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水仙文 十飒 《一见不钟情?》高高高高高高甜 第二十章 婚礼&洞房(完结)

我为了今天晚上看大哥!!

我不得不写完第十九章就来写第二十章!!

大哥!!老子爱你!!❤

今晚的《新世界》!!!

我来啦!!!!!!!!!!

渣文笔轻喷

新手上路,多多关照

恰糖辣!🍡


5月20日,H市中午11:30分

今天H市有大事发生!!!

七皇酒店从前一星期就开始忙前忙后了!!!

什么呀?什么大事???

哇啊啊啊H市两大总裁今天结婚啊!!!!!


十辰于好笑地看着抓狂的华立风。


“阿十阿十!戒指准备好了吗?!在确认一下!”

“阿十阿十!等会婚礼的流程你还记不记得?!”

“阿十阿十!婚服!婚服呢!我找不着了!!!”

“阿十阿十......”


实在受不了小人儿不断地在房间里跳来跳去了,霸道地拉过他,让他坐在自己怀里,低头含住他的唇。

华立风一愣,也逐渐安静下来,搂住十辰于的脖子,慢慢地回应着他。

一吻毕,唇分。

“不用担心这些事。”十辰于搂紧怀里爱得醉生梦死的人,哑着嗓子开口。

“有我在,放心。”

“嗯......”

空气沉寂下来,两人都不出声,只是紧紧地抱着对方,感受着爱人的气息......

慢慢地,两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房间的温度逐渐升高......

就当要更进一步时......


“咳咳!!”门外传来几声不合时宜的咳嗽。

十飒:“......”

“咳咳!!!!”咳嗽声贼他妈大。

十飒:“......”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草。

十飒:“得了新冠肺炎就他妈去医院!别传染我们!!”

壳卷、魔西夫妇和须绒笑嘻嘻地从门外探出头。

壳哥笑得很欠揍:“咱们来得真是时候!”

魔笑得半死,边笑边开口:“不是,你们俩那么着急吗?今晚在腻歪不行吗?”

须须也不禁吐槽:“留点力气吧,不然今晚就尴尬了!”

卷儿、西兰、绒绒不约而同地都给了自己身旁乱讲话的爱人一个爆栗。

绒绒拉着须须,甜甜地开口:“十爷,华总,新婚快乐!”

见证十飒从一年前相识到如今相守的壳卷最高兴:“都那么熟了,也没什么客气话了,就好好过日子吧!”

魔西更直接,什么都没说,直接拿起手机,点了几下,抬头开口:“麻烦看下微信,红包已经打过去了。”

(up:嘻嘻,这话是不是有点耳熟啊?)

华立风羞怯地低着头不说话,十辰于礼貌地回应:“谢谢。”

还想开口说什么,外面又传来了几道声音。

“飒飒!!!”

“十辰于!!!”

谁?还能是谁?当然是十飒亲爱的爸妈了!!

不过为什么十爹十妈喊的飒飒?鹰鹰华言喊的十辰于?

(up:再次手动@大鹰yu2,柒小言呀yu)


十飒:????这气势不对头!!!

鹰鹰首先冲进来,揪着十辰于的领子:“小秃驴!!我再强调一遍!!你要对我儿子不好!!我就打死你!你让我儿子伤心我还是打死你!我儿子要是提到你黑脸的话我还是打死你!!!”

她急了她急了她急了!玛德说了一大堆都不带喘的!!

转头,求救般地看向岳父大人,华言摆摆手,指着鹰鹰:“该补充的后面会补充。”

尼玛啊!这对无情的夫妻!!谁要你补充了!你倒是救我啊!!!

鹰鹰开始滔滔不绝地和十辰于说华立风的喜好、禁忌,全程揪着十辰于的领子,十辰于快被勒死了!!!!

鹰鹰知道十辰于对华立风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但鹰鹰就是不放心。

唉,做母亲的......

华立风那边就正常多了,十爹十妈拉着他的手,温声和他交代十辰于的情况,让他们不要闹矛盾,还说如果十辰于欺负他,告诉他们,他们帮华立风揍死他。

用最温柔的语气说最狠毒的话。

壳卷、魔西、须绒都站在一旁,淡定地看着这极为滑稽的一幕。

我们都是过来人!!习惯就好了!!!



七皇酒店27楼,红泽厅

西式长桌上铺着洁白的餐布,座位、刀叉摆放整齐,桌上是佳肴与美酒。

名贵的波斯地毯上铺满了玫瑰花瓣,华丽的水晶吊灯闪烁着耀眼夺目的光芒。

整个红泽厅充满了喜庆的气氛,宾客、媒体都陆续到场。

双方亲友,父母、神父都已准备就绪。

灯光暗下,婚礼开始。

十辰于身姿挺拔地站在台上,深情地注视着门口被华言牵着手的华立风。

华立风也痴痴地望着台上这个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

牵着华言手不禁暗暗用力,他紧张,觉得就像一场梦。

华立风已经知道了,十一年前,自己在军营旁落水,差点没命,救他上来的那个人,是十辰于。

人工呼吸那一吻,华立风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害羞。

当时自己还强迫十辰于娶他......

十辰于把这件事告诉他的时候,眼中满是宠溺。

“当初,你让我娶你,现在,不知道我有没有来晚呢?”

羞得华立风当时要把头埋进被子里去。

不晚。

我会一直等你,就算等到青丝变成白发,等到海枯石烂,我始终都爱你。❤

现在,他真的来娶他了。

华言将华立风的手放入十辰于手中,小声又恶狠狠地对十辰于说:“交代给你了,对他好点。”

十辰于没有笑,表情很严肃。

“会的。”

转头,看着华立风,眸中满是柔情。

“我会用生命去爱他。”

华言缓缓松开华立风的手,再从头到尾留恋地看了儿子一眼,转身下台。

华立风眼眶红了。

从小到大,华言的确陪伴他的时间没有鹰鹰多,但他真是个很尽职的丈夫和父亲。

自己小时候在学校被一些不良少年恶意骚扰,华言直接带着人过去把他们打了一顿,打到他们跪在华立风面前说对不起。

自己小时候调皮,总是会磕磕绊绊受伤,鹰鹰骂他时,华言总会细心地处理伤口,反驳说:“男孩子嘛,不调皮才是不好的!”

再看向十辰于,那深邃迷人的双眸中都是自己的倒影。

当知道他喜欢了自己整整十一年时,华立风不知道有多么惊喜。

喜欢到这十一年都为他守身如玉,喜欢到为了配得上他改变自己,喜欢到为了自己去把那些伤害自己的人都一一严惩。

想起十辰于这一年来对自己无限的包容......

一幕幕画面在华立风脑海中闪过,每一幕都让他心动不已。


宣誓,交换戒指,深切地拥吻。

在两人拥吻时,漫天的彩带飘落。


这一刻,刹那的永恒。


“呜......”鹰鹰还是没忍住,转身躲进华言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华言也忍不住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up:尼玛好煽情我都被我自己感动到了。)


十爹十妈也是热泪盈眶。

须绒紧握着对方的手,默默想着,他们也会像十飒一样,收获一辈子的幸福。

壳卷、魔西夫妇也是靠着爱人,陷入了几年前,他们从热恋到感情危机,再到婚礼殿堂的那段回忆。

十飒比他们幸运,不曾有过感情危机。

相视一笑,也轻轻在对方唇上烙下一吻。

H市今天啊,可不只是网络瘫痪那么简单呢......


这年,十辰于31岁,华立风24岁。


H市夜晚21:00分


华立风由十辰于抱着回来。

为什么?又喝醉了呗!!!!

但华立风今晚没睡着,他紧紧地搂着十辰于的脖子。

将华立风扔到床上,十辰于俯身,有些粗暴又不失温柔地吻他。

他很急!!!

华立风白皙的手臂攀上十辰于有力的臂膀,依偎进他结实、温暖的胸膛。

急促的吻从唇蔓延到了额头,脸颊,耳垂,脖子,锁骨,再往下......

“唔~”华立风不舒服地嘤咛一声,酒精和情欲让他白嫩的肌肤染上一层妖娆的粉红色。

十辰于听到华立风的嘤咛,已经控制不住了,更热烈地亲吻华立风,双手滑动到他的腰间......


(评论区见)


十辰于从浴室中抱着华立风走出来,华立风已经睡熟了,但他的双腿还环着他的腰身,双手仍勾着他的脖子。

轻轻将他放在床上,自己也上床躺好,后将华立风揽入怀中,替他整理好被子。

吻了吻他的额头。


“宝贝,晚安。”❤


H市早上9:00分

华立风早就醒了,但是为什么不起床?

尼玛啊!!!!老子起不来!!!!

真的发现自己浑身都软绵绵的,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十辰于依旧精神百倍,神清气爽地起床下楼了。

而自己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个小时了。

华立风:呜嘤嘤我真是太难了!!!!


十辰于在楼下真皮沙发上坐着,喝着茶和壳卷、魔西、须绒聊天。

壳哥突然开口问:“立风这个点应该早就醒了吧?”

十辰于一看钟。

嗯......宝贝应该是醒了。

“茶凉了,我去给你们换杯新的。”十辰于也没回壳哥的话,淡淡地答了句。

说完起身就向厨房走去。

西兰美人和魔悄悄咬耳朵:“他们昨晚闹矛盾了?”

魔愣了愣,随后笑得十分变态:“哦~我昨天说过让他们留点力气晚上腻歪的吧!”

壳听了,笑容也逐渐欠揍起来......

须须一脸鄙夷地看着这两个满脑子是小黄人的二货。

“给我闭嘴!别把我宝贝绒绒带坏了!”

“你们没做过吗?有什么好害羞的?”

“就是,你看绒绒现在还揉着腰呢!”

绒绒的脸顿时爆红。

卷儿狠狠地掐了把壳哥的手臂,壳哥痛得龇牙咧嘴,整个人都扭曲了。

卷儿转头一笑:“绒绒,他今早出门没吃药,别理他!”

西兰美人一边掐魔的脖子一边道歉:“对!魔总抽风的事是人尽皆知的。”


“阿十~”楼上传来一声软糯的叫唤。

六人:尼玛,一大早就那么性感。


十辰于在厨房听得心快化了,可就是不为所动,继续煮着茶。

“阿十!!我起不来了!!”软糯的声音隐隐约约带着委屈的意味。

六人:十辰于你他妈聋了?不是你怎么对媳妇的?!

十爷:我看不见我听不见。


楼上沉默了三十秒左右,然后传来一声,呃,撒娇一样的大吼???


“老公!!!我要起床啊啊啊!!!”


六人的旁边一阵风刮过。

目瞪狗呆地看着十辰于几乎是飞一样地冲上楼。


“来了宝贝!!”


?????

壳卷、魔西、须绒一脸懵逼地你看我,我看你。

“噗!”

六个人不约而同地笑出声。

阳光从落地窗外照射进来,金灿灿的,美极了。


嗯......H市的第三段爱情佳话......不知道是哪一对啊......








完结撒花!!🎉

新坑明天开!!!

番外我有时间会更!就以十飒度蜜月为主!

我先去构思一下我的新坑!!

新坑和这一篇完全没关系!!

而且......哼哼!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