅安慰了贝老师,还说老师你如果还是难过,我可以替你回绝和蕾雅的见面。金鹿这里就成了阿罗伊斯,库罗德你人呢?不仅如此,老爹刚去世,贝老师正边读日记边难过,库罗德一来,安慰的话还没说几句,就要借日记去调查,并且还直言不借就半夜来偷,强迫贝老师借他。我就???,兄弟你看看我贝老师手里的刀再说话,是不是欺负贝老师为人师表不能一刀砍了你。

可能有人会因为这里认为库罗德是个冷漠的功利主义。虽然我也不太爽,不过还是替他解释一下,库罗德这件事上的做法很大程度上是由他的人生境遇决定的,回想一下他说的那句话:

如果让他们为所欲为,身体会负荷不了,所以我总在逃跑或者战斗。

少年库罗德边哭边想出奇策,不断思考如何躲避危机,除掉敌人。

这个人就是这么长大的,难过没有用,哭更没有用。最后还是要自己一个人擦干眼泪把事情解决掉。假如库罗德是贝老师,他会多半对自己做同样的事。对他自己而言,伤心难过没有任何的价值。他不是冷漠,只是他的成长经历迫使他成为了这么一个情感疏离的人。

整个金鹿线中,库罗德很少或者几乎不谈感情,他只在乎做事,这也是他始终给人距离感的原因之一。就比如说贝老师亲手把皇女杀之后,即便是五年后的库罗德也只能说出“我期待的结果不是这样,即使是我……不说了”这种话。这么对比下,金鹿线借完日记之后,库罗德和贝老师说“我能看得出来你父亲很爱你”,这真的是这个人能安慰的极限了。


库罗德另一个人很让人受不了的地方在于,他总在用一种利用与被利用的态度对待人际关系。如果说他在其他人面前还有所隐藏或者美化,在贝老师面前真是不能更直白。就比如说五年后重逢,库罗德和贝老师两个人一起去清理盗贼,他那句“我想先好好确认下你的战术和剑术、是不是都没有生锈”。我就很无语。怎么,贝老师要是不能打了你就要翻脸不认人了?再比如说,金鹿和教团五年后在学院重逢时,库罗德请求贝老师帮助说的话,“和帝国军对抗不能缺少你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没有你我的计划就会化成泡影,希望你务必考虑”,就连希尔妲都看不下去了开始吐槽他。

但如果仔细想一下,库罗德做的这些事其实都是非常合理明智的决断。对于同盟来说,覆巢之下无完卵,主动反抗帝国是必然的。对于教团而言,为了寻找和营救蕾雅,和同盟合作一定是利大于弊。对贝老师而言,为了尽可能争取到最多的合作伙伴,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也很有必要。这些决策即使库罗德不主动说,我相信其他人讨论之后得到的结果和他做的不会相差多少。库罗德把人当工具人但是大家却不讨厌他的重要原因就在于,他做的这些事情都是正确的,甚至是十分睿智有远见的。但是他的方法嘛,就有些一言难尽了。

归根结底还是开头说的,库罗德缺乏信任。人与人之间关系是多种复杂因素的集合体,既包括情感和信任,也包括利用与利益关系。库罗德问题在于,由于他的成长经历,他潜移默化的将情感因素撇开了,人际关系在他这里更多的是利益交换。说是把贝老师当工具人,极端一点,王子皇女哪个不是?但是他们同时也表达出了足够多的感情,包括信任,依赖,感激等等。注意我说的是表达,不是说库罗德对贝老师没有感情。

库罗德在贝老师面前这么赤裸直白,动不动就“老师你真的很强你对我真的很重要”,一方面表明了他性格中的瑕疵,容易从利害关系看待人,也倾向于以利害关系的方式表达感情(这里有个佐证,借完库罗德日记后,他对你道谢的方式是告诉你最近的情势)。另一方面也说明他真的很信任贝老师,他在贝老师面前不会像在别人面前那样伪装。Reddit那位神仙对此评价非常精准:

库罗德在学着去理解,理解利用他人与信任他人不完全是两件事(Claude is learning that using people and having trustworthy companions are not two separate things.)

再说一下库罗德的理想。他的理想简单来说就是“消除隔阂与偏见”。其实我金鹿通篇下来感觉库罗德对他的理想其实有点点痴迷过度(obsessed)。库罗德的所作所想,一切行为的出发点基本上都是他的理想。包括和女贝老师也是,女神之塔别人在谈恋爱他在谈理想,最终求婚送了戒指就跑,要回帕迈拉实现理想。关于这点Reddit那个神仙同样也解释的很好:

库罗德那过于宏大的野心,是他自幼年以来的心灵慰藉,这个野心给了他活着的目标,是一直以来驱使他向前迈进的动力(Claude's dreams, as overly ambitious as they were, were a source of comfort for him since he was young. It was something that kept him going, that gave him a purpose)

理想对库罗德来说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最后说一下库罗德在其他线没有贝老师是个什么状况,可以作为以上论述的旁证。先引用下Reddit神仙的结论:

库罗德在翠风之外其他故事线中,都没能成长为一个情感开放并且真诚、自信的人(Claude did not get his growth that leads to him being more open, genuine, and confident in other routes, compared to Verdant Winds)

银雪线不说了,没了贝老师三个级长基本是同归于尽,狮鹫战之后库罗德基本没消息了。

红花线和苍月线,这两条线乍一看库罗德是十分拉风且帅气的,特别是在苍月线。在帝国气势汹汹地干涉下,库罗德能够做到维持同盟之间岌岌可危的平衡。迪亚朵拉之战,他能一开始就料到王国军的胜利,以最快的速度求援。打退了帝国军之后,能够干脆利落的将同盟和英雄遗产拱手送给王子,自己则潇洒如风的离开芙朵拉,时髦值简直拉满。就算是在败的很惨、可能被鲨掉的红花线,皇女和修伯特也会对库罗德做出极高的评价。而且如果放过了库罗德,他会云淡风轻地来找皇女和贝老师闲聊,还会调侃皇女“没有胜者的从容”,感觉王子和皇女的风头都让这厮给抢了。

然而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两条线隐藏的事实就是库罗德无法凝聚同盟,更找不到能和他一起实现理想的伙伴。

首先最明显的一点,洛廉兹在翠风之外的故事线都不会出现,库罗德没有办法和洛廉兹合作。

再说苍月线,狮鹫战有人吐槽过库罗德,说明明库罗德败了就撤退,为什么还让白毛战死。事实上不仅白毛,狮鹫战除了希尔妲会撤退,其他人都会死(是的我就是那个丧心病狂鲨了金鹿所有人的玩家)。这是很不正常的,青狮的狮鹫战是王国与同盟主动进攻帝国,帝国是防守方,死守更迫切的是帝国,即使这样帝国那边佩托拉和修伯特都会撤退。而且库罗德本人的风格一直都是能打就打打不赢就跑,金鹿这些人死战明显不是他会期望的结果。

我个人认为合理的解释是,库罗德和金鹿的人在苍月线中没能成为伙伴,他们始终只是泛泛之交,金鹿的人狮鹫出战更多是为了同盟和各自的利益,他们的行为不受库罗德影响。如果他们是库罗德实现理想的伙伴,那么失败事小丢命事大这种事库罗德一定会好好告诉他们,就像翠风线库罗德在密尔丁大桥做的那样。后来的发展也证明事态在库罗德预料之外,同盟因为狮鹫战的失败而衰弱,让帝国有机可乘。

如果说上述分析有过度阐释的嫌疑的话,那么苍月线和红花线结尾,在金鹿大部分人都战死的情况下,库罗德轻轻松松地离开芙朵拉这一事实基本就足以说明他和金鹿其他人没什么交情,特别是红花线。

红花线这边,帝国来袭之前,库罗德和纳戴尔说的有句话很有意思,“真是的,因为我的错,人们一个接一个死去”。这句话初看是库罗德在自责,然而更深层次的,这句话表明他在独自一人承受做决策的压力,他找不到任何一个他相信且能平等对话的人。显然,在翠风线之外库罗德始终没有办法敞开心胸、更无法找到信任的伙伴。

总而言之,这两条线库罗德的结局是相同的:金鹿的人,要么离心离德,要么战死沙场。而库罗德虽然云淡风轻走了,但这和他六七年前来芙朵拉有什么区别呢?他一无所有的来,然后又一无所有的离开,他始终是一个人孤独地望着那个远在天边的理想。

最后的最后再说下红花线,如果选择杀死库罗德,库罗德的反应其实很有意思。

当贝老师真的来到面前要杀库罗德了,他会开始卖关子:“聪明的殿下应该猜得到吧,我能召来帕迈拉援军的原因”。Reddit神仙对此的评价是“这是库罗德不坦诚的性格对他而言最致命的一刻”。库罗德这时候完全可以,甚至非常有必要,直言自己是帕迈拉的王子。我记不得在哪里看见了,好像说皇女本身也有和帕迈拉建交合作的意思。他在这种生死关头说这种故弄玄虚的话,对于让皇女放过他没有任何帮助。

除了不坦诚,库罗德的死亡结局还有另外一点。当贝老师真的决定要杀了库洛德,他会非常崩溃的说“直到最后我的预测还是错了”。他的预测是什么?是贝老师不会杀他。这个预测其实很荒谬,开玩笑,贝老师一路就是这么杀过来的,金鹿的人包括莉丝缇亚和希尔妲都鲨了,凭什么会放过你?做计划的人都知道计划要充分考虑到最坏的状况,然而库罗德这里最坏的状况好像不包括贝老师会杀了他。即使在他完全没有成长的五年后,不管有意识或者无意识,他心里始终对贝老师有着几分信任。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崩溃,不仅是再没有机会实现理想,更是因为作为一个充满猜疑的人,他所相信的对象背叛了他的信任。



这篇差不多到这里就结束了。库罗德很有意思,能写的很多。接下来一篇应该会讲讲库罗德和贝老师的兄弟情。因为游戏中除了S支援贝老师没有性别,他俩到底是哪一种兄弟情,请大家根据自己性别对号入座。

然后就是,我这篇文中多次引用的Reddit神仙也写了一篇关于库罗德的分析,题目是“Never Underestimate an Outsider”,我文中有些想法和思路都是参考了这个,这人真的是个神仙,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下。

链接(请自行把 “0” 替换成 “.”):www0reddit0com/r/fireemblem/comments/dgwbgo/never_underestimate_an_outsider_a_long_essay/


P.S. 封面图来自p站太太Living, pid76801373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