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威尔士沦落街头(一)

静谧的夜晚,凄冷的月光笼罩着这座城市,大半个城市都处于沉睡中,而夜晚,恰好是那些人的作案时间。

月光下,一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走路还瘸瘸拐拐的少女拄着拐杖,不,顶多是一根已经开始腐烂的木头罢了,走进那散发着恶臭的巷子,在少女的衬托下,月光显得无比凄凉。

少女一直走到尽头,那是一个破烂的垃圾箱,散发着臭味还有苍蝇环绕着。少女忍着恶臭,翻着垃圾堆,只是她一直没用左臂,左臂一直无力地耷拉着,没错,她的左臂被打断了。不久,少女的脸上漏出了欣喜的神情“太好了,谁丢了罐刚啃一口的午餐肉,这下终于可以开开荤了”

少女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巷子,环顾着四周。找到了一条小道,来到了大街旁。霓虹灯的灯光让她的眼睛感到不适,少女紧眯着眼,四处寻找着,找到了几张破报纸,吃力的坐下然后把拐杖靠在一旁,用自己剩下的那一条还算没啥缺陷的胳膊一点一点的扣着那块午餐肉然后送去口中。偶尔有从酒吧等“高贵的”场所出来的“上等人”看到了威尔士都是不屑的哼了一声,眼神中充满鄙视。

在灯光下,少女满是破洞的白丝袜和红色军服显示着她曾经的高贵,但那都是过去时了。少女抚摸着小腹上那已经发脓的伤口,回想着曾经与港区的美好生活,没有好冷,没有酷暑,没有人欺负,没人侮辱。她就是被那些小混混打断了手臂,没有舰装,她们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脆弱而又无助。威尔士还想起来曾经自己躺在指挥官怀里被他喂,尽管那时候指挥官还不过是十分的年轻。

威尔士把旧报纸盖在自己身上,尽管面对寒冷不过是杯水车薪,两行清泪划过布满污垢的面颊“指挥官就是个大混蛋,当初说好找回自己就会回来……结果一年多了,他还没有回来,战争结束了,别的港区的舰娘都能有个好的结局,我们却被迫流浪街头,连生存的基本权利都没有………”

威尔士把头埋入双腿,啜泣着,抚摸着自己那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体,本想就这样睡去,但是那熟悉而又令人厌恶的声音再度出现。

“呦,这不是高贵威尔士亲王么,怎么如今会落魄成这种地步,啧啧啧”没错,又是一群混混,而且又是来搞事了。

“滚开,混蛋,等我指挥官找到我,你们都要死。”

“诶呦呦,我们好怕啊,哈哈哈哈”一群混混就这样大笑着,嘲讽着威尔士亲王。

“要不要跟我们几个玩玩啊,这么漂亮真是可惜了。”说着,一个小混混就要伸手去摸威尔士的正义,紧随着啪的一声,小混混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掌印。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好啊,那你就要付出代价,兄弟们,上”

一群人蜂拥而上,疯狂的殴打着威尔士亲王,威尔士因身体虚弱未能抵抗许久就被吃痛昏迷了,她只能祈祷上帝能拯救她于水火之中。

黑暗中潜伏的阴影展现出原本的面目,黑色的长袍不能反射一点光线,配上遮住半张脸的鸟嘴面具,使他看起来就像带来死亡的使者样。

在混混们殴打威尔士亲王时,那个人已经来到混混面前,抓住一个混混的手臂接着便是肌肉与骨骼撕裂声,混混看着那已经被撕裂的手臂,惨叫着,一群人惊恐的后退“你到底是谁,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嘶哑的声音从隐藏在面具下的口中发出:“你们能看见我?只有将死之人才能看见我,那么,我就要履行我的职责,把你们杀死了。”本就阴森恐怖的装饰搭配上嘶哑的声音,足以让人脊背发凉。

伴随着肉体撕裂的声音,黑衣人的后背冒出无数挥动着得触手,彻底证明这就是从地狱之中出来的恶魔。“噗呲”触手飞快的刺穿混混们的身体,又飞快的带着混混们的身体缩回那人的的身体。刚醒过来的威尔士恰好看见了这一幕,恐惧笼罩心头,看着那逐渐向自己靠过来的人影,威尔士紧闭双眼,心想着自己可能很快也会像混混一样被吞噬,但腿上传来温暖的触感与头上似乎靠着什么东西的感觉让威尔士睁开双眼,她看见自己正在被那个人抱着……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