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风麒录》10.10――悄然改变的生活

――――――――――――――――――

《東方风麒录》前情提要

previously on prison break……

小麟的故事正讲到精彩之处,却被锅里烧开的水给打断了。随后,她煮了两碗面,和这位名叫**臻的男孩一起吃了早饭。

早餐后不久,臻的父母回来了。他们对小麟的帮助很感激,并邀请独自过年的麟去臻家吃午饭,以表谢意。

都说时间是相对的,人越喜悦,时间过得越快。的确,大年初二这一天,在热闹、温馨的节日气氛中,很快就过去了。在小麟回家之前,臻对她说:

“小麟姐,以后有空欢迎你常来我们家玩哦!另外,早上你讲的那个故事……很精彩哦!”

转眼之间,四个月的时间已经悄然过去了,在那个与华夏隔海相望的国家……

――――――――――――――――――

[日本长野县第一高中]

“老师来了!”

相信每个人在自己的中学时代里都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班里的某些“热心”同学,总是会自觉趴在班门口或者是走廊的拐角处,充当起“侦察兵”(@射命丸文)的角色,密切监视着老师的一举一动。

一旦出现了任何的风吹草动,“侦察兵”们就会火速赶回去给教室的“大部队”通风报信(我们将其称之为“5G网”)。而现在的情况,明显就是这样喽。

只见在这声短暂而又急促的呼喊声之后,班上所有正在打闹,睡觉,吃零食和玩手机的同学们全都停下了自己手头上的“工作”,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秒入戏。熟练的扮演起了老师和父母们所期望的品学兼优乖宝宝角色。

不过,此时正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位置(喜闻乐见的主角专座)上的那位有着一头漂亮的绿色长发的女孩子就是个例外。

“喂,早苗!老师马上就要来了,快点把手机收起来啊!”

“啊?哦!我知道了,谢啦~小英英!”

早苗本来已经看得入了神,不过幸好她有一个日本好同桌,2333

很快,那名老师便踏着上课铃声准时进了教室

“上课!”

“起立!”

“老――师――好”

伴随着同学们此起彼伏的问好声,这无聊的一天便又开始了

……

“叮铃铃……”

终于这枯燥乏味的一天在那轻脆的下课铃中已经过去了。

要说这一天当中让学生们印象最深刻的两节课,那么无非是第一节和最后一节了,因为它们俩一个象征着开始,一个代表了结束。现在,今天的这最后一节课,已经……结束了。

英田雅凡子:“公元前三百年左右,铁器由中国传入日本。”

认真学习了一节课的学生们已经放学了。

东风谷早苗:“ZzZzZzZzZz……”

而休息了一节课的学生们……也已经放学了。

[教师办公室]

刚刚上完了最后一节课的史老师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办公室里开始吞云吐雾,并且惬意的感慨道:

“啊!课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这时梳着短发的英语老师走过来打趣道:

“得了吧你,只有死人才能成神仙呢,你这叫   ――课后一根烟,抽成活死人,2333”

历史:“喂!下课抽烟的人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你说对吧,政治老师?”

英语:“他呀,现在正忙着训七班里的那些学生呢,哪有功夫来这儿理你。”

历史:“唉,他也真是够倒霉的了,带上了这一届最差的文科班。”

此时,一旁的国语老师正急急忙忙的收拾着自己的办公桌,英语老师和历史老师的聊天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影响到她手头上的“工作”

见状,对面桌子上身材娇小的生物老师说:

“哟!这么着急的去跟男朋友约会啊!”

而语文老师也毫不留情的反击道:

切,我又不像你和物理老师,找了个同学校的,可以天天和他黏在一起”

隔壁正在看学生们在她桌子上默写气候和洋流图的地理老师也得空转过来插了句话:

“看看人家英语师的孩子已经能满地跑了,你们俩儿还不赶紧的吗?”

语毕,地理老师又重新转了过去,在旁边的那位默写正确的五班学生的地理本上用红笔写下了今天的日期――“六月一日。”

独自留下了国语老师和生物师在风中尴尬着

不过所幸,远处政治老师那带有独特口音的叫骂声缓解了这里的尴尬……

“你们这群笨蛋,闭上臭嘴巴,不要再议论这事了!”

不过,就算政治老师的叫骂声大到远在走廊另一边儿的教师办公室里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可是却仍然吵不醒此时正在睡梦中和周公一起下着大将棋的东风谷早苗同学(也许他们下的是大局大将棋吧,耗时太久了)

[六班]

“早苗?醒醒早苗,已经放学了!”

睡眼朦胧的早苗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看见了自己的同桌,于是便迷迷糊糊的说道:

“哦……早上好啊,小英英”

“哈?早上好?现在可完全不是应该说早上好的时候了吧!你自己看看,这都几点了,都已经放学了哎!”

“什么?都放学了?耶!哦不是,那你还不早点叫我,真是的!”

现在的英田雅凡子真的已经吐槽不能了,大概这就叫“人在屋中坐,锅从天上来”吧!

……

雅凡子:“呐,早苗,能跟我说说?”

早苗:“?什么啊?”

雅凡子:“为什么你一上历史课就要睡觉呢?”

早苗:“切,我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问题呢!

雅凡子:“这个问题很重要啊!拜托回答一下吧!”

早苗:“唉……还不是因为那家伙的历史课上的真的很无聊嘛,所以我才会困的睡着的啊!”

雅凡子:“啊?就因为这个啊?”

早苗:“怎……怎么?不行吗?”

雅凡子:“没,这大概就是英语老师所说的――自己便秘了,却怪地球万有引力不够,2333”

早苗:“好啊!一个英语课代表当的你长能耐了是不是?我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训你一下,看招”

雅凡:“啊,好痒啊,我错了还不行吗?别搔了!”

……

六月一日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过去了,事后每当早苗无数次的回想起来时,都会觉得:作为一切的开端,那一天简直有点儿不真实,因为那时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如此……过分的美好。

对于那一天的记忆,除了那段夕阳下的对话之外,剩下的就是早上自己在朝阳下用手机看的那篇小说了……

[东之国,稻香村,郊外农田]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嘛,虽然话是这么说的没错啦,但是在姐姐那在红叶中翩翩起舞的样子,果然还是要比我这个在农田辛苦工作的老农民要潇洒多了。”

此时,正在农田里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却只催熟了一颗稻子的丰收之神——秋穰子如是说道(姐控自带的一层姐姐滤镜)

而此时的秋静叶呢?她正一边对一棵老树破口大骂,抱怨它太硬了,踹得自己脚痛;一边意味深长地望向了自家的妹妹。其实她也明白,自己的工作并不招人待见。对于那些连饭都吃不饱的穷苦农民们来说,树叶什么时候变红,什么时候掉落,不过是会引起景色的变化而已,不是重要的事情,他们关心的只有自家农田的收成而已。而且,能够给秋姐妹两人带来人们的信仰心的东西,也只有郊外的这些农田了。这些道理,秋静叶和农民们都明白,只是不知道秋家的那个傻妹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这些啊。

其实,在熬过了姐姐那好几次苦口婆心的劝说之后,秋穰子早就已经知道了那些世俗的信仰心是怎么一回事了,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秋穰子仍然是非常仰慕姐姐,毕竟当妹妹的崇拜自家姐姐难道还要理由吗?

姐妹两人和村民们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互相帮助、各取所需的平淡生活,但是上天又怎么可能让他们一直如愿以偿呢?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亘古不变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改变它本身了吧?

[专栏之外的故事]

好了,那么为了应对我即将到来的高三生活,我在此宣布:《東方风麒录》正式停更一年!

另外,不是我有意要把10.04~10.09的故事跳过的,而是时间不允许啊,而且我手头上正好还剩下这篇草稿,所以就赶停更之前发出来了

最后,再提一句,这篇专栏中唯一出现的那个名字,那是别班的学生给咱的上一位语文老师起的一个……艺名?

总之,她现在差不多要辞职了,让她的这个……艺名?出现在我的小说中也姑且做一个纪念吧

[共2979字]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