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你的忌日呢,[空条承太郎]

当神父看到男人脸上露出的惊慌神色,他就意识到,这个「英雄」,已经不再无敌了。强大到看到就会胆战心惊,无解到了解能力就会放弃反抗,英雄承太郎似乎没有见到过什么能够阻挡他步伐的——至少在他的女儿还未降生时,夹带着如同星辰之火一般的铁拳会粉碎所有的敌人。但是女儿降生后,一切都不同了。

「白金之星」可以在一瞬内将残酷华丽的吸血鬼之王粉碎,但是却没法帮助女儿扎好一个个简单的辫子。承太郎只需要几秒钟便可以推断出敌人的想法,可即使是绞尽脑汁,也无法明白这淘气的小精灵究竟在想些什么——承太郎并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很享受。他享受与亲人在一起的时间,即使从未流露出一丝感情。

他可以为了自己的母亲,踏上与死亡共舞的50天之旅,也可以为了挽回外公和舅舅之间的关系,放下自己的高傲,甚至做好被羞辱的准备。对这个永远都是板着一张脸,很少流露出感情的男人来说,他最愤怒的时候就是自己的外公被DIO给吸干血液的时候。那怒火几乎要化作实质,将一切都焚烧殆尽。

思维回到这凝滞的时间,没有同伴的欢声笑语,没有亲人之间温暖的氛围,承太郎不禁打了个寒战——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到恐惧。因为自己的女儿,正被无数把飞刀包裹着——就如同曾经的自己。但与自己不同的是,只要时间开始流逝,她就会被夺取生命。女儿?还是胜利?

根本连思考都没有,那高大的武神瞬间浮现在了他的背后,将一切爱意,一切愤怒,一切埋藏在心中的感情,倾泻在了这段“ORA”连打中,一如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在飞刀被打开之后,承太郎放弃了一切举动。他知道,即使是打开了飞刀,神父一样会杀死自己的女儿。

但是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徒劳地挡开了飞刀。“原谅我……徐伦。”翡翠一般的瞳孔闪烁出了一丝悲伤,即使转瞬即逝,但在这时间停止的时候,这哀伤却无比显眼。为什么不选择杀死神父?——他不愿意看到女儿死在自己眼前。仅此而已,这只是一个抛却了英雄身份的父亲,小小的私心罢了。

最后,这奇妙的冒险,在这里画上了句号。

——2012年3月21日

美国

佛罗里达

空条承太郎

[确认死亡]

只是不知为何……那天堂凝视人间的眼,又黯淡了几分,似乎那个英雄,并未死去……

这是一段复制下来的话

我在想,如果当时仗助能够赶到有多好?如果当初茸茸能够在那里,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

但是这一切终归没有如果,命运是个不讲理家伙,他偏爱神父,却让他死在新世界的前夜。

空条承太郎,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主角,没有之一。

在接触jojo之前,我对角色的死亡一般都只是惋惜,可当我接触jojo之后,阿强的死亡是我完全无法接受的,因为他是我最喜欢的角色。

这个男人,他打架下死手,却在不知道替身这一概念之前将自己关在牢笼之中;这个男人,他嘴上说着嫌弃,却能够在老东西被dio吸干时放弃冷静去不顾一切欧拉dio;这个男人,能够为了挽回家人间的关系,做好了被仗助羞辱的准备。

这个男人,他有着无敌的白金之星,却没有无敌的内心,或者说,没有人的内心是无敌的。

纵使乔斯达家族的血脉给予了他无限击溃命运的勇气,但这份血脉的羁绊,却恰恰是他最大的弱点。

一瞬间,能够让DIO不敢接近他,两秒,能够打碎DIO的头盖骨,五秒,能够打爆这个妖艳的吸血鬼。

0.5秒,能够躲开疯钻的攻击,2秒,能够为仗助争取时间,同样两秒,能够让变态杀人魔再起不能。

但是五秒,却无法拯救一个父亲,或者说是只能让这个父亲拯救自己的女儿,所有的理性,在这一刻被他抛之脑后。

就像是他的女儿能够为了他放弃了结神父,他也能够为了女儿放弃欧拉神父。

[天堂制造]让永远闪耀的[白金之星]最终陨落在这片宿命的石之海里,在这一刻,甚至没有人为他演奏[镇魂曲]。

除了老东西,星尘十字军似乎没有一个人善终,这大概就是DIO的诅咒吧。

但是

荣耀永归星尘十字军!

你的星座是水瓶座,你的血型是b型,你的身高是195cm,你喜欢的运动选手是:[千代富士],你喜欢的歌手是:[久保田利伸],你喜欢的电影是狼踪,你的口头禅是:[呀嘞呀嘞da☆ze],你的名字是。

[空条承太郎]

3.21,是你的忌日呢,[Kujo Jotaro]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