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3/18【工藤晴香 專輯訪談翻譯】如果不能反映自己的意志、就無法稱為自己的作品

原文:

【工藤晴香 インタビュー】自分の意志を反映させないと、自分の作品とは言えない

OKMusic編集部

2020年03月18日 10:00

https://okmusic.jp/news/376405


【工藤晴香 專輯訪談】

如果不能反映自己的意志、

就無法稱為自己的作品


在人氣少女樂團企劃『BanG Dream!』中擔任冰川紗夜聲優的工藤晴香,在模特兒及插畫、設計等領域發揮了多方才能的她,終於以個人歌手的身分出道了。出道專輯『KDHR』,便是集結了她的個性與魅力的一部令人注目的作品。

 

 

我喜歡激烈的音樂,

所以我一開始就說我想作激烈的曲子


──工藤小姐這次以個人歌手的身分出道,有聽說您本來就很喜歡音樂,想請教您喜歡上音樂或搖滾的時期、或契機,是在什麼時候呢? 

開始喜歡上音樂是在國中的時候。那時ASIAN KUNG-FU GENERATION和BUMP OF CHICKEN很紅,那是我第一次認識吉他搖滾。在那之前是很普通地聽著J-POP,特別喜歡椎名林檎小姐,雖然會購入專輯,但對音樂並不是特別熱衷。遇到了吉他搖滾之後,覺得“樂團真不錯”,開始會去找很多音樂來聽,高中的時候聽了很多西洋音樂…應該就是那時候吧,才真正地迷上音樂。知道了Nirvana等樂團,覺得超帥的。“我也想變成那樣!”這麼想著,然後開始練起吉他來。



──從那時開始覺醒了呢。也有組樂團嗎? 

因為興趣,有組團組過短短一段時間。組了吉他主唱、貝斯主唱和鼓手的三人樂團,Cover了Hi-STANDARD的曲子。可是吉他實在是太難了,遇到挫折後,吉他馬上就變成房間裡的擺飾了(笑)。之後,參與了『BanG Dream!』企劃,才在其中一個樂團Roselia中演奏吉他。所以,認真開始練吉他,也差不多是從3年前。

 

 

──Roselia是真實演奏樂器的樂團,有聽說大家都非常努力地練習。 

雖然很辛苦,但是多虧我們有盡全力去努力了,才能讓很多人聽見我們的曲子,所以練習本身並不是難受的。

  


──可以了解到工藤小姐真的非常喜歡音樂。那麼,開始solo活動時,是怎麼去決定solo的音樂性的呢? 

基本上我喜歡很激烈的音樂,所以我一開始就說我想作激烈的曲子。但是,因為聲質上的問題,在如何於激烈的樂音上加入自己的聲音歌唱這點來說,經歷了不少錯誤嘗試。最後,比起強勁的吉他搖滾,更加重了一點電子音的感覺,而且不是很用力地去歌唱,而是比較放鬆,有點慵懶的…也比較清爽的感覺去唱。首先決定的,就是這部分。

 

 

──這樣的方法論奏效,成就了擁有獨自魅力、既節奏強烈又朗朗上口的音樂呢。另外,歌詞是您自己作詞的這點也是不可錯過的呢。 

一開始被問說“有想請誰來幫妳作詞嗎?”,我卻“咦?誰?誰?”這樣回了(笑)。雖然作詞家有很多,但我對這方面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就說“我要自己寫!”。我有為了自己的Fan Club活動作了兩首歌,那兩首歌的歌詞也是自己寫的,但是那兩首歌並沒有公開。所以,這次是公開在大家面前的第一彈。現在回頭看來…覺得真是不簡單呢,對我自己來說(笑)。這次挑戰作詞,也了解了寫詞的困難。覺得果然自己唱的話還是自己寫的東西比較能融入情感,自己寫詞絕對比較好。

 

 

──作了很好的選擇呢。那麼,對於您的出道迷你專輯有想請教的部分。『KDHR』是由力道強勁又富有速度感地變換場景的「MY VOICE」及「IRON SOUND」來揭開序幕呢。 

因為“來作很激烈的曲子吧!”這個想法,最開始完成的曲子就是「MY VOICE」。我對幫我作曲的平地孝次先生提出了希望吉他音很明顯、及在銜接副歌的部分(落ちサビ)要有轉調等要求,他就作出了這首曲子。一開始聽DEMO帶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就是我想要的!”。“就是這個─!”這樣(笑)。場景不斷變換的感覺也很棒,我非常開心。

 

 

──但是,這種多層展開對樂曲的構成或旋律記憶、寫歌詞等也很辛苦吧。

因為這就是我想表現出來的東西,是我想唱的東西,這種心情非常強烈,所以我是抱著“我一定要做到!”的心情去做的。

 

 

──真不愧是工藤小姐。「MY VOICE」的歌詞是將“遵從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活著,活下去吧”唱出來的一首歌呢。 

這首曲子是一開始決定主題時,想將“堅強”、“不放棄”及“以強韌的意志向前邁進”表現出來,然後才開始寫詞的。但是比起宣告自己的想法,我更想讓聽這首曲子的人能感受到激勵,想在背後推他們一把。所以,我是意識著聽者去寫這首歌的。第一人稱會用“僕”也是因為用“私”的話感覺對象會比較受到限定,才會這麼選擇。

 

 

──雖然「MY VOICE」是第一首寫的曲子,但歌詞優秀到完全不會給人這種感覺呢。關於第2首「IRON SOUND」的歌詞也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這首我是一直思考著LIVE而寫的歌詞。聽到這首曲子的時候就想說“激烈的曲子來了!”,樂曲構成也非常有趣,覺得這首歌在LIVE上唱的話一定會很High吧。所以這首歌的歌詞我是想像著LIVE去寫的。

 

 

──在LIVE唱的話大家一定會極度情緒高昂吧。關於這次的歌詞,比起語言本身的意思,更重視語感或話音的「Thunder Beats」也是非常出眾呢。 

因為我自己非常喜歡Hip-Hop,所以也想作Hip-Hop風的曲子…雖然我不會Rap,但想嘗試要押韻、或玩文字遊戲的這種曲子。所以是意識著這種想法去寫的。我寫得非常開心。

 

 

──也充分發揮了發音/咬字非常清晰這部分的優點,再加上富有節奏感的旋律和精準的字詞之間的配合讓人聽起來非常舒服。而且,配合這種曲風的樂曲情景轉換,而展現出各種面貌的歌聲真的相當令人佩服。 

由於我的職業是從事跟表現力息息相關的聲優工作,在賦予表情這方面來說還滿輕鬆的。配合著各種不同的段落,這裡要用有點鬆鬆軟軟的感覺,這裡要帥氣一點的感覺,這裡要有點惡作劇的感覺…像這樣一一去思考,去決定的。「Thunder Beats」也是像這樣,有認真考慮各部分的不同唱法。

  

 

想對各形各的人給予肯定

產生了這種想法

 

──除了有給人帶來強烈衝擊的激烈曲調,也收錄了「それぞれのPLANET」「アナタがいるから」這種表現情感的樂曲呢。

在進入專輯製作之前,有表達出因為這次是我的第一張專輯,所以想要表現出各種不同面貌的想法。想要有激烈的曲子,抒情的曲子,中板曲調的曲子等等。這些是在最開始的階段就決定好的。

 

 

──六首歌的範圍非常多元,幾乎讓人無法想像都是同一個製作團隊作的呢。「それぞれのPLANET」和「アナタがいるから」是怎麼作出來的呢?

 「アナタがいるから」這首歌是先寫詞出來的。因為想嘗試各種方式,所以就先寫了歌詞,然後丟給作曲家。但沒想到這種方式也可以作出完全是自己想像中的,契合歌詞的樂曲,令我非常驚訝。「アナタがいるから」可能會被當作情歌來看也說不定,如果聽者想這樣去解釋、融入自己的感情去聽也可以,但是在我心中,是抱著對相遇的人們傳達感謝的心情而寫的歌詞。可是,歌詞如果寫“你們”的話又不太搭。想著“哇、怎麼辦!”,又想說複數的話就用“You”吧,但是馬上又覺得“Youがいるから”到底是什麼啊!(笑)。所以,才寫成“アナタ”。

 

 

──這樣的話,可以讓聽這首歌的人想到自己最重要的人,我認為用“アナタ”是沒有問題的。

 太好了(笑)。能變成這種可以用多方角度去詮釋的曲子,真的再度體會到音樂很有趣呢。「それぞれのPLANET」這首歌有非常明確的主題。我想大家應該都有跟別人作比較、否定自己的經驗。或是會因為“想像那個人一樣,但我辦不到”而失落。像這種大概不管是誰都曾有過的經驗,我想對他們說“沒關係的”。而且,並不是“不要被這種事打敗,再加油一點啊!”這種態度,而是“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這種想對各種各樣的人給予肯定的想法。因為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就像你會去羨慕他人,同樣的,你也正閃閃發亮著唷…是這樣的歌詞。

 

 

──是首既溫柔,又能給聽的人堅強助力的曲子呢。只要是人不管是誰都會有情結,但是自己不喜歡的部分對周遭的他人來說也可能是一種魅力。

對!就是想表達出這種想法。還有…應該是說多樣性吧。這方面也想給予正面肯定。

 


──覺得每個人都擁有不同的性格,去包容、彼此尊重是非常重要的。

要是這個世界每個人都能這樣想的話就太好了呢。我真的是這麼覺得的。一點點也好,每個人都再散發出自己的光芒吧…這種想法。並不是“那個人比較耀眼所以我沒辦法”,而是,再放開視野來看,你自己就擁有屬於自己發光發亮的方式喔。因想傳達這個想法而寫下的曲子。

 

 

──能夠觸到工藤小姐的想法,歌迷的大家一定也會很開心吧。像「それぞれのPLANET」和「アナタがいるから」這種聽了便彷彿會被滿溢的溫柔包圍住的歌曲,也是不容錯過的。

這部分的曲子和那種強烈的曲子是用不同方法來歌唱的,唱的時候會特別意識要溫柔地去詮釋。還有,由於我是從事聲優工作,對拿捏距離感非常重視。像是對身旁的人說“沒問題的唷”的時候,和對有點遠的人說“沒問題、沒問題!”的時候,這兩種情況下語感自然會不同吧。這次的專輯曲對這種距離感也相當抱有意識。

 

 

──這方面就是身為聲優的強項呢。說到這個,每首歌曲的表情和溫度感等等全部都是您自己決定的嗎? 

基本上是的。在書寫歌詞的階段時,我自己便構築著要如何去詮釋這首歌。然後,去錄音室的時候,一開始先自然地唱出來,錄音導演聽了之後就會說“啊啊、是用這種方式歌唱的呢”,然後便會“那這部分再用一點這種方式去唱吧”這樣,或是“這裡的話用這種感覺”等等,給予我要求,兩人再一起互相思考討論,是以這樣的方式進行製作的。因為要是不能反映自己的意志與想法、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話,就無法稱作是自己的作品。

  

 

“想為了自己開心地活著”

是我自己心中的主題

 

──最後為本張專輯作結的是甜美又明朗輕快的「Memory Suddenly」,關於這首曲子也請工藤小姐為我們介紹一下。 

這首曲子跟「アナタがいるから」的主題雖然有點相似,但是對比於「アナタがいるから」是唱出自己感謝的心情,「Memory Suddenly」是“自己所經歷過的討厭的事、或是無法忘卻的記憶都是構成你自己的一部份。那也是形成現在的你的要素。所以,肯定自己的所有部分,活下去吧”的這種歌詞。這些話可以用來對自己說,也可以傳達給對方,所以“接受並向前邁進”,就是這首歌的主題。

 

 

──非常能夠理解。例如,男性總是會要求女性的“第一次”,例如說會想要在對方純白無瑕的時候相遇等等的,但是所謂的純白無瑕的時候的對方,其實根本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人啊。

沒錯。不管是經歷過好的事情或壞的事情,那都成就了現在的這個人。所以,否定吸引自己的人的過去是不對的。這在外表上來看也是相同的意思。例如,會覺得自己喜歡的人“如果再高個5公分的話就更完美了”這種想法,但要是這個人今天真的高了5公分,總覺得那人就會是個完全不一樣的人格了。所以,接受對方“現今的姿態”是非常重要的。自己所經歷過的討厭的事,也希望大家都能接受。這樣的話人生才會變得更快樂…「Memory Suddenly」就是這樣的一首歌。

 

 

──這首歌真好。工藤小姐自己寫歌詞,真是太好了。

非常感謝您。雖然寫詞很辛苦,但是聽著製作完成的專輯,我自己也覺得能自己寫詞真是太好了。今後也想自己寫歌詞。

 

 

──令人非常期待。另外,配合專輯的製作,也拍攝了「MY VOICE」的MV呢。

一開始是先在電玩中心和撞球館拍攝專輯的封面。然後就一起拍了MV。想拍攝出電玩中心又晦暗、又明亮、又混雜凌亂的世界觀,所以這個特色能在MV中發揮出來真的非常開心。我自己非常喜歡電玩中心。因為這個密閉空間,是個能令人不知晝夜、忘卻時間盡情享樂的場所。MV中有可以傳達這般世界觀的電玩中心的場景、也有直升機停機坪的場景和乘著車的白天場景,我非常喜歡像這樣各種場景的交織。

 

 

──是個擁有頹廢的氛圍、又美麗,又會令人強烈著迷的MV呢。那麼MV的拍攝的情況又是如何呢? 

其中有在電玩中心的遊戲機之間走動著配合曲子對嘴型的拍攝,我在拍攝的時候一直抱著疑問,心想著“這樣拍出來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或是“這到底想表達什麼樣的意圖?”(笑)。所以在看完成品的時候“超帥的!太好了~”這麼想著(笑)。是部非常棒的MV,也希望大家在聽「MY VOICE」的時候也可以一起觀賞MV。

 

 

──我有同感。那麼,完成了個人出道作『KDHR』的製作,您自身有什麼樣的想法呢?

強烈地萌生了想將這張專輯傳達給很多人的心情。我是一邊想著聽者一邊書寫歌詞的,完成後,當然想分享給平常總是支持我的大家聆聽,但也希望不認識我的人也能聽聽看這張『KDHR』。如果有人聽了我的曲子可以打起精神,有煩惱的時候可以成為他們背後的支撐的話就好了。因為有這種想法,所以很希望有這份力量的作品可以傳達給更多人認識。

 

 

──這張集結了工藤小姐個人的品格、意念與想法的專輯,一定會讓許多人得到共鳴。那麼,對於自己今後身為個人歌手,您的目標是成為什麼樣的存在呢?

我非常希望能成為堅強的女性、能引導大家的存在。不是那種同班同學的感覺,而是想成為能被憧憬的女性。無論男女、希望能被年輕的孩子稱為“姊姊”,想成為這般令人值得信賴的存在。我在廣播或者SNS上常會遇到一些煩惱諮詢,我希望能引導這些在道路上迷失的人。但是,雖說是“堅強的女性”,但我並不想將字面上的強悍硬壓在自己身上,而是想表現出不經任何修飾,真實的自我。並不是“為了誰”,而是“為了自己開心地活著”,是我自己心中的主題。以這種姿態過活的自己,要是能成為某人身後的支撐,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要是能給予他們勇氣的話我會非常開心。想以這個方向去實踐。

 

 

採訪:村上孝之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