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石之国】窥视到未来的宝石们(10)番外:冬日雪

注:

本文为《窥视到未来的宝石们》番外,可独立观看。

文中宝石代称“她”为个人喜好,会出现意译与音译同时并存的状况。

cp:法斯×安特库


   法斯猛地睁开眼来。

  入目是一片凝固的昏暗,她感觉到一股流体包围着自己。挣扎着抬起头,才发现自己被什么流动的东西围住了。

  渐渐适应突来的光亮后,她发现自己正处在一处匣子中。

  片缕光芒在后方照射进来,她转过头,透过长方形的棱条看到了外界。

  茫茫白色中,柔软涌动的淡黄色映入眼帘。

  她张了张嘴,眼中全然是震惊。

  围住自己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早已熟悉的合金双手,它们化为液体状将自己包裹起来,外面的景象何等熟悉,那是多少个夜晚都会使她惊醒的梦魇。

  那个人的碎片,她的洁白,正盛放在那圆润的盆中,那片淡黄色的月人正沿着纤细的绳索,缓缓上升。

  这,是哪里?

  梦中吗?

  行动快过思考。法斯无比精确地掌握了自己的合金手臂,流体渐渐回拢,她站在白雪中,眼神冰冷地盯着打算离去的月人。

  现在的这具身躯并不灵活,她在回收合金时,身体无法承受突然融入体内的异物,磷叶石的躯体出现细细的裂纹,从中迸溅出金色的光。

  过量的合金在她的身后绽放出璀璨的山茶花,她无暇顾及,凭着过去的经验将它们快速回收。

   还得再快点!再快点!

   她死死地盯着准备飘走的云团,对要来阻拦自己的月人朝这边行来的动作置若罔闻。

   法斯迈出了步伐,合金之手瞬间变换为锋利的刀刃,她连头也没回,疾驰的身形吹散了刚被她斩切的月人烟雾。

   借着合金延长的推动,她跃上了云雾平台。月人射来的利箭从脸颊旁擦过,她冲上前去,双手禁锢死死捏紧它的脖颈,生生将它掐散。

  不时有肉色的烟雾崩散,法斯沉默着,迅速地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简单干净地将其一一击破。直到所有月人被她挥成烟雾,脚下平台也逐渐消散,她才宝贝似地捧着那个盆,自空中笔直坠落。

  摔入柔软的雪中,法斯看着自己手中闪闪发光的白色碎片,用手抚上尚还看得清些许面貌的半边脸颊,她低低地笑了起来。

  “安特库.....”


  法斯拼接的时候已经足够小心了,但难免还是有一些参差不齐的地方,毕竟以前是自己经常碎掉,所以被拼的一般是自己。虽说拼接他人的经历也不是没有...但...很久以前,拼接摩根时好像还发生了什么事来着......

  撇去纷乱的思绪,她的目光又变得温柔沉静下来。她小心地给躺着的人穿上衣服,这套冬装,在她身上无论何时都是合适的。

  法斯感觉到了身下人的微动,迎着她期待的目光,安特库缓缓睁开眼来。

  “法..斯...”她道,有些愣住。

  因为,她见到眼前的人的眼角渗出了丝丝闪着金芒的液体,在眼眶中打转。

  “安特库....”法斯有些哽咽,“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说完便抱住了她。

  “唔....”安特库有些莫名,一边安抚似地拍拍身上人的背,“嗯,嗯?”

  “原来是这样,你把我救回来了啊。”安特库回想了下刚刚的场景,心想还真是千钧一发的时机,差点...差点就再也不能看到老师了。

  “法斯?”她凝神一想的时间也不短,但她却发现平时这个老跟自己顶嘴的家伙此时却好像抱着什么失而复得的珍宝似的死死抱着自己,不奇怪都不行。

  “嗯。”法斯抬起了头,也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张了张嘴,却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时候的自己....是何种模样,何种性格?

  居然会对自己感到陌生。

  “你怎么....”安特库皱着眉看着她,“怎么感觉你和之前有点不一样了?”

  “哦?”法斯心下一怔,扯起笑容道:“是你多心了吧。”

  安特库又奇怪地看了她两眼,最终还是放下了这件事,她起身对法斯道:“今天的工作还没完成呢,准备收拾一下行动吧。”

  “诶?什么?”法斯倒是真的记不清还有什么事,毕竟隔了那么久,而且自己的身体尽是残缺....虽说现在不是就是了。

  “你忘了?”安特库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无奈地对她解释:“今天是因为要为你找新的手臂才暂且搁置下来,既然现在你的手已经有了当然是继续工作了。”

  “....前辈你还真是勤奋啊。”良久,法斯冒出这样一句,似是有些不满。

  “怎么?又犯懒了?”安特库像是想起了法斯几日前的表现,心里叹了一口气。

  “那倒不是。”出乎意料的回答,法斯目光放远,又回转头来,认真对安特库道:“我想和你多待一会。”

  “........”

  这一记直球是安特库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她有些呆愣的表情把法斯逗笑了。

  真是...前辈无论露出怎样的严肃,也会有这样的细小的蠢萌的表情呢。

  安特库想起了这人做出一脸无辜的模样说“‘每年的’是指什么”,这家伙本质上就恶劣的不行,刚才的话绝对又是戏耍自己的。

  安特库绷起一张脸。

  法斯收敛了笑意,但唇角还是有着温柔,“我是说真的。”

  说着还动起手来,拉过安特库坐了下来。

  “你如果...一直在我身边就好了。”她低垂眼眸,轻轻地说出这句话,带着忧伤。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安特库瞧着法斯的面容,似乎在思考这人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一样,“春天我就得睡觉了。”

  “春天啊..不如这次晚点去睡,看看春天怎么样?”法斯很快抬起头,她气息柔和,气质沉稳,一点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平静地和身旁的人说着话。

  安特库虽然奇怪她突变的气质,但想着这也是好事,接口说:“如果春季来临时气温较低的话我还是会在的,只是不可能看到盛春的景色罢了。”

  “前辈...你会感到孤独吗?”她问出了曾经一直在思考却从未正式问过的问题。

  一直总想着来日方长,殊不知一别却是再也不相见。

  “有老师在,我不会孤独。”安特库说着,又瞥了一眼身边人期待的目光,“虽然今年的冬天吵闹了点,但也不是坏事。”

  “谢谢前辈的肯定啊,”法斯笑了笑,突然觉得有点疲惫,“我也喜欢着前辈啊。”

  “唔——”这直白的告白又把安特库惊住了,她不住地打量法斯,仿佛已经完全不认识这个人了。

  法斯揉了揉自己的头,觉得昏昏沉沉的,她勉强扯出笑容,对安特库道:“怎么?前辈不喜欢我吗?”

  “说是喜欢什么的.....虽然不讨厌,虽然是个吵嚷的家伙.....”安特库摸上了自己的下巴,想着想着又看向法斯,问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油嘴滑舌的?”

  “我只对你油嘴滑舌。”  

  连思考都省去,法斯直接说出了这句话,说完后才觉得不对劲。这不像是自己会说的话,话说从刚刚起全身就很不舒服啊....那种奇怪的音乐似乎环绕在耳边。

  这样的话,老师从未教过她们,连书本上也是不曾有的。

  那么,自己是受到了什么的影响?

  ......人类?

  艾库美亚所谓的人类的情感丰富,调情话也是表达的一种这样的解释好像对自己说过,但是.....为什么自己会说着这样奇怪的话..?

  执念....自己有吗?

  法斯只觉得肩上沉重无比,想要立刻躺下睡觉,她挣扎着抬起眸,想再看看安特库,却发现那人一向冷静的面色染上一抹浅浅的樱色。

  安特库感到有些不自在。

  从出生起,第一个见到的人便是老师,教会她写字、战斗的都是老师。

  因为身体的特性,自己只能在冬季活动,而那些其他的伙伴,她们俱都在冬季沉眠。

  说着不孤独是骗人的。

  她也曾希望融入那些人中,即使她们从未排斥过她,在春季初到自己还未睡觉时会一一来向自己打招呼,但是,没有时刻的相处,她们彼此并不熟悉。

  老师是她在冬日中唯一的慰藉,每年的拥抱是为了确认自己的存在,确认自己的用处,确认,老师需要自己。

  而今年有了些许不同。

  法斯法菲莱特,总是最早睡最晚醒的那家伙,因着年纪最小享受着老师的诸多宽容,那副无忧无虑的模样却在今年改变了。眉眼间染上些微忧郁的气质,但是从战斗和工作可以看得出来,并非没有可取之处,不过是她自身不愿过多努力罢了。

  寂静的冬天,带来了吵嚷,自己第一次,有了可以一整个冬天与之谈话的人。

  而那个人眼神认真,她说喜欢自己。

  安特库低下头去,悄悄抬眸便迎上法斯怜惜的目光,怔怔呆坐,有些不知所措。

  明明之前还是晴天,现在却纷纷扬扬地下起了雪,看样子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飞舞的雪花如同她此时的心境,繁杂纷乱。

  “法斯你....发生什么事了吗?”安特库想来想去都无法解释法斯的突然转变,她这样询问。

  法斯却像是没了力气,她顺着床躺了下来,仰视着安特库,笑道:“怎么这样说?”

  “总觉得....你有哪些地方不一样了...”安特库现在却是带上了一些隐忧,她发觉法斯的眉眼间深深的疲惫。

  法斯没有再回答,她的目光移向校外的纷飞的大雪。

  良久,她才言:“安特库....如果将来某日,我想起你便会难过,你会怎么想呢?”

  “我对你做了不好的事吗?”

  “不,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的话....也许你还能一直在冬日大雪后期待初春的景色。”法斯此时更像是在喃喃自语,语气中不无自责。

  “那么,如果将来,你若想起我便会痛苦,不如忘记。”

  法斯回眸看去,只见安特库淡定无比,她的话语又是那么认真,她是真的那样想的。

  她永远,都包容着自己。

  真是奇怪啊,冰冷的合金又再次缓缓流下。

  人类这种生物,便是如此奇怪。

  明明现在的相守已不易,却还总是奢望着未来。

  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明明早就知道的。

  早该知道这一切都是幻影,却还是不愿醒来。

  只是想要,再和她多待一会,哪怕真的只是一会,都已让她心中的伤痕的粗粝抚润不少。

  “这是怎么了?”安特库看着她,拭去了她脸上的泪。

  “太过惫懒可是不行的,休息一会还是去工作吧。”安特库陪她一起躺了下来。

  “还有,”闷闷的声音忽远忽近,“我也喜欢你。”

  法斯转头看去,只见到那纯净剔透的耳垂晕出一丝浅浅的绯色。

  法斯露出了真诚的笑意,回身紧紧抱住了她。

  大雪仍在下着,似是要淹没这一方小小的空间。

  冬日雪,带着点点蜜。

  一切归于平静。

  

  月法睁开眼时仍有些恍然。

 “醒了吗?”艾库美亚的声音低沉,他的头转向这边,道:“感觉怎么样?”

  “唔——”月法支起身子,一手撑着床铺,一手捂着自己的头,环视周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黑白光影交错的房间中,凝神想了想,却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好像....做了一个梦....”

  “什么样的梦?”不知为何,艾库美亚好像对此感兴趣。

  月法怔了下。

  “如果将来,你若想起我便会痛苦,不如忘记。”

  你总是那样,为我着想。

  月法低垂眼眸,声音轻柔带着颤抖。

  “......忘了。”



【end】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