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黄犯错后跑路,挨了两天饿打算回家,主人已拿棍子等候在路边…

年届五旬的老李养了一条田园犬,因为它浑身赤黄,所以老李给它取了个响亮的名字——阿黄。阿黄好吃懒做,有时候还爱耍一些小聪明,因为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所以总是控制不好自己的本能。

老李儿女都在外地,阿黄虽然不学无术,但也善解人意,对老李十分地忠诚,老李对狗子也是宠爱有加。

这天老李的外甥来走亲戚,给老李带了两只大肉鸡,因为家里不缺肉,老李决定过几天再杀鸡,谁知第二天一早,老李就发现圈鸡的角落里,遍地鸡毛,走近一看,两只鸡已经翘腿咽气了。

老李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阿黄,只见阿黄正趴在狗窝里自豪地瞅着老李,嘴角还沾有几根细小的鸡绒毛。

阿黄咬死了外甥带来的两只鸡,但是并没有吃,只是把鸡咬死了,似乎是想要献给老李。因为田园犬养的糙,老李始终也没给狗子打过疫苗,更别提给狗子买清洁牙齿的咬咬胶了,所以鸡肉很可能会携带阿黄嘴里的各种未知细菌。

本来老李想把被狗咬到的鸡肉切除掉,好肉还可以继续吃,谁知鸡身已经被阿黄咬得遍体鳞伤,根本没一块好肉,老李查看完事发现场后,气不打一处来,好好的肥鸡让狗给祸害了,就是把阿黄这货卖了也买不住这两只鸡!

老李看着悠然自得的阿黄,转身就去找棍子,阿黄一看势头不对,脚底就像抹了油一样,拔腿就跑,老李在后面追着跑了好远。

老李知道狗子在这一带熟,周围的很多居民也都认识阿黄,阿黄经常东头吃一顿,西头睡一晚,所以并不担心狗子挨打、被捉。

阿黄在外面浪了两天,不知是想老李了,还是外头风餐露宿的日子不好过,第三天早上就想偷偷地溜回家,谁知老李早已手拿棍子站在路口等候。

阿黄看到老李后,四条腿就像灌了铅一样,不愿意往前移动,而且走两步就坐下了,不好意思地看着老李。


老李招招手让狗子走近点,阿黄就又向前走了几步蹲地而坐。看着老李手中的棍子,阿黄把头向上仰成了四十五度,挤眉弄眼、面露微笑地瞅着老李,似乎在跟老李撒娇。

阿黄察言观色见老李手中的棍子有上扬击打自己屁股的趋势,立马勇敢地站了起来,扒着老李的腰,似乎要用自己爱的抱抱感化主人:“伦家知道错了,以后不这样了……”


老李看到阿黄这幅矫揉造作的模样,满肚子的气瞬间消了,拍了拍阿黄的脸,然后把阿黄领回了家。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