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工藤晴香歌手出道「想留下活過的證據」【工藤晴香專輯訪談】


原文網址:
【インタビュー】声優・工藤晴香、ソロメジャーデビュー「生きてきた証を残したい」
https://www.barks.jp/news/?id=1000179669


本站任何內容 未經允許請勿任意轉載引用


【工藤晴香專輯訪談】聲優・工藤晴香、個人歌手出道「想留下活過的證據」
2020.3.30 16:00


聲優工藤晴香,發行了個人歌手出道第1彈迷你專輯『KDHR』。她國中時就迷上吉他搖滾,高中開始聽西洋樂,受到Nirvana的衝擊,買了跟科特·柯本一模一樣的Mustang吉他。而她這次的主打歌「MY VOICE」也是從吉他前奏開始整首都滿是強烈的搖滾曲風。她的音樂本質漸漸輪廓清晰,有電音放克和Hip-hop等多彩的音樂要素,也讓我們聽到了真摯的抒情情歌。

特別值得一提的就是工藤自己一手包辦了所有歌詞的創作品味。因為她本身就很喜歡音樂,可以本能地去掌握節奏並寫出押韻的詞,非常有趣。此外,其中還充滿了可稱之為她的個人哲學的訊息。不管你認不認識“くどはる”,也就是工藤晴香,都會迷上她的音樂。我們今天就要來一窺她身為工藤晴香個人的魅力。


  ◆  ◆  ◆



■想留下活過的證據

──首張迷你專輯『KDHR』發行,並以個人歌手身分出道,請跟我們分享一下現在的心情。

工藤晴香(以下、工藤):因為是從去年6月就開始製作的專輯,「我的孩子即將在這個世界展開旅程了啊」這般心跳加速著。

──花了很多時間製作呢。其中節奏突出而激烈的曲子相當令人印象深刻,所以對工藤小姐本身的音樂經歷非常感興趣。您是從小就喜歡音樂的嗎?

工藤:是的。小學的時候就常常看電視的音樂節目。聖誕老公公給的聖誕禮物也是錄放音機。

──原來如此。

工藤:但在那之前還是只有在車上或在電視上才能聽到音樂,因為「想更自由地聽音樂」,而開始聽CD和MD。每天都聽。

──小學的時候聽什麼樣的音樂呢?

工藤:小學的時候聽早安少女組。和濱崎步。國中的時候喜歡上BUMP OF CHICKEN和ASIAN KUNG-FU GENERATION等吉他搖滾音樂,之後聽的音樂便開始以樂團為主。國中三年級的時候艾薇兒和t.A.T.u等女性歌手非常紅,也開始會去聽西洋樂。

──聽的類型越來越廣泛了呢。

工藤:是的。高中的時候學校附近有租CD的店,我每天都跑去。那時有那種店員推薦專區,例如“1990年代的推薦曲目”之類的。

──會推薦各年代的音樂呢。

工藤:是的。因為租CD很便宜,每天都可以借來聽,就借了1990年代的名作,Nirvana的專輯『Nevermind』(1991年)。然後就非常著迷。

──被扭曲而強烈的吉他樂音給攫住了。

工藤:「這樂團好帥。有什麼最近的新作品嗎?」這麼想著而上網查了查,才發現科特·柯本已經過世了。「原來如此。但鼓手還有在組團」。那時便覺得彈吉他唱歌好帥,就買了Fender的吉他。雖然我買的是比較便宜的型號。

──受科特·柯本影響而買了吉他嗎?

工藤:是的。雖然顏色不一樣,買了他在「Smells Like Teen Spirit」PV裡拿的那把Mustang。

──工藤小姐的樂團根本起源是另類搖滾(Alternative Rock)呢。

工藤:我喜歡有重複吉他樂句(riff)的曲子。有特別明顯的吉他演奏段落,或是讓人忍不住想哼出來的小節等等。上大學後跟會彈貝斯的女孩子一起組了團,但是就算會按和絃,邊彈邊唱實在是太難了,彈了一下就放棄了。當然還是很喜歡音樂,會去西洋樂的LIVE和音樂節等等的。開始認真地彈吉他還踏上舞台,是從最近這2~3年開始。

──就是從BanG Dream!的活動開始?

工藤:是的。

──那麼,聽說您說歌手出道的話也想製作激烈的樂曲?

工藤:我一開始就表明我想走激烈的路線(笑)。但是,因為我聲質的關係,有人建議那種加入電子合成器的電音風可能比較適合我,也唱了許多不同類型的歌曲,「如果這種樂音的話比較適合我的聲音呢」進行了許多嘗試。在找尋基本樂風的過程花了不少時間。

──這次的歌詞全部都是工藤小姐自己寫的,請問您之前有寫過詞嗎?

工藤:沒有,完全沒寫過。

──歌詞都有押韻,不管是言語的節奏或是其中包含的訊息都讓人看不出來是初次寫詞呢。

工藤:哎呀─因為第一次寫,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呢。第一次一口氣寫完交卷後,被說了「根本合不上旋律」用紅筆改很多退了回來(笑)。經過多次研究累積而成的感覺。


──除了說希望走激烈曲風路線外,還做出了什麼要求嗎?

工藤:因為是出道專輯,有「如果可以讓大家看到自己的不同面貌就好了」這種想法。想要有溫柔的抒情曲、或是用可愛的聲調去唱中板曲調的曲子等,想融合不同風格。不過要是被說「可以自由決定」的話應該就會變成全部都是激烈的曲子(笑)。但因為這次是初次solo,想讓更多的人能認識我,所以製作出這張有各種不同風格曲子的專輯。

──其中哪一首歌反映出了工藤小姐的搖滾本質呢?

工藤:嗯─應該是「Thunder Beats」吧〜。

──我最喜歡「Thunder Beats」和主打的「MY VOICE」。

工藤:好開心!「Thunder Beats」是先寫歌詞再加入曲子的。我國中的時候有在聽Dragon Ash的歌。其實我非常喜歡Hip-hop,現在也有在聽,有想說要加入一首玩文字遊戲的曲子。

──“逃避現實吧 那也好啊 BILI BILI BILI ”等等、這種數位搖滾風樂曲跟文字的融合非常有趣。

工藤:副歌的“雖然意味不明 但也不需回答”的部分我也非常喜歡。寫的時候和唱的時候都非常開心。

──歌詞的靈感來自哪裡呢?

工藤:我從小就喜歡打電動和看漫畫,自己房間裡也有一堆遊戲和漫畫。「如果能一直這樣被喜歡的東西所環繞而活的話那就是最棒最HAPPY的事了」,我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去書寫的。只是,即使如此時間還是會流逝,該怎麼去活著才是重點。雖然也會抱持著對未來的不安,還是想留下活過的證據。我將所有的想法都融入歌詞裡了。

──就像是官方介紹詞「人生只有1次!盡全力享受吧!」,集結這樣的精神的曲子。

工藤:是的。

──主打的「MY VOICE」從前奏的吉他開始就很吸睛呢。同時也是擁有複雜展開的複合性搖滾。

工藤:這首是最開始作出來的曲子。也因為是自己在舞台上彈奏的樂器,我最喜歡的樂器果然還是吉他。所以,這首歌我當初就要求「想要吉他音最顯眼」,我自己非常喜歡。一般來說,一開始的副歌之後會進入2A(主歌),但是這首卻是完全不同的旋律,又有轉調,就像是驚喜箱一般令人驚喜連連的曲子。


──歌詞的主題是?

工藤:“向前邁進的堅強”、及“永不放棄的心”。雖然想表現堅強地活下去這種意志,但不想用過於強硬的方式去傳達。我是抱持著這種想法去鑲嵌文字的。而副歌想讓人朗朗上口所以帶有押韻、用簡單的英文等等,有意識地去使用能讓人簡單哼出來的歌詞。

──搖滾、Hip-hop等,聽過的各式各樣的音樂都會成為工藤小姐的血肉,並將其反映到歌詞上呢。

工藤: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好了。非常謝謝您。

──順帶一提您對於吉他段落有作出“這裡我想要這樣”之類的提案嗎?

工藤:透過BanG Dream!活動,我也了解到樂團演奏(ensemble)的重要性,在對曲子提出要求的時候也可以比較詳細地去敘述。例如「間奏想要加入讓人想搖頭(Headbanging)的音樂」,或是「想在這裡加入SLAP」等等。我非常喜歡貝斯SLAP。

──您對貝斯的演奏方法也有興趣嗎?

工藤:我家裡有貝斯。

──您房裡還有哪些樂器呢?

工藤:我不會彈鍵盤,家裡只有吉他和貝斯。我之前有一段時間對SLAP很著迷,一直在家裡練貝斯SLAP。

──(笑)自己一個人在家裡練貝斯SLAP嗎?

工藤:哈哈哈。彈吉他彈到「有點到界限了」的時候,為了轉換心情會看看書,練練貝斯SLAP等。所以,聽了曲子後就會浮現想像畫面。



■想做的事有很多


──另外在『KDHR』中也可以看出工藤小姐的人生觀呢。例如在「アナタがいるから」中的“因為有妳在 我才會在這裡 只是這樣世界便如此美麗”的歌詞、或是「Memory Suddenly」中的日昇月盈,循環往復拯救了自己等等,都展現出哲學的一面呢。

工藤:的確,我也常被BanG Dream!的成員們說「很哲學性呢」等等的。可能是因為在聊著「也是會有這種事」的話題,然後我就會說「這就是人生啊」之類的,可能是因為這樣吧。雖然我本來就很隨意(笑)。

──哈哈哈。用很廣泛的視野去看事物呢。

工藤:我只是不太在意細節而已。「因為是人嘛─」這樣(笑)。

──衝動和深入思考兩方兼具很不錯呢。

工藤:還有也希望能包含纖細性,所以對於曲子思考了很多。而中板抒情曲和抒情曲也是為了能讓情景浮上腦海,想好好地用日文去傳達,花了很多時間去書寫。

──順帶一提工藤小姐平常在什麼樣的時候會感到HAPPY呢?雖然覺得您應該是室內派。

工藤:我是室內派(笑)。但是我也喜歡跟朋友BBQ,應該也不算是完全的室內派。我非常喜歡電影,假日的時候我會去好幾家電影院看電影。放鬆地看著電影的時候真的是最幸福的時刻了。在同樣的空間可以共有相同的事物。雖然LIVE也有類似的一面,但電影的話是坐著然後發呆地看,真的很棒。例如跟身旁的不認識的女性在同一個場景哭泣等等。或是「這是很悲傷的場景嗎?」這麼想著,卻看到斜前方的大叔在號泣,就忍不住想著「他是有什麼難過的事嗎?」然後就一起哭了(笑)。我很喜歡在那個空間裡叢生出各種不同感情的感覺,也喜歡看電影的內容和演員的感情表現及動作的方式。透過電影還可以認識新的音樂,像大衛鮑伊的曲子我也是透過電影才開始聽的。

──原來如此。是怎麼樣的電影呢?

工藤:艾瑪·華森(Emma Watson)演的『壁花男孩』(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中可以聽到大衛鮑伊的曲子。從那之後我也開始聽大衛鮑伊的專輯。也很在意演員們的時尚品味,覺得電影院是可以得到很多與事物的邂逅的場所。

──就算是發呆地看,也還是可以以身為音樂人及聲優的身分去多方吸收呢。

工藤:大概是這個樣子。

──電影的話什麼類型都看嗎?

工藤:動作片或劇情片等等的我都會看。

──難道說,是一個人去看嗎?

工藤:我喜歡一個人去看。為什麼這麼問?(笑)

──因為想說您會觀察人類,就想說是不是一個人呢?

工藤:是的。因為我朋友也知道我喜歡電影,會約我「一起去看吧」或「是くどはる喜歡的演員演的喔」等,但是我都會回「我已經看了。抱歉喔」這樣。

──感覺您很擅長打造出享受的時光呢。歌手出道後,接下來想作的事是?

工藤:我絕對要辦LIVE。也想參加音樂節。跟我學生時代的時候比起來現在的音樂節變得更多了,出場的可能性也變得無限大,我很開心。也想見全國各地的歌迷,想做的事有好多好多。

──那您個人想做的事呢?

工藤:這個嘛~。因為不會料理,所以想變得會作料理。

──(笑)會煎荷包蛋嗎?

工藤:我一~直都沒辦法打好蛋。

──哈哈哈。會把蛋捏碎嗎?

工藤:殼會掉進去。可是,最近有變得比較會打了。就算殼掉進去也可以馬上拿掉。覺得自己「進步了呢」(笑)。

──請告訴我們工藤小姐現在的拿手料理。

工藤:豆腐漢堡排和麻婆豆腐、豆腐鍋吧。我現在在Cookpad有一個月一次的直播料理節目『くどはるのTOFUレッスン』。所以會作在節目上作過的料理,雖然全是豆腐料理。用菜刀感覺很可怕所以豆腐我都用手捏開。

──目標是成為豆腐大師。期待您的豆腐全餐。

工藤:真不錯。拿來當CD的映像特典吧(笑)。




取材・文◎山本弘子




原文網址:
【インタビュー】声優・工藤晴香、ソロメジャーデビュー「生きてきた証を残したい」
https://www.barks.jp/news/?id=1000179669


本站任何內容 未經允許請勿任意轉載引用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