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水仙文】Fetter——卷飒/十须/绒壳(二十一、傻子)

偌大的房子里一片沉寂,绒绒和飒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言不发,静静等待着手术结果

为了以防万一,卷的家中了一个小型手术室,内部设施一应俱全。壳以为这辈子应该都用不到这个地方了,没想到就因为个小小的追妻计划搞成这个样子,真他娘的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壳在里面疯狂的忙碌着,热火朝天,而客厅里却犹如冰窖

飒飒眼圈通红一片,双手合十覆在嘴边,似是地狱里爬出的魔鬼,不可直视不可惹怒

“还是不肯说么”

“......”绒绒抿着嘴,不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事情变成这样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

“说”只淡淡的一个字,就让绒绒浑身战栗,现在的飒飒仿佛变了一个人,令他寒战,甚至让他有些恐惧着

“算了...是这样,卷儿本来是想...想让你早些原谅他,就去找了我和壳子,本来是一出戏而已,但我们没想到卷会真的捅了自己两刀,下手还挺重的,但没伤到要害......回来的路上正巧遭到杀手的伏击,你知道,像卷这样的地位多多少少都有看他不顺眼的或者他得罪过的想要他命,卷只身一人还有伤在身...有些不敌...就,就成了这样”绒绒因为过度紧张,手中的水杯一直跟着身子在抖,滚烫的热水溅到了嫩白的手背上留下道道红印

他知道,如果卷真的出事了,他们根本承担不起,以及要怎么善后...

“我们到的时候,卷儿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我们两个都吓坏了,壳子说如果不赶紧手术恐怕要完蛋,医院根本来不及去,想到卷儿家里设了个手术室,我们就把他带回来了”

“.........”飒飒沉默许久没有出声,客厅安静的连呼吸声都能清晰听见。

很难得的,飒飒伸出两根手指向他勾了勾“烟”

“?”绒绒有些意外,下意识摸了摸裤兜,掏出来一盒烟递给他“你还抽烟啊,之前一直以为你不会”

“之前戒了”没说过多的话,点燃了手中的烟,走到落地窗跟前,望着窗外的风景

——傻子,真是个傻子

他不知现在是该笑还是该哭,是该生气还是该庆幸,所有的情绪全部冲在胸膛,上不去下不来,难受的很,一颗接着一颗的抽烟。直到壳从手术室出来,看到他一脸松弛轻松的表情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手术挺成功的,现在就是有些失血过多,一会我给医院打个电话取两包血来给他输上,术后修复我会一直跟进...”壳顿了顿,看向飒飒“还有,手术过程中卷醒了一回...他说,说...你现在肯定知道了,让你不要生气,他不是有意的......”

拿着香烟的那只手在微微颤抖,直到被烟蒂烫了一下才回过神来,扔下烟蒂大步走向手术室里

卷躺在病床上,整个人没有了活力,明明几个小时前还陪着他玩游戏,问他要不要吃点东西...

“卷卷...我饿了”飒飒轻轻握住卷冰冷苍白的手,反复摩挲着“我不生气了,你想早点醒过来给我煮面吃...”

“怎么还学会用苦肉计了”

“哪有你这么使苦肉计的,还真扎啊?”

“蠢死了......”

飒飒一直在说着,没有停下来,捧着卷的手,躺在卷的床沿边上,一会哭一会笑,但丝毫没有回音

就这样一直聊到深夜,又聊到早晨

嗓子已经哑到不行,但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以后不要做这么蠢的事情了...太傻了,你这么聪明怎么能做这么傻的事情呢?”

“害怕失去你...”

飒飒突然顿住,抬头看向卷,卷已经睁开了眼睛,满眼笑意的望着他

“你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我以为你还要多睡几天呢...”

“想你,太想见到你了...怎么,不希望我早点醒过来啊,小没良心,太狠心了”

“没有!”飒飒立马与卷的手十指相扣,着急的解释着“我才没有......卷卷,你把我吓到了”

“不会了”卷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揉着飒飒的脑袋“如你所说,太傻了...但是如果是为了你,我都愿意”

忍了一晚上的眼泪在这一刻决堤,一发不可收拾“我原谅你了,真的,不要再傻了,我害怕好害怕...”

“好...等我好起来给你做面吃”

“噗”飒飒突然没忍住笑了出声“别了,我做给你吃吧,我惜命”

“小没良心~”戳了一下飒飒的头,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

“你笑屁啊!还不是你弄的!扶我起来,快点的!麻蛋”

须须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狼狈的不行,他就想下倒杯水而已,结果腿又酸又软,根本支撑不住,没走两步就扑倒在地,还被秃驴嘲笑...

死秃驴!老子跟你没完!

“好好好,不生气不生气,我的错我的错”十打横抱起须须,轻手轻脚的放回了床上“老公错了,这不是太久没见到你了我实在没忍住...你应该知道你有多好吃的,而且媳妇儿你不是叫的挺欢实的么”

“cao!死秃驴!你tm的说谁呢!”

“媳妇儿媳妇儿,错了我错了,消消气消消气,气大伤身,你这还没休息好呢,别动气”十用手在须须胸口上一下一下抚摸着,替他顺着气,嘴角的笑意却收不住

须须被气的呼呼的喘着粗气,越看他这张死驴脸越来气,尤其是他还在笑!

“十辰于,我告诉你,你要在这样,你以后就别碰我了!滚去睡沙发吧!”

“好好好,我尽量,尽量,别气了宝贝儿”十安抚的轻轻的吻着他的脸颊

愿意和他就这样跟他打打闹闹,一辈子

——反正我体力够用,咋闹都行

(审核爸爸给过吧,求求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