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塞粉碎,装甲亚目的崛起—此时倒塌

大家好,我是OMG古生物。

如果说历史上有什么物种是真正意义上的“活坦克”,无疑会有一堆身披铠甲的庞然大物来竞选这一荣耀,但真的算上顶级的,也就恐龙家族里的装甲亚目能够脱颖而出。凭借着自己厚实的护甲以及强劲的利器,使得它们成为了自己时代中最为繁盛的恐龙种类之一,慢步于广袤的平原之上,栖息于隐秘的茂林之间,哪怕是凶残的掠食者,也难以将之击败,直到那颗终结了整个中生代的大陨石,才打破了它们的不破传说。

一次次改造,一次次强化,一次次为了更高的生态位而进军,一次次在浩劫面前不屈不挠,装甲亚目的一生就是这么曲折不定,但它们从来不会因此放弃,即使无声离去,都会留下它们破裂的护甲,宛如那些消失文明的遗址,给了我们留下历史的痕迹。只可惜,这个世界的规矩就是—没有什么能够是永存的。坎帕阶晚期的那场灾难,将不少甲龙下目都逼如了灭绝的深渊中,海侵,山摇地晃,这些都是毁灭性的打击,剩下的甲龙下目凭借着极少的数量,继续发展了下去,但是这一切都是没用的,新的灾难又来了,这场灾难,象征着它们,象征着所有非鸟恐龙家族,全部都要灰飞烟灭,德干高原暗色岩事件发生了,浓烟,岩浆,无数挣扎的声音在里面嘶吼着,也许是这场灾难过于严重,导致了甲龙下目成员几乎全部边缘化,无力与其他素食恐龙竞争了,但它们还是坚持活了下去,似乎在给这个家族最后的希望。然而,一切还是无法挽回,一个从天边的陨星坠落而下,装甲亚目的所有物种,也和其他非鸟恐龙一样,永远的消失了。

美甲龙,属于甲龙科甲龙亚科,体长可达5—6m,生存于蒙古的巴鲁恩戈约特组。比起早期近亲,成年美甲龙的护甲更加完善化,皮甲更为厚实,骨板逐渐呈锥形,类似结节龙科那样。它们的鼻孔后方可能有盐腺,使得它们处于干燥环境时能够呼吸湿润的空气,此外它们的四肢也很长,这意味着它们可能有着不错的运动能力。

cisiopurple的绘画作品

多智龙,甲龙亚科的物种,相比美甲龙,多智龙分布更加广泛,蒙古的巴鲁恩戈约特组和纳摩盖吐组都有它们的化石出土,体型和美甲龙差不多大,且拥有着同样的护甲,只是比起美甲龙,多智龙的头顶由球根状,多边形鳞甲构成,显得比较圆润。多智龙的日子绝对不是悠悠闲闲的,它们周围可是有着特暴龙这样的庞然大物,由于体型的限制,使得它们很难甚至无法与这个大怪物抗衡,只能通过躲避逃跑的方式来抱住自己的性命。

Сергей Красовский的绘画作品

埃德蒙顿甲龙,结节龙科结节龙亚科物种,生存于加拿大的马蹄铁峡谷组,体长可达6—7m。埃德蒙顿甲龙的颈部有两环鳞甲,肩膀间还有第三环鳞甲,此外它们的身旁长有更加大型的骨刺,不同位置的骨刺朝向不同,有的朝内,有的朝外,可以做到完善的防御,此外尾巴上也有锋利的棘刺,可以用来攻击对手免遭敌害。

BlueCea的绘画作品

甲龙,甲龙亚科的物种,生存于美国的地狱溪组,兰斯组和加拿大的斯科拉德组,体长可达6—7m。甲龙的鼻孔长在吻部两侧,这是和其他甲龙亚科所不同的一点,此外它们的颅后长着类似号角一般的粗壮角状物,尾巴比起其他甲龙亚科也显得较短。与霸王龙的共存的甲龙,并不算什么优势物种,过于渺小的体型使得它们无法与霸王龙这样的顶级掠食者作斗争,进食消化方面的不足也导致它们难以与其他素食恐龙竞争,它们是极度边缘化的装甲亚目恐龙。可即使是这样,它们也能在这激烈世界中,从细缝里面给自己找出一条生路。

ありヒノコ的绘画作品

丹佛龙,生存于地狱溪组和兰斯组的结节龙亚科物种,体长可达6—7m。除了那巨大的肩刺,丹佛龙很多方面都很像埃德蒙顿甲龙,外貌,体型,甚至是生活习性。如同甲龙一般,丹佛龙也过着边缘化的生活,似乎在德干暗色岩事件后,甲龙下目的物种们都处于了边缘化的位置,但这依旧无法阻止它们继续发展下去,它们仍然能为自己开辟一个新的生存环境。

arvalis的绘画作品

雕齿甲龙,生存于美国的白杨山组的结节龙科物种,体长可达5—6m。和丹佛龙一样是埃德蒙顿甲龙的近亲,浑身上下也长着锋利棘刺来保护自己,与之不同的是,雕齿甲龙的骨盆装甲形状十分圆润,类似新时代的装甲巨兽—雕齿兽。

Tomozaurus的绘画作品

厚甲龙,结节龙科厚甲龙亚科的物种。比起较为巨大的甲龙和结节龙,厚甲龙的体型无疑小得多,仅仅只有2.5—3m,生存于当时的欧洲,由于当时的欧洲四面为海,各地呈海岛状,无疑使得当地物种体型缩小化,厚甲龙就是其中之一,然而它们的分布是较为广泛的,欧洲很多地带,特别是罗马尼亚的森彼初组化石数量最多,可见哪怕是白垩纪末期,小型恐龙的数量依旧是众多的,而不是一味增大一味只有大的,它们也会开辟属于自己的环境,没准陨石不落,它们还会更加繁荣

Сергей Красовский的绘画作品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