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脱口秀一哥到卖房中介小哥,被“卑微”的王自健圈粉了!

最近的上头剧《安家》,在带火了“王子健”的同时,也让“王自健”这个名字重新回到了大众视野。

为了成单给人擦马桶,甘愿做女友的备胎,发十几条消息客户可能都不会回一个,很多时候无需台词,都能深切感受到“王子健”本人和他所处的行业的艰辛,有关王自健的演技讨论也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能得到如今的评价,说来意外,却也不意外,从2015年主演了首部电影开始开始,王自健客串或主演的作品不少,评价也褒贬不一。

有人说这一次他能把“王子健”演好,是因为两个人太像了,不仅名字一样,性格也有相似的地方,但在王自健心里,“王子健”绝不是“本色出演”的结果。这一次,会火记者就这些话题聊了聊,关于“王子健”、“喜剧”和“演员”。

“本职工作有什么可抱怨的”

相声演员、脱口秀,小王爷,王自健身上的标签很多,《安家》后又多了一个——演员。

接触演员这个行业已经5年,拍戏对于王自健来说不是一件陌生的事情,包括对待《安家》也是一样。

在王自健的身上,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一种“舒坦”,“按点上班、下班,吃吃喝喝特别高兴”,比起拍戏,他把《安家》当成了一种生活体验。

他既能演出一个活灵活现的中介小哥,又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和角色的隔阂,“他(王子健)和我一点也不一样,除了帅,其他方面很少有相似的地方”。

《安家》里,“王子健”上班要穿西装、喷香水,为客户带专用的笔,和同行一比过得精致又讲究,但王自健在和原型接触时,最大的感触就是“不容易”,而且这个不容易,比他想象的更加艰辛。

和孙俪一样,在拍摄之前王自健也有过一段跟随原型一起生活的时期,起初因为不想在明星面前暴露自己卑微的一面,原型都不敢在他身边工作,“但他没想到我后来会跟他那么久,实在忍不住了,因为再不打电话真的就没有生意做,没钱拿”。

然而在繁重的业绩压力之下,除了辛苦之外,还有一层尊严的问题。

在沟通过程中,90%的人在听到中介的声音后第一反应是挂掉电话,这其中又有一半的人挂电话的同时都会骂一句。

人前精致人后难,所以在“王子健”脱下西装擦马桶的时候,王自健觉得他“心酸又卑微”。

确实是这样,王自健在看到剧本的时候觉得这一段很不真实,但在结识了这一帮人之后,“我坚信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做的出来,他背后的驱动力很强,他要是成交了一套房子提成少说也得几万吧,而且这是他的工作,你选择了这份工作,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同样在拍摄过程中,“冬天穿背心夏天穿棉袄”这样的常态在他心里也是作为演员工作的一部分,可《安家》里最难的点不在于此,而是和孙俪对戏。

“孙俪姐演戏的时候其实我脑子里是一片空白,老走神,因为她长得真的太好看了,你没办法盯着她看”。

调侃自己被“美貌震慑住”的王自健和我们乐了很久,从他的身上还是能看出一丝做喜剧时的影子。

“大家想念的不是我,而是几年前的自己”

当过一阵时间的白领,拜师侯耀华做相声演员,但很多人知道王自健,还是始于脱口秀。

2012年,才28岁的王自健带着《今晚80后脱口秀》闯出了东方卫视,“这一夜有你们真好,愿你们这一夜过得愉快”陪伴80后一起度过每个周末的最后一小时。

可之后由于种种原因,节目停播,王自健也因此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再后来,当初从《今晚80后脱口秀》走出的李诞、池子、王建国等人都靠着《吐槽大会》成了脱口秀届的新秀,却仍有一帮念旧的人自发怀念起当初《今晚80后脱口秀》的时光。

那个时候的王自健正面临一场很大的困境——跟自己较劲儿。

“我做脱口秀的时候才20几岁,你想一个20来岁的人去做这种节目,怎么可能做得像大卫·莱特曼、罗宾·威廉姆斯那样好呢”。

想成为偶像,但又清楚的知道自己无法达到那样的高度,王自健选择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消失的这段时间里,王自健看书、直播,上节目充实自己,当初的脱口秀对于他来说也早已成为了过去式,“我觉得大家也不一定都是想念我,可能想念的都是那几年的自己”。

“未来还会尝试脱口秀吗?”

“或许吧,有机会的话我不会排斥,但是这件事并不在我的规划里面”,在未来的规划中,他更希望自己能靠着“演员”这个身份得到认可。

或许等到他40、50了,花更多的时间去感悟生活后,才会再次站在脱口秀的舞台上。

“我不需要同情分”

随着《今晚80后脱口秀》一起沉寂的这段时间内,王自健经历了很多,都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这段时间内,王自健也经受着抑郁症的困扰。

精神上的压力,带来的就是暴瘦,以至于这一次他出现在《安家》里,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觉得“这个人(王子健)好像王自健”。

在这一次的采访中,王自健很坦诚地谈起了这段经历——不开心、恐惧、甚至不敢迈出家门,“确实就是重度抑郁症,成因大家也不用猜,因为它是一个基因导向的病,到底怎么得的我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清楚”。

“怎么好转的呢?”

“很简单,吃药就好了”。

不回避,但王自健也不会主动去谈起这个话题,他并不希望抑郁症成为一个卖惨的标签,“我总觉得你身为一个演员,老把这段经历拿出来说是不是不好,我还是期望不给大家添堵,不希望大家因此同情我”。

“王子健”也一样。

卑微、心酸,《安家》让更多人看到了每个人的苦衷和为难之处,很现实、很生活,有人说要多体谅一点中介,事实上人与人之间总是提倡着换位思考,但真正能做到的还是在少数,关于这一点,王自健看得很开。

“其实你不用去体谅他,你也不用理解他,对陌生人有礼貌就可以了”。

工作不掺杂同情分,自己舒坦就行,这也是王自健的生活态度——不过度悲悯,不过度关爱,给予起码的尊重就足够。

很早的时候,王自健在节目中说,“我觉得人应该按照自己认为舒服的方法活着”。

不再说脱口秀了,但“小王爷”依旧很好。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