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乒乓球队-英雄人物小故事(邓亚萍、郭跃华)

《苦练为乐——从108将的顺口溜,到郭跃华两闯极限,到邓亚萍的小电炉子》

         中国乒乓球界第一次掀起大规模苦练热潮,是在1960年。当时,容国团刚荣获世界冠军,为了打好1961年将在北京举行的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国家体委特意从全国各地调集108位优秀选手集中训练。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元帅亲自点将,由荣高棠副主任率领李梦华、陈先、张之槐、刘兴、李文耀、张彩珍等批体委干部到乒乓球队蹲点指挥。荣高棠等同志深入球队谈思想,讲哲学,分析艺与胆的关系,分析大处”与小处”的关系。年轻的运动员们开始明白了从大处着眼,从小处着手”,逐步懂得了艺高人胆大,胆大艺更高”,艺高”是第一位的。当时在集训队,还广为流传着取之于文艺界的顺口溜: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苔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道,三天不练观众都能看出来”……这些饱含哲理的警句和苦练经,极大地激发了乒乓健儿们的斗志。当时真可谓一腔热血、顽强苦练、矢志夺标、潜心钻硏、裂球盈筐、挥拍挥汗、加班补课、日以继夜……胜利之神终于对这种苦练壮举报以微笑:中国队在第26届世乒赛中一举夺得男团、男单、女单三项冠军:继而在第27届和第28届世乒赛上分别夺得三项和五项冠军,开创了中国队的鼎盛时代这种苦练之风传承到十几年后,在男队主将郭跃华的身上出现了两闯极限”的故事。1974年初,在徐寅生的激励下撕掉正胶改用反胶的直拍快攻手郭跃华为了尽快适应反胶击球的感觉,执意要看看自己正手对攻一个球能打多少回合?一次训练,他与同伴深运一口气,开始了对攻训练。一百……二百千……两千…三千…五千…眼睛酸了,胳膊酸了,手发胀了,他俩全然不顾,顽强地数着回合,苦苦地对攻下去。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们居然创造了一个球对攻了七千多回合的集训队最高记录!

郭跃华

1979年在第35届世乒赛男子单打决赛中,因体力不支腿部拉伤而弃权的郭跃华,回国后痛定思痛,把强化耐力作为备战第36届世乒赛的重点。在夏天的一次训练中,在完成了规定的10筐多球训练的计划后,他浑身早已湿透了。他顾不上喘气,又端来满满一筐球练运动量最大的正手侧身抢冲。边跑边冲,他突然觉得头重脚轻,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板上。汗流得太多,他休克了。大伙围过来叹息着,劝他休息。他睁开眼,苦笑道:我倒要看看我能承受多大的运动量。”训练结束,他又和队友们做了二百多个仰卧起坐苦心人,天不负——一郭跃华荣膺第36、37届世乒赛男子单打冠军,最终成为八项世界冠军获得者。

        这种苦练之风传承到20世纪90年代有一天晚上9点钟过了,中国女队主教练张燮林查房,走进了邓亚萍的房间,只见墙角一只小锅正噗噗冒着热气。他火了,问这是谁的?像闯了祸的小邓轻声说:是我的。

房间里不准用电炉子,知道不知道?”他严厉追问。小邓没吭声,悄悄把电源拔了。

张燮林余怒未消地走出屋,一个女队员追出来为小邓打抱不平:她练球刚回来,食堂关门了,只好煮点方便面……”张燮林明白了:

平日下午训练6点结束,洗澡水供应到晚7点,小邓总要找个伙伴加班训练到7点,才匆忙洗个澡,再到食堂囫囵吃晚餐。每逢周二、五,洗澡水供应到晚8点半,小邓非要加班训练到临近8点半才进浴室,洗完澡哪儿还有饭吃?为此她偷偷买了个小电炉子。张燮林多次给她下过命令:爱惜身体,训练不准超时加班。她总是点头笑,等他一走,她又溜回球馆。而这一天,恰恰是星期五!张燮林心里不是滋味,急忙骑车回家拿了几个鸡蛋,塞给小邓添营养…

邓亚萍

此事传到食堂,大师傅们当即决定:每逢周二、五开晚餐,留个人等小邓。颇受感动的大师傅们也在计算:小邓一天、一周、个月、一年要比别人多练多少时间?

有人感叹:为了事业,邓亚萍的神经久张不驰,太苦了!她能夺取18项世界冠军,实在是应得的回报!

话题到此并没有结束,因为邓亚萍对此另有见解。她说:很多人都以为我活得挺苦,一天到晚就知道苦思苦练。可我怎么没有苦的感觉?什么叫苦?只有不愿干的事情,被人家逼着去干,硬着头皮去干,才是苦。我一拿起球拍,人就兴奋!没有什么比打球、琢磨球,更让我兴奋的事了有感于心,才能发之于口。乒乓球对于健儿们而言,或许正是因为它迷人才那般磨人,磨人才愈发迷人。

中国乒乓之剑,正是经历了一代又一代剑手们异常艰辛却又往情深的砥砺打磨,才出落得如此坚韧锋利,才闪烁出经久不褪愈发逼人的寒光。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