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写文被你角儿发现(栾云平×你)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逮着栾队一个人祸祸… …

ooc预警,圈地自萌,玻璃心慎入

整个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文笔渣,勿怪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路过可以点个赞哟,评论一下我也会更开心哒~爱你们哟,啵!

其实写文并不是你的本意,你只是觉得适当时候可以娱乐一下自己,但是你也没想到你会被发现,毕竟你平时隐藏的太好了,专挑他上班的时间窝在家里写文。

苍天有眼,你从没写过他和社里其他人的cp文,不然下面这个故事,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还有一分钟!”你默默地念着,试图抢到大封箱的票。

“你叨叨什么呢。”栾云平探了个头,眯着眼想看你的手机。

你把手机贴在他脸上:“抢大封箱的票啊,你又不帮我抢。”

“我倒是想帮你,也得能抢得过人家啊。”栾云平扁扁嘴继续看书。

“到时间了!”你腾地一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喊的这一声差点让掉凳表演艺术家栾云平先生掉下沙发。

栾云平皱着眉头看着你的表情从兴奋变成怀疑,最后变成愤怒和委屈,而他的变化跟你恰恰相反。你看到瞬间变为一片灰色的界面,气的想砸手机,栾云平及时拦住了你… …的手机。

“别扔啊,跟不是钱买回来似的。”栾云平把你的手机放在了茶几上,“行了,到时候会有视频平台来录,等着看就行了。”

“抱着手机跟去现场看能一样吗!”你嘟着嘴,拿起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口。

栾云平看着你气呼呼的样子,笑的不能自已:“在家里看直播吧,投屏在这大彩电上,一样的。在家老老实实等我回来,不然你要是去现场我还得跟做贼似的偷摸等你。”

“好吧好吧,回来的时候给我带点蛋糕好不好?”

“你都多胖了,还吃蛋糕,我买点水果回来算了。”栾云平递给你一个嫌弃的眼神。

“我不!我要吃蛋卷,肉松小贝,还有桃酥!”

“那你自己出去买啊。”栾云平不紧不慢的说着。

你听见他说这话,忍不住又踹了他几脚:“你买不买!”

“买,买买买,你别踹我啊,把我踹瘸了你替我上台啊。”栾云平躲开了你剩下的几脚,揉了揉被你踹疼的大腿,“我这娶回来一母夜叉。”

 

大封箱的后台格外热闹,大家有说有笑,郭麒麟翻着b站专栏,忽然笑了。

“你咧嘴笑什么啊,一会上台了。”

“我看文章呢。这儿有一个写你的,写的不错,跟真事儿似的。”郭麒麟抱着手机边笑边看。

栾云平撇撇嘴:“要我说啊让那些小姑娘自己玩去,别看了。”

“不是,哥,这个写的真不一样,特别生活,特有意思。”郭麒麟说着还把手机往栾云平眼前推。

栾云平无奈之下看了一眼,这什么写的跟真事似的,这不就是真事吗!

而且还是添油加醋的真事!

他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整理着自己的大褂:“嗨,这都是瞎说的,写的一般般吧。”

此刻的你抱着零食在家里看着直播,咧着嘴乐的不能自已,还在b站发了个动态:今日停更,认真看封箱。

 

凌晨,你一直等在家里,但是左等右等不见人,你还是有些担心的。实在忍不住,便打去了一个电话。

“你啥时候回来啊?”

“我在路上呢,还有半个小时吧。”

“我的点心买了吗?”

“买了,早买了。”

“那我给栾副总下点馄饨再煎个鸡蛋?”

“看着弄吧,别弄太多,吃太多晚上睡不踏实。”

“好嘞,老公再见。”你丝毫没听出栾云平语气里有什么不对,乐乐呵呵的走到厨房给人准备着夜宵。刚把厨房收拾干净,你就听到了家门打开的声音。

“栾副总回来啦?”你一边擦着手一边走出了厨房。

“回来了。”栾云平换了拖鞋脱下外套,搓着手,看着你做的夜宵。

“洗洗手再吃。”

栾云平乖乖的洗了手。

你打开了他放在桌子上的袋子,随手拿了一个蛋卷,吃的很满足。

“我问你个事。”栾云平咽下嘴里的馄饨,抬眼看着你。

“你问。”

“包子是谁啊。”他随手拿起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

你心头一惊:“什么包子是谁?”

“b站,专栏,顶着仓鼠头像的那个,可爱的包子,是谁?”

你脸上简直写着“被戳破”三个字,嘴依然很硬:“不认识。”

“我怎么觉得这姑娘写的都是咱们俩的事呢,还是添油加醋写的。”

“不可能!我那都是认真写的… …”你一急眼,一不小心说出了事实。

栾云平眯眼看着你:“让我给诈出来了吧。你怎么想的,居然还写出来。”

“栾副总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让我死个明白。”

“问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写的。”

“传说中的领导家孩子给我看的。”栾云平起身把袖口挽了上去,活动了一下手腕。

你老老实实的站起来,走到栾云平面前,两只手绕着他脖子,顺势挂在人身上,试图用撒娇解决问题:“栾副总饶了民女可好啊。”

栾云平冷哼一声,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把你扛了起来。

“今儿晚上要是饶了你,我就是那个。”

今天下午一把刀扎哭了好多人,为了弥补,晚上还是塞颗糖吧~

再次二更,而且这次没耽误学习,我真的是个劳模~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