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票2万元起步,疫情下艰难的“返乡潮“

大年初六晚上,李立彬彻夜未眠,武汉的封城、确诊人数的高速攀升让他的这个春节越过越不踏实。


左思右想后,他还是把睡熟在身边的妻子摇醒,一脸严肃地开始阐述自己的想法和及时行动的必要性。


20分钟后,李立彬在手机上买了两张从青岛联乘厦门到墨尔本的机票,然后逃难似地开始收拾大包小裹。这是一趟没有预计期限的旅程,早上出发前,他特地清理了冰箱的冷藏层,一个个地关闭了每个插排,水闸和煤气,拎着两个面临超重补款的行李箱走出了房门。


在昆士兰大学就读的李星宇很快接到了父亲的求助电话,诧异之下,他开始在当地华人论坛上浏览租房的广告,他知道如果父母想等到疫情结束,那么短租公寓在便利度和价格上比酒店和Airbnb都更有优势。


国际“返乡潮”来临,海外华人该如何自救?



虽然一切都还没有安排妥当,但在做出决定短短12个小时后,夫妻两人已经辗转到厦门,如释重负地在国际候机厅等候。


接着一个消息爆炸开来,澳洲总理莫里森突然宣布:严格限制中国飞往澳洲的班机,除澳洲国籍拥有者、澳洲永久居民,和他们的家属及机组人员之外,所有从中国大陆起飞或过境的人,全部都将被禁止入境!


国际“返乡潮”来临,海外华人该如何自救?



令所有人出乎意外的是,这个消息在宣布后立即生效,澳洲移民局迅速通知了机场,包括厦门航空、天津航空,海航和川航的飞机全部取消了行程。


整个候机厅乱做一团,这当头一棒也让李立彬不知所措,他寄希望于儿子的PR身份(永久居民)可以让他们获得特殊的豁免。


联系移民局之后发现,澳洲在疫情期间只允许PR的直系亲属入境,这其中包括配偶、子女、和18岁子女以下的父母,已经年过半百的李夫妇并不在“直系亲属”的规定范围内。


情急之下,李先生想到了另一个解决办法,紧急赶往东京,在14天后再飞往澳洲。后来他们才知道,自己并不是最倒霉的那批,当时澳洲的各个机场已经陷入混乱,由于政府发布的命令非常仓促,导致入境移民官会依据个人判断做出不同的抉择,被允许入境的是极少数,很多中国人刚下飞机就被勒令遣返。


国际“返乡潮”来临,海外华人该如何自救?



在整个国内疫情爆发的阶段,李夫妇的例子只是一个缩影,3月正好是很多海外学校的开学季,除了大批涌出的留学生外,很多有签证身份,或者有能力出国的人也在这个时间节点集中出境。


据了解,当时很多国际机票的价格在几天内出现了暴涨。比如在2月2日,美联航宣布,将从2月6日起临时停止美国往返北京、成都和上海的航班。


消息公布后,北京和上海飞往美国的机票在几个小时内飙涨了几倍,各大航空公司的经济舱瞬间售罄后,为数不多的商务舱涨到了6万人民币一张的地步。


高价出离的人们没有抵达安全的“避风港”,疫情很快在全球范围内爆发,在半个多月的时间内,除中国外的确诊人数来到83760人,已经超过中国的81077人。


国际“返乡潮”来临,海外华人该如何自救?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由于妻子出现类似流感症状,开始自我隔离等待检测结果。巴西总统雅伊尔的新闻发言人法比奥确诊,特朗普也接受了核算检测,汤姆·汉克斯夫妇、多位 NBA 球星、意甲球星、阿森纳主教练确诊...


更为可怕的是海外国家对于疫情的轻视和管控上的漏洞。很多政府没有按照中国的标准进行疫情的预防宣传,也没有提供足够的检测设备和环境。


按照英国科学家的估算,英国已经有5000-10000名感染者,由于检测技术跟不上,导致这个数字远超官方公布的病例数。英国科学家给了一个建议:鉴于新冠肺炎较低的致死率(约1%),实施“群体免疫”的策略。


国际“返乡潮”来临,海外华人该如何自救?



这也就是说,英国当局已经放弃了对全国范围进行有效的隔离和封锁,直接转变了战略,希望以较小的代价去减少损失。而战略的第三步,就是希望疫苗或特效药的出现,以及更多人能够产生自体免疫,让政府能把有限的资源投入到免疫力较低的老弱病残身上。


一些西欧国家,很可能也采取了类似的政策,德国总理默克尔曾经警告说,未来有可能会有60-70%的德国人感染新冠,潜台词就是政府对于第一阶段的防范和控制没有把握和信心。


在潜在患病人数极速增长,而当地公民普遍缺乏充足的防护情况下,此前“逃离”中国的人们发现自己甚至陷入了比此前更大的危机中,就连戴口罩也会被人嘲笑甚至歧视。


国际“返乡潮”来临,海外华人该如何自救?



反观国内,由于严格的管控和媒体曝光,整个国家的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确认和疑似人数增长大幅减少,治愈人数则不断增加。中国从最大的疫情国,变成了防控措施最好,监测手段最完善,全民防护意识最好的标杆。


于是一场“回流”又轰轰烈烈的上演了。


熟悉的场景再次上演,从伦敦回北京的机票2万元起步,且没有可以直飞的航班,公务舱的价格也飙涨至5万。意大利、从法国、美国等国家的回国机票均有所上涨,经济舱价格多数在万元以上,一些旅行社也给买不到票的乘客提供天价的包机服务。


国际“返乡潮”来临,海外华人该如何自救?



人们挤破了头皮想回来,这其中也有一些极端情况。


在新华社报道的一个案例中,长期定居美国的黎某,在美期间已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当地医院评估其症状后未收治入院,在美国3次申请核酸检测均被拒绝。


无奈之下,她和丈夫儿子于3月12日回国,在登机前曾服用退烧药,也没有向乘务员进行如实的健康告知。3月13日,黎某被诊断为确诊病例,黎某丈夫及儿子被诊断为疑似病例,整个飞机的人员均被隔离。


截至截稿前,中国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23例。


国际“返乡潮”来临,海外华人该如何自救?



部分华人的出走和回归,让他们被推至了舆论的焦点

澳洲的感染人数也升至367例,昆士兰大学也临时封校,开始了线上授课,李立彬一家又在权衡下一次的去留。



(李立彬和其家人均为化名)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