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崔娃——读天生有罪(1)

也许特雷弗·诺亚这个名字你不太熟,但脱口秀演员崔娃你一定不陌生。他的脱口秀节目《每日秀》深受观众喜爱,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崔娃,美版小崔。是的,就是这位脱口秀演员,他以辛辣幽默的口吻,对新闻进行了另类解读,揭露了政客们的荒谬与虚伪。他极具语言天赋,能模仿各种口音。模仿川普时,语气、神态、音色、风格几乎与真人无异。他讲的有关川普的段子,从未让人失望过。

由于近日的距离社交,大家足不出户,小崔在家录起了节目,并特意取名《每日居家秀》(The Daily Social Distancing Show)。大家吐槽说,小崔的卫衣真多。对,每天一个颜色。

我们所熟知的脱口秀演员,却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经历。崔娃出生在种族隔离制度下的南非,是黑白混血儿,这在当时是被严格禁止的。黑人只能同黑人通婚,否则将面临五年牢狱之灾。读到这里,你可能有疑问:那崔娃是怎样出生的呢?天生有罪又是怎么回事呢?这还要从他的母亲说起。

《天生有罪》封面

小崔的母亲

小崔的母亲是黑人,种族隔离制度将黑人划分为若干部落种族,比如科萨族,祖鲁族。母亲就是科萨人。黑人只能住在指定区域,一般为郊区,不能住在市区,也只能在这三个地方干些粗活:矿场,农场,工厂。女人干什么呢,除上述工作,她们一般做女仆。崔娃的母亲不愿在工厂干活,也不愿生活在黑人区。她跑到了市里,乔装成女仆,夜里就藏在厕所过夜。她有这种反抗精神。她报了打字班,那个时代,黑人学打字,就像“盲人学开车”,她付出了很大努力。所幸,她的反抗精神生赶上了好时代。80年代初,世界对南非违反人权的暴行进行了控诉,为应对舆论压力,政府允许黑人从事象征性的白领工作,打字员就是其中之一。

小崔的父亲

母亲通过城里的失足朋友,认识了一位德国人,从他那里租了一套公寓。一位叫罗伯特的瑞士人就住在她附近。住在白人堆里,她随时可能被举报;不知道相信谁,也不被别人相信,她逐渐和这位罗伯特认识了,一起去地下派对,一起去偷偷跳舞,两人似乎一拍即合。他46岁,安静含蓄; 她24岁, 自由狂野。直到有一天,她对他说:我想要个孩子,你不用负责,只是借种一用。开始他没同意,知道这不合法。时间一天天过去,最后他竟然同意了。至于为什么答应,就不得而知了,这对小崔同样是个谜。

小崔的降生

在医院分娩的时候,门外没有人陪她。为什么?不是父亲不负责,相反,他认为那是自己的孩子。容易想象,黑人和白人是不能结婚的,更不能生孩子,自然父亲不能相陪。

母亲独自分娩

刚一出生,医生问她,为什么孩子肤色这么浅?

“宝宝肤色很浅”

事实上,小崔的肤色介于黑白之间,在当时种族隔离政策下,这样的肤色有单独的人种归类: 不是黑人,也不是白人,而是混血种,英文叫colored。按照规定,每个种族都有指定的居住区域,你是什么肤色,就住什么地方,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会受到惩罚。混血种也一样,有专门的居住区域。两人就面临这种制度的束缚,因为孩子一旦被发现父母是黑白两个人种所生,父母会被剥夺监护权,孩子就会沦为孤儿,被送往混血种居住区。

上文说到,罗伯特并不是像崔娃母亲说的一样,生完孩子不用承担责任和义务。那他怎么来看孩子?

出生证明上,没有写父亲的名字。母亲在不远处另租了一套公寓。

出门的时候,母亲把崔娃裹起来,不让人发现他是混血种。再大一点的时候,包不住了,她就扮成女仆,跟在一个白人女人后面,假装孩子是白人的。和罗伯特一起出门时,她走在马路的一边,罗伯特走在马路的另一边。

如崔娃所言,别的孩子出生见证了父母的爱情,他的出生则见证了一种罪。是的,对种族隔离的政府而言,他的出生就是一种罪——天生有罪。

“大多数孩子见证了父母的爱情,我见证了父母的罪”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