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雯珺』逆向浪漫

*🎵:i hate you i love you ——Biscuits

*6k+ 又又又是破镜重圆警告

*最开始的灵感来源于《如懿传》如懿断发的片段

(我不是我没有是我的妈妈在看我凑巧看到哈哈哈)

*复合的部分灵感来源于《河伯的新娘》河伯大人一言不发就开吻真的巨帅!!!

00.

是爱唤醒了年轻,消磨了苍老,虚妄了光阴。

01.

一望无际的黑夜绵延数里,宛如浑然天成的黑色幕布,甚至不见一丝星光点缀。指针不知疲倦的竞走,滴滴答答指向凌晨三点。浑浑噩噩地醒来,似乎刚刚从一场极度罪恶的梦魇里挣脱,胸口大幅度地起伏着,额头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顺着额角饱满的弧度划过脸颊。你早已习惯这种半夜惊醒的体验,平定心悸后忍不住将手向左侧伸去。

又是一片冰凉。

希望就在一次次的伸手中被湮没破碎,那个男人,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倦意早已被内心的苦楚驱逐得一干二净,寂静无声的夜,你却分外清醒。一小截手臂艰难地伸出温暖的被窝,扯过床头的数据线,刹那的光亮让人难以适应,下意识闭上眼睛。在黑暗中这样直盯着百分百亮度的屏幕是极度不适的体验,但你也无暇顾及,只是小心翼翼地点开置顶对话框,溢出屏幕的绿色对话还是让心中一阵钝痛。温热的鼻息打在冰凉的手机屏幕上,迅速覆上一层薄薄的水珠。指尖微微发颤,缓慢地打下一行字,按下发送键,又迅速扔到一边。

没有一丝褶皱的被子被一番动作扰得七零八乱,与这一尘不染的房间格格不入。随心裹着被子的感受似乎都已经是久远之前,自从嫁给他以后,连睡觉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扰了他宝贵的睡眠时间。久而久之,无条件的迁就成了生活的主旋律,一切对他的包容都成了习惯。

你怎么把自己活成了这个样子啊。

你止不住内心对自己的嘲讽,曾经多么光鲜亮丽不可一世的大小姐,却甘愿沦落为一只丧失自我的金丝雀。

消息就如一颗不起眼的石子坠入浩荡的洋流之中,连一丝小小地涟漪都未来得及泛起就被滔滔不绝的巨浪吞噬。你就像置身于这茫茫大海之中的一座不起眼的孤岛,日日夜夜只等待那偶尔远归的天涯客,除此以外的光阴,也无非是失望与希望交织的无味循环罢了。

今夜格外难眠,心中的委屈就如摇摇欲坠的雪花,随着越来越渺茫的希望一哄而下。

“喂,吴特助。”

“怎么了夫人?”对方的声音听起来丝毫没有睡意,反而像是正在高度戒备的工作状态。

“毕雯珺……他现在在哪儿。”你在心里苦笑,身为人妻,却连丈夫的行踪都一无所知。

“老板今天中午紧急出差,现在正在法国开会。夫人您有什么事的话我可以帮您转告。”

原来他现在正在一万多公里以外的异国,原来他还在工作。每一次给自己的解释都是如此,如今已经给不了你任何的慰藉。可是一想到他又连轴转了二十几个小时,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心疼。

“没什么事,你让他好好休息。”

你挂了电话,思绪如乱麻缠绕。

法国。忆起早上偶然看见的娱乐新闻报道,下意识的对比,重合的地点又让你多了几分落寞。

窗外还没有破晓的迹象,夜色仍是空空荡荡,望不到尽头。浓稠的思念又一次被打翻,与眼泪化在这一池夜色中。

02.

“老板,夫人来过电话。”毕雯珺刚刚结束漫长的会议和虚与委蛇的客套,已经将近30个小时没有睡觉了,即使是浓缩咖啡也不能抑制心底的疲倦和烦躁。

“打给你?”毕雯珺似乎有些吃惊,狂躁的心又平添几分不爽。

……是的。”吴特助不经沁出一身冷汗,良久才应答,“但是夫人只是问我您在哪里,还让我嘱托您好好休息。”意识到身边的寒意愈发深重,吴特助慌忙解释,才让毕雯珺心里燃烧的不悦弱了几分。

“老板,您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回家了……”感受到毕雯珺有所缓和,吴特助小心翼翼地开口提醒,毕雯珺舒展的眉心再次紧锁。想来是有些日子没见到她了,似乎连电话都没有一通。刚结婚那会儿,自己忙得不可开交,她就拎着保温盒呆在办公室,深更半夜趴在办公桌上睡着的样子总是让他心里汹涌着温暖,瞬间疲累也一扫而空了。

后来忙着上市,再后来又忙着拓展海外市场,见她的时间越来越短,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在二十几个时区之间奔波,忙得晕头转向。和她的联系,似乎只剩下一纸苍白的婚书和几句多方传达的关心。

“想吃冰激凌了。”真皮的座椅也并不好受,轻轻合眼遮盖住一双冰冷无情的长眸,睫毛惊人的弧度到让这张冷峻硬朗的脸多了几分柔和。高强度的工作后的片刻放松,神志已然随着车途颠簸而招摇混沌,稀稀落落之中,满是她的影子。

“雯珺~我不要去医院……”小小软软的一只蜷缩在怀里,声音也黏着几分甜意,长长的尾音还拉着病态的无力,毕雯珺永远记得那一刻,自己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就像层层攀附的松软的棉花糖,在灼热的阳光下还会结起金黄色的糖液。

“不吃药……想吃冰激凌。”她多爱吃冰激凌啊,生了病也像化了的冰激凌,黏黏腻腻地耷拉在床上,仗着自己心软就提各种蛮横要求。

她就是拿着一支冰激凌甜筒出现在他面前的,白色的短袖衬衫和粉格的百褶裙,一双笔直白嫩的腿随着风扬起的裙摆晃荡,头发只不过随手挽成高马尾,属于少女的青春气息就溢满整个记忆碎片。她美好得就像学生时代写在粉色信纸上飞扬的情话,一遍又一遍地被誊抄,还带着笔墨和玫瑰的气息,永远地被保存在精致小巧的金属盒子里,小心翼翼珍藏。

“做我女朋友,好吗。”没有烛光晚餐,也没有玫瑰花与气球,只是她这么坐在他的副驾驶座上,他牢牢地牵住她的手,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走了六年。

在毕雯珺心里,这辈子能让他耗尽毕生精力去打拼的人只有一个,能让他携手打造尽数浪漫的人也只有一个。

“老板,您说什么?”吴特助被没头没脑的话吓了一跳,从反光镜里投去询问的目光。

“没事……我们什么时候回去?”今夜想见到她的心情格外迫切,就如被点燃的柴火,噼里啪啦地嚣张喧叫,刺眼的红色火光让人无法忽视。

“这边可能要再留一个星期左右。”

“缩短行程,尽快回国。”

“老板您……真的不需要休息一下吗?”

毕雯珺没再说话,车窗外已不再熙攘,繁华的都市也回归原始的宁静。唯有大型商场的大屏还在不知疲倦地循环着广告,巨大到让人移不开眼的屏幕上骤然浮现一行字:

Je veux te voir.

03.

毕雯珺急不可耐地打开家门的时候,似乎忘了此刻是北京时间凌晨一点。望着黑暗冰冷的客厅,衍生出一丝失落。

那昏黄的小灯不再亮着,毛毯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沙发一侧,也没有一只带着倦意的小猫伸个懒腰,跳进他的怀里娇嗔地说怎么才回来。时间会冲淡一切,热烈也罢,甜蜜也罢。

毕雯珺推开房门,窗外的月光仍透进屋内,他听到了小声的异动。

走近些,他明确地听出,这是你发出的声音。

心像是骤然被抽走每一丝氧气,手指因为恐慌微微发抖,慌乱地打开灯,便看见你布满汗水的脸。精致的五官因为疼痛而扭曲,美眸紧闭,甚至不知是梦是醒。许是灯光刺眼,你费力地睁开眼,熟悉的面容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眼前,泪水愈发汹涌澎湃。

“胃疼……”惨白的双唇勉强地挤出两个字,便耗尽全身力气,汗珠打湿了发丝粘在脸颊,你知道此刻自己一定是狼狈不堪。

毕雯珺看着你,心疼得说不出话,匆匆给你套上外套就抱起你赶往医院。

胃就像是被指甲尖锐的手用力掐住,疼痛感蔓延全身,手脚全然冰冷,只有被他裹在怀里的片刻才感受到片刻暖意。

毕雯珺怀里的味道六年来从未改变,让人心安的气息总是叫人贪恋。

你不知不觉又闭上眼,意识模糊不清的最后一刻,浮现了贪心的愿望。

不要醒来就好了。

04.

再醒来的那一刻,温暖的阳光豁然倾洒在病房,灵魂也跟着轻盈起来,尽数填充着金色的暖意。

正如烂俗的电视剧桥段,他紧握着你的手靠在床边,优越的侧颜拢着细碎的光辉,似乎像他这样的人生来就应该被偏爱的,连耀眼的阳光都忍不住将柔和的那一束涂抹在他身上。

你心里竟然无法抑制地萌生汩汩的凄凉来,浓郁的悲伤甚至溢出了眼窝,化作一颗饱满的泪珠顺着鬓角匿入发丝。

岁月是一把无情的刀,刻骨铭心地在你心上刻下血淋淋的字。

失去。

我要失去你了。

“你醒了?”

声音带着惺忪的慵懒,就像顶流穿梭在声波之中,直击胸膛。你不想开口说话,眷恋着他的声音,甚至觉得自己心里的那些猜测太过肮脏,瞬间失去了开口质疑的底气。

“嗯。”此刻你无疑还是虚弱的,你没想到说话也还是费劲。

“胃痉挛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好好吃饭?” 滔天的怒气瞬间被点燃,你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错觉,那个温柔到骨子里的男人,竟然在销声匿迹的十几天后对自己如此强硬的批判。

“你知道如果昨天晚上如果我不在,你有可能……

“为什么你不在?”积压的委屈被打开闸门,你费劲地爬起来尽量与他平视,盈盈的眼眶和冷漠的话语都让毕雯珺片刻失神。

“你不是我的丈夫吗?为什么你不在?为什么我的饮食起居你一概不知?为什么我连你在哪里都不知道?为什么我打了十几个电话几十条消息都没有回应?为什么你在法国的时候偏偏她也在那里?”歇斯底里的质问激起毕雯珺心里重重的愧疚,偏偏最后一句竭尽全力的质问却让他不可思议。

没有来由的质问让他恼火,甚至一时忘记了你的委屈:“你在胡乱讲些什么?她在那里我怎么知道?我跟她早就没有联系了。”

在你听来无比敷衍的解释犹如一桶凉水,将她最后希望的火苗彻底浇灭,那双永远盛满爱意的双眼此刻直直地望向毕雯珺,眼里只有空洞的失望。

“好。”你跌坐回病床上,蓝色的病号服衬得本来就白净的皮肤更加惨白。

“我们离婚吧。”

毕雯珺感觉脑袋被人狠狠地捶了一记,耳畔都嗡嗡作响。

“就因为你这些毫无根据的猜测吗?你……你好好冷静一下,不要意气用事。”

他承认那一刻他慌了。

他害怕失去。

他绝不能失去。

潜意识里你是就算世界背离也坚定不移地站在他身边的人,他甚至没有一刻担心或怀疑你会离开。即使他也曾因为你和别的男人走近而幼稚地生气,但从未想过你会真真正正的离开。

“我就是太冷静了。”你平静得就像一滩阴影笼罩下的死水,缄默在连风都不曾眷顾的角落,泛不起一丝涟漪。“六年,我冷静够了。”

“你才30岁,你还可以找到一个温柔贤惠的好妻子。”

“我真的厌倦了。”厌倦了孤枕难眠的夜晚,厌倦了独来独往的生活,厌倦了安全感流失的爱情,厌倦了习惯性的包容和心动。

哪怕你还爱着他,就如六年前一样无比虔诚和单纯地爱着。

“为什么……”你看到他的惊慌失措,为自己下意识地心软而讽刺。

“因为我……害怕一个人睡觉。”

“可以吗。”

05.

日出日暮,没了他的生活仍在循环反复着。

你找了一份兼职,是在自己喜欢的咖啡店,店主人很好,你多吃几个蛋糕也不会介意。咖啡的醇香整日弥漫在身畔,熟能生巧的拉花随心而变,空闲的午后会坐在最靠近阳光的位置喝自己冲的咖啡,金色的光芒穿透云霭漂浮在乳白的奶沫上,浸润了时光。比起日日苦苦等待的巨大惊喜,如此单纯恬静的美好反而显得尤为可贵,白色的马克杯留下少女的唇印时,你爱上了这样触手可得的幸福。

他依然是生命留下的印记中最灿烂的一笔,犹如晚春飘飞的樱瓣,盛夏漫天的星灿,深秋淋漓的枫叶,凛冬洋洋洒洒的大雪,在生命里短暂地迸发了最美的光芒,而后匿了行踪。

他似乎剥离了生命里所有的爱,悸动随着离婚协议书上飞扬的签名留在了他那里,尽管你不过25岁,每天都有不少新的帅气面孔前来搭讪,你却再也无法心动。

你还是一个人睡,只是不再有无法确定的希冀,不再惊醒后自我安慰,尽管他仍然时常出现在你梦里。

事实是,你还是爱他,只是不喜欢他了。

06.

属于夜晚的步行是惬意的,橙黄的灯光泼洒在凹凸不平的水泥墙上倒是颇具几分艺术气息,不知是在哪一个湿暖的春日被风栽下的无名草随温柔的晚风摇曳着带着嫩芽的枝蔓,杂乱无章的斜影绘出一副简洁的画卷,普通的黑色帆布鞋踩在无人的路上,轻轻的踏声碾碎了光阴。

走过这个转角,便是你的住处。你自然不能再住在毕雯珺的家里,也不想回家听着爸爸妈妈念叨,就一个人搬出来住到了爸爸名下的一套房产。虽然地理位置不是很优越,但是胜在是一幢独栋的小洋房,双层但不是很大,一个人住着还算合适。

此刻的月色正是温柔,融进灯火寥寥的长街,心上冉冉升起几分愉悦,随即又不可抑制地涌生大片的孤独。尽管眼前的一切都圆满而美好,心上的空缺也始终顽强地宣示着,以总是无处不在的想念,唤醒内心对他的渴望。

脚步机械地重复,心却依然溺在充斥着他的影子的回忆中。抬眸,身体几乎是下意识僵硬,肩上的包顺势滑落,金属扣子吧嗒一声砸在地上,包里的东西洒了一地。可你仍是这么一动不动地站着,眼眶里不断有晶莹的液体在溢出,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升温沸腾。心脏在惊喜和慌乱中狂跳,挪揄着脚步。他听见声响,转过头来。

他的面容又清瘦了许多,本就高挑的身材更为削瘦,但仍然挡不住他天生优越的皮囊和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靠近的脚步越来越急促,滚烫的眼泪洒了一路。积压的想念如洪流翻滚,让人无法隐瞒。心驱使着身体往渴慕的方向奔跑,他张开双臂,你毫不犹豫地撞进他怀里。香根草和琥珀的残留气息与湿咸的眼泪缠绵,你送他的Grey Vetiver他一直用着。那一刻,沉睡的过往得到了宛如真爱之吻,一点一点张开了精致锁扣封存的木匣。

吹着滚烫的夏风的初遇交融着橙花的气息,狭小的车厢里极致浪漫的接吻充斥着玫瑰浓郁的氛围。六年的沉淀从未带走你对他一丝一毫的爱意,和他在一起的每一秒都是耳根通红的无限心动。

他掌住你的腰靠近他,你习惯性地闭上眼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温热的鼻息在靠近,鼻尖相碰的那一刻他突然停住了。你的大脑瞬间清醒,睁眼推开他时自己反而踉跄几步。夜色遮掩了泛红的脸颊,却难以掩盖你颤抖的声音,你不敢开口质问,生怕自己刚才的失态被他毫不留情地戳穿。

但他似乎也一时语塞,唇瓣轻轻张合几下,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

“对不起,这么贸然出现。”他终究打破僵局,只是素来凛冽的眼神此刻却不知所措,甚至不敢正视你的眼睛,青筋纵横的手如同未经人事的稚子胡乱交错扣弄。

你丝毫不意外他能轻易得到你的住址,哪怕他现在能够准确说出你今天早上在上班路上买了哪一种饮料你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震惊。但你并不把这种控制欲归咎于爱,更愿意解释为不可一世的毕大总裁第一次被人甩过后的不甘心罢了。毕竟,一个可以十几天丝毫不挂念自己的妻子的他,又怎么会在离婚以后突然拥有难舍难分的爱意呢。

“没事……这么晚了,请回吧,”你握拳,不动声色的平静了心绪冷却神色,“毕先生。”

冷漠的称呼让他心如刀绞,尽管做好了被你冷嘲热讽的心理准备,也没有办法平静的面对你不再爱他的事实。

“不要走。”你见他不语,便也不打算多费口舌,正打算抬脚径直走掉时,猝不及防地被他从后环住。他的动作很轻柔,不同于以往总是带着不可违逆的霸道意味,更像是小心翼翼的试探。

“为什么不走。”

“我想你。”

“我不想回到你身边。”

“那我每天来这里陪你。”

“我不想每天睡醒的时候身边都是空荡荡的。”

“那我每天都抱着你睡。”

“我不想生病了也要自己去医院,同学会也要自己去开,吃饭也要一个人吃,点奶茶一杯都不能起送,过着一个人的生活还要给自己幻想一个偶尔出现的丈夫。”心酸的过往一一浮现,你的情绪愈发激动,愈发声嘶力竭,挣脱的动作愈发猛烈。

“我陪你。你想做的一切我都陪你。”他温柔如梦的声音缠绕在耳畔,你不知不觉地安静下来。

“你的陪伴真的太不切实际了毕雯珺。”你用力推开他转过身努力注视他的眼睛,“我在你的生活里是什么,是一个附属品吗,是一个玩具吗,我要的不是你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可怜的时间来施舍我,是真正的陪伴,是哪怕什么事情都不做,只是躺在沙发上拥抱彼此消磨时光的最平凡的陪伴。我们在彼此心中的地位是不对等的,你懂吗。我在你心里只是代表一段具有商业价值的婚姻,一个安分守己大方得体的好妻子。”

“可我把你当成了我的全世界。”

揭开伤疤鲜血淋漓的人是你,先掉了眼泪的人却是他。带着薄茧的手摩挲着你的后颈,他的面庞在一点一点的靠近,绵软的亲密触感让人心醉,湿润的猛烈纠缠让你全然沦陷。

他还是那个毕雯珺,用一个吻就能将你彻底击败的毕雯珺。

“你错了。”

“我爱你,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

“或许我的表达方式是错的,但是你要相信,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爱你。”

“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让我来陪你,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07.

“我靠在墙上 而你走近 后来 窗外就有了月亮 

08.

“毕雯珺。”

你倚在床头,白嫩无暇的手臂耷拉在床沿,薄被松垮地挂在胸前,粼粼的月光从落地窗外飘落,沐浴着欢爱后疲惫不堪的身体,墨发倾落如瀑,温软的弧度掩盖了颈间的红痕。皮肤大面积的裸露着,可却丝毫不显得色情,就宛如云端上飘然而至的仙人。

“嗯?”绵长的尾音带着慵懒的睡意,从背后彻底将你包裹,微凉的皮肤毫不遮掩地触碰,反而让人安心。

“我们回不去了。”你的声音颤抖得厉害,伤人的话语力不从心,既像一个摇摇欲坠的谎言,又像一个鲜血淋漓的事实。

他有力的小臂将你缠得更紧,滚烫的气息直打在肩窝:“我想变得强大,因为我想证明给你,证明给你父亲看。”

“对不起,忽略了你的感受。”他的声音逐渐放轻,无处安放的愧疚更让人难以不为所动,心像是一块室温下的黄油,一点一点褪下冰霜外壳,露出软糯细腻的本色,空气中都散发着甜美的气泡。

真假掺半的世界,厚重的面具掩盖了本色,穿梭于芸芸众生,带着主观意识的揣测蒙蔽了双眼,曾经的你更愿意相信脑海中不近人情的他,害怕失去,害怕拥有。

有些浪漫会在纵情燃烧后褪色,凝变成枯燥无味的历史。

比如一个缠绵悱恻的吻,一场酣畅淋漓的情爱。

有些浪漫会在月光中浸润升华,幻化为纯净而熠熠的神话。

比如此刻紧扣的双手,比如在他怀里细数着时光。

比如他。

09.

后来我才知道,他即是浪漫本身。


*

「Je veux te voir.」是一句法语 意思是“我想见你”

(只是为了符合文章背景 百度翻译的 不对的话懂法语的宝贝可以来纠正我哦~)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