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集 愿得一人心 白首不相离(中)拾伍

安抚性地拍了拍魏无羡的手,蓝忘机道:“我带你来是为了给母亲看看”,

“看看。。。我?”,魏无羡喃喃自语,“蓝湛,我。。。对不起啊”,魏无羡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蓝忘机轻轻抓起魏无羡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上,

“蓝湛,你。。。要干嘛”,魏无羡没有挣脱而是小声带着些疑惑,不知道蓝忘机要干什么,

“心跳”,蓝忘机道,

“感受到了,感受到了”,魏无羡摸着蓝忘机的胸膛,脑子不自觉地出神想到了昨晚旖旎的画面,脸色有些微红,但是暗夜里却看不出,

两个人在这里跪了已有一会儿了,魏无羡觉得腿有些麻,但是他不好意思先说起来,只得小声嘀咕道:“蓝湛,我们去河边走走吧”,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好”,

两个人沿着河边慢慢而行,安静而美好,

“蓝湛,今天真的对不起啊”,魏无羡还在为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过,蓝湛,你怎么想起今天带我来看望前辈呢?”,

蓝忘机看了一眼身旁的人:“是母亲,不是前辈”,

“啊?哦哦哦,是是是,母亲”,魏无羡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诶,不对,我是应当称呼为前辈啊”,

蓝忘机微微低了头,“你我,已经是了”,

“抹额也被你。。。”,蓝忘机想说抹额已被你把玩数次了,但是他还是害羞得没有说下去,

说到这魏无羡明白了,蓝氏抹额乃重要贴身之物,非至亲至爱之人是不得触碰的,想来他魏无羡也不止一次戏耍玩弄蓝忘机的抹额了,蓝忘机觉得这样的关系已然算是应当见长辈了,蓝忘机这么一个讳莫如深的人,能想到带他魏无羡来看自己的母亲,可见早已把他视为重要之人了。

魏无羡想来也觉得是,虽然他们少了正式的仪式,可是已有了夫妻之实了,来见长辈蓝忘机也怕是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了吧。

借着月色,魏无羡觉得此刻的蓝忘机害羞的模样十分可爱,他忍不住伸手出其不意地在那人的脸上捏了一下,又把唇凑上前去在捏着的地方亲了一下,

蓝忘机的头低得更低了,那白皙的脸蛋捏了一把,魏无羡突然觉得手里一阵发痒,忍不住又伸手捏了一把,不过这次手却被蓝忘机钳住了,

“蓝湛,你这个样子每次我都忍不住啊,怎么办”,魏无羡忽闪着眼睛凑近了蓝忘机的脸,同时另一只手摸上了对方的下腹,边说边往下游走,

“魏婴”,蓝忘机被撩拨地声音有些发颤,

“哈哈哈哈,怎么办,蓝湛,你每次这样我都收不了手”,魏无羡放声大笑起来,尔后直接将蓝忘机连人带剑一并推到在软膜细腻的草地上,双手撑在蓝忘机的两侧,双腿跨于蓝忘机的腰间,将脸一点点贴近蓝忘机的脸,

蓝忘机挣扎地想要起身,魏无羡直接坐在了他小腹以下的位置上,“魏婴,不要”,蓝忘机被魏无羡这个举动惊到了,即便已经好几次了,可是魏无羡觉得蓝忘机依然是那么可爱,单纯。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