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冬】节选

布洛克抬头仰望几乎跟树木融为一体的冬日战士,他凝视着黑夜,搜寻可以扫射的目标。他们正在野外执行任务,但现在是吃饭的时间。

罐头被火烧得咕咕作响。旁边的黑寡妇一直在照顾伊凡,她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因为冬日战士送来的药足够救活伊凡。

“吃饭了。”布洛克走到树下轻叫一句。

一个黑影掉到布洛克的面前,明明树上积了不少雪,但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却没有荡下一片雪。布洛克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在想什么,哪怕他现在正直视着那双淡蓝色的眸子。

冬日战士没有理会布洛克这个小屁孩,他走到火边,用机械手臂拿起滚烫的罐头就离开了,让其他人无法窥探到那面罩下的模样。

等伊凡醒来他们就会离开这里,布洛克的任务就是带他们离开这座森林。他回去就能得到想要的玩具,这是父亲许诺他的,不然他才不会离开暖和的壁炉。

“你怎么戴着面罩,这里没有毒气。”布洛克在冬日战士面前转了一圈,然后深深呼吸了一大口刺骨的冷风。“啊切!”雪花挠了布洛克的鼻毛。

冬日战士没有依旧没有理布洛克,他的眼睛凝视着黑暗,手里上膛的枪,随时准备射穿靠近这里的任何人。

“你的眼圈好黑,被人揍了吗?”布洛克是个怪小孩,被拒绝两次之后依旧像个发现者。

“呼吸……困难。”冬日战士的声音被面罩隔离之后有些失真。“这个世界的空气让我难受。”

“你叫什么名字。”

“Winter Soldier。”

“这不是名字伙计。”布洛克用脚扫开地上的雪,“雪的下面是大地原来的样子。”布洛克一屁股坐下,却保持着与冬日战士的距离。“你应该把面罩摘了,因为我在这个世界呼吸得很顺畅,你得相信我,你死不了。”

“我不相信任何人,包括我自己。”冬日战士总是凝视着黑暗,他握着枪,搜寻任何可以射杀的目标。“我……只有任务。”

“呼~”布洛克吐了一口长长的气,“你一直活在冬天。”

“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冷。”

“之前呢?”

“我没有之前,也没有之后。”

“你怎么总盯着远方。”

“日出。”

“那还有很久,你也许可以睡会儿,如果你相信我可以守夜的话。”布洛克拍着胸脯。

“我讨厌黑暗,它会杀了我。你该去睡觉了小鬼,我们需要精力充沛的向导,而不是一堆问题的二货。”

布洛克不得不去睡觉,因为冬日战士再也没开口说一个字,他只是盯着黑暗,等待光明来拯救什么。

天微亮的时候布洛克爬了起来,冬日战士依旧是昨晚的模样,就连瞪着的眼睛也是。“你的黑眼圈是瞪出来的。”布洛克打着哈欠走到冬日战士身边。

冬日战士没理布洛克,眼睛依旧盯着远方。伊凡还没醒过来,披着白衣的绿树,就在缝隙里挤出了一抹金色的阳光。

阳光不刺眼也不温暖,跟冬日战士想象的一点也不同。他站起来,毫不留念的扛起伊凡。“离开这里。”

大半天的路程,布洛克把他们带到大道上,早已等候的车辆下来了好几个人。有一个人给了布洛克一个信封,然后打发他回家。

“你要回家了吗?”布洛克问冬日战士。

“我没有家。”

冬日战士上了车,他的眼睛总是凝视着远方,会有金色阳光出现的方向。


PS:画图配文第二篇。

妹子就只画了个冬日战士……我实在是没想出什么好写的。所以截了一段文。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