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传解读

电影中有很多演技十分精湛之处,

1,  张东秀和许善东第一次吃饭,两个小弟自己上来领打时的身体动作,一个是微微探着头,一个略显夸张,尊敬和不服溢于言表。

2,  许善东去医院“探望”张东秀,在走廊上走路的那段戏。

3,  黑帮午餐时,众人的表情戏。(地点是个中餐厅,吃的还是中国北方火锅,餐厅装饰古香古色的中国风。正坐张东秀对面的女性,看面相貌似是中国人,而张东秀曾经打过电话的主席没有明确出现过。)

4,  黑帮和警察聚在一起研究杀人犯时,小弟之间闹矛盾,张东秀看着郑泰锡惩戒小弟时的表情。

5,  张东秀让伞,告诫小姑凉好好呆在学校。

6,  姜敬浩杀卡车司机时的表情和语气,吃蛋糕和发狂。

7,  姜敬浩出租屋内环境。

8,  照片和画像拼在一起的画面,一半善一半恶

9,  张东秀整片的表情戏

……

简单的概述一下故事,就是一个有着悲惨童年,心理扭曲的连环杀人犯,因为刺杀黑帮老大失败而引火上身,同时被警方黑帮追拿的故事。同时又巧妙的安排了黑帮与黑帮,黑帮与警察,法律与正义,好人与坏人的矛盾,将一个故事用不同的三个视角表达给观众,来引发观众对种种矛盾进行思考的故事。

电影主角有三位,

The Good——刑警郑泰锡

The Bad ——黑帮头目张东秀

The Ugly——连环杀人犯姜敬浩

刑警郑泰锡,一出场,脚关广播,扯下让人心烦的警笛,抱怨社会肮脏,临时放下任务,大摇大摆的闯进黑帮地盘,拒绝贿赂,动手打人,暴力执法,一连串的表现刻画出了他嫉恶如仇,不按规矩出牌,甚是粗鲁的刑警形象。

第一场出场,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他与其说是警察,倒是更像黑帮老大。电影中反复刻画这个形象,语气蛮横,顶撞上司,威胁黑帮,动手打黑帮老大,他在电影中反复说过一句话:“这个肮脏的世界”,也表达着他充满愤慨的世界观。

往往有这种世界观的人,中二少年和涉黑人员居多,后面导演更是安排了一场前后呼应的戏,将他和真正的黑帮老大张东秀在谈判时面对彼此小弟发生矛盾时的反应作对照,两人如出一辙,后面甚至直接借小女孩之口直白的说了出来。这也正是导演所想塑造的形象,我暂且称之为“黑警”

反观黑帮头目张东秀,开场打着“沙袋”,一个电话安排警察局长处理问题,谈判座上,言词得体,甚至含蓄,做事先礼后兵,对待小弟照顾有加,对待陌生人充满善意,一个讲规矩,和平处事,甚是绅士,手眼通天的黑帮大哥形象。电影中,对面警察,他收买局长,是用钱来换取黑帮和警察的和平,面对黑帮,他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面对许善东的挑衅,都没有发火,只是劝说和警示许善东,让他安分守己,别破坏规则,直到许善东将挑衅付诸实践,侵占他地盘时才下杀手。对于第二场黑帮饭局,他将许善东的生意给其他黑帮,主动让利,众黑帮头目都是赞许的,他杀许善东这件摆在明面上,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大家也知道是许善东破坏规矩在先,可偏偏有人“不明事理”,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他,才逼的他怒扇这人耳光,也吐露了他的真心话:“我处处小心翼翼,为大家的利益着想。”他用礼,用规则来换取黑帮之间的和平。




在他的世界里,黑帮有着黑帮的规则,他作为头目,时时刻刻都得不惜一切的维护“秩序”,不看那满身的纹身和硕壮的肌肉,他倒是更像一个警察,只不过维护的秩序不同而已。是一个和“黑警”恰好相反的形象,我暂且称之为“警黑”

最后再看连环杀人犯姜敬浩,故事通过一点点的线索,述说着他的身世。

童年被父亲虐待,孤儿院长大,笃信基督教,生活干净清白不惹麻烦,从来不拖欠房租,没有犯罪前科,每天给母亲打电话(八个月前为时间节点,以前都是在固定地方打电话,后来则是全国各地打来。)曾有过一段美好的过去(工作,美丽的妻子),喜欢水族箱,喜欢读书(因为不懂韩文,猜测是关于心理,医学,宗教,法律,文学方面的书籍),有写东西的习惯,声音温柔,长相忠厚善良(以前的照片)——一个有着不幸童年,靠着自己天性的善良和乐观没有走向歧途,皈依基督教,生活平平淡淡,但也过的很充实,有漂亮的妻子,每天都给母亲打电话的孝顺儿子,喜欢水族箱,热爱读书的一位好青年。









神情阴冷,坚持以刀具杀人,作案手法单一,以玩弄他人生命为唯一乐趣的变态杀人犯,面对法律制裁无动于衷,面对死亡甚至狂笑的精神病。

他35岁的某一天,一场变故,将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化做了一个。

当“恶警”将照片和画像拼在一起的时候,完完整整的姜敬浩出现了,“善/恶“被生活的折痕残酷的拼接在了一起。

 “恶警”,“警恶”还是“善/恶”,我们将“警”所代表的“善”代进去就会发现,其实这部电影三个主角讲的都是善与恶的故事,只不过借着连环杀人犯姜敬浩,将善与恶间的折痕无限放大了给我们看,只不过是折痕深浅的区别。

导演是要我们来看恶的吗?又或者是让我们来看善的?我想,都不是,那道折痕才是导演想展示给我们看的。


用电影中反复出现的台词来说:这肮脏的世界。

对于张东秀来说,不懂规矩的黑帮,有损他声誉的乱事之辈是肮脏的世界。对于郑泰锡来说,干非法买卖的黑帮,罪犯,勾结黑社会的局长是肮脏的世界。

那对于姜敬浩呢?什么是肮脏的世界?导演留给了我们很多猜想的空间,无论是那残留在姜敬浩脑海深处的童年阴影,还是妻子可能惨遭谋杀,导演都没有告诉我们。他要让我们自己去猜想,去想象姜敬浩从小到达可能会经历些什么,是什么最终击溃了这个虔诚基督教徒,击溃了这个相信杀人会受到审判的基督教徒。

在电影的最后,故事尘埃落定,郑泰锡与众警察一起被表彰时,目光是木讷的,疑惑的,作为警察他和黑帮合作,帮黑帮隐瞒事实,自己也是个实实在在的杀人犯,却在这里受着表彰。



张东秀在浴室准备审判姜敬浩的时候目光是愤怒的,疑惑的。作为黑帮头目,自己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帮派的和平,为养活手下而赚钱,坚持着黑帮正义,帮助郑泰锡处理尸体,却被人摆了一道,沦为阶下囚,最令人发火的是他理解不了眼前这个神经病为什么要干这样的事情!

而姜敬浩呢,他的表情则复杂的多,他的笑转为恐惧,不甘,疑惑等糅杂不清的表情。


这场审判,是姜敬浩作为基督教徒所期待同时又抗拒的,他亲手为审判开场,故意打电话给受害人家属要赎金,故意留下指纹。又抗拒,他两次被发现行迹后逃跑,甚至反抗,企图杀光他们。我想他之所以如此,一来是戏谑审判,二来有对审判充满着敬畏。

直到最后他不甘的问上帝: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这种不纯粹的“善”有资格审判自己?!

The Good?

The Bad ?

 The Ugly?

 这肮脏的世界。


愤怒又疑惑


解脱又不甘


木讷又疑惑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