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羡阳秘法情定三生,情投意合共赴白头

         苏立坐于榻上欲入定,却迟迟难入境界。心中喜意难掩,干脆放弃修行,自顾自的傻笑。

        而婉儿也是在被褥里辗转反复,想起刚才,羞涩难当。

        婉儿想起当年机遇,那名为王羡阳的那男子不仅送她一套修炼典籍,还附带一个秘法。

        时间回到一百八十年前。

        风婉儿在家中无聊,便拉着娘亲慕容雪出去游玩,慕容雪拗不过风婉儿,便带她去南洲大泽游玩。

        南洲大泽,方圆万里,是南洲最大的湖。

        风婉儿当初凝气修为,正是活泼好动之时,毕竟当年她方才十六岁。

‍        极少离家的风婉儿,在其眼中什么都新鲜。果然走丢了。。。

         和娘亲走散之后,风婉儿尚不自知。等到发现了,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

        “小姑娘,你过来!”

         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十分好听。风婉儿听闻,好奇心一下子就炸裂了,连自己的娘亲都不找了。她向着声音的方向一路走去,来到了大泽边上。在风婉儿蹲下点了一下水面之后,大泽之水皆是避开她,形成了一个通道。

       风婉儿走了一会觉得很神奇,用手指戳了一下旁边的水壁,竟然捅破了!

       就这样风婉儿被一路冲到了目的地。

       “你这小丫头却也有趣,身处陌生之地竟然还敢这么肆无忌惮。”风婉儿寻声望去,只望见了一把短刀。

        风婉儿两步走了上去,望着短刀弹了一下,直震的手疼。

         短刀一颤,从中漂出一女子。女子极美,掩嘴轻笑。

         “好了,小丫头,就是你了。将你一滴血拿来,我们签订契约。”

        “不要,会痛。”

        “你这是要我自己动手?”

        “就不,我才不听你的呢!”

         “那好我自己动手!”

         短刀飞起,就要划伤风婉儿,取她血液。此时突见一道长虹而至,将短刀击退。

        “镇虹大哥?你不是不出世的吗?怎么你也看上这小女娃,要和三妹抢夺不成?”短刀女子,一脸戏谑,望向上方。

        “三妹,我和镇虹是来寻你的。”一柄长剑至上方落下,铄影已先落下。

        “二哥~人家好想你啊,走!走!走!就我们两个,一起走~”

         铄影见镀刎向自己扑来,向后猛退,天知道是有什么心理阴影。

        此时镇虹和一背着布裹长剑的青年也是落下,一番谈话,一拍即合,就要离去。

        风婉儿在一旁只听见了什么令牌,众生什么的,见他们要走,当时就急了。

        “喂,你不是说要跟我走的吗?”  

        此时王羡阳才注意到风婉儿,其细细打量。忽而一笑,道:“你这小姑娘倒是大气运,不过命薄,这样我送你一套典籍。你若修得,必定命格深厚,除非自杀,不然是死不了的。”

         “那怎么好意思呢!”风婉儿双手背在身后,碾着一只脚,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王羡阳摇了摇头,将一套上乘修炼典籍送给了风婉儿,典籍上书《情》字。

       正要离开,感觉身后有人拽着自己,是风婉儿。而三武器已然上去了。

       “婉儿才不是要向大哥哥要秘术什么的,我只是舍不得大哥哥。” 风婉儿一脸不舍都要哭了,手上攥的更紧。

        “我说小姑娘,你这可是贪得无厌啊,你可知先前遇见一人,我拿他机缘,他什么东西都没问我要!你这样好意思吗?” 

        风婉儿却是无所谓道:“那他不要你给我啊!”

        王羡阳沉吟片刻喃喃道:“那就算是赌一把了。”之后竟向风婉儿走去,在风婉儿尚未察觉之时,抽走了她一缕魂。

        “那我就传你个情定三生秘法吧,首先你与男子对视一个时辰,只要他的心一直乱跳,呼吸紊乱,你的心也乱跳,还脸颊发热 。那这个男子就会爱你三生三世,你也会爱上他。”王羡阳一本正经的对风婉儿说道。

         “不过记住那人需得能为你赴汤蹈火。”

         风婉儿点了点头,半信半疑的问道:“你不会骗我吧?”

        “不会,你身上的因果注定这秘法能帮你找到一个如意郎君。”

         风婉儿听闻,一阵扭捏。正是少女怀春之时,自是含羞。

         许久从臆想中走出见王羡阳已走,好像少了点什么?

        “喂!大哥哥我怎么出去啊!”  

        之后风婉儿倒地昏迷,当其醒来娘亲正在身边哭泣,原来已经在家中。

       风婉儿内视储物戒,见那一摞典籍静静的放在那里,方知那不是梦!

         之后便因这次事件,禁足。

       

        第二日苏立与婉儿离开寒玉镇,又一路游山玩水去了。寒玉镇发生一件大事,昨天夜里,有一强者杀入文家,致使文家三公子同客卿长老李师淼,文家家主文浩身死。

        二人行至一处花谷,坐下赏花。

       “苏大哥,以前我得到了一个秘法,你想不想看?”

        “好,婉儿你施展便是,我帮你看看是否有不足之处”

        婉儿脸色通红,鼓足勇气看向苏立。苏立见婉儿望来目光就要躲避。

       “不要动,这秘法需要对视一个时辰呢。” 

       苏立闻言,硬着头皮便与婉儿四目相对。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对视之中二人心跳已然节奏大乱,婉儿的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

        “呼哧呼哧呼”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 

        一个时辰过去,婉儿连忙将视线挪开,双手捂着脸。

        “你爱上我了吗?”

        苏立闻言,呼吸更加急促,见婉儿羞态,心中再也不存一丝理智。

        “刚见你时,便已然爱上你。”

        之后将婉儿揽入怀中,吻了上去。

       

         这花谷当真是百花齐放,花随着清风晃动,将芬芳香气 送与清风。清风迷失在花的芬芳里,又怎肯轻易离去?

        夜晚的星辰拱卫皎洁的明月,清泉流响,气雾蒸腾,如同仙境让人清静。风与花依旧缠绵,风忘记了远方,而花在编织温柔乡。

        清晨,婉儿从苏立的怀中醒来。轻轻的抚摸着苏立的胸膛,风婉儿竟在昨夜突破迟迟不能突破的情道,几近圆满

        “婉儿,你醒啦?”

        “嗯”风婉儿轻声应和,双臂又抱的更紧。

        苏立抱着婉儿坐起,自是一阵闲聊,两人看着地上血迹颇是尴尬。

        “苏郎,你会娶我吗?” 

        “婉儿,苏立今生非你不娶,也只娶你一人。”

          二人相视又(我写不下去了)吻在一起。

         “婉儿,你家在哪儿,我要去提亲。”

         “苏郎,你真坏。” 风婉儿用手锤着苏立胸膛,将头埋进苏立怀抱。

       过了半晌,苏立打破沉默

        “婉儿你那秘法?”

        “哎呀,那家伙骗我,原来你一早就爱上人家了。”

         苏立用手挽着一缕青丝,绕在手中。“不过若无那秘法我怎敢表达爱意?又如何能像现在这样抱着你。”

         “那个王羡阳一看就不是好人,夺了人家机缘,还骗人家。”

        “王前辈?”

       “怎么你认识他?”

       “曾经对我有指点之恩,不然恐怕已死在岁月之中。”

        于是二人聊起了当年之事。

      

        凡尘界,苦海之中,一青年疾驰向东方飞去。

         “慕月怎么如此蛮横无理了,嗯?情道!风婉儿与苏立终究是成为夫妻了。温柔乡是英雄冢,亦是杀心剑,希望再见面时苏立你莫让我失望。”王羡阳一边跑路一边自语。

         “你快想想办法啊,那王慕月那疯婆娘可是半祖境界,你要是不行,老子可就要跑路了。”一个大鼎闪到王羡阳身边道。

        “老七还不是你惹的事?”

        “自己只会闯祸!”

        “老七倒是有女人缘,下次给姐姐介绍些弟妹啊。”

        “我看老七就是欠揍!”

       “省省吧,你打不过他。”

       “哥哥姐姐们,老七还小,别怪他。”

       大鼎顿时不干了,这几个家伙没个好东西,以前就欺负自己,现在还奚落他!

       

       再说苏立与婉儿,二人现身在中洲风域的偏远小镇,租了一间客栈!商议着去风族提亲。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