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VEL-MOON】卫宫切嗣VS惩罚者:正义之争(先行版)

注:本文描述的是在【fateX崩坏】世界线中自五战开始五年前离开至回冬木几个月前的切嗣,至于他和奥托主教的事情,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这是发生在第五次圣杯战争几个月前的故事

纽约,很多人的梦想之地,所话说,最亮的光明下往往隐藏着最深的黑暗,这里也是这样一个地方,在繁华下,隐藏着的是无数罪犯的身影,所有你能想到的恶性犯罪,在这里都能找到,甚至可以说,发生这种事在这里就如家常便饭一般。

在这黑暗中,隐藏着一个复仇的大天使——弗兰克·卡斯特——惩罚者。当他露出有着骷髅图案的衬衫的时候,那就意味着,有人要死了,他以自己的方式惩罚着这些人,所有的罪恶之人,无论是谁,无论他们的势力多大,无论给他撑腰的是谁,也无论他是贩 毒或是做其他勾当,惩罚者皆一视同仁,在他眼里只有两种人:好人、或者坏人。

他的做法引来了千里之外的某人的注意,某个不为名利,只为正义的人——卫宫切嗣,此时他正身在欧洲,刚刚完成了对上一个目标的刺杀——奥托·阿波卡利斯,当然,只是他自以为的,至于奥托为何要主动露出破绽来借切嗣之手来假死,这就不得而知了。——总而言之,弗兰克·卡斯特,将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一个是以惩罚为名执行正义的、复仇的大天使,另一个是为成为正义的代行者而主动背负世间大恶的堕天使。两人将在纽约开始一场属于他们的战斗。

于是切嗣当即乘坐飞机赶往纽约,当然是用的假身份——这是他的“母亲”——娜塔利亚教给他的一项非常重要的事情。

纽约——

波奇家族,一个庞大的家族产业,贩卖人口、毒 品,所有违法的生意他们都在经营着,自然,这样一个家族定然是会引起弗兰克的注意的,尤其是最近,波奇家族来了一个神秘的家伙,据弗兰克掌握到的情报,这家伙是个魔术师,不过惩罚者对魔术师并不算太了解,他觉得魔术师的概念应该就是指一群能做到一些普通人做不到的事的人,或者说可能都不是人,比如哨兵或者奇异博士那样的。显然,他猜错了。

过去几周里,波奇家族干绑架勾当的频率突然增加了,然后就来了这个魔术师,据某个“死人”所说,波奇家族的老爷子想要依靠这些不同于科学的东西来实现永生,至于那些失踪了的孩子,则是他的祭品。

然后他就被弗兰克爆头了。

回到现在,弗兰克只要扣下扳机,那老头就会倒在血泊之中了。

“碰——”开枪的不是弗兰克,而波奇家族的那个老头已然被穿了孔,这丝毫不加掩饰的枪声,就好像是在向波奇家族和弗兰克宣战一样。这也正是卫宫切嗣的目的,引出他真正的目标、惩罚者。

弗兰克下意识地开始周围寻找究竟是谁开的枪,他看到右侧不远处的大楼顶上,那是光学瞄准镜的反光,他看到了那人的脸,他认识他,在某处看到过。他正向那里瞄去,但他的动作引起了波奇家族的注意——在他们看到弗兰克的同时就毫不犹豫的向他开火了,惩罚者在美国任何地方的地下世界里都不受欢迎,自然,他们也会认为这就是惩罚者干的。

“该死!”弗兰克掏出一个遥控器,按下了红色按钮,下一刻,波奇家族那几十人的队伍已经被扔上了天。他们车底下的下水井里有弗兰克给他们准备的30磅TNT作为“礼物”。准备多个计划,这是惩罚者的准则。

当弗兰克再回过头去找卫宫切嗣的时候,那个身影已经不在了,而切嗣离开的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目标其实就近在咫尺。

第一次的交手,甚至算不上交手,就这样结束了,命运注定他们的决战之时还未到,两人都犯了平时绝不可能犯的错误——忽视周围。不过决战的时刻,早晚都会到来,只是时机还未到罢了。

两人都回到了各自的藏身之所——

弗兰克把东西扔到地上,从那一堆资料里找出了俄罗斯人的档案(注:惩罚者中一个反派),找到了,就是这个名字、卫宫切嗣,少有的和俄罗斯人交手过却安然无恙的人,再往后,有一张照片,是关于卫宫切嗣的,张片中一个人躲在一大坨冰的后面,而切嗣正拿着卡利科冲锋枪向那边扫射,这坨冰引起了弗兰克的注意,不是冰有什么奇怪的,而是背景,这分明是在沙漠之中,介绍上也写着照片是由在中东采访的一名战地记者拍下来的。问题就在这里,这一大块冰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弗兰克敏锐的感觉到,躲在冰后面的那人很可能和波奇家族新来的这个魔术师是一类人,这也就意味着卫宫切嗣一直在和这种人战斗,想到这里,弗兰克已经有了下一步计划。

当天稍晚些时候——

纽约下起了大雨,雷声大作

面包车上下来了三个人,他们盯上了小巷子里那个流浪的男孩。

“碰、碰”两声枪响、被雷声掩盖下来的枪响,其中两个人应声倒地。幸存的那个人正想转身跑回车上,肩膀却被人拍了拍,回头看见的正是惩罚者衬衫上的那个骷髅头,和他右手里提溜着的面包车司机的尸体。

小男孩吓坏了,缩在角落里不敢动,而弗兰克则抓着那人的领子把他拉到面包车里,一拳把他打晕了,他有些事情想问这个人,他正是那个魔术师卡拉玛的助手,至于他叫啥,弗兰克没必要去了解一个死人的名字。

在弗兰克的藏身处——

“呃呃啊”这人呻吟着醒来了,他一睁眼就看到了站在面前倒立着的惩罚者——当然是他被弗兰克吊起来了。

“你应该了解我的手段,所以,告诉我我想知道的。”

“我什么都不.....”弗兰克直接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他的后半句话和门牙一起被吞了回去。

“我不想听见‘不’字,明白了吗”弗兰克看他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现在,我要关于卫宫切嗣的情报。”

“‘魔术师杀手’?你为什么要......”又是一拳

“不要让我听到疑问句。我要关于他的事情,一切!”

“停,不要打了,卡拉玛......卡拉玛那里有关于这个人的全部资料,我....我去给你拿”

弗兰克沉思了一下,反手割断了吊着那人的绳子,在他刚掉下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一个药丸大小的金属球塞进了他的嘴里,看着他咽了下去。

“这里面是反物质炸药,如果你敢耍花招,他会给你的肚子开个孔,而且你不会立刻死去,明白我什么意思吧。”

那人一脸恐惧“我......会去给你拿的”

弗兰克带着他上了那辆面包车,载他到了波奇家族的领地,他也乖乖的把东西偷了出来,那是一沓资料,非常的详尽。

然后,波奇家族的领地里就多了一具尸体,对于惩罚者来说,不让罪犯痛苦地死去,就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仁慈了。

至于卡拉玛为何会如此详尽的收集卫宫切嗣的资料,这也是有原因的,十几年前的“血色的十日战争”之中,齐格飞·卡斯兰娜在迫不得已中杀死了他的“女儿”,琪亚娜·卡斯兰娜,准确说是成为律者的实验体k-423号,这之后曾有个魔术师为追寻不死不灭,试图抢齐格飞手中的、第二律者的律者核心,这个人被齐格飞砍瞎了一只眼睛,在传送法阵的帮助下,侥幸捡回一条命,这人就是卡拉玛。后来他不知从何处得知了齐格飞与切嗣有些牵绊,“魔术师杀手”的名号使他不得不防,这就是他四处收集卫宫切嗣的资料的原因,如今算是给他人做嫁妆了,这些资料被弗兰克带回了藏身处。

卫宫切嗣和弗兰克几乎是同时在翻看着对方的资料。

“这个男人游走在世界的各个地方,干着杀人的勾当”弗兰克沉思道

“这个男人飘荡于纽约的各个角落,干着血腥的杀戮”卫宫切嗣这样想

“他伤害了太多无辜的人”F

“他夺去了无数珍贵的生命”A

“他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家人”F

“他甚至不管别人的家庭”A

“他的眼里好像“家人”也没什么特别的价值”F

“他的眼里好像生命都被明码标价了”A

“为了无辜的人”F

“为了更多的人”A

“卫宫切嗣/惩罚者必须死。”F/A

在这件事上两人达成了共识。

“曾游走于世界上的各个危险的地方,干着和报酬完全不相称的危险的工作,究竟是为什么,兴趣?抑或是有人在指使你?到底是为什么?卫宫、切嗣”弗兰克提出了这个质疑。不过,他一向是个行动派。把子弹压入弹匣里,再把弹匣扣在枪上,或者装进自己的防弹衣兜子里,和往常一样的准备工作。

另一边,把子弹压入弹匣里,再把弹匣扣在枪上,或者装进自己的防弹衣兜子里,切嗣也做着和往常一样的准备工作。

接下来,将是一场正面的对决——波奇家族的聚会,卫宫切嗣清楚,按照惩罚者的作风,他是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的,弗兰克也清楚,对方也是一个杀手,按照一名杀手的思考方式,对方是不会放过这个杀掉自己的机会的,而这个机会,正在今晚。

喧嚷的夜,和往常一样,这暗夜中的欢乐气氛,淹没了两个杀手的杀气,此时,他们两个正在相隔一公里的两座大楼上各自做着自己的打算。卫宫切嗣清楚,那片楼是狙击波奇家族的人的绝佳地点,而弗兰克也清楚,那片楼是狙击自己所在位置的绝佳地点,两人各自在寻找着对方。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现了对方,但是切嗣看到,对方抢先一步开枪了。

“固有时御制、二倍加速”毫无思考的时间,卫宫切嗣快速地将头侧向了一边,下一秒,一发子弹直接打碎了切嗣的狙击镜,要不是他反应的快,大概这会儿他已经被爆头了吧。

两秒钟,弗兰克整整迟疑了两秒钟,这两秒里,他开枪——认为必中——发现对方安然无恙。他没时间思考对方究竟是怎么躲开的,便赶紧准备下一枪。

而这两秒里,切嗣也没闲着,直接从他所在的大楼的另一侧跳了下去,腰上拴着速降索,不要只准备一个计划,这也是娜塔莉亚教给他的。弗兰克瞬间就意识到了该怎么对付他,他瞄向了卫宫切嗣拴在屋顶上的绳索,切嗣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跳下去的同时就把绳索长度所对的那层楼的玻璃用随身携带的卡利科冲锋枪打碎了,随着绳索,朝着窗口荡过去。

就在他跳入窗口的同时,弗兰克开枪了,而切嗣也同时解开了腰间的卡锁。惩罚者,慢了一步。

弗兰克没有往那边走,因为也赶不及,不过第一目标跑了,第二目标还在不是吗,把这帮波奇家族的家伙处理了,也算不虚此行了。弗兰克走下楼,端上他惯用的M60机枪,穿过小巷子,然后——纽约的验尸官今晚又有事情要干了。

惩罚者今晚的任务已经算是完成了,弗兰克向着藏身处走去,拐入了那个小巷子,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瞬间就掏出了手枪,向着身后开枪,但是那人、卫宫切嗣居然躲开了,紧接着,卫宫切嗣手中的卡利科咆哮着喷吐出了火舌。

弗兰克被击倒了,但他并没有受伤,就像切嗣自己说的那样,魔术师都是群有骄傲的的家伙,他们只会按与魔术师决斗的方法战斗,然而这一次,切嗣也犯了这个错误,他没有想到惩罚者会穿凯夫拉防护服,或者说他没有意识到弗兰克和他一直以来对付的对手不一样,弗兰克不是魔术师,他是一个士兵,一个知道该如何杀“魔术师杀手”的杀手。

弗兰克掏出自己腰间的弹簧匕首,弹飞了切嗣手中的枪。爬起,朝着切嗣扑去,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切嗣抽出匕首,向着弗兰克的腰间刺去,却被弗兰克一抓手腕,在地上磕掉了他的刀,而弗兰克的下一拳,已经朝着自己过来了。

“固有时御制,二倍加速。”又是那一招,屡试不爽,切嗣双腿一收,将压在自己身上的弗兰克踢到了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他那一把encore,而倒在地上的弗兰克也捡起了掉在一旁的9mm手枪,两人同时对准了对方。

一边是拿着可以无视这世上任何防弹衣的大口径手枪,另一个是瞄准一个没穿防弹衣的人,两人谁都可以轻易拿走对方的性命,而此时,切嗣已经没有能力再使用一次固有时御制了,两人就这样陷入了僵局。

“你在不停的杀戮,只有杀掉你,才有更多人能得救!”

“你呢?你伤害了无数无辜的人!为了正义,你必须死,这是惩罚!”

“生命是等价的,牺牲少数才能拯救多数。”

“胡扯!一千条恶棍的生命也换不回来一个善良的人。”

这正是两人所冲突的地方,两人所奉行的、所追寻的是两种不同的正义。就如惩罚者对待罪犯的态度和蝙蝠侠截然不同一样,卫宫切嗣所追求的正义也不同于弗兰克。

忽然间,周围被红光照亮,周围的墙壁上亮起了一个个红色的法阵。切嗣瞬间就认出来了这种法阵,有人要拿全纽约的人做祭品。

切嗣已经不管还拿着枪对着自己的弗兰克了,直接转身要走。看到这一幕的惩罚者也犹豫了,他叫住了卫宫切嗣。

“这是怎么回事!?”

“我没时间跟你耗,有人要屠了这座城。”

“该死!”弗兰克转身向小巷子里走去,随后骑着一辆摩托车追上了卫宫切嗣。

“上来带路!”

切嗣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决定暂且放下敌意,毕竟,这是拯救更多人的唯一办法。

“是那个卡拉玛干的好事吗?”弗兰克发问道

“大概是吧”切嗣对这个名字没什么特殊的反应,因为齐格飞从未与他提起过,或者说,对于自己的过去,齐格飞也常常避而不谈。

其实,弗兰克在看到切嗣的眼神的时候就意识到,他和自己是一样的、一样的“死人”,这也是为何他刚才没有直接杀掉切嗣的原因之一。

到了地方,两人第一次配合,却无比的默契。很快,杀到了卡拉玛所在的地下室,见到了那个人,如僵尸一般干枯的身体,充满疯狂的双眼。

弗兰克双手持着冲锋枪向着那边扫射,却都被挡了下来,这是惩罚者第一次魔术师交手,不过就他觉得,和对付哨兵(漫威的某个特别厉害的家伙)比起来,要简单的多了。

紧接着,跑出来几个波奇家族的人,他们已经变成死灵了,疯狂的朝着两个人冲过来,弗兰克转过头向死灵们射击,切嗣也准确的杀掉了这群家伙。

很显然,对于卡拉玛来说,他觉得“魔术师杀手”对自己的威胁更大,所以下一刻,一枚冰锥刺穿了切嗣的肩膀,原本他是能躲开的,但因为和弗兰克的战斗,使得他失去了避开这一下的能力,中了招的他已经没办法用枪了。

另一边,弗兰克还在扫射着,当然,没什么作用。

“弗兰克!”切嗣呼喊着惩罚者的名字

弗兰克看向这边。

“用这个!”切嗣将自己手中的encore甩向了弗兰克,弗兰克飞扑,抢在卡拉玛击飞它之前拿到了这把枪。

“只有一次机会!”弗兰克也明白这一点,朝着卡拉玛一枪打过去。

显然,那冰墙不够厚,不足以抵挡12.7mm子弹的射击,子弹击中了卡拉玛,他痛苦地跪在了地上,弗兰克走过去,一枪,打穿了他的头颅,然后走回来,像切嗣伸出了手。

之后发生的事,就不得而知了,和切嗣相比,弗兰克是倒霉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切嗣还有着值得他去思念、同时也思念着他的人。但弗兰克又是幸运的,因为他未曾像卫宫切嗣那样手上沾上所爱之人的血.......

他们从此以后将在世界的两个地方各自执行自己的正义。

 

这一篇我感觉还是有点不尽如人意,我之后会发重制版的,关于惩罚者和切嗣的同台表演我是突然想到的,就如我以前将切嗣和奥托进行对比一样,这几个人之间有着观念的冲突,而这一点,将可以带来一个精彩的故事,那么,大家晚安。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