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情怀总是吃·郎昊辰】下雪天,菌子火锅,还有怀里的你

纯脑洞,渣文笔,上升小心金莲的药

本文又名:若遣郎身如蝶羽


丑奴儿·叶底寻花春欲暮 

                                        宋 · 周邦彦

叶底寻花春欲暮。折遍柔枝,满手真珠露。不见旧人空旧处。对花惹起愁无数。
却倚阑干吹柳絮。粉蝶多情,飞上钗头住。若遣郎身如蝶羽。芳时争肯抛人去。


“大郎,起床啦”一大清早,李霄梅又开始催身边那人起床。

“媳妇儿,我再睡会儿”郎昊辰把她搂得更紧了。

“外边下雪了哎”李霄梅在他耳边吹了口气:“今天咱俩吃什么?”

“媳妇儿,你又想吃火锅了?”

“嗯”还是枕边人懂枕边人。

“那我来准备,菌子不好洗,我怕把你裙子弄脏了”

“好吧,别学咱队那位炸厨房就行”

【鹿老师:姐你这话仿佛是在捎带谁?】


中午,俩人一起吃饭。

“大郎,你小时候有没有写过雪花的比喻?”李霄梅又犯了职业病了。

“未若柳絮因风起”

“这是你写的吗?我问你独创的”

“雪白的……蝴蝶?”

“瞧瞧,从小就有拈花惹草的向往”李霄梅嗔怪道。

郎昊辰的眼睛是晶莹的雪花:“雪只能和你梅花在一起”

“你当是蝶恋花呢”李霄梅羞红着脸低下头。


下午,俩人洗完碗,李霄梅在给表妹高辰安讲写作文,郎昊辰躺在沙发上看词儿,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李霄梅讲完课,想起他方才专注的样子,忍不住轻笑着给他盖上一床毯子。

没想到某郎这时候突然一撩毯子,醒了:“媳妇儿”

“怎么了?”李霄梅若无其事。

“你刚对辰安那么温柔,我吃醋了”

【忘了关视频隔空被喂狗粮的辰安:???】


“媳妇儿,还有什么要忙吗?”

“好像……没有”李霄梅倚在郎昊辰肩上,看着窗外的雪花:“雪下得这样大,可惜不能出去打雪仗……”

郎昊辰不慌不慢起来去理窗纱,将一城风雪挡在窗外:“两个人打雪仗没意思,不如咱俩生一个,再一起教他打雪仗”

李霄梅定定地看着他,红着脸小声说:“那这样,不就不公平了嘛……”

(某郎:有一个过于认真的对象是什么样的体验)

郎昊辰趁她还没回过神,重新揽她入怀:“那咱们就生俩,一儿一女刚好”


【结束】愿眉目如画的郎老师一直走花路~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