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已去,为何清穿剧鼻祖《步步惊心》至今无人能及

去年年底的一部《梦回大清》彻底败坏了穿越剧的名声。有人直言都2020年了,这种穿越言情玛丽苏情节怎么还有人拍?

确实这几年来,从《双世宠妃》到新版《寻秦记》以及《独步天下》,穿越剧已经陷入小情小爱的困境,穿越二字失去了意义,更多是另一个时空下的“都市”偶像剧。

为此不少观众不得不一刷再刷10年前拍摄的《步步惊心》,这部清穿剧鼻祖不仅让穿越元素火爆银幕(ps《步步惊心》拍摄时间早于《宫锁心玉》),而且成为清穿剧经典之作,叫人念念不忘怀念至今。

所以,今天笔者就在这里好好跟大家聊聊《步步惊心》,告诉你们它为何是清穿剧的巅峰。


一、传统女性形象“众生相”

穿越古装剧,一般介于正史与戏说之间,跟早期的男性叙事体系不同,《步步惊心》让女性成为真正的行动主体,在女主角若曦(刘诗诗饰演)的视野下我们看到更多传统女性的挣扎、无奈。

在众人的想象中,传统女性应该具备温柔贤淑、宽厚待人的品质,但在《步步惊心》中,作者把笔墨对准女性的依附与服从,她们在男权语境下艰难生存,不论是后宫妃嫔还是当时整个社会中的女子,她们都在丈夫或父亲跟前无条件地忍让和妥协。


夫为天,君为主,在伦常纲理下她们被迫养成逆来顺受的个性。


像若曦的姐姐若兰(刘心悠饰演),她爱着青山却苦于父权和皇权的压迫,嫁给八王爷后若兰拥有了更高质量的物质生活,但她的精神世界已然崩溃。她想要反抗又自知无力,慢慢地活成一只鸵鸟,在日复一日的时光中吃斋念佛,逃避自己屈服命运的事实。


这些女性皆活在男性的阴影之下。像深宫里的良妃,连死去也未得到帝王的垂怜,仅换来片刻的停留。剧中有一处细节,良妃让若曦画花样子,若曦画下一株梨花,良妃看到答道:“天姿灵秀,意气舒高洁,浩气清英,仙材卓茕,我可不敢当。”


此处化用丘处机的《灵虚宫梨花词》,可见良妃精通诗词。但回过头来联系她的出身背景,本是最低贱的宫女,后有幸被君王看中。可见为博得欢心,她在背后付出过多少心血。


就连远在蒙古的敏敏格格(郭晓婷饰演),也难逃政治联姻,她中意十三爷(袁弘饰演)出于真心喜欢。可一旦促成,敏敏不会是十三爷的唯一,她或许会在众多福晋中争宠夺爱,一生围着丈夫的喜怒哀乐过活。


一支“雪花红梅”,在十三爷心中留下永久记忆,而敏敏也开始重新追寻两情相悦之人。


有若曦的劝导,敏敏是幸运的。而郭络罗明慧就没有这样的好运,在她的认知中,“男人的命运就是女人的命运”,所以她可以忍受八爷(郑嘉颖饰演)的凉薄偏爱,她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她的后半生皆是为八爷而活。


一个用情至深却可怜可叹的女子。

即便活成不计前尘、不念富贵的雅妓绿芜(郭珍霓饰演),也无法挣脱时代的牢笼。


养蜂夹道中,她与十三爷吟弄风月度过了清贫温馨的十年,但回到王府,她的身世背景帮不了十三爷,帮不了女儿承欢,相反是拖累与负担,在挣脱中绿芜只能选择跳河自尽。

还有一颦一笑中透着真诚明净的玉檀,仅因路边的一次施恩便爱上九爷(韩栋饰演),她在宫里苦熬数年甘愿成为他人的棋子,至死不悔。


然而,回过头来看,她们的生命依附男性而存在,她们无限度得谦让付出,久而久之只会让男权极其膨胀,在性别文化的建构中失去了自己的立场,成为他人的附庸。

透过若曦现代人的视角,我们惋惜她们的命运无常,感慨她们犹如空中漂泊的浮萍。

与此同时,作为一个现代人,若曦也有很多不能言语的悲苦,而这大部分来源自:“我知道所有人的结局,却不知自己该去向何方”。

二、强烈的价值观冲突

卡夫卡的《变形记》中曾提出人的异化与荒诞缘自环境的剥离。同样穿越也是,张晓接受现代教育长大,追求个性自由对她来说本是件稀松平常的事,而当一个现代人被置放在另一个历史环境中,一切变得陌生。现代价值观与古代观念产生强烈的冲突。

张晓来到三百年前的清朝,成为若曦,在这里,她既是现代人,又是古代人,她一方面因无法吻合的社会环境感到苦闷、孤独,另一方面又渴望被别人理解、认可。

她听得懂古人的规则与理念,古人却不理解若曦的行为与逻辑。与十三爷相约饮酒闹得人尽皆知,别人嘲她为“拼命十三妹”,若曦闻之心头渐生悲哀,“这在三百年后根本没什么”,奈何奈何,这里不是现代呀。

既然回不到未来,若曦必须要学会适合这里的生存法则,在默认古人规则的同时,她更希望改变环境,以是若曦会对八爷提出要求:“皇位与我不可兼得”。


可即便若曦知晓他人的未来与过去,凭借现代人的优势在宫廷中博得皇帝与诸位皇子的欢喜,但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无足轻重之人。


太子求亲一事是若曦观念改变的转折点,她说:“我是个人,我不是东西,不要把我赐来赐去”。这时的她才发现自己改变不了什么,终究也是一颗浮草。


我只想好好生活,找一个真心爱我惜我呵护我的人。


四爷的出现无疑给了若曦坚持下来的动力与希望,拒绝赐婚,浣衣局苦熬10年,她以为自己找到了一株救命稻草—爱情。


殊不知,此时的她也已慢慢活成那些无可奈何的传统女子。毙鹰一事,若曦失去了判断力将矛头直指十四爷(林更新饰演),后来关于康熙的遗诏,若曦也没有对十四爷说出实情。

毋庸置疑,若曦爱着四爷,可他们明显是两个世界的人,玉檀被蒸彻底压垮她的心里防线,她在爱情与现代思想中来回挣扎。

离开这个困了她半生的皇城或是若曦最好的出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在临终前若曦这样说,把我的骨灰散落空中,这样我就能重获自由。

曾有人说《步步惊心》是爱情悲剧,可实际上,它是现代人在封建社会下异化的悲剧,也是传统女子的人生悲剧。


三、草蛇灰线,耐人寻味

《花月痕》曾提到“草蛇灰线”,即故事情节发展隐而不言,明中有暗,可以找到蛛丝马迹。

《步步惊心》便是运用巧妙运用古典诗词,既有隐喻又回味无穷。首先在女主若曦的爱情上,作者用仓央嘉措的句子:“第一最好不想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若曦与四爷相知相许,心意相通,仅一个眼神便可知晓对方心意。

但四爷不止是四爷,他还是君主,爱情是事业的点缀,与其相恋相思后,只想说一句最好不要。

第二,若曦第一次与十四爷相遇时,念的正是贺铸的《鹧鸪天》,“头白鸳鸯失伴飞,同来何事不同归?”这何尝不是她与十四爷的命中谶言。

另外,若曦当时是听到了姐姐若兰的故事后有感而发,所以这几句又预示着八爷与若兰的悲伤结局,曾经短暂的相爱化为泡影,离心同居终难相守。

第三,十四爷曾在若曦生辰时吟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若曦听后若有所思。紧接着,她与八爷的那段塞外情缘提上日程。

结语

现在提起穿越剧,部分人的想法是雷剧或神剧,但其实穿越剧是一个非常值得挖掘的题材,无论是若曦的无所适从,还是一众被时代推着走的剧中人,他们的人生是社会环境下的悲凄、无奈。

而《步步惊心》之所以经典,不在于女主与几位皇子的情感纠葛,而是它讲述一群人的悲欢离合。


10年已去,没有哪一部穿越剧能及它半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