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10年却依旧抢不到票?许嵩在音乐圈是个特殊的存在

“人不可能全然不顾外人看法,但也不必沦落到活给别人看。”这是许嵩于2013年在随笔集《海上灵光》中写下的句子。

那时的他不过27岁,却早在六、七年前走红。而今过去7年,有人说这个没有曝光度、没有话题度的歌手已然过气。但事实上,许嵩虽不愿意露面综艺、电影,但他从来没有停止过做音乐的脚步。

平时没动静,一开演唱会、一发新歌,许嵩的相关搜索指数直线上升,而你甚至连张门票都抢不到。

从06年到20年,跨越十几个年头,许嵩的“红”细水流长。这么多年来,他用实力证明好的音乐不会被时间的洪流冲刷,相反会被时间留住并走向经典。


01


零几年时,唱片CD产业在盗版唱片的围攻下走向死路,而与此同时,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给一批有才华、没背景、没机会的素人歌手带来更多机会。

许嵩无疑是其中最突出代表,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宣发团队、没有制作班底,学医出身的他虽幼时学过钢琴,但做音乐纯属半路出家,而这完全是出于热爱。

正是因为没有唱片公司的约束,许嵩的音乐向来保持纯粹和独立。如果说独立是小众的代言词,那么许嵩的作品则是大众眼中的小众,雅俗共赏,传唱度颇高。

“每一个音符都是我眼中的故事,我只不过想把这些故事唱给你听”。大学时期的许嵩坐着电脑桌前,他把这句话写在博客上。随后一首首充满画面感的文字音乐在许嵩的手中诞生。

在那个选秀火爆的时代,超女快男在舞台上接受歌迷的欢呼呐喊,只有许嵩安安静静做自己,每一首原创歌曲皆细腻、敏感,像《玫瑰花的葬礼》、《7号公园》、《清明雨上》……

在流行的旋律下,许嵩坚持音乐的纯与醇,始终保持独立的心与笔。一炮而红、一夜成名后,许多音乐公司向他抛去合作的橄榄枝,他本可以被包装成名盛一时的国际歌手,但他选择拒绝。违背初心与本意不是许嵩的风格,诚如他所说:“不喜欢的事情再成功也不开心。”

表面任性实则是常人所没有的坚持。早前曾有记者问他:“有歌迷说更加喜欢你之前的曲风,为什么不继续?”

可许嵩绝不会迎合别人。“重走老路不难,就像五年级的学生去做三年级的题目,信手拈来。”

他说音乐人该有自己的进取心和尊严,作为一个五年级的学生应该学会拒绝。

因此,从《江湖》到《深夜书店》,从武侠意境到现实世界,从文字到谱曲,许嵩如独行侠般包揽巨细。不做视觉的附庸,回归音乐最本真的样子,这是他的追求。

许嵩甘愿停在自己的港湾,做一个非当红歌手。一到闲暇时间,他就去声乐班学习、研究古典音乐、补习乐理知识,顺便学习最先进的音乐处理工具。除了音乐外,他的生活就只有文学,从诗词歌赋到欧美小说,从古代到现代无不涉猎。

正因爱阅读爱思考,许嵩的文字功底深厚,这一点充分体现在他创作的歌曲之中。


02

所谓叙事而歌,一首好的歌曲除了有好听的旋律外,还应该击中人们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

许嵩的歌曲大多如此,有血有肉、言之有物,我们可以在浅唱低吟中感受到不同的生活画面以及细微情绪。

首先是日常生活的叙事主题,许嵩多截取现代生活中的小细节,加上个人的领悟,文风直白、坦率。像《微博控》,直接调侃现代人热衷刷微博而忽略身边人,“你掏出手机拍个不休,把我晾在旁边像木头。”

语言直接浅白,又有反讽意味。

再到《全球变冷》,用街头行人相遇的画面为开头,讲述的却是人与人之间的冷漠,路人跌倒旁人视若无睹,最后许嵩发出劝告:“何必活的那么冷酷寂寥。”

第二,个人心声的表达。对于许嵩这类强调个人独立的歌手,他常常在歌词表达自己的价值观,或反驳外界争议,或寄予个人的生活态度。像歌曲《安徒生不后悔》,“把我当假想敌呢,视线偏离作品本身……”直接回应多方舆论。

而《山水之间》、《今年勇》则将古典诗词与现代语言结合,通过人生几个状态的改变,你会体会到许嵩淡泊、闲适的生活态度,“豪情已折耗拿得起当年勇……今朝有酒醉庆同袍沙场归。”

自由又洒脱,普通人平凡的追求。

另外,诗意化叙事是许嵩歌曲的最大特色,谁年轻时没有抄过他的歌词呢?毕竟可以用来写作文的。

《如果当时》中的“与你若只如初见,何必感伤离别”化用纳兰容若的名句“人生若如初相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几个字营造独特的诗意美感,又如:“我寻你千百度,而你从不在灯火阑珊处”,将《青玉案》中的诗词巧妙化用,很自然地表现主人公求而不得、寻而不归的失落。

另外,许嵩不单单爱用古典诗词,而且插入意象,极具文学性。像《千百度》中有“鹧鸪”、“瘦马”,其他如“断桥”、“枯蝶”、“飞鸽”、“孤雁”……

他创作的歌曲就好似一首古典叙事歌谣,既有古人的韵味又有现代的忧思。

为加强叙事情绪,许嵩还爱用反复使用某个词汇,像“忙忙忙,忙出个什么所以然”。在重复中,形成有节奏的韵律美,同时4个忙字可听出许嵩在规劝我们享受生活、学会放松。

在歌曲《七夕》中,许嵩以第一人称视角出发,将听众拉进那个感人落寞的故事,暮雨纷纷,在这特殊的日子唯我等你。这种叙事歌词,让听众与作者之间的距离缩短,可以引起高度共鸣。

正是这些多样的叙事方式,给或宁静或爱情或离别主题的歌曲赋予了更多的意义,我们可以在诗意叙事中感受古典文学美,亦可以在深藏情绪的流泻中获得新的生活感悟。

准确来说,许嵩的歌曲之所以经典,多源于此。


03


有人说许嵩是不低头的文青,此言不虚。

活在互联网时代,他却如同隐身般,除了音乐作品外,许嵩甚至连张写真照片都不多,实在神秘。

记者问他是否有何音乐理想,许嵩的答案为坐船的意义是享受沿途的风景,而非为了达到目的地。清醒又自知。

所以他才会在《雅俗共赏》里写下,“他们说快写首情歌雅俗共赏,打完字谜还要接着打榜”。

不管谁的故事有营养,许嵩说要俗得无畏,雅得轻狂。正是这般,听众们在爱上他的歌曲同时迷上他的三观。这种谁都不迎合的态度,正是无数人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

换句话说,好的音乐不会死,而许嵩也会一直红下去。

最后也希望大家能像他一样是活在阳光下的骄傲的麦穗,不低头、不张扬。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