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语系列》第一弹《化物语》

物语可是很顽强的。

                                  ——阿良良木历《混物语》   

       看了今年crunchyroll的提名,无意间发现了《终物语·续》的身影,那么就有必要来讲一讲这一《物语系列》了,《物语系列》是西尾维新老师执笔的继《戏言系列》的另一个十分出名的轻小说系列,西尾老师曾在2002年以处女作《斩首循环——蓝色学者与戏言跟班》获得第23届梅菲斯特奖出道,凭借《戏言系列》的巨大人气在2006年这本轻小说真厉害!中斩获首位,同年发布的《物语系列》也进行了动画化。

        说了这么多,对物语以及西尾老师没有了解的读者,肯定依然一头雾水,那么那首由花泽香菜演唱的单曲《恋爱循环》你肯定听过,而这首冲击二三次元的歌曲,则是《化物语》中抚子与蛇的op。

《恋爱循环》花泽香菜

        物语系列动漫推荐观看顺序:化物语,伤物语,伪物语,猫物语黑,猫物语白,倾物语,花物语,囮物语,鬼物语,恋物语,凭物语,历物语,终物语,终物语下,终物语续。 

       物语系列是以21世纪的日本小镇作为舞台,讲述了高中生阿良良木历(cv神谷浩史)与少女后宫们和日本民间怪异之间的故事。不同于以往的怪异故事,本作没有着重描写热血的打斗与击退怪异的场面,而是通过长篇的对话(嘴炮)进行丰富的心里描写,来深度的解剖人的思想和对社会的种种进行讽刺。动画制作则是由著名动画监督新房昭之(真的满满的新房风)和夏目公一郎(这个组合还制做过伪恋),音乐制作则是交给了神前晓。

以下内容略含剧透,请妥善观看。

就从《化物语》开始讲起

《化物语》主要人物

黑仪与螃蟹

黑仪与螃蟹

       重蟹,日本九州岛一代民间传说的神灵,在不同地区也被称为重石蟹,重石神等。不同于一般的妖怪,重蟹是“意念之神”它会代替人类将太过痛苦的记忆封存,而代价,则是失去体重从而失去存在感。

战场原黑仪(cv斋藤千和)

        从外表来看,战场原黑仪是体弱多病的文静优等生形象,常常被他人看成深闺大小姐,但实际上,却意外的毒舌。原本性格阳光的战场原,因为自身的怪异和被欺诈师欺骗的遭遇,对人类充满了怀疑。拒绝亲近,拒绝相信,拒绝接触,同时承受着封闭自己内心的痛苦。

        升入三年级的战场原黑仪,偶然踩到香蕉皮滑倒,恰巧被阿良良木历接住,得知了战场原没有重量的秘密,正因为好奇心的作祟和内心的善良,阿良良木历没有选择对此事视而不见,虽然面对战场原的言语甚至身体上的威胁,但历依然带她找到了曾帮助过自己的忍野咩咩,咩咩则帮助战场原唤起了重蟹。 

我救不了你,只有靠你自己救自己的  小姐。

忍野咩咩(cv樱井孝宏)

        战场原回忆起了儿时的惨痛回忆。自己在五年级时患上了一种致死率极高的重病,母亲为寻求当时的心灵寄托,便加入了以敛财为目的邪教。在经过一场大手术后,战场原奇迹般的活了下来,母亲则是对原来的邪教更加沉迷。在国中期间,战场原努力的表现自己,希望母亲能摆脱邪教,而母亲则相信这一切都是拜宗教所赐,甚至一度将女儿像祭品一样,献给邪教的干部,家庭的矛盾越发突出,最终导致战场原家庭破裂。

        正处于过渡期的战场原停止了对母亲的思念,在那段时间里,她遇到了重蟹。重蟹将一切的回忆封存,可即使不去回想,破碎的家庭也无法复原,与其一直对曾经的往事耿耿于怀,不如将其忘却,多去想想未来的美好,最终凭借自身的力量向重蟹祈求,将重量(无法挽回的母亲的记忆与烦恼)收了回来。

         战场原在历的帮助下成功的取回了重量,并在5月14日母亲节当天向历告白(当时因为羽川翼的出现觉得正宫地位不保而突然告白)。战场原不是那种将恩情与爱情混为一谈的人,喜欢上历并不是因为历帮助了自己,而是因为历温柔的性格深爱着历。战场原在羽川事件之后在星空下约会时说到:我至今为止的人生虽然是算不上多么的幸福,但是如果正是因为不幸才引起了阿良良木历君的注意的话,那么我觉得这样就好了(我酸了)。而战场原的父亲也是对历表示十分认可,因为历的出现,战场原的性格开始了改变(真就爹怕女儿嫁不出去呗)。

        原本不曾相交的两人,却因一片地上的香蕉皮,而改变了未来,也许这便是无法逃脱的命运,而阿良良木历的物语便是从这里开始。

真宵与蜗牛

真宵与蜗牛

        “迷牛”这种怪异,会让人回家的时候迷路,而不是让人前往目的地的时候迷路,即所谓“无法达到目的地的人,会阻碍他人踏上归途”。解除的方法便是离开它,不要跟着它。

八九寺真宵(cv加藤英美里)

        生前本是五年级的小学生,却因为在寻找母亲住处的时候,不幸遭遇了车祸。娇小的身体对于小㊫生来说算得上是发育的不错,双马尾看起来像是蜗牛的触角,而超大号的登山包更是证明了自己“蜗牛”的身份。

        八九寺真宵没有被怪异附身,她便是怪异本身。所有的怪异,都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人们面前,阿良良木历在母亲节的时候,与父母发生了口角,因为自己的内心在排斥回家,于是便遇见了“迷牛”。

       八九寺遇到了阿良良木历,拼命的阻止他靠近,不让他与自己接触,因为八九寺知道 ,但凡与自己接触,便会迷失回家的方向,她不想让自己身上的悲剧,强加于他人身上。得知八九寺目地后,阿良良木历同战场原一起,帮助她回家,可几经周折缺无法达到目的地,原以为八九寺被怪异所阻挡,缺发现了她便是怪异本身,在一行人的帮助下,解除了“任何目的地都无法到达”的束缚,也就不再迷路了。

       随着迷路本质的消失,本已经成佛的八九寺,却因为历迟迟不肯升天,同时谎称自己已由地缚灵升为浮游灵。作为“迷牛”却不去让他人迷路,八九寺渐渐的偏离了,自己怪异本来的道路,而天秤不会为她偏袒,为了再次回归平衡,唯一的方式,便是将其剔除于这个世界……

       在化物语中,八九寺真宵的故事,仅仅说得上是铺垫,在后续的篇章中,八九寺真宵也依然会以主要人物,来融入到故事当中。

骏河与猴子

骏河与猴子

        雨魔,降雨的恶魔。在毛毛雨的日子里,一个小孩因为一些无聊的小事与父母吵架离家出走,最后在山中迷路被狼群吃掉,这便是雨魔的起源。雨魔常常被描绘成穿着雨衣的的猿猴,自古以来,便流传于欧洲。雨魔是非常暴力的恶魔,总体来说,就是人类所有黑暗负面情感的集合,他会看穿人类的黑暗并令其开花结果。可以实现契约者的三个愿望,在愿望全部达成的时候,就会多走契约者的灵魂,也就是说,最后会让人类变为恶魔本身。正因为雨魔能看穿人心,在许下表层愿望的同时,雨魔也会通过暴力来实现里层愿望,但雨魔无法引出凌驾于自我意识的潜意识。


神原骏河(cv泽城美雪)

        一头清爽的假发,脸上常常挂着运动系少女的爽朗笑容,曾是篮球㊓的王牌选手,更因为率真开朗,不拘小节的性格,被后辈女生们当成王子殿下来崇拜(实际是兼备百合腐女暴露狂受虐狂的色情变态集合体)在国中时期同战场原黑仪被称为“瓦尔哈拉”(取自两人的名字,瓦尔哈拉在北欧神话中是奥丁住的宫殿,是在战场上牺牲的战士的归宿,也是战神的圣地),同时也对战场原抱有爱慕之情(单相思)。

        儿时的神原,同私奔结婚的父母住在一起,在她三年级的时候,母亲将一个桐木盒子托付给她,并告诉她可以实现任何的三个愿望,而盒子中装的则是雨魔的左手。在得到盒子的几天后,父母则因车祸去世。神原的记忆中只有和双亲一同生活的短暂回忆以及那只恶魔之手。在小学四年级运动会的时候,因为自己跑得慢被别人取笑,神原许下了第一个愿望——“在跑步比赛中取得第一名的成绩”,而雨魔看穿了她的潜意识,被附身的神原袭击了与她同组的四名同学,所以神原只能靠自己实现愿望来摆脱雨魔,最后凭借自己的努力在运动会上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国中的前辈曾邀请她加入田径部,因为自己不知道雨魔会不会因为有人比自己跑得快而发作,于是转而加入篮球部,当时的田径部王牌战场原也亲自找过她,正因为这场邂逅,神原喜欢上了战场原。神原早在历一年前,就知道了关于战场原没有体重的“秘密”,她曾想去帮助战场原黑仪,而被战场原狠狠的拒绝,当时的神原没有向雨魔许愿,而是默不作声的离开。一年之后,当她听说了关于阿良良木历的事情,无法忍受下去更无法放弃,她不知道何时许下了“希望可以呆在战场原身边的”的愿望,而当她发觉时,左手已经化为怪异。

         在阿良良木历与战场原黑仪交往之后的第十天5月24日,神原跑来向历搭话,同时开始跟踪历。因为刚开始神原觉得两人交往只是谣言,所以雨魔虽然与她同化,却被她抑制发动。而在跟踪的第四天,得知了两人要单独开学习会,神原无法忍耐,内心被恶魔趁虚而入,在晚上袭击了历。最后战场原出现并向雨魔和神原宣誓:如果阿良良木历死掉,她就会杀掉神原,雨魔因此无法同时实现两层愿望,契约也无效化了。

        恶魔消失之后,毛绒绒的左臂依然存在,咩咩说神原的左臂会在她20岁之前恢复(详细请看花物语),在此之前,神原则是继续将绷带缠在手上。因为之后历帮助她修复与战场原的关系,对此十分敬爱历,对历的话更是绝对服从。阿良良木历曾吐槽过“她的忠诚心真是可怕”。

抚子与蛇

抚子与蛇

            蛇切绳,也被称为蛇切,蛇绳,也有人直接称呼为口绳。这种怪异是由人为的恶意所操控,常被用作取走他人性命。蛇切绳会从被诅咒者的脚开始,像藤蔓缠绕一样,像上爬行,而当蛇切绳到达脸部时,就会把被诅咒者吞掉。蛇切绳不会被人类看到,只有体内残留怪异的人能看到留在皮肤上的鳞痕,通过解咒仪式可以将蛇切绳具体化。当蛇切绳被剥离的时候会攻击剥离者,若剥离者躲开,则会回到施咒者身上。

千石抚子(cv花泽香菜)

        娇小可爱的千石抚子总是惹人怜爱,害羞内向的性格更是会激起周围人的保护欲。而千石的世界却是完全封闭的,她讨厌与他人的接触,也讨厌被人触碰(包括父母),强烈的自我意识,经常说着“除了XX都不行”。老实而沉稳的她,缺意外的是个笨蛋(成绩糟糕而且不愿意学习,在国中的第一次考试平均分仅仅拿到了3分)自己很喜欢帽子,出门时总会压低刘海,因为既不想看到别人,也不愿被别人看到。穿着也十分保守,几乎不露出肌肤(在家的时候则十分大胆)。

        千石的朋友很少,在小学二年级时结识了阿良良木历的妹妹阿良良木月火,因为月火觉得她很可爱,于是强行把她带到家里,所以认识了月火的哥哥阿良良木历,从那时开始便对阿良良木历抱有爱慕之情称呼历为“历哥哥(れきにいさん)”(想想我三年级还在玩泥巴)。之后因为历升入国中六年没有见过历,直到在北白蛇神社才再次相见。

阿良良木月火(cv井口裕香)

        千石抚子拒绝了来自班级中某个男生的告白(因为当时千石已经喜欢上了历),于是被拒绝的男生和喜欢那个男生的女生所怨恨(我就不明白了,人家给你留机会为啥反倒还怨恨),施下了蛇切绳的诅咒。千石早在诅咒发动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自己被下了诅咒,不安的她自己调查了驱除的方法(原本诅咒不会发动)但是由于巧合,千石恰巧去到了怪异聚集的北白蛇神社,诅咒不仅被发动而且情况还因此恶化,越是杀蛇,蛇鳞的速度越是加快(原本将蛇分尸是击退蛇切绳的方法)。

        下山的千石恰巧遇到了和神源一同去北白蛇神社挂符的阿良良木历,历想起了小时候,千石来家里玩(背迫)的经历,并从千石口中得知关于怪异的事,于是在咩咩的帮助下为千石进行解咒仪式(考哥实力工具人)。前一天贴在神社的符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通过一定步骤就可以借用怪异的力量,因此在北白蛇神社进行仪式,蛇切绳则会更加醒目,历就可以借此机会将蛇切绳从千石身上扒下(关于阿良良木历为什么能触碰到蛇切绳,请参照伤物语)。(解咒仪式这我就不细说了,说多了过不了审。但值得一提的是,我至今都不知道千石要穿死库水来解咒)

“诅咒别人,就会同时诅咒自己。”在第二条蛇切绳被拽下来被历躲开的时候,蛇切绳就回到了施咒者身上,而关于施咒者的下场,我们也无从而知……

翼与猫

翼与猫

      障猫,没有尾巴银白色的猫,藉由人类的良心和同情心趁虚而入,恩将仇报的怪异。障猫会在路上假装被车压死,吸引有同情心的人前来埋葬“尸体”,从而附身到当事人身上,让附身者性情大变,强占附身者的身体。同时障猫还会像穷神一样,让附身者经历种种的不幸。障猫同时拥有“吸取能量”的能力,被障猫所触碰到的人类,体力和精力会被完全吸干,甚至导致死亡(俗称榨汁姬)。因为吸收能量是通过触碰发动的常驻能力,所以与猫本身的意愿无关,因此被称为障猫(日语中“障碍”与“触碰”同音)。

羽川翼(cv堀江由衣)

我不是什么都知道,我只知道我知道的事。

        羽川翼是阿良良木历班的班长,品行端正,学业优秀,成绩总是维持学年第一(从一年级开始)。戴着有框眼镜,发型则是两条三编麻花辫搭配齐刘海(在放春假之前原本是一条麻花辫),在文化祭后则改剪成短发,刘海改为羽毛剪,开始戴隐形眼镜。私底下有着只穿制服的习惯,让历有过“她有便服吗?”的疑惑,但羽川的父母还是会买衣服给她。心地善良(心胸也十分宽广)对任何人都十分温柔,因为在特殊的家庭中长大不想被当作踏入歧途的人,所以自身十分遵守戒律。知识非常丰富(传闻图书馆的藏书在羽川15岁时就看完了)拥有敏锐的洞察力,无论任何情况,都能做出正确判断,被忍野咩咩看作十分棘手的存在。羽川翼唯一的心愿是“做一个平凡的女孩”(吉良吉影觉得很赞),为了变的平凡,从小就不断勉强自己,不断的割舍自己的内心,将黑暗的一面割舍下去,这也导致了“黑羽川”的诞生。

剪了短发的羽川翼

        羽川翼和现在的双亲并无任何血缘关系,亲生母亲在17岁的时候生下了她,却并不知道男方是谁,为了生活于是选择结婚,而在结婚不久变在她的婴儿床前自杀,幼小的羽川变被“第一个父亲”收养,但不料在再度结婚后因工作过度,过劳而死。留下的“第二个母亲”也再度结婚,现在羽川的父亲则是她的再婚对象。羽川翼的姓氏也改为“羽川”。在这一连串事情结束的时候,羽川还未满三岁。本该隐瞒一切的父母却在上小学之前便告诉了她真相。羽川翼一家三人关系都十分冷淡(家里甚至有三套厨具和餐具)但是他们却坚持维持原来的关系,直到羽川翼成年。

        明明是家人,彼此却不说话,因为不想待在这样的家里,所以羽川每到假日的时候都会出门散步(在母亲节的时候因为不想回家所以也看到了八九寺真宵),在春假期间偶然遇到了冲击性的同学阿良良木历,因为阿良良木历特殊的存在,同时就过她一命所以喜欢上了阿良良木历(不同于战场原对历的喜欢,羽川更是无差别的喜欢上了阿良良木历本身)。在新学期的开始恰巧又和历分为同一班,于是不顾反对将历升为副班长,本想一起准备最后的文化祭过后展开攻势,不料却被战场原抢先表白(犹豫就会败北)。

        因为羽川并非横刀夺爱之人,以及拥有自身拼命割舍自己的病态心理,于是反到开始撮合二人,为两人排忧解难(羽川曾自虐的说过:我看到你们这样我很高兴呢)因为种种原因导致压力的积累太重的精神负担表现出了头痛(忍野咩咩为了能提前知道障猫的再次出现给她挂上的“铃铛”,而头痛便是“铃铛的表现”)。在历与战场原约会的第二天,走在学校路上的历接到了来自羽川的SOS短信,于是带羽川前往咩咩所在的废旧大楼,结果却迎来了黑羽川的再临。

          黑羽川是障猫和羽川的精神压力所结合成的新型怪异(会将否定词等说成喵,具体看14话高萌片段),由起名鬼才忍野咩咩命名(他给遇到的所有人都起了绰号)。黑羽川本是低级的怪异,因为共享了羽川的专业知识而成为了强力的怪异(咩咩在上次讨伐黑羽川时连续惨败了20多次),但是共享的记忆只包括关于压力的部分。黑羽川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的“主人”因为埋葬障猫的羽川并非因为同情,而是出自平等对待的心理。障猫为了报恩于是帮助“主人”缓解压力。

        得知了此事的阿良良木历开始寻求解决方式,在上一次障猫出现的时候依靠了忍野忍的吸收,从而化解了压力,而此时此刻当历在此到访咩咩寻求小忍帮助的时候,却被告知忍野忍踏上了寻找自我的旅程(这里出现了世界线分支)。于是阿良良木历向他的朋友(后宫团)寻求帮助,在寻找途中遇到了黑羽川。黑羽川声称可以帮助历一起寻找,两人(其实是两都不是完整的人)百般寻找却不见小忍的踪影。黑羽川向历抛出了心结的来源“俺的主人喜欢你啊喵”一直以来历忽视了羽川的心意,压力再次产生的原因正是历本身,而另一种解决方法则是消灭压力本身——阿良良木历。黑羽川将阿良良木历引诱到路灯下步步逼迫历,希望历能和羽川交往,而历却表现出了对战场原的坚决心意。“人类只能自己救自己,而又会有多少人会因为救不了他人而身陷悲伤”,在最后的时候历想通了(也可以说迫不得已)发出了“救救我”的呼喊,躲在影子中的小忍浮现,制服并吸收了黑羽川(小忍仅仅一直都躲在历的影子中,并且这场打戏十分流畅)。而这一切其实都是黑羽川设计好的“戏剧”(这也在你的计划当中吗羽川翼),黑羽川变回了羽川翼被随后赶来的神原送回了家。

忍野忍(cv坂本真绫)

        当第二天历等人再次去拜访咩咩的时候,咩咩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我不会某一天突然连招呼都不打就消失的,我也是个成年人,是懂得这方面分寸的”这句无可奈何的台词其实也仅仅是在逃避离别的悲伤,而这也是那个男人,那个“滥好人”重情之意的证明。

这世上有黑暗,也有东西居于黑暗,比如说,也潜在我的影子里。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