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炸】是谁坏了我的桃花运(下)


游手好闲小少爷飒×刚正不阿铁血上司炸

全员OOC

请勿上升真人

 

 

 

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个样子的呢?

 

飒本来就睡得浅,这会儿醒来是因为他的右手被压得有些麻了,而在他怀里的罪魁祸首却睡得正香。昏暗的房间里弥漫着飒常用的沐浴露特有的青草味,一片清新中又夹杂了几分情欲的味道。散落一地的衣服,炸身上各种各样的痕迹,此时此刻相拥而眠的亲密姿势,每一个细节都在提醒着飒,刚刚的他们经历了什么。

 

混乱的记忆让飒有点迷茫。

 

好不容易才回到家的两个人靠着门板接吻,(删了),直至炸整个人软在飒的怀里,他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玄关,转战卧室。


(删了)

 

等等?哪里来的爱?这不就是酒后乱|姓吗?

 

当然不是,两瓶RIO会醉成这样?

 

一切要从昨晚与十障的尴尬碰面开始说起。

 

“担心吗?”

 

“担心什么?”

 

“周一的公司头条就是我和你谈恋爱了。“

 

飒话音刚落,兜里的手机像中毒似的响个不停,不是电话铃,是接二连三的消息提示音,典型的群消息爆了,飒划开一看,换上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障障的工作效率要是和他传播八卦的效率一样高就好了,他已经在群里说了。”

 

“给我看看。”

 

炸好奇地侧过头去看飒的手机,飒的身材比炸壮实一点,从身后看,这画面可不简单。暗中吃瓜的十障表示磕到了,真好,又添“实锤”——飒炸当街搂搂抱抱。

 

飒炸本人表示一无所知。

 

“飒炸后援会?”

 

“不不不,按错了,这个才是。”

 

“吃瓜不带炸...还不如刚刚那个呢。哎,等等?为什么你会有这种群?”

 

“听说过蒸煮亲自下场发糖吗?”

 

“你少来,我还不了解你么?你就是想报复我,嫌我坏了你的桃花运。”

 

“你怎么这么快就猜到了,不好玩。来都来了,要不要去玩?”

 

“好啊,坐实谣言去咯。”

 

炸应得干脆利落,脸上看不出一丝怒意,好像跟当年那个易燃易爆炸的小朋友不一样了呢,诡计被一眼识破的飒飒只好大步跟上。

 

两个看似成熟的职场男人却是个十足十的毛头青年,一圈电玩城玩下来,手里攥着一大堆印花,隔壁小孩都馋哭了,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抓着一堆印花站在跳舞机上手舞足蹈,准确来说是群魔乱舞。

 

时间有些晚了,只见头上有几根小角的哥哥率先往外走,头发有点卷的哥哥还有些意犹未尽,一步三回头的样子实在是好笑,炸毛的哥哥十分友好地把印花分给几个眼巴巴的孩子,微笑着目送着孩子们兴高采烈地去兑奖品。

 

“夹娃娃吗?”

 

“你会吗?”

 

“我记得你会,呐,给你换好币了。”

 

飒摊开手掌,七个游戏币安静地躺在掌心里,炸自信地伸手去拿,刹那间的肌肤相触让飒飒愣了神,对方剪得方方正正的指甲无意间扫过温热的掌心,像是挠在他的心窝上。等他反应过来时,炸炸已在装满小猪佩奇的游戏机前站定。

 

炸接连投了三回,游戏币滑入洞口的声音十分清脆,像是时间倒流的声音。恍惚间,飒好像看见了三年前给他夹娃娃的炸炸。

 

少年仍是一副随意的打扮,节骨分明的手指操纵着游戏杆,全神贯注地盯着橱窗里的娃娃。还是像以前一样,炸炸用完了手中的币才夹到一个娃娃。还是像以前一样,炸炸喜笑颜开地拿着胜利品跑到他面前,说要把娃娃送给他。只是,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了,飒飒不想像以前一样只是接过娃娃,这次,他想接住他的小王子。

 

飒伸手把炸炸拥入怀里,还是熟悉的柑橘味,淡淡的甜味夹带着阵阵凉意。

 

“喂,你不是真的想坐实谣言吧?”

 

“别动,让我抱一会。”

 

没有你的这三年,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万一被障障拍到,你以后真的撩不到人了!”炸炸的嗓音带了几分笑意,因为伏在他肩上的飒飒真的是发量惊人,蓬松的头毛蹭的他有些痒。

 

“我又不是真的想撩他们。”飒飒恋恋不舍地松开怀里的人,眼底却尽是失落。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坏你的桃花运的。”

 

“那你请我喝酒吧。”

 

“小孩子喝什么酒,你在这等我一会。”

 

等炸炸从便利店出来,手里多了一个大塑料袋,飒好奇地看了一眼。

 

RIO和青岛啤酒。

 

不用问,这货肯定连青岛啤酒也不会给他喝,他只配喝RIO。

 

什么鬼啊!他都二十五了!还不给他喝酒!拿RIO羞辱谁呢!

 

内心抓狂的飒最后还是安分地喝起了RIO,迎着江风,安静地坐在长椅上。今晚的月亮很给面子,一片皎洁洒在江面,波光粼粼。

 

“这都三年了,你怎么还没谈恋爱啊?”

 

“我?我啊,和你一样。被人坏了桃花运。”

 

“谁啊谁啊?我认识吗?”飒好奇极了,炸到底是不是暗恋他亲爱的哥哥呢!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三年前,我刚步入社会,啥也不懂,在残酷的职场上摸爬滚打,不过好在,卷总真的很照顾我。”

 

是吧是吧果然是这样吧,炸你真的喜欢我哥!

 

“除了一件事,他居然给我塞了一个啥都不会的实习生。”炸炸笑着打开了第二瓶青岛啤酒,清脆的响声让飒飒从内心活动中回过神来。

 

“小少爷说是来实习的,实际上是来玩的。迟到早退,啥也不干,我一个新人还带实习生,不能骂又不能打,相当于一个人干两份工作,差点就把我给累死了。”

 

飒飒有些不明所以,明明是讲他哥的事,为什么要把他当年放荡不羁的少爷行为拿出来讲。

 

“可是呢,每次他出去玩都会带上我,每次我忙昏头的时候都拉我去吃饭,每次我在别人那里受了什么委屈他都会帮我还回去,他永远会站在我这边,选择相信我。那段日子真的很开心,打打闹闹的职场生活,我再也没遇到过了。”

 

因为,他走了。

 

“他坏了我的桃花运,一走就是三年。我还在等他,但他好像早就放下了,他有新的目标了。明明是他哥哥定的规矩,他却跑过来怪我坏了他的桃花运。”

 

平平淡淡的声线最后带上了些许哭腔,将这三年无处诉说的爱意与委屈揉杂在这个故事里。

 

而故事里的另一个主人公,只剩下一个表情:目瞪口呆。

 

“我我我…我一直以为,你喜欢的是我哥…”

 

“什么?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就…好几次都是我哥送你回家的啊。”

 

“兰博基尼不坐白不坐,穷是原罪。我真的只当他是学长啦!而且,卷哥不是有暗恋的人吗?当年苦追仙子须啊!”

 

“啊?那那…那你的意思是,你一直喜欢的,是我?”

 

“不然呢?你坏了我的桃花运,你要怎么赔我?”

 

“把我赔给你好不好?”

 

“不满意可以退货吗?”

 

“货物出门,恕不退换。”

 

微凉的江风吹起了少年人的衣角,而少年们的心动,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

 

春天好像迟到了三年,所幸桃花还是盛开。

 

 

--------------------小剧场-----------------

 

 

飒实在是受不了了!

 

每天和障障一起从二楼跑上七楼上厕所真的太憨了!开个会吃个饭牵个小手都得偷偷摸摸的!重点是!他的炸炸宝贝抓情侣很辛苦的!体力和良心双受累那种!

 

虽然他哥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但飒飒还是决定去找他哥谈谈,呸,让壳去。

 

壳是飒现在带着的实习生,为人老实,做事沉稳,巧舌如簧,实在是太适合去当说客了。

 

飒飒絮絮叨叨地叮嘱了一番,在壳敲门前语重心长地道了句:“壳哥!我们全公司人的幸福就掌握在你手里了!”

 

懵懂的华壳还有些迟疑,总感觉不是件什么好事。还未等他回过神来,飒已经把他推进办公室了。

 

……

 

果然不是件什么好事。

 

最后,我们壳壳凭借着他出众的美色才华,成功地说服了卷总,废除了这条违背自然规律的规定。

 

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坏你的桃花运啦!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