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 Guy(上)(金有谦篇)

(以下背景为架空的平行世界)


在黑道横行的时代,大概实力才最重要。


上课时,手机震动了一下。你一看是金有谦的信息:放学我接你。

你才想起今天是家庭聚餐的日子。你揉了揉脑袋,最近有些忙昏头了,给他回了“好”字。

“一起走啊!我们去吃之前那家甜点吧!”好朋友过来拉住你的手。

“抱歉,今天有事。有人来接我了。”你有些抱歉地说道。

“谁啊?”

你指了指远处的金有谦。

cr:logo

“我弟。”

“好帅啊!改天介绍我认识啊!”朋友一脸兴奋。

你笑了笑,和她告别后就朝金有谦走去。

忍不住揉了揉他一头软发,顺便捏了捏他的耳朵。

“金有谦,你是不是又染头发了?!嗯?”

“这你都看得出来。”金有谦握着你捏着自己耳朵的手。

“去把染回来!今天要聚餐。”你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捏着他耳朵的手稍稍用了力。

“疼疼疼!耳洞!”

“啊!对不起!”你急急忙忙踮起脚尖查看,“没流血吧?”

金有谦侧头看你靠近的侧脸,忍不住勾起嘴唇。


你替站在镜子前的金有谦拉好衣服,嘱咐道:“爷爷不喜欢一切不良少年的东西,你记住,别惹他生气,”

“知道了姐。”

你拉了拉他的领子,满意地说:“我弟真帅!”

“嗤。”金有谦忍不住笑了出来。

“喂!夸你帅呢!”

他捏了捏你的脸,一脸宠溺,“知道啦!”

“那你准备准备。我先去换衣服。”

你走后,金有谦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cr:logo

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弟弟吗……他捏住双拳,像是隐忍到极致。


爷爷年轻是有名的警察局的局长。在这混乱的世界,也算是有一立足之地。他极痛恨黑道,三个儿子死在了黑道手上。他又十分重男轻女,金家的财产,只能由男生继承。金有谦是目前唯一的合法继承人。

“呆会表现好一点。”你捏了捏金有谦的手。

“知道了。”金有谦表情淡淡的。

你叹了一口气,你知道金有谦一直都不喜欢爷爷。

但只要熬过这段时间……


“有谦今年二十岁了?”爷爷面无表情地说。

金有谦没有回答。你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衣角。

“是。”

“按家族的规定,等你过完生日,就正式成为金家的继承人了。”爷爷依然面无表情,“还有你,身为长姐,好好给我敦促他遵守族规。”

“是。”你和金有谦同时回答。


你原以为一切都会顺利地进行,却在那一晚,一切都变了……

今天周五,金有谦会回家。你特地绕了远路去他最爱吃的蛋糕店买蛋糕。

刚买完蛋糕,就看见对面的酒吧门口,一个女孩被一群混混拉进了昏暗的角落。

这世道,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可你还是忍不住上前查看。

你抓紧上前,万一他们欺负你,你就立马抱警。爷爷那些人再怎么不想管,在这关键时刻还是会出手的吧……

“你们……最好停手……我已经报警……”你壮了壮胆,往前一站。

那女孩一直哭哭啼啼。

那些混混看了你一眼,“好像这个女孩比较好看。”

你的心慌了慌。

有人已经抓住了你的手,把你的手机抢了过去。那女孩却趁机偷溜了。

你救了她,她却一个人逃跑了?!

有人已经伸手朝你的腰摸了摸。

这下你完全慌了神,拼命挣扎。

这时,有人一把把你搂了过去。

“这个人,不能动。”

这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此时正夹杂着烟味。你回头一看,看到了那熟悉的面孔。

金有谦?!

金有谦面无表情地吸了口烟,朝上空吐去。

“老大,你可不能独食啊!”

金有谦不耐烦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狠狠一踩,“滚。”

那群混混有些自讨没趣,没一会就离开了。只剩下你和金有谦。

这还是你认识的金有谦吗……?

你忍住眼眶的泪水,“跟我回家!”你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回家。

一回到家,你就将他堵在门口。

“我有没有说过不能和黑道扯上关系!”你几乎抓狂,“你现在是怎样!不想继承财产了吗!”

金有谦表情还是淡淡的,“我从来就没有想继承财产。”

“那你让我怎么办?!”你的眼泪夺眶而出,“十年!我忍了十年!就是想让你把财产夺过来!他们再看不起我们,只要想到你,我都忍气吞声。没有钱没有势,你要怎么在这个世道活下去?!”

金有谦的表情终于有了些许变化,“可是我不想继承财产,我不想一辈子只和你做姐弟!你以为他那些亿万财产怎么来的?还不是吃黑?这和黑道有什么分别?我可以凭自己的本事闯出一片天下的!”

“你说什么?你就是我弟弟。”

“我不是!”金有谦变得愤恨,“我早就看到了领养证明,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你怎么知道?!”你的眼中满是惊恐。金有谦那张领养证明早就在十年前你整理爸妈遗物时烧掉了。

“我不要做你的弟弟!我喜欢你!我想和在一起。”金有谦握着你的肩膀,极度隐忍着。

你抹掉脸上的泪水,变得决绝,“不可能。我们只会是姐弟。从明天起,你搬回家里住,给我离黑道远点。”

金有谦的脸簌然变得青白,整个人压抑的发抖,握着你肩膀的双手瞬间变得冰凉。

“不!可!能!”这三个字是从金有谦牙缝挤出来的,他双手一用力,把你搂了过去,低头吻了下来。

你双眼惊恐地看着他,双手拼命推开他。他死死抱着你不让你乱动,舌头企图撬开你的牙齿。

你气急败坏,奋力推开他,一掌甩到了他的脸上。两个人都愣住了。

“金有谦你疯了!我是你姐!”

金有谦眼眶渐渐发红,“不!是!”他蹲下把你扛在了肩上,“我疯了?”

“你放开我!”你拼命挣扎。

他把你扔到床上,摔到你有些发晕。本能的恐惧让你想要逃跑。他欺身而上,压住你的双手让你动弹不得。

他凑到你的脖子,你被吓得浑身僵硬。金有谦双眼赤红,眨也不眨地盯着身下的人。

“我就疯给你看!”

他低头就咬住了你的唇。

金有谦第一次品尝到欢愉,怎肯轻易罢手。他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

……







大概是最像坏男孩的一篇哈哈哈哈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