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訪談】工藤晴香、對個人出道的強烈意志

1st迷你專輯『KDHR』インタビュー
2020.03.23

工藤晴香,在『KDHR』之前的音樂經歷與對個人出道的強烈意志「因『BanG Dream!』了解了到目前為止所不了解的事」

原文:工藤晴香、ソロ活動への強い意志

https://realsound.jp/2020/03/post-526786.html



 聲優‧工藤晴香的1st迷你專輯『KDHR』(讀作:KUDOHARU)將於3月25日發售。她在次世代少女樂團企劃『BanG Dream!』中擔任Roselia的吉他手・冰川紗夜的聲優,本人也以樂團吉他手的身分進行活動。這次的專輯製作工藤晴香本人也有參與,而由她作詞的搖滾樂曲也收錄在此專輯中。



 在本次專訪中,我們談到她從小開始聽的音樂及青春時代的樂團活動,以及在『BanG Dream!』中累積的經驗,包括這次她以個人歌手身份踏出的第一步『KDHR』,想跟大家分享她的音樂人生(編集部)。【最末頁有讀者小禮物】



意識到歌唱這件事真的只是最近而已


ーー工藤小姐到目前為止,接觸過那些音樂呢?


工藤晴香(下略、工藤):我小時候只是個普通的小學生,聽的是早安少女組。,濱崎步和V6等歌手的音樂。對樂團系音樂覺醒是在國中的時候,那時剛好ASIAN KUNG-FU GENERATION和BUMP OF CHICKEN很紅,那時開始聽樂團音樂的。上高中以後聽了很多西洋樂,從那時開始更加開始接觸各方面的音樂。會開始練吉他也是因為高中的時候很迷西洋樂,直到現在,大概是這個樣子。


ーー那麼是聽那方面的西洋樂呢?


工藤:最一開始接觸的是父親喜歡的The Beatles,從小就一直聽。自己開始主動去聽,是在艾薇兒和t.A.T.u.等海外女性歌手當紅的那段時期開始。從那時候就開始會去找很多音樂來聽。那時也開始聽Green Day,覺得「美國樂團超帥的!」,然後開始會去租CD的店,聽了店裡推薦的CD,然後開始聽包括Nirvana等各式各樣的作品。當時非常喜歡Nirvana,心想「想要變得跟科特·柯本一樣!」,所以才買了吉他。


ーー一步一步地慢慢探索搖滾歷史的感覺呢。


工藤:是的。當然也會聽流行樂,但非常喜歡90年代的音樂。


ーー原本就喜歡唱歌嗎?


工藤:非常喜歡,也常常跟朋友去卡拉OK唱歌。但是,歌唱得好的人實在太多了,就像我在模特兒時代所經歷到的、周圍幾乎都是漂亮的人一樣。在歌手的世界裡,也幾乎都是歌唱得好的人,一直感受到那道無法突破的障壁。不管是在音樂界或聲優界,歌唱得好的人實在太多了,而在其中根本無法稱為「唱過歌」的我,要成為歌手,究竟該走什麼樣的方向性才好。藉著此次機會,好好地思考了這個問題。


ーー這麼說來,開始意識到歌唱是從聲優以來?


工藤:其實,意識到歌唱這件事,真的是從最近開始。雖然本來聲優的工作就有在唱角色歌曲等等,也都有去參加發聲訓練,但由於接下來要以工藤晴香的身份正式開始歌唱,認真面對歌唱的時間也增加了。


ーー歌手出道前是以聲優身份、也就是透過角色去歌唱的,所以也算是演技的一環吧。


工藤:正是如此。不知該說是在演技工作的延長線上還是如何,總之這方面的感覺很強烈。


ーー那麼,有以工藤晴香的個人身份站上舞台的這個願望嗎?


工藤:在學生時代組團時,因為不是工作,所以那時很單純地覺得「唱歌好開心」,在『BanG Dream!』中擔任彈吉他的女孩子(冰川紗夜)時,除了吉他以外也有以和聲的型態參與演出,也覺得「用自己的身體發聲這件事,雖然很難但很有趣,好開心」。在『BanG Dream!』累積了很多LIVE經驗,也有許多接觸歌唱的機會,讓我了解了許多至今所不了解的事,進而萌生了以個人身份站上舞台的這個願望。


ーー就是因為經歷了這些過程,才會對工藤小姐提出「要不要以個人身份歌手出道呢?」的邀約吧。當初聽到這件事的時候,實際上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工藤:當然也有「太棒了!」這種心情,但是比起來,也許「我也可以出道呢。太好了─」的這份安心感還來得更加強烈也說不定。因為我也是對此有所期望,一直為今天的到來作著準備的……所以我才會在Fan Club活動中為各位歌迷們作曲。所以,會有「我可以以工藤晴香的身份更加地站在大家面前了!」這種放心的感覺。


ーー有種「被認可了」的感覺?


工藤:是的,完全沒錯。



對於如何去呈現聲音這點花了不少時間摸索


ーー接下來,進入這張迷你專輯『KDHR』的製作準備時,一開始是從哪方面開始著手的呢?


工藤:對於要走什麼樣的方向性或用什麼樣的曲風去呈現這部分,進行了相當詳細的討論。例如激烈的曲子、沉穩的曲子、或是加入了點合成器那種有些EDM曲風的曲子等,我試唱了各式各樣的歌曲後,才理解到「這種曲風比較適合自己的音質呢」。對於如何呈現聲音這點花了不少時間慢慢摸索。


ーー原來如此。那麼關於「以工藤晴香去呈現出的歌聲」這點您自己本身是如何去捕捉的呢?


工藤:不是聽說常有人聽到電話等等的自己的錄音,因為跟平常自己認知的聲音太過不同而嚇一跳嗎?但我沒什麼這方面的問題。歌聲的話,錄下的音自己聽了以後也是「嗯,這就是我的聲音」的感覺。這也許跟一直以來都從事聲優工作有關吧。反而會去思考「這樣做的話可以更優美地發出聲音吧」之類的問題。


ーー就是因為有持續在接觸自己的聲音,所以才明白如何去活用自己的聲音吧。那麼,您是一邊嘗試用不同曲風搭配自己的聲音,然後又去指定別種風格的樂曲的?


工藤:是的。我本來就喜歡激烈的曲子,一起共事的工作人員也明白這點,所以討論出「雖然很激烈,但加入了強烈的電子合成音,有點像EDM的感覺」這種想法。像這樣,先決定了主軸,再去反覆推敲的感覺。


ーー工藤小姐的聲音雖然很柔和,但是在核心處會特別清晰而突出,很適合這種數位色彩強烈的樂曲。而且,可能跟編曲有關,好的方面來說也很有樂器感,這種印象很強烈,所以才讓人聽起來很舒服。


工藤:謝謝您。原來如此,這種看法是第一次聽到,也許是這樣也不一定呢。是的話我很開心。



歌詞是「我要自己作詞!」


ーー在進行樂曲準備的時候,自然會提到關於作詞的部分,由工藤小姐自己本身來作詞是一開始就決定好的嗎?


工藤:決定了「就以這種曲風進行吧」之後,工作人員問我說「那歌詞要怎麼辦呢?有沒有想請誰作詞呢?」的時候,因為我自己對這方面並不熟悉,也想不到「我一定要請這位作詞」的對象,所以我就「嗯~我要自己作詞!」這樣地趁勢講出來了(笑)。


ーー原來是這樣。那麼您之前有關於作詞的經驗……。


工藤:(一邊笑著一邊搖頭)


ーー原來如此(笑)。那麼,是難度相當高的作業吧?


工藤:超難的!決定要自己作詞後,交出了第一份最剛開始寫的歌詞,結果被紅筆改了好多退回來。那時有想過「該不會是我做了錯誤的決定吧?」(苦笑)。不過,過程中也漸漸掌握到許多訣竅,也發現到決定主題後就能唰唰唰地寫出來了。雖然在決定主題之前也花了許多時間就是了。


ーー您所提到的決定主題,是在聽了完成的樂曲的曲風和旋律後決定的嗎?


工藤:有音樂先出來的曲子,也有曲子是我先寫好歌詞交給作曲家,作曲家再以此作出旋律的。可是,激烈的曲子是先聽了樂曲後,才決定「那我就這樣寫吧」,也有這種作法。


ーー所以歌詞才會跟隨曲風也變得強勢。順帶一提,歌詞先出來的曲子是哪幾首呢?


工藤:「Thunder Beats」「アナタがいるから」「Memory Suddenly」,後半3歌曲是歌詞先出來的。



原諒和承認錯誤也是所謂的“強大”


ーー這次透過這6首歌,工藤小姐想傳達什麼樣的想法呢?


工藤:我有思考過「我所想傳達的、想讓大家看到的到底是什麼呢?」,我想答案應該就是“強大”吧。但指的並不是肌肉或肉體上的強悍,而是精神上的強韌。「我就是這麼活過來的。雖然我遇過這種事,但是我接受了這樣的自己並繼續前進。不放棄、不受迷惑」這個想法,我想要用言語去表現出來。同時「你就是你,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只要往前邁進就好了」去接受最真實的自己。這就是我所認為的“強大”,原諒與和承認錯誤也是所謂的“強大”,這就是我想展現給大家的整體的主題。


ーー這也跟工藤小姐心目中理想的生活態度有關連嗎?


工藤:是的。這也是我自己本身想做到的部分。活了31年,以前無法原諒的事現在卻反而變得可以原諒了,便察覺到「這樣比較輕鬆呢」。一直無法原諒而憤怒,是很疲憊的。原諒可以讓自己變得輕鬆,對方也可以鬆一口氣,所以我覺得原諒才是真正強大的一件事。接受無法原諒的事進而淨化它,幾乎是很難做得到的,但當你變得能夠去接受以後,便可稍微感覺到自己踏上成長的階梯了。所以,要是能讓有同樣煩惱的人,或無法被原諒的人獲得救贖就好了。我是這樣想的。


ーー的確,這種情感隨著歲數增長也會變得開闊呢。


工藤:是啊,會想著都可以啦,這樣。我以前會很在意他人目光……現在雖然因為職業關係,不在意也不行,但是也不必特別強硬去改變,只要察覺到「你有屬於自己的優點」、「我也一定有屬於自己的優點」的話,就可以加強那部分。如此一來,就能更樂觀正向。


ーー那麼,書寫歌詞對您來說,也是淨化您自己本身嗎?


工藤:是的。還有,想寫出彷彿陪伴在聽我曲子的人身邊一般的歌詞。比起去強押「我就是這樣子」的意見,我更想待在他們身邊對他們說「沒問題的唷」。有意識地想去書寫能給予這般感受的歌詞。


ーー工藤小姐的這種想法,是由於透過『BanG Dream!』面對觀眾的機會增加之下的影響嗎?


工藤:的確有相當地去活用『BanG Dream!』的活動經驗。要如何展現帥氣的身為一面也很重要,但是身為藝人,會去想「要如何大家才會開心呢?要怎麼做大家才會感動、歡笑呢?」,一直透過LIVE思考這件事。所以,『BanG Dream!』的LIVE結束後也是比起「剛剛的吉他SOLO彈得超帥的」,更會去想「剛剛的MC,大家很喜歡呢!」這樣(笑)。我以外的成員們也是同樣的想法,跟這些成員們一直一起活動也讓我可以活用這份經驗。


ーー也因如此,雖然充滿機械性的音色,但還是感受得到溫暖。言語的力量與溫度也占了大部分原因吧。


工藤:果然是因為是意識著LIVE及配合音色去書寫歌詞的關係吧。「這裡想讓大家一起甩頭」或「這裡想看大家把手舉起來」等等。是思考著這樣子的情景去書寫的。


ーー關於作詞的詞藻選擇,有沒有什麼可以跟我們分享的呢?


工藤:重新認知到日文真的很難呢。但是,在作詞上也有因而被拯救的部分。一句話可以有很多的表現方式,例如我本來想用「悲傷」這個詞,但是無法配合旋律,所以我就可以代換成「哀愁」等等其他的詞語。


ーー原來還有這部分要留意。還有,在重點處有特別押韻呢。這種音韻給人帶來的舒適感,將歌詞念出聲的話更能體會。


工藤:啊、太好了。是的,因為我非常喜歡Hip-Hop,有相當受到其影響。



將到目前為止相遇的人們匯集成為〈アナタ〉


ーー本作掀開序幕的「MY VOICE」,包括它的樂曲,其中歌聲的強而有力和效果也相當令人吃驚。


工藤:謝謝!周圍也聽到很多類似的感想,覺得很感謝。


ーー從這首「MY VOICE」的歌詞中,可以感受到個人歌手身分的工藤小姐的強烈意志。這些話語,除了可以對外傳遞,同時我也感受到這是不是也是您對於您自己本身想傳達的話語呢?


工藤:正是如此。這首歌,就是我表明決心的曲子。但是我想當我達成目標之後,這首歌就會由表明決心轉化為迎接下一次挑戰的我背後的支持。同時,要是能成為某人背後的支持的話就好了。


ーー有像「MY VOICE」那樣強烈表達自我意志的歌詞,也有像「アナタがいるから」這樣只用日文書寫的歌詞呢。


工藤:曲風強烈的曲子我會選擇用日英交織下去書寫,但抒情曲或中板曲調的曲子我會選擇全部使用日文。


ーー果然加入英文語調也會變得強烈呢。


工藤:還有,聽者的接受度也會變高,而直接呈現明確想傳達的事物的話衝擊會更有力度,所以我會特別使用日文去書寫。


ーー原來如此。對於在這首歌中出現的〈アナタ〉,工藤小姐融入了什麼樣的情感呢?


工藤:我將到目前為止我遇見的人們匯集成為〈アナタ〉。一開始我是想寫成〈アナタたち〉(你們)的,但是這樣的話絕對很難唱吧(笑)。我寫這首歌的歌詞時剛好是在飛機裡寫的。為了工作前往美國,在搭機途中寫的歌詞。不管是到目前為止還沒見過面的歌迷們、接下來即將見面的歌迷們,還有到目前為止因工作而相遇的人們……這首是想對一期一會表達感謝而撰寫的曲子。


ーー因為也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能再去美國呢。如果不是許多偶然和奇蹟聚集在一起的話,就無法相遇了。


工藤:沒錯。只是,現在的我能遇到這些人,也是因為有現在的樂團成員和工作人員在,還有發現到自己的事務所,正因為這些許許多多的人才會有現在的自己。令我再次深刻體會到遇見了許多人的實感,在狹小的飛機中靜靜的書寫著(笑)。


ーー的確,獨自一人時才能融入情感書寫,正好就是這種環境呢(笑)。


工藤:正因為沒有任何誘惑才能集中精神書寫,在飛機裡真是太好了(笑)。


ーー那麼這次的歌詞基本上都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書寫的呢?


工藤:基本上都是在自己家中,在晚上的時候寫的。還有在搭新幹線或飛機的時候。要是參加活動而有較長的交通時間的話,通常會在這時書寫。或是在工作之間的空檔去咖啡廳,「不寫不行!」這般地鼓勵自己去寫。



接下來首先想在LIVE上展現這些歌曲


ーー這次初次挑戰作詞,在這些詞句中有找到自己的風格嗎?


工藤:我喜歡宇宙,回頭來看發現這6首歌都是星空,歌詞整體看下來,星星和天空等等的詞用了很多(笑)。


ーー比起凝視內心,更將視野向外放呢。這樣一想就覺得很有趣呢,畢竟歌詞跟日記又是不同的東西。


工藤:沒錯。透過作詞,讓我「啊、原來我在思考這這種事情啊」這樣,正視事實的機會變多了。


ーー在接下來的音樂活動,可能可以透過歌詞見到工藤小姐的另一面也說不定。


工藤:嗯。要是能有這個機會就好了。


ーー這張迷你專輯,就即將展現在大家面前了。您有什麼感想嗎?


工藤:咦─我超緊張的(笑)。我自己以工藤晴香的身份發表的作品只有一次寫真集的經驗而已,而且拍寫真集的時候我自己有過模特兒的經驗,那次並沒有像現在這樣「啊~要公開在大家面前了!」這種恐怖感,但是在音樂方面來說還是初次經驗。看不到、無法辨明眾人的反應這點,跟初次站上舞台的感覺很相似呢。雖然有「大家是怎麼想的呢?」這種恐懼,但是明天還是會毫不留情地到來,所以還是不朝著未來前進不行(笑)。


ーー這份作品到達大家手上時眾人的反應,也會反映在今後工藤小姐的音樂活動上,也是延續至未來發展的能量。


工藤:是的。下次想做的事也開始漸漸浮現了,所以這次想作出足夠接續下一階段的成績。但是,在那之前我想先在LIVE上展現這些歌曲。我絕對要辦LIVE,所以我等待著世界快點變健康,我本身也很期待。雖然是我自己要唱(笑)。


ーー在觀眾面前唱出自己書寫的歌詞,可能會萌生出製作時未曾感受過的情感也說不定。


工藤:沒錯。我是在錄音室狹小的空間裡,一直獨自唱著的,LIVE的話一定什麼都會變得不一樣吧。





文・取材=西廣智一、照片=三橋優美子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