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耀文,马嘉祺×你』说散就散(虐)


叮,这里是第一次发文的阿芊。喜欢的话给个赞鼓励一下下好不好☺

本文改自前任三电影

主题曲同名文

主:刘耀文

结局:马嘉祺

每个你:缪奕禾

虐向,不喜勿入

———————————————————

时间是治愈伤口的良药

但,时间也是冲淡一切的洪流

我们在漫长的岁月中淬炼成了现在的模样

却再也找不回年少时的怦然心动…

————————————————

  春末夏初天气已经变得微热,缪奕禾穿着一件纯白的T恤也发了汗。攥着手中的矿泉水脸红心跳的盯着场上那个恣意潇洒的身影。那是她的心上人——刘耀文。耳边各种高喊着“刘耀文”的女声不绝于耳,缪奕禾挑挑眉,她喜欢的人总是那么招人喜欢。场上那人每次进球后都会朝着她的方向傻笑。她看到就冲他高高竖起大拇指,惹得场上的男孩笑的更明朗。

  他打赢了球赛,全场欢呼,轰鸣的人声中她跑到他身边,却被他一把抱起高呼着转了几圈。少女的侧脸瞬间红透,耳边传来的低语直接给她的心跳按下了暂停“缪奕禾,我喜欢你。”她抬头看他,少年深色的眸中是坚定的深情。心动吗?当然。她害羞的钻进他汗涔涔的怀中,白T上沾染了他的汗渍她也全然不顾。她又被他抱了起来,心上人喊的是“缪奕禾是我女朋友啦!”

  从睡梦中惊醒,缪奕禾睁眼望着黑黢黢的房间,她刚才,梦见了她和刘耀文在一起的时候了,那时,他们还都是未曾涉世的大学生,心中只有对彼此的倾慕,“刘耀文,那时的我们多么纯粹啊…”后来呢?毕了业,她陪着他度过了八年,陪着他从碌碌无为,走到了今天有了自己的公司。他们的日子一天天变好了,可是对彼此的话也越来越少了。很多时候,她给他做好了晚饭在沙发上等他,他却打过电话来说今晚要加班,不回去吃饭了,深夜回来倒头就睡了,没有沟通,没有互动。有时她醒了,望着眼前人的背影,明明他就在身边,却像隔的那么远。思绪收回,缪奕禾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1:23他还是没回来…缪奕禾拨通了刘耀文的电话,回应她的只有无尽的忙音。委屈,不安,愤怒的情绪悄悄爬上心头,她鼻头一酸,赌气的把手机摔在被子上,随之掉出了一滴泪。她看着手机他最后发给她的消息20:42  “宝贝我今晚有应酬,估计回去要很晚了,你先睡吧,晚安。”她怔怔地看了一遍一遍又一遍,直到门口传来开锁声,才回过神来,擦干脸上的泪痕,下床去迎接她爱的男人。

  刘耀文看起来喝了不少,走路摇摇晃晃的,半眯着眼睛,看起来比平常多了分痞气。缪奕禾讨厌他现在的样子!而刘耀文见她过来,接着酒劲一把把她抱进怀里,低头吻上了她的唇,缪奕禾尝到了他嘴里浓郁的酒精味,她想推开他,却被他抱的更紧。突然,她闻到了一股不属于他和她的香水味,酒精也没有麻痹她的嗅觉,瞬间从头到脚凉了个彻底,他猛地把身上愈吻愈烈的男人推开。后知后觉的抹了一下唇角的黏腻,她今晚没涂口红啊…那这是谁的?她目光阴冷的看向刘耀文的唇,那抹突兀的红色刺眼极了。她只觉得浑身无力,小腿甚至微微发抖,而那个男人靠在她身上,嘴里宝贝,宝贝的乱叫,她没力气推开他,就这么被他推到在沙发上,睁着眼挨到了天明……

  天边泛起鱼肚白,室内变成灰黑色的时候,缪奕禾眼角坠下了一滴泪。她起身收拾了一下,做了一桌早餐,刘耀文头痛欲裂的醒来,一睁眼,看到的是缪奕禾把早餐端上了餐桌。他理所当然的过去坐下端起刚刚热好的牛奶喝了一口,然后自顾自的开口“今天我有个项目得去公司一趟,可能回来的不会比昨天早,不用等我了。”缪奕禾端着盘子的身体怎么也转不过去,咬破了唇她才坐到刘耀文对面,“你昨天去哪了?”“应酬”“和谁啊?”“客户啊。”“男的女的?”“不是,缪奕禾你什么意思?”她一声冷笑,“我就是好奇,什么样的客户需要你喷了女士香水,抹了口红去接待啊?”“缪奕禾你怀疑我?!是,我承认昨天是有女人在场,那老头脑子抽了非得塞给我”“所以你就接受了?”“怎么可能?!他一直灌我酒,我意识到不对就让小正把我送回来了,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一阵寂静过后,缪奕禾颤抖的吐出一口气,看上去疲惫极了,她说“你今天能不能陪着我。”刘耀文看着她这个样子,心头一紧,恍惚中又想起了那个坐在观众席看他打球的姑娘,那个姑娘活泼明媚,眼里含着的星光永远照在他身上,一脸骄傲的冲他高高的竖起大拇指。眼前的这个女人,忧郁,疲劳,眼里的光不知什么时候灭了,了无生机。他的姑娘哪去了呢?想到这里,他居然开始无端的讨厌这个女人,他厌烦这样的她,他说“今天不行,今天的工作很重要,改天吧。”轰隆,缪奕禾心里的城堡塌了,她颤抖着嘴唇,叫住了即将出门的人“耀文…”刘耀文停下脚步。“我们分手吧。”刘耀文蓦地瞪大了眼睛,“她说什么?分手?谁?他们?”他恨恨的盯着那个低着头的女人,赌气的咬牙撂下两个字“好啊!”

  门被“砰”一声关上,缪奕禾终于抑制不住,泪珠子源源不断的划过脸庞,洗不去她的悲伤。而这边,刘耀文耳边不停循环着她的那句“分手吧。”眼前又浮现出她发红的眼眶,他突然就有些后悔了,刚才是不是太冲动了。但…她居然敢跟他提分手!他们在一起8年,她连这点信任都不给他吗?越想越烦躁他拨通了宋亚轩的号码……就这样,相恋8年的情侣说出了分手。

  宋亚轩到的时候刘耀文正在喝闷酒,“怎么了这是?”“缪缪要跟我分手。”“为啥啊,好好的怎么闹分手了。”“昨晚上那女的,喝醉酒亲了我一口,让缪缪发现了”“啧啧啧,你这还是经验不足啊,下次这种事叫我,我教你怎么不留痕迹。”“去你的,我就不喜欢那女的,那个糟老头子想出来的损招。”“哎呀,好了好了,小禾生气也是应该的,你回去好好哄哄就是了。”“我不!每一次吵架都是我道歉!我们俩都好了八年了她都不相信我?”“那你悠着点,别把人气走了。”“她还敢走?”

  缪奕禾叫了闺蜜出来,抱着对方的脖子一通哀嚎“他那么晚回来还让别的女人亲了,他还不理我,你说他是不是腻了,不爱了。”“不会吧,你们都在一起八年了,哪那么容易分啊。”“那他怎么还没来找我,以前吵架之后,他早就来哄我了,今天是我们俩在一起刚好八周年,我让他留下陪我他都不愿意。”“那……你打算怎么办?你不会真的要分手吧。8年的感情你舍得吗?人这辈子几个8年啊。”“那我也要看到他的真心,我回去就搬出去,他要是真心留我,我就不走了…”“唉。”闺密拍了拍缪奕禾的肩膀。

  第二天刘耀文回家的时候,正好碰见缪奕禾拉着行李走,四目相对,缪奕禾心想“只要他跟你说一句话,你就留下”可是,他只看了她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越过她进了门。缪奕禾看向那扇门,苦涩的笑了一下,“缪奕禾,你还妄想什么呢?终究,他不爱你了。”刘耀文关上门差点站不住,背靠着门缓缓滑坐在地上,伸手捂住了眼睛,然后一拳砸在地上“缪奕禾你够狠!”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跑向窗台,女孩的背影被夕阳拉的很长,他突然发现那个每天都会出现在自家厨房的背影是那么瘦小。他也赌上了,“回头!我立马去追你回来。”可是,她的身影一直到淡出了他的视野也没有回头。

  有时候,错过就是最大的过错。

  之后的日子里,两个人谁都没有和谁联系。缪奕禾自己租了一套公寓,去了一家还不错的杂志社工作,杂志社的老板叫马嘉祺,是个很温柔的男人。刘耀文白天黑夜没日没夜的工作,一连完成了几个项目,在公司里他保持着雷厉风行的态度,却在回家后没有熟悉的饭香,没有熟悉的身影,喝的酩酊大醉。缪奕禾工作也开始忙了起来,需要她偶尔加班到深夜,马嘉祺总会恰好同她一起下班,顺路送她回家。刘耀文公司里来了一批新人,原来她的位置被人顶替了,是个活泼漂亮的小姑娘。

  分手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缪奕禾胃病犯了。从早上请了假到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腹部时不时传来的绞痛折磨地她一身一身发着虚汗,这会长发都已经湿透了贴在额头上,黏腻得紧。她挣扎着想去给人打电话,却是连完整输入开机密码的力气都没有了。刘耀文今天早回了家,家里已经没什么吃的了,他翻箱倒柜的找吃的,却找到了缪奕禾以前吃的胃药。他看了看日期,思虑再三给她发了个微信“你还有些东西没拿,需要我给你寄过去吗?”这边听见声音,她挣扎着点开了微信,看不清是谁发的,她点开了语音,有气无力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救……疼……好…好疼…”“叮咚”一声,刘耀文看着对话框瞳孔一颤,长达60″的语音他还是怯了,不敢点,她会说什么?犹豫了很久他颤抖的点开了,很久没有声音,只有刺啦刺啦的声音,像是呼吸声?听上去很是诡异,刘耀文的心提了起来,突然他好像听出了语音中有人喊了声“疼?好疼?”他瞳孔地震,立刻给她回过电话去,她的手机却变成了正在通话中。缪奕禾发完语音后,手机铃声随之响起,接听以后,对方是个温温柔柔的男声“奕禾,我听说你今天请假了,现在怎么样了啊?”许久她才挤出两个字“我…胃疼…”马嘉祺听出了她的虚弱,跑到了停车场,他没挂电话,一边在温柔的跟她说话,一边把油门踩到底了,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她家门口,“奕禾,我到了,给我开下门。”“…等…一下…”从房间到门口,她挣扎着走了半个小时,门锁被打开的那一刻,马嘉祺瞬间接住了她倒下的身影。另一边,刘耀文如何打她的电话都打不通,转而从缪奕禾闺蜜那里要到了她的住址,当他闯了一串红灯赶到她家楼下,解开安全带要下车的时候,却看见另一个男人抱着她走了出来。他要起身的动作就这么僵在那里,直到看着那个男人把她抱上车,离开后,他终于忍无可忍一把砸向方向盘,额头抵在小臂上喘着粗气,他们…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明明他们都在为未来奋斗着,他们越来越好了,他都打算谈完下个项目就跟她求婚了,为什么就分手了呢?争吵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每一次都是他去道歉,他去哄她,可是这次,他觉得都在一起这么久了,她还不了解他吗?他真的累了,他哄不动了…

  刘耀文买了一瓶酒在公司里喝醉了,看着她的办公室灯亮着,摇摇晃晃的进去把人一把抱进了怀里,感觉到怀里人挣扎,他在她耳边低声说“宝贝,别闹了,我错了好不好,别走,不要离开我。”新来的小姑娘被老板弄的脸红,她又惊又喜,是,她就是因为喜欢刘耀文才来应聘的,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也喜欢自己,刘耀文的吻落下来的时候,她没有挣扎。

  缪奕禾苍白着脸躺在床上,马嘉祺就这么静静地守着她,他是真的挺喜欢这个姑娘的,能力很强,有自己的想法,有主见。他知道她藏了很多心事,在他眼里,她默默独吞苦楚的模样让人心疼,像受了重伤的小动物,只会用自己的舌头舔舐伤口。他想帮她包扎一下。

  这夜过后,他和她再也回不去了…

  缪奕禾悠悠转醒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马嘉祺眨着通红的眼眶努力支撑着不让自己睡着。她动了动嘴唇,“老板…”马嘉祺瞬间清醒,站起来懵懵的看着她,像是还没回过神来。看着他这幅样子,缪奕禾有点想笑,但下一秒她就被堵住了唇,马嘉祺在她唇齿间掠夺着,她本想推开,手扶上他的肩膀,却终是没有使劲,马嘉祺的吻很温柔,很认真,颤抖的眼睫,像是正在对她诉说着什么,许久,他才放开她,微微喘息着在她耳边说“吓死我了。我以为要失去你了。”缪奕禾的心被敲开一道缝。马嘉祺又接着说“奕禾,做我女朋友好不好,以后我来照顾你。”看着眼前的男人,缪奕禾有一瞬间恍惚,仿佛透过时光看到了那个赢了球赛的男孩“奕禾,我喜欢你。”眸光闪烁了一下,她最终还是低下了头,“我可能暂时没办法接受…”像是猜到了她的答案,他只揉揉她的头发一如既往的温柔“没关系,我等你。”

  后来嘛,听说刘耀文谈了个新女朋友,女孩子活泼可爱,刘耀文喜欢的紧。听说马嘉祺赖到了缪奕禾家里,一日三餐都让缪奕禾做给他吃。听说刘耀文带着女朋友去打球,在球场上跟她求婚了。听说马嘉祺的杂志社要搬到其他城市,马嘉祺本想拒绝却等到了缪奕禾陪他一起去。听说…刘耀文分手了…在婚礼前夕,他放那个女孩子走了。

  刘耀文打开了缪奕禾梳妆台的底层,发现她还有些东西没带走,是他们以前旅行时缪奕禾做的手账。这些东西,刘耀文从未认真看过,因为觉得花里胡哨的看着头疼。本以为她做的手账本里应该是各种景物,却没想到,全是他的照片,有他在广场带着墨镜迎着阳光一脸傲娇的憨样,被她拍下来黏在本子上用娟秀的字迹在一旁写了个“社会弟弟”;有他在动物园被一群鹦鹉爬满了头,痒的他缩出双下巴的窘态,被她剪贴下来给他画上了小猫胡须;有他因为气球爆炸吓得跳起来双脚离地的照片,被她在他飞起的脚下画了一朵筋斗云;还有他耳朵上别着鲜花逆着光笑的明朗,缪奕禾在他脸上画了两团红色的小花,看起来幽默诙谐…一页一页,都是他,小小的一个薄本,说不尽一个女孩对他那浓的化不来的爱意。最后一张,是他当年让路人帮忙拍的在埃菲尔铁塔下他吻她的画面,他紧紧的抱着她的腰,他怀里的人儿低垂着眼睑看着他,嘴角似有若无的上扬,眼里缠绕着丝丝缕缕的柔情。旁边的注解是“My love forever”,“啪”泪水打湿了女孩的脸,穿越了时光那个女孩的笑颜斑驳在泪眼中。

  那是他深爱的姑娘啊!那时他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大学的音乐节上,缪奕禾迎着月光,一袭蓝色的纱裙,像极了神话传说里的嫦娥仙子,仿佛随时会迎风而起,羽化登仙。只是,嫦娥奔向月,她奔向了他的心房。他到现在恍惚记得,她当时唱的那首歌叫《说散就散》,她唱的绵柔深情,让他瞬间沦陷。他到现在还记得和她的点点滴滴,她倚在他怀里给他唱苦情歌的时候,突然抓着他的手问他“文哥,你要是不要我了怎么办啊?”他笑着说她杞人忧天,他好不容易追到的老婆怎么会不要了呢?他说“我要是不要你了,我就剃成光头,披着袈裟在咱们一起打拼的地方说一百遍缪缪,我爱你。好不好。”记忆里的女孩笑出了泪花,他又问她“那你不要我了怎么办?”女孩低头想了一会,然后抬起头认真的说“那我就吃三盒胃药,再把合照全撕掉。”他好笑地把她抱进怀里“这么狠啊,小傻瓜蛋。”

  缪奕禾答应了马嘉祺的求婚,她要陪着他去上海开始新的生活了。临行前一天,她打开了当初从刘耀文家走的时候带走的行李。最底层是他们的照片…

而刘耀文坐在镜子前,推掉了自己的头发…缪奕禾不知道较什么劲,扣了三盒药片,然后一股脑的塞进嘴里,噎出了泪花…

刘耀文来到了自己的公司,众目睽睽之下披着袈裟走到了大厅中央…

缪奕禾翻看着手中的照片,夕阳下的两个人相配的很,女孩眼中的光那么明亮,像是夜空里的星辰,而那个男孩,眼里只有那个女孩,腹部迟钝的痛了起来,她攥紧了手中的照片,缓缓撕裂了…

刘耀文抬眼看着周围的一切,连这里的一切都是和她一起设计的,而现在,周围异样的眼光里也没有她的那一份了,沙哑的开口“缪缪,我爱你…”……

缪奕禾撕裂了一张又一张的照片,每一眼都能让她想起从前的一切,腹部的绞痛让她浑身痉挛汗滴顺着鬓发一滴一滴滴在地板上。她颤抖的抓紧了那个女孩的脸,眼眶里的泪如泉水般汹涌,她喉口腥甜,咳出的血覆盖住时光里的少年…

刘耀文近乎癫狂的嘶吼“缪奕禾!我爱你!”“缪奕禾!”“我爱你!”泪水早就不知何时纵横交错在脸上,他毫无知觉,只想把年少全部的热忱都喊进这六个字中“缪奕禾!我爱你!”…

缪奕禾已经没力气了,撕裂了最后一张照片,她攥紧了手中的一半,终于脱力的倚着桌腿滑躺在地上,嘴角溢出的血淌在地上,混着血汗泪的场面触目惊心,眼睛虚焦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猜不到是谁,可是很安心。失去意识之前,她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闭上眼睛眼泪就掉不下来了吗?仍然可以从眼皮中滚出豆大的泪珠,绞在腹部的手因为没了意识垂了下来,掉落了皱的不成样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因为褶皱的关系,原本甜腻的笑容竟变得哀凄入骨,和远处皱皱巴巴的男孩看起来格外伤感。

“缪奕禾…”“我爱你…”刘耀文的嗓子已经全哑了,眼睛充血此刻又红又肿,公司几乎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知情的被感动陪着他落泪,不知情的只落下一声叹息,他的助理小正从一开始就拉着他,但奈何他力气太大硬是拉不动。终于现在没了力气,被赶来的宋亚轩拉回了家。

  一年后,马嘉祺扶着挺着大肚子的缪奕禾在夕阳下的海边散步。缪奕禾赤着脚走在沙滩上,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浑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芒。听到身后的快门声,缪奕禾回头看去,马嘉祺放下相机的眼里,盛满了对她的柔情,他的眼中干净的只有她自己。刘耀文登上了十大青年才俊榜首,灯光簇拥下的他被问及私人感情问题,他低头沉思了一会,抬头笑的落落大方“感情的事,得看缘分吧。”

  时光改变了我们的模样,拆散了彼此紧握的手,成全了我们的理想,把我们推给了适合的人…

因为成长我们逼不得已要习惯…

因为成长我们忽而间说散就散…


The end.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