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高/弘杨】汽水(四)

006

3千米!我什么时候报的?”

黄子弘凡被吵醒的时候,只觉得,这一定是无中生有,简直匪夷所思。

中午,蔡程昱带来了校运会的报名表,正在教室里吆喝。一班正如它的名字,体育很是一般,又听说隔壁班那个跑1km都不带喘气的酷哥龚子棋也要参加,个个都兴致不高。

方书剑一向喜欢热闹,,一路小跑,窜到了讲台上

“我看看我看看!”

“你报名吗?”终于有人搭理的蔡蔡燃起了希望。

方方真诚地表示“不报,我就看看。”

他大概了扫了扫,都是些无聊的项目,什么跳远啊,跳绳啊突然,他睁大了眼睛

“卧槽!黄子牛逼啊,3千米!”

班里寂静了几秒,然后炸开了,都是些“牛逼啊”“想不到啊”“舍己为人”之类的话。

黄子本来是不睡午觉的,但这两天晚上一直睡不好,被惊醒后,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我一定在做梦。

开玩笑!这不是给班级蒙羞吗?随着记忆慢慢回笼,他记起了昨天的一段对话

“你报什么?”

“随意~”

好你个高杨,本以为你再离谱也就是给我报个1千米长跑,结果长跑还是长跑,翻了3倍是几个意思。

可话是他自己说的,面对众人佩服不已的目光,黄子板着脸哼哼了几声。



下午体育课上,黄子跑了个1km,张超帮忙掐表。

黄子累的说不出话,穿了半天气才开口

“怎么样?”

“还可以,放体育中考还是满分的。你也别有太大压力,跑完就行,走完的也没事。”

黄子嘴上答应着,可心里还是担忧的。


晚自习上,黄子兴冲冲地去找高杨兴师问罪,却扑了个空,一个戴圆框眼镜的男老师告诉他今天是他加班,高杨已经回去了。

看到他有点失望,圆框老师安慰他,说高杨特意嘱咐他,到最后一节晚自习下课再走,让他不要担心。

更让黄子心塞的是,接下来的几天,高杨都是踩点准时下班的。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他又回到教室上自习课了。

客厅里清冷寂静,高杨随手把晚饭放在鞋架上,摸索到了一侧的开关,大灯亮了,这才有了一点人气。

下班去便利店的时候,明明下定决心,今天要开灶做饭,可在看到速食便当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买了一盒。

算了算了,我就是懒。

脱下外套,开取暖机,打开电视,综艺节目的欢声笑语填满了整个客厅,高杨窝在沙发上,便当还是温热的。

就着不知道多少年了的笑料,他吃完了晚餐,静静地看了一会节目,无聊得有些难受。

或许我晚上应该去些有意思的地方。

高杨就是在W市出生的,在W市长大,直到初中的时候,父母离婚,他跟着母亲去S市生活,父亲之后也不来这里住了。直到高杨回到W市实习,这个房子才又有了人声。

高杨本来是想住在学校的,但在他参观了学校的宿舍后,他默默地给偶尔有联系的父亲打了个电话。

两天后,他手握着钥匙,打开了尘封很久的大门,也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无数个夜晚,他就坐在那里,耳畔却好像能听到母亲在厨房叫他吃饭,父亲在隔壁小声地谈着生意。

高杨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只要他愿意,一日三餐都可以在学校解决,那所老房子只是他睡觉的地方。搬来的那一周,他陆陆续续地添了些家具,他会去的地方只有客厅和卧室,其它地方还保持它们本来的样子。

但是今天,也许是工作早就做完了,也可能是那档综艺实在是太无聊。高杨站起身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在书房的门口了。

当年父亲放言,要让他儿子成为一个有学问的人,特意把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留作了书房,但在高杨的记忆里,好像是母亲用的比较多。

“咯吱。”

书房的门开了。

常年不通风,沉闷的味道让高杨咳嗽了几声。他在墙壁上摸索了好久,才找到开关,记忆里在他肩膀处的开关,现在在他胸口处了。

因为和母亲走得匆忙,父亲也不用这个书房,里面的陈设几乎没有变过。

高大的书架,端正的书桌,墙角的几盆绿植早就枯死了。

身体的记忆不会骗人,高杨感觉自己情不自禁地走向墙边的那架钢琴,他甚至还记得它身上那道他不小心留下的划痕。拨开落满灰尘的罩子,抬起琴盖

高杨顿住了,他松了手,琴盖合上了。

我该走了。

他扭头就看到了对面书架上整整齐齐的琴书。《小汤普森》、《哈农》、《车尔尼》、《钢基》……它们就像一个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沉默不语。它们曾经被人精心细致地对待,而现在,它们落满了灰尘,散发着陈旧的气息。

对不起,我真的得走了。

没有太多的留念,高杨轻轻地退出房间,关上了门,同时也关上了那些翻滚的回忆。

躺在床上,高杨临睡前看了一眼高一老师群,有一些关于校运会的展开事项,嗯……还有要特别提醒参加长跑和剧烈运动的同学注意安全。

对了,好像给黄子报了一个长跑,之前看他跑操跑得不错,高杨打开了班长上传的报名表的文档。还行嘛,至少都报了,交了交了。

刚要关手机的高老师又停住了,这一栏看着怎么怪怪的,高杨慌忙从床头拿了副眼镜,定睛一看,文档的格子太小,长跑的后面括号里写着“3千米”。

…………………

哎呀,当时没戴眼镜

这下怎么办,都提交了

算了,先睡觉。


校运会如期举行。

难得可以远离课堂,体育馆里一片欢腾,此时此刻,进场仪式正进行的如火如荼。

在班服上面,同学们可谓是色彩纷呈,甚至涌现了不少“妖魔鬼怪”。但一班的学生,半点不虚:看到了吗,那么大个高杨,还不够排面?

班级口号是蔡程昱力排众议,坚持定下的。别的班都是震耳欲聋,轮到他们班的时候,气势一字比一字低,到最后干脆没了声音。

对此,班长表示非常委屈,“一班一班,真不一般”到底哪里不好?

黄子的长跑安排在了下午,上午他没什么事就去看张超比赛了。

对了,张超报的是三级跳,你要问三级跳是什么,张超也不知道,他被蔡程昱念叨的心烦,只好答应了。

到了场地,他们才发现参赛选手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裁判拿着个大喇叭,说可以开始比赛了。

张超:不是啊大哥,至少告诉我怎么跳吧?

比赛进行得飞快,不一会,排名也出来了。

第一是个专业的,初中参加过比赛。

第二是张超,他有名次仅仅是因为他跳到了坑里。

第三……

张超:……………

黄子:……………

来看热闹的方书剑:……………

一转眼就下午了,高杨一直心怀愧疚,听说长跑要开始了赶紧往操场上跑。

黄子弘凡站在起跑线的那刻,感觉彩色的世界变成了黑白的,孤独无助,比如前面那个大哥一看体育就很厉害的样子。

裁判还在等人,黄子只能四下看看,然后他就看到了最外面那条跑道上站着一个男生,瘦的好像能被风吹倒,他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一张小脸板得死死的,风吹起了他蓬松的刘海。

黄子觉得他比自己还要无助。

“阿黄,阿黄,我会给你加油的!”

高杨努力挤出围观的吃瓜群众,手里还拿着一面不知道谁给他的小红旗。

他刚刚叫我什么?没等黄子细想,裁判就吹哨了。

来参加3千米长跑的果然都是大佬,黄子慢慢就落在了后面,他仔细数了数,他身后还有那个瘦弱的男生,前面有人陆陆续续完成了比赛,他和那个男生一前一后慢悠悠的小跑,至少不会是最后一名,黄子就这样放心了不少。

谁知最后一圈的时候,身后的男生突然发力,一下子就跑到了黄子前面。

黄子:……您加速能不能先支会我一声,我们这样慢跑了多久了?于是他奋力追了上去,他们就这样你追我赶地靠近了终点线,黄子感觉生理泪水模糊了视线,他隐隐约约看到了张超在终点向他招手。

在过终点的那一刻,他都做好了被好兄弟接住的准备,然后,他就看到张超稳稳地接住了几乎和他同时过终点的那个男生。

真没想到,你不仅眼睛小,眼神也不太好。这是黄子当时唯一的想法。

等他慢慢缓过气的时候,他已经拽着高杨又跑了半圈了,高杨大概是来关怀学生的,然后他刚靠过去,就被拉着继续小跑,剧烈运动之后不能马上停下来,高杨也只能由着他继续跑。

“你有毛巾吗?”黄子流了好多汗,刘海都贴在了脸上。

高杨默默地摇了摇头。

“那你有水吗?”

高杨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就迟疑了一下,递过来一个保温杯。

黄子一看,和他上学期丢的那个还是同款,他喝了一口,就尝出来菊花和枸杞的味道,对高杨还是个大学生的事实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他们沿着跑道边缘,慢慢地走了一圈,春末的天气已经暖起来了,黄子突然有点想念学校自动售货机里的橘子汽水。

“一会有老师的比赛,你要来看吗?”

“看。”

和学生比起来,老师的比赛显得更友谊至上,说是比赛,倒不如说是趣味游戏。

在周围女生的惊呼声中,高杨第一场就不小心崴了脚,从此功成身退,他一瘸一拐地退到了场外,中间拒绝了好几个来扶他的人。

黄子中间去买了个水,谁知道高杨这儿已经完事了,并对他究竟是真崴脚还是真不想玩呼啦圈产生了质疑,毕竟他长这么大都没听说过玩呼啦圈崴脚的人。

“给你,接好了!”

高杨接过了晃了一路的汽水,刚拧开瓶盖,就被喷了一手。他不常在学校里买水,这是他第一次喝,橘子味的,酸酸的,很清新,回味有点甜甜的。

夏天好像要来了。

(待续)

黄子:啊啊啊和高杨的同款保温杯丢了,不对!啊啊啊啊啊我喝了高杨的杯子,那不就是…

高杨:谁也别想让我转呼啦圈。

菜菜:所以我的口号到底有什么不好?

张超:我和代代爱情开始的地方。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