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渤罗/红兴】《为非作歹》10(视频衍生文/恶人黑化向)

Cp:全员/渤罗/红兴(极限挑战衍生)

分级:R(血腥暴力与死亡)

梗概:为非作歹,我很抱歉。

*剧情中二,地名AU,世界线AU,请勿当真。

*他们都是坏人,只是写文设定,这个三观现实生活中是完全错的

*利益相关:我算是团粉+渤乐,cp吃主流红兴菠萝,乱炖完全接受。


10

 

张艺兴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去弹钢琴,他有一搭没一搭地用手指敲着黑键,发出诡异的声音——任何音乐改为小调都会变得黯淡阴郁,老小不知道自己在为谁奏响挽歌。

这小调的说法,是蚱蜢告诉他的。

张艺兴的动作停了下来,想着自己这首挽歌,应该是送给这位哥哥的。

 

蚱蜢是四个月前死的,黄磊带回来的消息,人死在了两湖省会,被一根钢筋穿透了心脏,埋在一个荒废建筑工地的角落里,一场大雨才把已经尸蜡化的尸体冲了出来,早就看不出人样了。

当时蚱蜢是去做赵九爷的生意的,凶手一点都没掩饰自己的身份,摆明了是针对他们的挑衅——那一次他们和赵九爷关于分钱的问题产生了争执,赵九爷是在给他们警告。

蚱蜢是跟了孙红雷很久的手下,张艺兴对他的来历知道的少,只知道他大概是姓乔,而且长得不像个毒贩子。知道蚱蜢死讯的那天孙红雷脸色难看得很,只顾和黄磊两个人在房间里待了半天,张艺兴只听见了摔东西的声音,他们八成是吵了架。

他们和赵九爷的矛盾就像是平静海面下的暗涌,谁都知道,魔王和他的军师不会甘心寄人篱下,把收入的好处还要分别人一杯羹,而张艺兴也懂,过去这些年迟迟不下手,无非就是,他们远远不够强,而且时机还没成熟。

现在时机成熟了吗?张艺兴看了看窗外,他记得黄磊在蚱蜢出事没多久之后带回了两湖省厅警局的现场记录,他师父一直好像在两湖那边的警厅有关系,孙红雷看着现场图片眼神沉了下去,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他气得厉害,但最后也只是一句话都没说默默把文档丢给了黄渤回了房间,此后一连四个月,门汀里就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他们跟赵九爷打交道,在酒桌上来回以低姿态客套着,就连那单害蚱蜢丧了命的单子,最后也以门汀单方面的妥协告终了。

六位中的老幺在过去十多年来大部分时候都参与不到核心的决策,人常说一个好的团队必须有决策者和执行者,张艺兴常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总是跟不上师父的思路,那他就只能做好自己执行者的身份,无论几位哥哥有什么要求,发自真心地,他都会努力去做,而且要做到最好,这是属于他的执拗和坚持,是不用特意去表明忠心的。

张艺兴知道,自己早就没有家人了,而由一群亡命徒组成的这个畸形的藏在暗处见不得光的一方小天地,对他而言,是家。

 

 

“是你去跟艺兴谈,还是我去跟艺兴谈。”

黄磊从窗边转过身来,眼睛直视孙红雷。

那尊魔王只是抿了抿嘴,不置可否,黄磊知道他不愿意。

“别让情况成了死局,红雷,你知道的。”

“除了艺兴,还有这么多人,非得让他去吗?”魔王摇头,“我不同意。”

“你觉不觉得这个情况有点讽刺。”黄磊似乎是累了,坐到了孙红雷对面的沙发上,很少能看到从来游刃有余的神算子透露出这种身心俱疲的表情,他一直知道,人和人打交道,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只需要你按下什么按钮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人与人,只能构成网。

而无论你怎么自以为站在网上面的空中俯视这个繁复的世界,真实情况是,你只是这无限延伸错综复杂的网上的一个小节点,被剩下相连的丝线紧紧束缚着,操纵着,困在局中。

网上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网上所有的节点就会掀起一片巨浪。

“十五年前,是我问你一定要让艺兴去吗,而你甚至连一秒都没犹豫就点了头。”黄磊翻起了点陈年旧账,他一向讨厌回忆过去的事儿,尤其是让他觉得大家都没那么光彩的发家史,但现在好像也别无他法,“你知道为什么这件事必须要他去,你也应该明白本来他就是应该做什么的。”

黄磊见那尊魔王又不再说话了,只顾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想着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红雷,我得跟你坦白一件事儿,我一直没有跟你或者其他人说过,我希望你去问问艺兴,让他告诉你,三年前,在两湖,发生了一件什么事。”

孙红雷像是被黄磊这句话唤醒了,他抬起头和对方对视,皱起了眉表示疑惑,而黄磊只是微微抬了一下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孙红雷起身走出门去,黄磊只是看着他的身影隐入了潮湿的黑夜中。随后这个男人拿起了手机,给王迅发了条消息。

 

 

人的惜命和对自己狠心听上去是件矛盾的事情。

但在黄渤身上,你能看到这两种特质达到惊人的平衡与和谐。

看守他的是两个警局的小孩,在正对面敲着二郎腿喝咖啡,刚才闪灯的戏码似乎是被玩腻了,两个人也就不再理他,自顾自打着哈欠刷手机。

黄渤,也就是道上的黄三当家,最引以为傲的是他的水技,他是从海边长起来的野小孩,在海里灵活地像条漂亮的鱼,人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大体这话是不错的,你能找到很多黄三当家和海这个关键词共通的地方——表面的温和平静,内里的凶恶无情。

以及,包容性。

仿佛这世界上所有东西落到黄渤的身上都能被他一并揉进了自己里面,比起消化更像是一种杂糅,他对这个世界适应地太快了,快的就像某种变色龙,在任何环境里都能生存下去,活着像是黄三爷一直恪守的最高生活原则——只要活着,什么都可以重新再来。

所以他去拼命,本质上也是为了活着。

 

黄三爷个儿矮一些,肌肉相对圆润,常年游水让他身体的线条顺滑得可以,大腿小臂臀部这些游水会用到的地方都发育得像是饱满的桃子,一戳就要溢出点甜蜜的汁水似乎才符合逻辑,但很可惜在这些白皙的肌肉与皮肤间总是交叉着骇人的疤痕,或深或浅,让外人失去了更深一些探索这部躯体的兴趣或者胆量。

最深的一条卡在肋骨上,是白爷留给他的。

 

 

白爷夫妇一人端着一把手枪,准确地对着黄磊和黄渤的脑袋,他们脚下的地板微微颤动,然后是几声接连的爆炸声,但在场的四个活人互相对峙着,似乎谁都没有慌乱的意味。

直到孙红雷推开包间的大门,左手掐着个男孩的脖子,右手的手枪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白爷,白太太,现在,我们有谈话的筹码了吗?”

孙红雷皮笑肉不笑,男孩细嫩的皮肤在他的手指下变成了诡异的淤青色。

白夫人到底是个爱子心切的母亲,她的慌乱先展现了出来,紧紧抿着的嘴唇轻轻发抖,小男孩很安静,一个小时前孙红雷和罗志祥把他从家里劫出来的同时就立刻给他打了针镇静剂,没有人在意这个小孩子,但他现在却成了漩涡中心的交易筹码。

“你想要什么。”白爷开了口。

“两位,把枪先放下。”

夫妻两人沉默地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了地板上,黄渤走向前去,他的肌肉紧绷,做出了战斗的姿态,在距离白爷一尺的地方将两个人脚下的手枪拾了起来,一把别进了自己的腰后,另一把举着正对白爷。

“你也知道,这c城,不能有两家地头蛇。”

黄磊举起手枪,勾着个说不清是真心还是假意的笑容,“您得给我们让道。”

“我们会离开这里。”

“这就对了,做生意,好商好量嘛。”黄磊还是举着手枪,没有离开白爷额头的方向。

时针已经指到了二十三点五十,还有十分钟,新的一年就要拉开序幕。

 

 

 

黄磊看着指针走向了十一的方向,果不其然收到了王迅的来信。

门汀区正门摸上来了赵九爷的人,他从另一边的暗道楼梯下去和王迅汇合,两个人顺着楼之间的小道就到了门汀口的方向。

等他们到的时候交火已经开始了,一时间枪声响彻了整个门汀三岔路,他们的人似乎并不占上风,在那个鳄鱼嘴似的口子连连退散,眼瞅着赵九爷的人就要冲进门汀区的防线。

黑夜中枪口火舌格外显眼,这个城市每天似乎都在上演着黑帮火拼的戏码,没什么人过来不要命的凑热闹,黄磊站在高处窗口边用一种冷漠的神情看着底下的人,似乎那些鲜血和叫喊都与他无关。

他习惯了当那个能掌握生杀大权的人,门汀的人节节败退,对方已经冲进了门汀口,但似乎无论是黄磊还是王迅,都没有丝毫的慌张。

“磊哥!我们不行了!”黄磊接通电话,就听见对面传来了喊声。

“我知道了。”他的声音还是淡淡的,挂了电话后对着旁边的王迅轻轻挑了挑眉,对方立刻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像是老诺基亚手机的小东西,把脸凑上去在研究什么,有些紧张的他甚至差点一抖把那个玩意掉下去。

“迅子,你别激动,慢点。”黄磊倒是笑了起来,用手揽住身边人的肩膀,也凑过去看那个小东西,“好了吗?”

王迅转脸和黄磊对视,连连点头,露出俩傻乎乎的大门牙,“好了好了。”

“那你按呗。”

“我真按啊。”

“怎么还有什么真按假按的。”黄磊笑得舔舔牙齿,然后用拇指按上正在红色按钮上放着的王迅的拇指,毫不犹豫地用力按了下去。

门汀区两边突然传出来一声咔嚓的响声,才刚冲进门口厮杀在一起的两队人马似乎集体好奇地停下打量了一下,然后下一秒只看见本来灰色的墙露出来一排黑乎乎的洞口。

下一秒,里面倾泻出了一排子弹。

下面瞬间响起了恐怖的吼叫,无论是赵九爷的手下还是门汀的喽啰,统统被高密度的子弹打成了筛子,几个离得远的想跑出去,却只见门汀口狭长的口子两端猛得生出两道锋利的刀刃,将出口封了个严丝合缝,而想从另一头跑回门汀的自己人,也统统被突然从墙面内突出来嘭得一声夹在一起的两块铁板夹成了肉泥。

王迅在旁边全程哎呦哎呦地感慨着,到后来似乎被下面传来刺鼻的血腥气搞得恶心,干脆就捂了眼睛转过脸去不看,而黄磊还是那副冷漠的样子,看着下方狭小的口子里像是被血洗一样流了一地不知是谁的残骸。

稀疏冷清的月光只照亮了他的半边脸,让他本来温和的带着书生气的面庞变得阴冷吓人。

等最后一声惨叫也停止后,门汀区又重新恢复了平静。黄磊打了通电话,只留个四个字,“快速打扫。”

王迅这才蹑手蹑脚地重新回到黄磊身边,“磊哥,咱不是说好万不得已不用这招的嘛……”

“击败敌人,清洗叛徒,迅子,我们俩做的没什么错。”黄磊的声线低沉,“别让艺兴知道我们更新了防御系统的事儿。等这事儿过去了,我跟他说。”

“唉唉,那当然,不过那个猎杀会的东西,还真是做的很可以啊。”王迅摸着手里那个小玩意,啧啧了两声。

“你自己天天教育我们科技改变未来,知识改变命运,不记得了。”黄磊用了句玩笑话跳过了这个话题,随后叹了口气,“走吧,迅子,我们要做的事儿还多着呢。”

 

门汀区发生的交战孙红雷还不知道,他现在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自家老小弹钢琴,对方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中间弹错了几个音符,而孙红雷也没有在意。

一曲弹完,张艺兴转过了身,漂亮的年轻人面庞在暗黄色的温暖灯光下显得更加棱角温和,张艺兴的住所很大,被安排在门汀中心的旁边,连接着门汀的心脏部分,被周围几位包裹着。里面塞满了各种乱七八糟他喜欢的东西,他有两架钢琴,满满三面墙的书,两间巨大的衣帽间,地毯上还摊着小猪送他的各种可以瘫在上面整个人都窝进去的玩偶沙发,温馨地与他们的身份地位格格不入。

在这种温馨的氛围下,孙红雷张了口。

“艺兴,三年前,在两湖,发生了什么事儿?”

张艺兴垂在琴键上方的手指突然颤了一下,无名指点到了个黑键,清脆又诡异的声音在两人之间的空间响起,随后又恢复了寂静。

“是师父跟你说的吗?”

老小转过身去,和那尊魔王对视。

孙红雷觉得似乎自己该撒个谎,但他知道自己从来在对方面前做不到这一点,干脆也就诚实地点头承认了。

“我杀了人。”

张艺兴平静地阐述了个事实。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