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3同人文)猪猪马马偷偷摸摸常常卿卿我我

「我于摇篮,负之遗愿。乱时之间,云雾狂澜。」

(该篇为鄙人所写的《乱时之海》同人文,仅猪圈内传播。应猪圈人士要求,特此上传。)

(文章内容已作出部分修改,于3.20 15时37分修改)

猪马特别篇 名为未来的希望

 

雷闪轰鸣,狂风与暴雨齐作。

黑幕之下,血红色的月光洒落在大地的每一处。

崩塌的桥梁边缘屹立着两道不可磨灭的身影,他们注视远处。

如同黑洞般的球体浮在不远处的半空中,血色的辉光缓缓飘散出来,压迫感隐隐而发。

这是名为“血潮”的传送门,乃是联通量子之海的传送门,若是靠近则十分容易被吸入其中去往量子之海,这样的旅程对于任何人都只有无限接近于0的存活率。

“呵,那些家伙终于要来了吗?”傀儡的夜晚抡了抡手臂,似乎跃跃欲试。

“我们这次的任务是拖住敌人就行了?”我自高处不胜寒问道。

“难不成你还想直接一刀劈裂量子之海?那些家伙可是对你最有警戒心。”

“你误解了,我只是想全部杀光而已。”马佬开始反复深蹲。

“根据我的探测,这次对面可是直接倾巢出动,我们面前的传送门能级十分强大,这还只是其中的一个,你......不怕死么。”

马佬冷笑一声,转向血潮传送门:“要是真怕死,我为什么还要站在这里呢。”

话讲到一半时,马佬已经单手握持劫灭,瞳孔中火光时隐时现。

“也是。”傀儡仍旧不为所动,但眼中不断有苍蓝色的流光溢出,向后缓缓飘去。

“要来了!”傀儡提示道,同时不断有全息投影在傀儡眼前展开,庞大的数据流在不断地挑战着傀儡的大脑负荷上限。

马佬手中的劫灭在此刻爆发出闪耀的光芒,剑随主人性,这把来自炼狱的武器将无情地吞噬一切。

“老朋友,最后助我一力。”

顿时,处于剑柄的烈焰核心高速转动,恐怖的高温汇聚在劫灭周身,扭曲了附近的空间,如同炎魔降世。

与此同时,血潮传送门开始反复收缩、膨胀,规律的脉搏声异常清晰,倒不如说,这其实是一颗“心脏”罢了。

幽暗的传送门中慢慢地穿过了一只“水母”。

“水母”通体呈半透明浅紫色,颜色即量子之海中怪物的特征之一。

怪物正在张扬舞爪地挥鞭着触手,下一秒,一束蓝白色的激光将还在嚣张的怪物贯穿。

这是来自傀儡的夜晚的攻击。

电磁轨道炮悬浮在半空,炮口部分金属的烫红正在快速消退。

“你这简直跟变魔术没什么差别,太耍赖了。”马佬抗议傀儡能够凭空捏造出一把威力不俗的武器。

这便是被称为「再构造」的逆天能力,只要傀儡的夜晚能够完全解析某一物体便能够将其再次“构造”,将物体具现化。

“你那把劫灭不更耍赖?”傀儡又再次远程击杀怪物。

“你倒是给我点机会啊,光你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

“你身后。”傀儡好心提醒马佬。

手持双剑的怪物突然闪烁在马佬的背后,眼看就要伤到马佬时,怪物体内有红色光芒射出,紧接着爆炸的火光将怪物淹没。

“怎么回事,不是应该从那边传送出来么。”马佬十分疑惑。

“那是太弱的才会没有办法传送出来。”傀儡边说边构造出铁棒,右手一使劲就跃向半空以躲过怪物的攻击,又是一道激光将怪物击穿。

猩红的月光下,烈焰与激光交错为赤红的天空染上不一样的色彩。

......

三天前,灾难对策科,傀儡的夜晚私人房间。

“什么!你说你已经启动了‘休伯利安’号?”美海双手猛拍桌子,木桌边缘一丝裂痕正在悄悄蔓延开来。

傀儡的夜晚只盯着美清秀的脸庞,眼神十分奇怪。

或许是因为美海面相十分帅气,对任何人都有一种吸引力。

此前就有过偶像团体出现,但都是不出几天后,在美海的怒斥下解散掉。

本人也曾公开表示过,厌恶这种以及其类似行为,对此,他是这么解释的:“我是个猛男,又不是什么漂亮的小姐姐,再让我发现,格杀勿论!”

“都这个时候了。”美海捏紧右拳再次砸在木桌上,“你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愤怒的震吼声让走道外的人员不约而同地停下来脚步,下一刻,人们再次走动。

“咳咳,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傀儡赔笑道。

美海捏紧右拳,摩擦的骨关节声声作响。

“我觉得我们已经抵挡不住最后一波来自量子之海的攻势了。”傀儡倚靠在椅子上,悠闲地道出关乎世界存亡的言论。

“我们不是还有那么多科技,怎么可能会败给那些原始生物?”美海疑惑不解。

傀儡不语,默默地拿出半透明深蓝色的晶体。

这是外表为正方体的“海渊结晶”,仅能在量子之海能量最低点处得到。

“你怎么拿到这个的?你是不是又跑去量子之海干些危险的事。”美海一把抓住傀儡的衣领质问傀儡。

“别激动,反正我活着不就行了?你先听我讲。”

“你说。”美海仍旧没有松手。

“你认为海渊结晶有什么用途?”

“血潮传送门仪式的必要材料,要是这玩意被拿走,取走的人就会被量子之海锁定,日后就会被量子之海里的怪物盯上,进行无穷无尽的追杀。”美海松开紧攥傀儡衣领的右手,似乎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不对劲。

“不对,你怎么还在这里好好的,取走海渊结晶的人呢?。”

“送上休伯利安号了。”傀儡淡定地回复。

“你疯了吗!你知道休伯利安号有多重要吗?值得一颗海渊结晶来换吗?”脆弱不堪的木桌终于承受不住美海手掌传来的压力,轰然粉碎。

“这可是「源式幽鹤」亲自看守的海渊结晶。”

美海正想一拳打在傀儡的脸上时,停住了动作,但拳头带动的强大风压产生的气流将木屑吹得屋内到处都是。

“那这颗结晶到底有什么不同的?”

“它相当于量子之海的核心。”傀儡将海渊结晶浮至半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从这颗结晶中传出。

“「源式幽鹤」看守的结晶能够不断传出能量波动,这是海渊结晶品质达到顶峰的表现,不过它的特殊之处不在于此。”

“是什么?”美海直接抛出自己的疑问。

“简单来说,它是所有海渊结晶的‘老大’,能够调用任意海渊结晶的能量。”

“为什么不直接使用让量子之海直接崩溃?”

“那样做会导致地球与这座环轨空间站直接湮灭,这和毁灭人类有什么区别吗?”

环轨空间站,人类最后的乐园,仅存的希望。巨大钢铁圆环将地球围绕,空间站依附于钢铁轨道上运行。

地球已经不适宜居住了。

“那你打算如何解决这颗结晶?”美海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双手抱胸、翘着二郎腿。

“直接解决掉「源式幽鹤」,为休伯利安号起航争取更多的时间。”

......

“那家伙真的是太乱来了。”美海将太刀从量子怪物身上拔出,刀身析出的水滴清刷着残余的不洁的能量。

成群的怪物没有第一时间发起进攻,而是集结在一起,准备发动总攻势。

“哦?原来你们也懂得要一起上么,不过,一群打一个,到底是哪边会赢呢?”

下一秒,美海消失不见,只在原地只留下一道略微可见的残影。

怪物们因为找不到目标而混乱了。

怪物们的领头独自走出,缓缓飘向刚才人类还在的位置。

下一秒,听不懂的声音传入脑内。

“你在往哪看呢?”

......(此处推荐的BGM:Befall「空之律者印象曲」)

“喂喂,这些家伙怎么没完没了的。”一道红色斩击滞留在半空,接着,大批的量子怪躯体被一分为二。

“来了,最后一波传送了,血潮传送门的能量已经所剩无几了。”黑红的激光射出,所到之处引发了不同程度的爆炸。

“这么多也处理不完啊,恐怕海里还有几十万吧。”螃蟹模样的量子怪物被劫灭的利刃划开。

怪物潮在不断地海中涌出,爬上残缺的大桥,海水已经完全不是正常的颜色,无数黑色的阴影在海底下蠢蠢欲动。

“你有办法能把它们聚到一起吗?包括海里的。”傀儡滑铲步躲过从上方袭击而来的怪物。

“你把你那颗海渊结晶丢出去不就完事了,那对他们来说,只要得到了它,鲤鱼跃龙门也不是不可能,这对那些家伙来讲可是致命的诱惑。”

“用了怎么引出那家伙,你想个办法聚到半空,剩下我来解决。”

烈焰中冲出一道人影,爆炸中又出现另一道身影。

两道身影在海洋上空重合。

傀儡和马佬背贴背着,洪流般的怪物群从桥梁上袭来,海底的阴影被黑压压密集的怪物所取代。

“我想到办法了。”

“那就去做!”

二人消失在怪物们的眼中。

所有的敌人都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

但等它们反应过来,那就迟了。

Der Himmel und die Erde werden für mich brennen!(天地为我而燃!)

威严之声充斥着每一寸空间。

视线内所有可见的海水被瞬间蒸发,无数的水蒸气漂浮在空中,从上空来看,这就像是在海洋中凭空制造了一片没有海水的空域。

Der Wind wird mir gehorchen!(狂风也将服从于我!)

火焰从干涸的海底各处喷发而出,形成冲天火柱。

而后又像是变着魔术戏法一般消失的一干二净。

紧接着,强大的风压将所有怪物聚成一团黑色的球体,无数的怪物在其中蠕动、挣扎。

湛蓝色的身影在猩红的月色下格外显眼。

右眼前投影着十字准星,目标正是......

“全域武装展开,空间干涉,启动。”

傀儡抬起右臂,从左上到右下顺势划过。

黑色球体如同果冻一般被轻松地切开后还能保持弹性。

接着在空中又画了一个圆圈后,又作出把东西向前推出的动作,然后右手轻轻合拢。

由怪物躯干组成的圆柱从黑球中弹出,不知为何,竟然全部化作光点向外散去。

“还是不陪你们慢慢玩了。”傀儡双掌一拍,黑球瞬间被压平。

一张空心的黑色圆盘滞留在半空。

Destroy.(毁灭)”双眸中流溢着湛蓝的色彩,化作丝状不断向外飘散。

由100x100电磁轨道炮组成的圆形阵列正在一个一个的化为现实。

Fire.

数不清的激光几乎同时射穿了黑色圆盘的每一处,残余的激光将陆地上十几栋栋残缺的高楼摧毁。

Reset.(重设)

所有的炮口缓慢地对准不同的方向,但无一例外地对准了黑色圆盘的边缘。

Cut.(切割)

纤细的激光所到之处都在正在迅速分解所触之物。

“结束了。”

傀儡轻吹一口气,剩余黑色物质如时间开始流动一般纷纷坠落。

......

高空中。

“偶尔看一看这种震撼的大场面还不错嘛。”马佬对着一旁的傀儡说道。

“我可没你那么花里胡哨。”

“不不不,我觉得你那个叫......呃,空间干涉是吧,挺帅的,我也想学一学。”

“做人不可以太贪,你那一刀下去那玩意也撑不了多久。”傀儡对笑嘻嘻的马佬翻了翻白眼。

“不废话了,快点把那家伙引出来”马佬又恢复了严肃的面孔。

“小心点,现在的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可能上次给你劈怕了。”

傀儡将海渊结晶放在半空,幽光如湖水中涟漪一般自内到外散发。

二人死盯着渐渐缩小变为一点的血潮传送门,但是迟迟没有任何能量波动传出。

“没反应?”马佬开口道。

传送门即将消失。

突然,一只巨爪硬生生将传送门撑开,巨爪的主人想从中穿越到现实。

傀儡的嘴角微微上挑。

就在传送门被进一步扩大时,一道从天而降的巨剑冲击着传送门。

传送门内凄惨的哀嚎声响彻寰宇。

又来了一把!

然而传送门扩大的速度再次提升。

一个又一个地砸在传送门上。

......

“你要动用‘弑神’?”

“是的,我想击杀「源式幽鹤」多争取一点时间,这次的血月已经达到了目前人类所能抵挡的上限了。”

“......”

“怎么?不愿意吗?”

“不,我觉得你在开玩笑,一个很无聊的玩笑。”

“「源式幽鹤」我已经弄清了它的一切,告诉你其中的一条,那家伙有两条命。”

“我怎么觉得你倒是挺会编故事呢。”

“信不信由你,你不帮忙也行,我找那个人好了,就是要费一点口舌罢了。”

“停停停,借你还不行吗?”

......

先发制人,这是傀儡的夜晚的计划之一。

传送门在弑神多重击中下,终于承受不来化作了漫天星光。

“弑神?是弑神!好家伙,你什么时候从那个倒霉蛋的手里借来这玩意的,据说这东西得从轨道上发射利用重力来加速,但是制造武器和瞄准系统十分昂贵。”马佬抓住了傀儡的双肩,把傀儡的头脑晃动的有点晕眩感。

“用了一些......非常规的手段。”

“你该不会......”马佬向傀儡投去异样的目光。

“随便你怎么想好了,不过现在办正事要紧,你有觉悟吗?”

“傀儡,我发现你最近老说些奇怪的话。”

“有吗?”

“懒得管你。”

马佬二话不说,踩着看似什么都没有的空气,一跃而出。

与此同时,散开的漫天光点宛如活物,像是拥有了生命力,不约而同地停下来脚步。

此刻,它们更像是“朝圣者”迅速前往一点汇拢成光球。

不速之客在此时抵达,准备破坏这危险的光球。

劫灭正正地砍中了光球!

“中了!”

然而现实总会和想象中有那么一些不同。

劫灭居然像是什么都没有砍到一般,穿过了光球。

“嘁,怎么这玩意还有无敌状态的,这就跟以前游戏里头那个龙虾没什么两样,既浪费了分数又浪费了时间。”

傀儡来到马佬身旁告诉了自己计划详细的内容。

马佬紧皱眉头,向傀儡询问:“没有比这跟好的方法了吗?”

傀儡摇了摇头。

“先说好,到时候成功了,你可先别激动到哭哦。”)马佬用食指在傀儡眼前晃了晃。

“我倒觉得你说的话比我还奇怪。”

“那就是「源式幽鹤」的真面目么,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马佬指着高空中正在缓缓睁开诡异的竖瞳,强大的紧迫感在心中不断扩大。

“准备好了就上,我在后方提供火力掩护。”

“我想问一下,那个东西怎么看起来这么像龙眼啊。”

“不清楚。”

“不说就不说,小气。”

马佬在空中右脚一蹬,向着高空中的庞然大物进发。

“火力系统,启动!”

密密麻麻的炮台在此刻组成了防空阵列,将为马佬提供保护措施。

......

“傀儡这小子搞怎么大阵仗干嘛,对面就一只眼睛总不可能同时从好几处发动进攻吧。”

马佬话刚说完,只感觉亮度好像暗下去了一点点。

转过头,发现铺天盖地的量子怪全部往他身上冲了过去。

“我靠,这密度。”

马佬正想利用劫灭砍出一条道路时,无数的炮弹在怪物群中爆裂开。

硝烟弥漫,整个天空被黑烟所遮挡。

高空中,诡异的竖瞳已经看不清楚下方究竟是什么情况。

就连攻击也冲不散这浓密的烟雾。

一道全身被烈焰包裹身影冲破硝烟直逼高空中的竖瞳。

“吃我一刀!”

当劫灭即将击中「源式幽鹤」的本体时,一道能量屏障阻碍着劫灭再进一步。

“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可惜,我也不是吃素的。”

劫灭迅速升温,刀锋处不断喷发出焰浪。

能量屏障与大剑不断擦出死亡的火花,只有活下去的一方才有资格书写胜利的宣言。

......

“果然还差一点。”

傀儡看着双方分不出胜负的对峙。

“再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就算处理完一波怪物群又会有一波。”

他又将目光移向如蝗灾侵袭的怪物,它们正向着自己冲来。

“哼,超速运转,目标锁定......”

血,在不断地从眼角流出。

“「源式幽鹤」!”

......

“可恶,还差了那么些威力。”

“要是这么干了,那人应该不会骂我吧。”

“无所谓了,今天要么你死要么我活!”

In der Mitte von Schwierigkeiten liegen die Möglichkeiten.(机会往往在困难中诞生,最难的时候,再坚持一会)

劫灭响应了主人的意志。

烈焰从马佬体内中迸发。刹那间,焰浪滔天,烈火所到之处,愤怒地吞噬一切!炎浪遵从主人的意志,席卷着视线所及之处。

夜幕下,红色在不断蔓延,火焰将黑暗焚烧。

高空中,升起了无数的炮弹,为敌人献上名为“死亡”的礼花。

......

月亮原来也会沉沦,明日的太阳还能像昨日依旧再次升起吗?

马佬和傀儡瘫倒在最开始的桥梁上。

天边的一抹红渐渐浮出地平线。

“我说,那颗海渊结晶呢,好像除了把那家伙引出来也没什么用吧,我们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那个已经被我用掉了。”

“用掉?怎么回事啊你,你可从来没有跟我说过那玩意还能用掉的,你什么时候开始用的。”

“从你冲上去的时候就开始用了,不然撑不住的。”

“哪一次?”

“自己想,要是每件事都这么明明白白告诉你那就没意思了。”

“死到临头还这么爱卖关子。”

“告诉你一个惊天消息好了。”

“都这时候,你还给我来惊喜?”

“其实,我还有一个万全的计划,能将量子之海从根本上剔除。”

“那你怎么不用?”

“失败了,出了点意外。”

“意外?”

“那件东西在休伯利安号上。”

“你这人怎么跳跃性思维啊,休伯利安号怎么回事,你又不会放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上去吧。”

“休伯利安号其实已经离开了,并未在空间站上准备起航。”

“你说什么?!”男子的声音显得十分激动。

“我瞒过了所有人。”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道。”

“你又开始卖关子了,不过,你这么做就不会愧疚吗,把他直接扔在船里头?”

“你怎么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知道的。”

“......”

海风铺面而来,海浪声不绝于耳。

“先说好,大男人可不许哭。”马佬平静地说道。

“你又开始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了。”傀儡也同样平静地回答。

“你说我们搞的这么累是干嘛呢?虽然说在别人眼中可能一两下就过去了,也就一直放大招,放礼花,甚至看上去有点搞笑。”

“争取时间,为其他人争取活着的时间,以及......名为未来的希望。”

“说的这么高大上干嘛,我们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你搞不好还会被人一顿臭骂。”

“......”

“......”

“猪猪?”

“......”

马佬见傀儡正安详地躺在身旁。

“我也累了,睡一会吧,晚安。”

他慢慢合上了双眼,但眼中却充满着对这个世界的不舍。

清晨的第一缕太阳落在桥上。

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

无人的房间内,在数据终端的屏幕上写着这么一行文字:

“数据已阅读完毕,是否查看下一条历史记录。”

鄙人文笔功力不足,请诸位看客手下留情。(小说共6500字左右)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