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士剑同人】Fate/救赎之夜(28)-再遇卫宫切嗣,守护一人也是正义

原作:花落依人醉


[我问你,你是我的Master吗?]

回忆之舟渐渐驶回故事开始的那一天,然而心情却不同了,装满心中的,只有对她未来的无限期待。

门前到花下,二十步无法度量两个目光的距离。

这突破时空的束缚,突破生死的局限。

而这道隐型的吸引力,叫爱情。

……

“切嗣?!”

回过头,榻榻米上正坐这一个面容憔悴的男人,略显空洞的眼神,对自己和蔼的笑着。

这是给了自己新生的男人。

没错,是新生。之剑还记得那个地狱中,男人混着泪水和雨水的眼睛,失去一切的男

人却满足的笑着,那表情,得救的仿佛是他自己。

[还活着!还活着!谢谢!谢谢!]

[哪怕之救到一个也是我的救赎!]

他哆嗦着嘴唇,怀中的自己因为获救也留下了泪来。

那,才是故事的开始。

“老爹,为什么?”

虽然士郎知道这不是真的,还是不禁颤抖着发问。

[包在我身上吧,老爹的理想!]

“对不起——我——”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士郎低下了头。

背弃了理想的卫宫士郎,又怎么面对切嗣呢?

……

[我,只做阿尔托莉雅一人的正义使者啊!!!]

那天在森林中,他咆哮道。

背弃了拯救所有人的想法,只为一个人而活,违背了十二年前的誓言。

“但是啊,老爹。她的过去,她飘忽不定的未来,无疑都占据着我的内心。当时我就在想,这么不让人放心的家伙……我绝不能坐视不管。”

“来到这个时代我更加确信了,Saber是个怎样可怜的家伙,视死如归的战斗,然而却连一句暖心的问候都收不到,没人踏进她的内心,没人带个她作为人的快乐”士郎咬牙抽噎着,晶莹的泪水浸润了泥土。

“我不甘心呀……我不能留在她身边……我不甘心我走后她要继续这种生活……”

切嗣闭上眼睛,意义不明地轻轻一笑。

“为什么要道歉呢?士郎,并没有人规定正义的伙伴要拯救所有人呀。”

“老爹……那你的理想”

“士郎,你没有义务要继承我的理想,我并不希望你走上我的道路。”

“Saber也对你提起过吧,第四次圣杯战争的时候,不,在那之前……我惨绝人寰的作风。”

“老爹,Saber是你召唤出来的吧,之前的事情她怎么会知道呢?”士郎无奈地咧嘴。

“抱歉抱歉,老糊涂了哈哈。”

“士郎……”切嗣转过半个身子,满是凝重的目光注视自己。

“正义的伙伴并不代表背叛自己的爱人,你如今有了发自内心想拯救的人,便要抛开杂念,把她守护到底。”

“但是,老爹,我曾经像你保证过,还是,还是你忘记了?”

切嗣笑着摇摇头。

“怎么可能忘记,那是我最感动的时刻。可是呢士郎,那是没有尽头的修罗之道,自己

亲手毁灭的人,甚至比那些拯救的人还多……”男人空洞的眼神开始涣散了。

“老爹?”

“那天晚上得知你要继承我的道路,其实我很困扰,但是不尽人意,我的生命随后就结束了,不过看到现在的你,我感到由衷的欣慰,你并没有步我的后尘。”

“老爹,谈何后尘呢?我可是放弃了正义使者的理想,一心一意只做Saber的正义使者呀。”士郎苦笑着。

“哎,说起Saber,我也有愧于她……你也应该有所耳闻,第四次圣杯战争,我只对她说过三句话——三道令咒,因为我和她不是一类人。”切嗣继续道。

“老爹讨厌她吗?”士郎很是不解。

“这,算不上讨厌吧,要说什么时候开始反感,那是才见面的时候。”

“当她说出了自己的愿望,我就觉得不对劲,后来仔细想想就明了了。”

“老爹,那是什么?”士郎好奇的挪过去。

“她只是一个少女,但却是默默接受着内外的压迫,被‘王的荣耀’禁锢的傀儡,然而自己保护的国民将自己腿上风口浪尖,这些他居然毫无怨言的全部接受了。可是最后的亡国她却不能接受,他居然选择了否定自己的存在,而不是去珍视值得夸耀的一生,这让我感到愤怒。”切嗣咬牙说这,语气中有愤怒,有不甘,有愧疚。

“愤怒吗?我知道的时候仅仅是感到痛心而已。”

“这就是你和我的不同,士郎。我无法做到的事情只能由你来完成。”

“即使我能用暴力拯救全人类,却也不能用暴力拯救Saber,这是正义使者所做不到的。然而你做到了!士郎,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Saber的的确确放下了她的执念。”

“我……”

“她需要的是一个能走进她内心的人,灵魂的接触才能救得了她,而你正是她的救赎。”

“救赎吗……”士郎喃喃自语。

“没错,救赎,名为阿尔托莉雅的少女唯一一次梦见的梦,你给她的,圣杯战争15天的梦。”

“老爹,如果我……”

如果我阻止了剑兰之战的发生——

“士郎,不要那么做。”话还没说完,切嗣便否定了自己。

“为,为什么?”士郎颤抖着嘴唇问道,同时他也注意到,切嗣的目光变得严厉了。

“士郎,远坂家的小姑娘也告诫过你吧。一旦阻止了剑兰之战的发生,Saber便会作为王继续被奴役,你真的忍心吗?”

“奴,奴役……万一Saber更喜欢当王呢?”士郎弱弱地问。

“不要胡乱猜测!想想Saber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吧,他的表情,那是发自内心的微笑啊。”

不能否认……她的眸中,看不到沉重。

“阻止了剑兰之战,你真的心甘情愿抛弃与她在圣杯战争的记忆吗?你真的舍得吗?”切嗣发声说着,沉淀了岁月的声音十分沙哑。

心情一步步回到那个时候。

[我是你的剑,除了我还有谁能成为你的力量呢?士郎]她微笑着握住自己,从那时起,他们才续写真正的契约。

[我没有比Saber更想要的东西!我的确是,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关注的大傻瓜!但是啊,Saber,就算我的生命如何重要,在我心里,你一定要比那些东西还要美好。]即使面对强大的敌人,即使自己如蝼蚁般渺小,为了不让她被玷污,也愿意为心爱的她焚掉所有。

[总算注意到了,士郎,原来你就是我的剑鞘啊!]她纤细的双臂拥住自己,至今还能感受到那温存。

[最后,还要传达一件事]

[士郎,我爱你。]

不经意间翻阅这些旧画面,不经意间眼泪汹涌成海。是啊,卫宫士郎怎么会舍弃这些东西呢。

“Saber……Saber……对不起……对不起……”他握拳捶打着胸口,泣不成声,一个劲儿的道歉。

[有一天,她的声音,她的一笑一颦,我都会——忘记也说不定,但是,永远不会忘记,爱过一个名叫Saber的少女。]将遗失的信仰一一捡起,不再为未来而感到彷徨。【这段父子局,写的超赞啊,拯救一人也是正义!阿尔托莉雅就是现在卫宫士郎唯一的正义】

……

醒来,自己正扑在湿冷的草坪上,风干的泪痕让双眼干涩,难以睁开。环顾四周,并无人影。

视线随意扫过深蓝的天空,却停留在了高耸的建筑上,正是卡美洛城堡。

“强化,开始”默念咒文,蓝色魔术回路在眼中闪烁而过,视力提升了两倍有余。

定睛一看,城堡的露天阳台似乎站着两个人。

“那是?”士郎眯起眼竭力望去。

“——!”士郎捂住嘴猛地跪下去

“啊啊啊!!!”脊椎如同骨折一般疼痛,一直传到后颈,到脑干,强烈的电流网住大脑。

——

[给我住手!!]炽热的广场,暴动的空气,骑士失声的尖叫。

……

[剑鞘!!]是自己的呼号,没错。

[士郎,小心!!]

[不要哭……终于……也保护了你一次呢]怀中的少女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指描摹自己的脸颊。

……

[不!只有这次我不能答应你!]少女睁大迸出眼泪的碧眸,恳求着自己。

……

[贝狄威尔,抱歉]手持太阳之剑的金发少女转过头,笑着,哭着。

……

[预言成真了呢,莫德雷德]

……【要虐了,看这flag】

“哈啊——哈啊——哈啊,咯。”士郎抓着胸口,大口大口喘气。

“刚才……怎么了?”他开始努力搜寻一闪而过的画面。

“什——”表情凝固。

“什么也记不起来?!”

无意间,视线再次扫过卡美洛城堡。

露天阳台上,两个深色长发的人站在一起,个字一高一矮。

“那是?”

定睛一看,黛色长发的少女扑在骑士的胸前哭泣,而长发骑士不知所措。

“……兰斯洛特和格尼薇儿?!”【长江与王后的暧昧被发现了,如今已有少女情怀的呆毛该如何看待他俩呢?】

【接下去一颗糖,很甜呢】

那天,卡美洛特来了几位不速之客,声称有重要的事请求得到王的接见。

来人都上了岁数,Saber是不曾见过他们的,当然名字是有所耳闻,作为尤瑟王统治时期的重要成员,几十年前曾是海边的盐官,由于气候变化海水淹没了盐场,后又因战争而不得不将盐场关闭,如今局势好不容易安定下来便希望重操旧业。

原因人人都心知肚明,盐作为国民的必需品,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从古至今都受到国家的严格监管。但正是由于盐的不可或缺,盐的通商口岸就成为和军事要塞同样重要的地方,虽然法律森严,不少盐官都抵挡不住利益的诱惑,愿意冒着绞刑的风险接受贿赂。

这几个男人身形臃肿,想必也是被那些不义之财养肥的。

大厅的大臣已经为他们让出了一条大道,第一眼便看到了亚瑟王,几人便满是欢喜,摇着肚子走上前去。

大腹便便的男人眉飞色舞,层叠的下巴仿佛会挤出油来,腰间即使系了两条腰带还是不能藏住大肚子,几人艰难地下跪。“尊贵的亚瑟王,感谢您慷慨的接见!”

张开肥硕的嘴唇,带头的男人这么说了。

“啧”站在右侧的士郎抱着手,只一眼他就对男人没有好印象。

“你好,切入主题吧,你们的来信我仔细看过了。”Saber翻阅着黄色的信封。

跪着地上的男人努力伸长脖子,想看看上面有没有王签署的字迹——不过这简直是滑稽之举,地面离王座可是有半米高。

周围的皇室成员也不安的议论起来,无不以期待的目光看着Saber。

他们在期待什么,士郎在心中嘀咕着。

“王!能通过吗?”那人又急切地询问。

“嗯……请重新复述一遍你们的计划。”

“……遵命,我见戈尔登,尤瑟王时期的一位盐官总监,行政期间无任何不良记录,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关闭了我们管辖的盐场。我们保留原来的先进开采技术,商榷后恳请接管在卡美洛特以南的盐沼。”那人两眼放光,仿佛看见了纯白的广阔盐沼和一箱箱金币对自己招手。

……Saber皱着眉,久久不语。

“王?您意下如何?”

“确认一下,你叫戈尔登,是吧?”Saber不好意思地说出来。

最基本的事情居然都没确认,Saber看来脱线了。

“哎……”士郎叉着腰无奈地叹气。【这里好玩】

“——咳咳”少女干咳两声,示意士郎不要调皮。【虽然我们现在是情侣,但是我还是你的顶头老大,你的王,你不要给我搞事,我跟你说!】

男人显得也是非常无奈“是的,我被授予过爵位。”

“戈尔登,那个盐沼早已下发给凯爵士管理了,我想你应该明白吧。”Saber沉着地说着。

“嗯,我明白。但是……王,我们手中掌握的技术和经验一定要比爵士更丰富啊!”

Saber紧闭着眸子,本来就不想和几人啰嗦,态度已经十分明确了。

“不能通过。”简短的几个字瞬间敲碎几人的心。

“王!我真的……”

“凯爵士为人光明正大,为我所信任之人,即便说到这个地步你们还不放弃吗?”Saber直起身子来。

“我……”

“盐沼本来就是国家的财产,按理说你们有义务将掌握的技术分享出来,但由于父亲的原因我并未过硬要求,不要不识抬举。”Saber碧玉般的眸瞪着地上的人,浑身散发的威力将对方压得喘不过气来。

士郎一直注意着周围人的表情,都不约而同的愁眉苦脸。

“王,我认为让他接管为妙啊。”

“是啊是啊……”……周围炸开了锅,整个大厅议论不已,许多人都在为几个男人恳求得到王的批准,满嘴喷着口水。

“切,早就勾结好的吗?”士郎往一旁挪,心中对这些人产生了鄙视和厌恶。

这就是……宫廷吗?不仅勾心斗角,更会为了一点私利去出卖国家的利益……每天你都要面对这些人吗?

士郎紧紧攥紧拳头,心中全是不甘,此时——

“王,如果您能够批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您,都能共同分享在卡美洛特不能享受的财富啊!”男人摊开双手,俨然将自己当作了上帝,而那些人都露出可羡慕的神情。

“……此事没什么好商量的。”Saber冷冷的说着,士郎感受到的是酝酿的热量,只等爆发的一刻。

“王啊,您可以得到曼妙的女子作为贡品,钻石打造的戒指耳环,还有数不清的黄金,这是所有帝王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啊!”那人激动得快要流泪,声带颤抖着发出怪音。

大臣们仰视着王,露出期待的神色,只要Saber答应,他们也能从中捞到一点好处。

“大胆!”Saber嘹亮的声音响彻大厅,所有人无不屏息。

明君之道怎么能容忍别人用低俗的荣华和女色来当面羞辱?

“不要将我和那些帝王相提并论!收回你刚才侮辱的话,现在立马从卡美洛特消失!”身旁的圣剑也仿佛在回应她的愤怒,闪闪发光,锋芒处透着寒气。

无人敢再反驳一句话,三人夹着尾巴灰头土脸地离开。

……

“喂,好啦好啦,消消气。”【真像个小老婆啊,安慰着呆毛老公】

城堡后院的花园中,说不出名字的花正开得灿烂,光洁的花瓣上零散地落了几滴露珠,略微弯曲的花瓣抖落不成,弹起不成,面对少女的美丽都自甘俯下一个臣服的角度。

坐在亭中的少女一脸不悦看着士郎,撇了撇嘴角。

“士郎,我想我心软了。。。也是看在他们为父亲立功的面子上就他们的行为我完全可以判他们进监狱。”  

“那些家伙我也不喜欢,不过在我看来,你已经是很廉明的君主了。要说那些荣华富贵帝王确实是有资格拥有的,你断然否决了让他们吃惊也不奇怪。”士郎缓缓道。

“士郎也认为我的做法是正确的吗?”

“是正确的没错,交给凯爵士一定比他们靠谱。”

“诶?”Saber扭过身来,头顶的翘发指着少年。

“你认识凯吗?”

“嘛,多多少少听说过吧,口齿伶俐,很能干的骑士。”【废话,我曾经去亚瑟王陵墓看望你,他还显灵了,当时我还吓了一跳呢,真是个妹控啊】

“是啊,告诉士郎吧,凯是我的义兄,曾经我被寄养在一位老骑士的家里,称王以前我都和他一起长大。”Saber用怀念的语气说出,语毕,她呆呆地看着士郎,期待他会露出什么表情。

不出所料,士郎眼睑低垂,顿时萎靡不少。

“这,这样啊。真令人羡慕,我也好想看看你小时候的模样。”【哼,你讲这个干什么呢,想让我吃醋吗?我。。。好吧,我认了,你哥哥一直陪伴你我好羡慕啊!岂可修】

“小时候的模样……我都记不清了,毕竟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Saber说出口后,便后悔了。无意间说破自己的年龄,她的心咯噔一下。

本来想看看士郎会不会吃醋,结果被反吃一通。

士郎注视着脸红的Saber,没忍住笑了出来。

“士郎——嫌弃我吗,我比你大十多岁。”颤抖的说着,小手紧紧抓着裙摆。【呆毛35,这里的士郎21,大了15。老实说士剑也有母子的感觉,难怪枪呆x幼士郎,这种本子这么多,emmm】

“——说什么呢,这不是什么代沟吧,因为你处理感情就跟十五岁的少女一样笨~”拖着长长的尾音,脸还凑了过去,少女羞红了脸,一直红到耳根。

“虽然年龄都快和妈妈一样,某些方面却和小姑娘一样懵懂~意外的非常非常可爱呢?,莉雅——”

能将少女才有的情愫保留在灯红酒绿的世界,也可以称之为奇迹吧。

士郎满心欢喜的说着,本来就细腻温柔的声音加上一丝挑逗,弄得Saber头皮酥麻,只见她用刘海遮住眼睛,错觉吗?就连额前的刘海都被羞红了。

“士郎…………用人家的年龄开玩笑可是很失礼的知道吗?况且,况且……莉雅什么的……”说道最后已经没了生气,只看得见小嘴在轻轻张合。【好可爱啊,我就喜欢呆毛害羞的幸福模样】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