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高(弘杨):Perfect(排练日日常)

黄子弘凡跺着脚揣着一书包台词本去第一次排练的时候高杨已经进组半个月了,大清早的“聚橙一哥”笑嘻嘻的拍着男朋友的肩膀说给你爱的鼓励,然后在下一站果断下地铁头都不回走的步步生风。

可怜的“蜻蜓”飞也不是不飞也不是,眼巴巴的望着两扇自动门在嘟嘟的警铃声里合上继续坐他的车。半个月前高杨非常信誓旦旦的拍着胸口说咱俩一起起床出门吃早饭排练,中午还能一起吃个午饭做一对平凡普通的“排练室”情侣,半个月后就发现他俩排练的地方一点都不一样。

是真的一点点都不一样,直线距离差了五站地铁站,当然还得横跨俩地铁线。

归国好青年小阿黄前几周都只能揣个兜早晨目送着他高哥离开,然后回头打个哈欠一把栽在被子里继续睡他的时差回笼觉,这一周来了精神正好就要去排练了。

小企鹅上学一样带着水杯书包台词本,一样一样检查好手机钥匙充电宝,两个人就打着哈欠带着黑眼圈从家里下楼吃早饭。

“我紧张,你知道这个紧张他和之前的紧张不一样,它是一种,我怎么和你描述一下,正准备探索未知宇宙大千世界的时候,你家猫突然抱着你的腿和你唠嗑的紧张你懂不懂?”黄子弘凡端着豆浆絮絮叨叨。

“懂了,猫和你一定疯了一个。”高杨推推眼镜一脸平静点头,“一般说来猫都还是智商高比较聪明,十之八九我觉得还是你疯了。”

人形问号小Jerry:excuse me???干啥!不就是昨晚上睡觉口水滴到你袖子上了干啥!现在就开始这样对我了,过分!

是我阿黄不可爱了,还是你高杨嫉妒我太可爱了!

“晚上一起吃饭去,咱俩谁先结束谁发短信昂。”顺毛高杨呼噜呼噜开始美滋滋插话题。形体课上的多确实是比黄子弘凡厉害一点,昨晚上平板支撑又赢了说好今天轮到黄子弘凡请客,那就不要拖延干脆今天吃。

“好的呀,吃生煎去,方书剑给了我个地址还没去过。”果然下一句就顺着吃的聊了,高杨喝完最后一口心满意足的微微一笑,跟着黄子弘凡继续往地铁口去。

春冬交接的时候总不知道该穿什么,两个人又都是看天气只看最高温度的,黄子弘凡挠着鸡窝头站在衣柜前面啊呀一下今天二十四度,高杨就迷糊迷糊的从柜子里拿一件深色薄外套出了门。

八九点太阳温温柔柔的照在路上,黄子弘凡下了地铁随手拍了一张发在老云家的群里,照例还是只有标准男大学生梁朋杰秒回,“不是说今天排练?”

“是啊,欸你怎么知道?”

“锅锅对你的爱很深沉的小黄子。”梁朋杰举着手机踢掉刚穿好的鞋又躺回了床上。

张超:“红包,小黄加油鸭。”

“鹅?小杰不能拥有吗?”

“超儿,方方也可以吗?”

“走走走,我的我的。”黄子弘凡笑嘻嘻领了红包,顺手又截图发给了高杨,“羊,晚饭钱又有了。”

一分钟后,“羊羊羊!晚饭甜点和夜宵钱也有了!梁朋杰和方书剑也给红包了!”

“羊羊羊!明天饭钱也有了!大龙哥和嘎子哥也发了!”

高杨:“快去排练。”

高杨:“记得喝温水。”

黄子弘凡摁着语音乖乖巧巧说了句知道了,撩起衣服蹦蹦跳跳踩着树影子往排练场地跑,薄薄的汗挂在干净的脸上,随手拿来穿的红绿拼接衬衫外套随着风浮在阳光里,一派生机与活力朦胧着酝酿在早春淡粉色的桃花瓣和少年人轻轻的脚步声中。

高杨在的排练室是一个十层的高楼,年凯茜闲不住的从早上就开始蹦蹦跳跳带着他活动筋骨,小高高“被迫”新学了好几支舞蹈之后摆着手握着剧本背躲到玻璃窗下,皱着八字眉喘气。窗外的云打得很薄,一片一片的层层铺开,接缝的地方透着浅蓝色的天,高杨习惯性缩了缩鼻子举着手机拍了张照片。

“一盘薄薄的鲷鱼片放在了水蓝色的盘子里。”

半个小时之后黄子弘凡才看见,一手握着水杯站在饮水机前面接了小半杯冷水,一手打着字回“配蘸料点柠檬汁吗高美食家?”

收住嘴角的笑摁下锁屏准备喝水的时候,凉气刚顺着杯壁过来黄子弘凡又低下了头挪去右侧老老实实兑了三秒钟的热水。

“喝热水了。”黄子弘凡拍了张图发过去。

高杨吃午餐的时候才看见,咬着筷子发了句“不错,好孩子。”

 

一整个下午都是忙碌,高杨忙着和全剧组的人一起前前后后捋动作,黄子弘凡把头埋在一张张纸和唱段里训练台词和曲子,叮叮咚咚的钢琴键声交错着点在同一个城市的不同方位,这一秒重合,下一秒相错,上一瞬靠近,下一瞬远隔。

大家鼓着掌感谢排练结束收拾衣服准备离开的时候,屋子里的灯已经开了许久,高杨拨了拨额前的刘海拿着手机看消息,黄子弘凡什么也没发,Jerry的头像安安静静的挂在置顶群聊的下一个使劲拉着满弓。

“小高高,走了啊。车明天还我照顾好我的宝贝。”年蔓婷擦着汗从高杨背后走过去,脸上带着一天疲惫和下班的雀跃。

“好,拜拜。”高杨挥着手告别,薄外套穿在身上领子也整理好才给黄子弘凡发去消息,“我结束了。”

没有回应,高杨咂了下嘴去了星巴克继续等。

五六点恰好是城市晚归的高峰,高高的路灯不知道是感应到了哪一片阳光的离开,哗的一下亮起来,有几盏慢半拍的扑朔扑朔也跟着归了队。低头盯着手机的人脚步匆匆的走着,带上耳机的行人有些严肃的像是听财经新闻里波动无常的数字,有些挂着笑像是会奔往一个挂着棉花糖灯的温暖的烟火乡,穿着黑色校服的小男孩系着皱巴巴的红领巾坐在车的后座,手上还举着一支呼啦呼啦飞舞的风车,高杨猜今天大约有劳技课,他小时候也上过。

面前的提拉米苏被吃了一半,舌头悄悄舔过门牙担心沾上没化开的巧克力,手撑着头看一位老爷爷牵着白毛的京巴从原原的拐角走过来,小狗脸上的毛被风吹得向后飘呀飘的,这一个红灯还没有过去,停住的白色雪佛兰还是停在他右手边的马路上。高杨低头又看了眼手机,黄子弘凡终于来了消息。

“我晚了一点。”

“你饿不饿?”

“你先去吃一点垫垫,我这里还得一个小时才能结束呢。”

“羊?”

高杨看着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和黄子弘凡的微信名反复跳跃着,微微笑了一下,“那我来接你好了,给个地址。”

对面很快发了个定位,“等会见。”

年蔓婷女士今天约了朋友去吃饭,中午托腮和高杨聊了半个小时这辆多余的小电驴该何去何从的时候高杨突然问你借我骑回去,我明天给你带过来好不好。一拍即合,钥匙下一秒就稳稳当当出现在高杨的手心。

这会儿顺着人流走在路上的高叔叔蜷缩着自己的长腿要去接男朋友,年蔓婷的车是个前后座分开的小电动,高杨满脑子都在想等会黄子弘凡一米长的腿要怎么摆在后座才不显得孩子只有一米六,想着想着就笑了,蜻蜓已经栖息在路灯杆边等他了。

“你哪里来的车?”

“不是说一个小时?”

两个人同时发问,高杨摸摸头发说蔓婷借的,黄子弘凡盯着后座的踩脚板正在思考该说点什么,一阵寒风就吹过来。

“你冷不冷,快点上车。”高杨缩了缩脖子催。

“我这一米八的大长腿嘿。”

“提前结束了,你刚刚不是问我咋了嘛,钢琴老师肚子饿了,然后导演就说放我们回去了。”黄子弘凡攥着后座的小把手低头盯着自己的腿,他说不踩脚板,高杨说这不安全得踩,于是本来是当代男大学生的黄子弘凡一秒又回到了小学坐在爷爷车后座的时间,除了前所未有的和自己的腿贴近黄子弘凡都没什么嫌弃的。

当然还有点冷,松开手默默把扣子从上到下安排好,黄子弘凡脑子里都是导演“你们要是感冒就完蛋了”的耳提面命,吸了吸鼻子抬头看高杨的时候对方的衣角恰好擦过他手背。

“你衣服扣没扣?冷死了,不该相信二十度的啊呀。”

“没有,下个路口红灯再说吧。”高杨尽量把声音说的很大声,风灌在耳朵里像是全春天的花苞都在这一瞬间绽放开一样,冷是冷可是载着黄子弘凡在后座心里又莫名奇妙的温暖。

“那你别动,我给你扣。”黄子弘凡伸了一只手拢着高杨的衣服环着腰探过来,摸到扣子的时候也不管高杨突然的僵硬另一只手也抱上去找衣服上的洞,歪着头贴在高杨的背上,两只手抖抖索索开始系扣子的盲操作。

“扣不上算了,这衣服不好扣。你坐好别摔了。”高杨吸着凉风说话,也不知道后座听没听到,反正手还是没停。过了一小会黄子弘凡就在后面欢呼,“扣上了扣上了!”

“扣上了你就再帮我扣一颗。”高杨咬咬嘴唇笑。

“好。”

在扣上一颗手就没有缩回去,黄子弘凡靠着高杨的背搂着腰说要给高杨取暖,结果不知道学什么一颗小脑袋在高杨背后蹭来蹭去的撒娇。

“唱了一天了一天了……”

“高杨羊羊羊羊羊……”

“你今天瘦了吗?么么么么么?为啥不回答我啊羊儿你说句话!”

“高杨,出问题,长得好看还调皮……”

 

“好了好了好了,下车吃生煎。快点,不是说饿了。”

“吃完了回家洗洗上床看电影,昨天还留了一般没看完。”

“哦,好,走呀!”



总而言之高哥很久没有发自拍了,静态羊羊和动态羊羊其实我都很想看看的哥!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