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加重口的人性寓言,可惜烂尾了....


上周和夕阳与Kris二位老师连看了《绅士们》与《饥饿站台》,今儿就来聊聊《饥饿站台》。

近些年西班牙悬疑惊悚片佳作频出,很多都是新晋导演掌勺,让人羡慕啊!《饥饿站台》是加尔德·乌鲁蒂亚的长片处女作,在IMDB和烂番茄均获得好评,豆瓣的开分我记得是7.3,经过了两周,竟然逆势上涨到7.8,非常少见。

下面的讨论会有剧透,建议大家先去找原片。

故事场景架空,反乌托邦气息浓厚,管理者建造了一个叫“监狱坑”的地方,垂直有几百层,每层关押两个犯人,房里只有两张床与上下水,最重要的环节是“吃”。

顶层有个非常专业的厨房,每天都会做一大桌子精美食物,资深厨师做品控,绝对五星级酒店水准。

然后从第一层开始,食物通过升降梯依次向下送。

监狱坑中只有三种人,上层人、下层人与掉落的人。上层的人先吃,食物越到下层越少,受不了折磨的就跳坑自我了断,寓意很明白:阶层社会。

规则还没完,就算你身在上层,食物也只能吃到肚子里,严禁私藏,否则房间就会报警,让温度急升或急降,肚皮宽裕的人比较沾光。

管理者还规定,每层犯人隔一个月就会调换位置,原先在下层的会换到相对上层,吃了一个月饱饭的上层会降到下层。

这个设定很巧妙,监狱坑是个阶层社会缩影,但它不固化!甚至连一点摩擦力都没有,下层不用奋斗,再惨也就苦捱一个月,下个月就能吃饱,上层也无需做什么来巩固位置,因为下月必然跌落。

阶层间实现了完全的自由流动,人人有焦虑人人有希望,简直是理想社会的模版啊!

但最大的问题是:食物有限。到了一百层左右,别说肉,连渣渣都没了。

一个月足以把人饿死,于是不可避免的发生惨剧:人们相杀相食。

如果某个人被杀死,那就会有新的犯人递补,电影的主人公格伦上场了,他并没有犯罪,而是自愿“入坑”,一是想找个封闭地方戒烟(也有好奇成分),二是想拿到六个月后管理者发放的“吃苦耐劳资格证书”,为今后找工作加分。

进去可以任意带一样物品,面试官问他想带什么时,格伦说:“我要带本《堂•吉柯德》”。

这本书的象征意义显而易见,堂吉柯德是塞万提斯笔下的落魄绅士,执长矛骑瘦马,本性善良但脑子有坑,动不动就要跟风车决斗,他代表为了目标不惜头破血流的理想主义者。

格伦从麻醉中醒来,是48层,第一位狱友是个白发老头,他的入狱理由也很别致,因为被电视广告忽悠非常气愤,扔电视时砸到了路过的邻居,警局告诉他“精神病院和监狱坑,两者二选一。”最终他带着一把刀来到“监狱坑”,再有两个月就刑满释放。

正说着,电梯来到他们所在的48层,老头抓紧时间吃上面的残羹剩饭,而格伦显得很淡定,说不饿,老头看他如此清高很轻蔑,说你不配呆在这里,格伦刚从衣食无忧的外界进来,还不知道食物意味着什么。

老头倒也不跟他多么废话,过两天现实会教你做人。

很快,格伦开始见识到人性之恶。

上层人完全不在乎下层的死活,他们只会尽情的满足口腹之欲,将桌上的美食尽可能的往肚里塞,其实如果每个人都自愿吃半饱,即使到了一百层还能剩下。

但这种“高尚”只能是精神上的,没有物质驱动力。既然上层的人狠吃,那下层也没必要客气。

而且每个月轮换一次的玩法,又强化了这种互相伤害,自私是被认可的品德。

当格伦问他监狱坑共多少层时,老头告诉他至少132层,再深了没去过。格伦看着他手里的刀,正猜测老头是不是吃了前同伴才活下来,老头告诉他:“我同伴出狱了,我是靠跳楼人的尸体活下来的。”

格伦逐渐适应了48层的生活,但这天,电梯上却突然出现一个女人,老头看到见怪不怪,表示这女人每次换楼层,都会杀掉她的室友,然后坐电梯找她的儿子,但这男孩至今没人见过。

格伦心存善念,但楼下两人显然没有,正当他们欲行不轨时,却被女人反杀,这里的氛围营造很带劲,虽然设定上与《雪国列车》类似,但手法用的是《心慌方》,惊悚加重口。

女人是电影中的X元素,就像个逃离原子核的电子,不属于任何一层。

在48层舒舒服服待满一个月,格伦再次醒来时,发现他们已来到171层,老头经验老道,知道肯定没吃的,于是把格伦绑在床上,准备像吃蜗牛一般,饿格伦一周,再吃他的肉。

由此可见他之前撒了谎,能在这儿呆一年,指不定吃了几个前室友了。

一周后,当老头割肉时,一直找孩子的女人坐着电梯出现,将老头杀死,把他的肉喂给格伦。

但老头并没有完全退场,他作为格伦的幻觉经常出现,这个设计本身就是个伏笔。

格伦的第二个室友是他进来时的面试官伊莫古里。

这个女演员刚出现我就觉得眼熟,果然是《关于我母亲的一切》里阿悦的扮演者。

伊莫古里身患绝症,自愿来到监狱,想在剩下的日子里促成监狱的“自发性团结”。她在电影中是个圣母形象,虽然有些天真,但好歹以身作则践行己志,不是只会坐而论道的键盘侠。

她不断向上下层喊话,希望能互相体谅,让大家都有吃的活下来。但没人愿意听她的安排,格伦说光动嘴皮子有蛋用,看我的,恶人还需恶人磨。

为了不吃粑粑,下层就范了,但上层却照旧,毕竟粑粑无法克服地心引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伊莫古里已失去了初到时的热情,对监狱坑的状况彻底绝望,当两人昏迷后再次醒来,格伦发现他们身在202层,伊莫古里不想陷入互杀戏码,干脆自我了断,给格伦留下她的尸体。

格伦撑了一个月,再次醒来时发现来到第六层,这是绝对的快乐层,食物充足花样也全,室友是黑人小伙巴哈拉特,他不想混吃等死,背着绳子想爬出监狱坑,不过现实很残酷,上层人不仅将绳子丢掉,还在巴哈拉特的头上丢了一坨便便。

六层的日子很爽,格伦和巴哈拉特都补充了营养,此时格伦有两个选择,一是维持现状,再捱一个月就出狱,带着证书奔向新生活。另一个则是与黑小伙一起干革命。

此时格伦想起那句对伊莫古里说的话:“改变永远不是自发的。”

经过时差计算,监狱坑大概250层,只要有节制,电梯上的食物够每个人吃半饱,格伦决定和巴哈拉特登上电梯,按量把食物分配给每层的犯人,确保所有人有机会活着,这等于是建立了暴力机关,逃出底层互杀的死循环。

随着电梯下降,巴哈拉特见到了此前指引他的智者,智者确实有水平,说“你们要先礼后兵,并把信息传递到管理层”,方法就是把那盘制作精美的“意大利奶冻”原封不动的送回管理层,那些老爷们看到这个一定会想:下面那帮饿鬼竟然忍住本能没有吃这盘鲜美的食物,这得是多大的革命斗志啊!

这盘奶冻,就是希区柯克说的“麦格芬”,它本身是什么并不重要,而是它身上附带的信息。

电梯下降的这一段很精彩,人生百态尽收眼底,在某一层格伦看到找孩子的女人被杀,他们将两个罪犯全部杀死,自己也身受重伤。

接下来已经没有了活人,当电梯来到250层却没有停止,而是继续下落,直到333层,电梯戛然而止。

这时出现了电影中最大的争议点,在这个连跳蚤都很难活下去的死寂之地,竟然有个小女孩.....看起来好像也没怎么挨饿的样子,脸红扑扑的。

孩子把二人都吓了一跳,她躲在床下,直勾勾地看着巴哈拉特手里的奶冻,两人终究还是没有克制住内心的保护欲,把奶冻给了女孩吃掉,两人却伤重晕了过去。

当格伦再次醒来,巴哈拉特已经死亡,格伦突然想起女面试官说过,监狱坑里没有未成年人(或者说早死光了),如此女孩也可以发挥与奶冻同样的信息传递作用,于是格伦将女孩送上电梯,而自己却跟着老头幻觉,在电梯回到顶层前走向黑暗。

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是女孩趴在电梯上,去往顶层。然后,然后就出片尾演职表了.....

看到这个结局后我们都一脸懵逼、大为不爽,那感觉就像比赛踢到90分钟,巴萨落后一球,梅西拿球突入禁区,准备起脚射门,然后停电了....

电影毕竟不是连续剧,哪怕是系列片,每部也都需要一定的终结感,作孽啊导演!

这个小女孩的存在明显不合理,之前面试官言之凿凿的说过,“这里不允许有未成年人存在”,那就只可能是囚犯们生出来的,下层的营养太差,别说OOXX,连睡觉翻身都没力气,也许是某次高层囚犯寻欢后的结晶。

那女孩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呢?这就没法解释了,就算她父母有爱心不抛弃不放弃,但他们肯定会有很多次被随机放到底层,两个人都要互杀,更不消说多个孩子。

如此就只有一种可能,女孩是格伦与黑小伙的幻觉。那时他们身受重伤,而且前面死掉的老头一直作为幻觉与格伦对话,堂吉诃德的一大特征也是产生幻觉,把风车当巨人,如果是这样,那送上去的肯定是意大利奶冻,它去哪儿了呢?

在电影进行到中段的时候,导演放了一场在厨房的戏,大厨拿着一模一样的奶冻斥责员工们,说这上面怎么会多了根头发呢?你们怎么做事情的!

没错,这就是结局,格伦与黑小哥豁出性命送上去的奶冻,本意是传达革命意志,但顶层的厨师完全理解错了,以为是吃的人品位高太挑剔,只因多了跟头发就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
这里又推衍出两种可能。

一是管理层这些人根本不了解,或者说不在乎囚犯们的悲惨处境,也就是所谓的“何不食肉糜”。

另一种就是大厨与厨房里的所有人,也都是囚犯,不是什么管理者,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大,如果厨房的人知道饭是给囚犯吃的,应该不会做的那么一丝不苟,又雕花又做造型什么的。

也许他们得到的指示一直是相反的,比如要招待国宾、做不好炒你鱿鱼之类。

也就是说,厨房并不是顶层管理者,那些隐形大佬根本没露面。

如此的话,那厨房的这段导演为什么不放在结尾呢?放在中间一是观众看不明白,那时候奶冻的意义还没披露,二是可以把鉴赏奶冻当句号,不至于让观众看完心里没着没落的。

至于后面格伦与老头的那段感悟道理,其实很鸡肋,谁都知道如果每人献出一点爱世界会是更好的人间,但问题是资源有限,做不到啊!

这个幻觉小女孩的用意,肯定是所谓的人性希望之光,但这层意思被这个烂片尾弱化了。

还有就是那个很能打的女人是什么用意,我理解的应该是“初级革命者”,她的目的虽然与格伦不同,但方式是一样的,都是跟着电梯往下打通关,但因势单力薄,走不了很远,格伦与黑小伙成了她的继承者。

她身上也有讲不通的地方,她找到的儿子到底存不存在?这些导演都没交代。

这部电影是可以引发一些思考。

在食物、人数一定的情况下,维持一个社会系统可以有两条路径。管理者选择了达尔文的剪刀,你能打够狠就活着,输了就死掉,也不能说这个路径完全不好,它一定程度上激发了社会活力,每个人都在为了生而奋斗。

另一条路径就是公平模式,这时就需要格伦这种领导者出面建立秩序,大家都能活着,但只能吃个半饱,以平均换取低死亡率,但这么做也有弊端,社会死气沉沉,也没奔头,反正食物就这么多,久而久之还会官僚化。

当然,最好的解决方案是把蛋糕做大,人人能吃饱且有希望,也就是帕累托效率最优了,但实现起来依然非常困难,现在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做到这种“类共产社会”,所以阶层分化的主题近些年才会这么火。

《饥饿站台》挺好看的,大部分时间都刺激紧凑,立意深度也够,就是这个结尾实在是....

气死个人儿啊!

收工。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