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22-24 【许墨AresX我】与你的世界产生交集

 

Chapter 22 激化

 

脑海中Ares温柔的神情一直无法散去,我愣愣地跟着Hades,走到一间实验室。

 

“到了。”

 

Hades拉开门,却没有进去。

 

“谢谢。”

 

微微颔首,我向Hades表达谢意,慢慢走进房间。

 

“他还等着你。”

 

说完这句莫名其妙的话,Hades带上门,脚步声逐渐远去。

 

我笑了笑,心里却一头雾水。

 

Hades这是什么意思......

 

按照研究员的指示,躺在房间中央的一张实验台上。

 

冰冷的铁环从四周弹出,紧锁住我的四肢。紧接着,一位研究员走来,在我身上刺入不同颜色的针头。

 

针头连接的导管,有的在慢慢流入不知名液体,有的则是抽取我的血液。

 

“实验体072,首日存档完毕。是否开启第一级激化实验?”

 

激化实验?

 

我疑惑地侧过头,看着研究员虚画出一个电子屏,按下绿色的确认。

 

下一瞬,连接着身体的每一个针头迸发出电流,强烈的刺激使我的身体发出生理上的颤抖。

 

紧咬牙关,我不断地调整呼吸,潜意识迸发出强烈的抵抗。

 

与此同时的隔壁房间——

 

房间内陈列着许多透明的箱子,每个箱子上连接着导管。

 

其中一个箱子中,一只硕大的老鼠被禁锢在箱底,导管连接着它的身体,正缓缓输送着我的鲜血。

 

陡然间,老鼠开始剧烈的挣扎,原本暗淡无光的毛发,变得锃亮。

 

“实验体072,第一级激化实验结果:回溯18月龄至12月龄。”

 

冰冷的电子音传遍整个房间,研究员匆匆在屏幕上写下记录。

 

 

随着身体的适应,我感到电流的影响在逐步减少,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

 

大口喘着粗气,浑身冷汗浸湿了身上的衣物。

 

“第一级激化实验完毕,实验体072生命体征正常,是否进行第二级激化实验?”

 

电子音再次传入我耳畔,我睁大了眼睛。

 

不是吧,又来?

 

还未等我做出任何反应,更为强烈的电流,猛地席卷每一处感官。

 

“啊!”

 

我不禁痛呼出声,浑身的血液猛地收紧。无力地在实验台上扭动四肢,却无法缓解电击所带来的剧痛。

 

浑身肌肉不断发出痉挛,本该失去意识的我,却挣扎地更为强烈......

 

 

另一个房间里,随着第二次血液的注入,小鼠的身躯微微变小,眼神变得更加稚嫩。

 

“实验体072,第二级激化实验结果:回溯12月龄至2月龄。”

 

随着第二次播报,研究员不禁睁大眼,扶了扶镜框。

 

“第一次激化,便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么......”

 

Boss的声音无端的从屏幕传来,研究员慌忙低下头。

 

“Boss,两次激化实验所造成的效果,本该随实验体机能减弱而减弱,072却完全相反。”

 

研究员的声音带着丝丝兴奋。

 

“072目前生命体征如何?”

 

“一切良好。”

 

屏幕前的Boss听到答复,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继续。”

 

 

“哈......哈......”

 

我断断续续地喘着粗气,被束缚的四肢早已被铁环摩擦的血肉模糊,却丝毫比不上此时浑身的剧痛。

 

“第二级激化实验完毕,实验体072生命体征正常,是否进行第三级激化实验?”

 

研究员微微犹豫,电子屏上忽地跳出一个信息。

 

我努力抬起头,想捕捉到一丝消息,一圈铁环忽地卡在我唇齿间,将我重重压回原位。

 

一股强烈的恐惧涌上心头,研究员果断按下了确认键。

 

“唔!!!”

 

比前两次更为强烈的刺激直插入我的脑海,我无力地嘶吼着,却因铁环的禁锢只能发出呜咽。

 

浑身的肌肉仿佛失去了控制,我甚至感到下半身开始流出点点污浊。

 

生理的盐水顺着眼眶不断地涌出,我的身躯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台上本能地不断抽动。

 

好想昏过去......

 

剧烈的痛感在我脑海里被无限放大,却只让我的意识越来越清晰。

 

为什么无论遭遇到什么痛苦,我都无法逃避......

 

这下,连鸵鸟的笨方法都不能用了,被桎梏的四肢使我根本无法蜷成一团。

 

如果你在,一定又要生气了......

 

 

望着箱子中小鼠的再次变化,另一个房间的研究员怔住了。

 

“实验体072,第二级激化实验结果:回溯2月龄至3日龄。”

 

小鼠变得赤裸无毛,双耳与肉红色皮肤相连,不开眼的状态显然是新生的状态。

 

“很好。”

 

Boss切断视讯,抬起笔将面前文档中的小小问号,果断地划去。

 

我目光空洞地躺在实验台上,四肢和唇舌的束缚早已退去,耳边传来研究员的声音,却遥远的让我捕捉不清......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门“砰”地一声被一脚踢开。

 

“Ares,实验途中不可闯......”

 

“滚。”

 

Ares阴冷的声音透着隐隐杀气,研究员吞了吞口水,微微弯腰走出房间。

 

听到来人的声音伴随着阵阵嗡鸣,我的脸色变得煞白。

 

Ares?他是怎么出来的......

 

我背过身,努力地想将自己蜷成一团,然而颤抖的四肢却丝毫不听使唤。

 

 

“这就是你说的,‘一个人就可以了’?”

 

Ares的声音不带有一丝温度,冷冷的看着实验台上发抖的我。

 

“不关......你的事。”

 

我尽力保持着平静的语调,却因电击的后遗症说的断断续续。

 

“不关我的事?”

 

Ares的呼吸变得急促,瞳孔变得紫红,愈发的恐怖。

 

“滋滋”

 

他脖颈上的P环忽地发出一丝电流,Ares脸色微变,扶着台边开始大口的喘息。

 

听到身后的变故,我转过身,生理颤抖的手正好搭在Ares扶着的手上。

 

“Ares,控,制,情,绪。”

 

我平复着呼吸,一字一句地慢慢吐出来。

 

“不关你的事。”

 

微微喘着粗气,Ares冷冷重复了我刚说过的话。又习惯性伸手摸索出药丸,缓缓服下。

 

望着他干涩地吞咽着,我鼻子忽地一酸。

 

“没有水了,对不起......”

 

低着头,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我内心原本计划的,那些强硬的态度,与故作冷淡的想法,通通被感性所驱散。

 

我做错了么......

 

怔怔地瞅着Ares与我触碰的手,上面缠着的绷带透出丝丝血迹。

 

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该敞开自己的内心,自以为是地想保护他。

 

每一次遇到危险,一直被保护的,依旧是那个弱小无能的自己罢了。

 

 

半晌,面前的Ares逐渐平复呼吸,面无表情地盯着我,令我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他打量了一番我身上凌乱的衣物,将大衣脱下丢在我头上,将我整个人罩住。

 

我刚拉下外套,又被他小心翼翼地抓住手,打横抱了起来。

 

“Ares?我可以自己走的。”

 

蜷缩在他怀里,嗅着好闻的青草香,我的声音如蚊子般哼哼。

 

“你不可以。”

 

Ares淡漠的撇了一眼,我讪讪一笑,乖乖闭上了嘴。

 

刚走出门,Hades慵懒地靠在墙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我翻了翻白眼,正准备吐槽,Ares抬起一只手把外套盖在我脸上。

 

“......”

 

大哥,你不怕把我憋死吗。

 

“Ares,实验中途是不允许闯入的。不过,看起来072似乎很成功?”

 

Hades邪魅地笑了笑,走过来轻轻拍了拍Ares的肩。

 

“Hades,不关你的事,实验已经结束了。”

 

Ares扫了一眼肩头的手,侧过身,迈着大步继续向前。

 

“Boss心情不错,进化实验可以进入下一阶段了。”

 

Hades摆摆手,身躯隐入一片阴影。

 

“她不会参与的。”

 

Ares淡漠的吐出一句话,Hades轻声一笑。

 

“哦?我看她似乎兴致很高。”

 

我的身体猛地一抖,内心无力地想狂呼Hades几个大嘴巴子。

 

下一秒,Hades的身影慢慢消散,而抱着我的Ares,似乎更用力了几分。

 

完了......这下他更生气了。

 

 

------------------------------------------------------------------------------------------------------------------------------

 

 

Chapter 23 答案

 

“砰。”

 

听到关门的声音,我把头上的外套悄悄摘下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从头到尾Ares一直把外套罩在我脸上,生怕被其他人看见似的......

 

环顾四周,我却发现,这并不是刚才见到Ares的房间。

 

同样是洁白的房间,这个房间却摆放着简单的家具。书架上陈列着整齐的书,旁边摆着几株郁郁葱葱的绿植。

 

“Ares,这是你的房间?”

 

我尝试着岔开话题,望向正在更衣的Ares,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Ares,我以为你不能出来的。”

 

回想起之前看到的他,我的眼神不由地暗了暗。

 

“不关你的事。”

 

怎么又是这五个字......

 

我无奈地扶了扶额,抬手时还是无法克制地,时不时发出一丝颤抖。

 

忽地想起自己在实验时狼狈的模样,我望着身上凌乱的衣物,轻手轻脚地走下床。

 

可不能把他的床弄脏了......

 

“Ares,可以借我件衣服么?”

 

我刚开口,下一秒,一件白色短袖带着家居短裤,精准的飞到我脸上。

 

我翻了翻白眼,四处看了看,房间不大,却有足足三扇门。

 

我踌躇片刻,往其中一扇门走去。

 

“你要去哪里?”

 

身后传来Ares严肃的声音,我不禁冒出一丝冷汗。

 

“去......去换衣服。”

 

我一边说着,一边握住门把手准备开门。

 

 

一股大力陡然按在门上,我脊背上忽地感受到丝丝温热,是Ares未着衣物的胸膛。

 

想到前几天与他发生的事,我的脸下意识变得通红。

 

“这是大门。你,还想让多少人看到现在的模样?”

 

Ares单手抵在门上,微微弯腰,湿热的鼻息喷的我耳朵直痒痒。

 

“抱歉,我不知道是大门。”

 

耳尖也变得滚滚发烫,我低下头绕过他缠着绷带的身躯,向另一扇门走去。

 

这次终于走对了。

 

走进卫生间,我无奈地发现虽然换裤子很方便,但上半身的衣服,却令我犹豫了。

 

激化实验时,电流通过针尖在皮肤上留下的灼伤,与上衣紧紧地黏在一起。

 

我咬着牙,想着长痛不如短痛,猛地用力将衣服扯了下来。

 

“呃......”

 

伤口活生生地与粘合的衣服撕开,我从齿间无法克制地发出一声呜咽。

 

完蛋,肯定被听见了。

 

果不其然,只听“砰”的一声,门意料之中的被Ares一脚踹开。

 

抓起台上的短袖,我慌忙转过身套上,却没逃过他的眼睛。

 

“脱了。”

 

大哥,我一秒前才穿上。

 

“没事的,就一点点......”

 

我转回身,尴尬的看着淡漠的Ares。

 

他突然伸出手,猛地将短袖撕碎。

 

身前的伤口一览无余,我无力地低下头,不敢去看他的神情。

 

 

“一点点小伤?”

 

Ares走到我身前,声音带着丝丝嘲弄。他伸出纤长的手指,从我的每一处伤口逐一滑过。

 

他指尖的薄茧刺得伤口微微发痛,我却一动也不敢动。

 

“站着别动。”

 

我没动啊。

 

上半身仅存内衣的我,瞅着Ares走回卧室,拿出一件新的短袖和医药箱。

 

“过来,坐在床上。”

 

不是要我站着不动吗?

 

我内心疯狂发出阵阵吐槽,却只能乖乖听话地坐回床上。

 

 

面前的男人轻轻消毒着我的每一处伤口,又仔细地涂上伤药。他的眼神仍然淡然无波,我却莫名其妙地,从中读出丝丝隐忍。

 

“疼吗?”

 

我怔了怔,Ares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丝颤抖。

 

“不疼不疼,这种东西多来几次就习惯了。”

 

我想到自己的小刀与左手腕的杰作,不由地感到丝丝兴奋。

 

“没有下次了。”

 

依旧冰冷的声音,却听得我微微发愣。

 

“为什么?”

 

我不由地发出疑问。

 

“因为我受不了。”

 

Ares微微叹了口气,声音出现些许疲惫。

 

“可是我可以的,今天实验之后,我的evol的确有所变化。虽然不知道具体效果如何,但每一次刺激,都成功强化了——唔。”

 

我急着想向Ares证明自己的进步,却被他抬手捂住嘴。

 

“别说了,上完药好好休息。”

 

他疲惫的声音中透着些许无奈,我垂下眼,没有选择继续说话。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剩下Ares包扎时发出的微微动静,和我们两人的心跳。

 

 

直到包扎好我四肢的擦伤,Ares都没有再跟我说一句话。轻柔地帮我穿好短袖,他让我在床上躺下。

 

我乖乖躺好后,他慢慢地帮我盖上被子,掖好被角。

 

他刚准备站起身,我默默抓住他的尾指。

 

“Ares,你去哪里?”

 

我战战兢兢地发出询问,害怕再次听到那五个字。

 

“你,乖乖睡觉。”

 

他没有再说出那五个字,却也没有回答问题。

 

我咬住嘴唇,依旧攥着手心的丝丝温暖,怕一松手就再也找不到了。

 

“Ares,你要去找Boss?

 

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我能做到。”

 

阵阵委屈涌上心头,我默默憋住眼眶中打转的泪珠。

 

“实验体072,你以为你能做到什么。”

 

 

实验体072......

 

Ares略微提高音调,带着丝丝瘟怒。我露出诧异的眼神,随即无奈地苦笑。

 

“是,对于你们来说,我只是个实验体而已。

 

但我也是独立的个体,我拥有自己思考的权力,应当主导自己想做的事......”

 

也可以选择自己想保护的人。

 

一字一句说到最后,我还是没能说出最后一句话,因为现在的我没有资格。

 

“但在这里,你不是。”

 

Ares做了个深呼吸,平静的字句一刀一刀,狠狠划在两颗早已遍体鳞伤的心脏上。

 

“难道你就是吗?”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我抬头怒视着眼前的背影。

 

Ares缓缓转过头,居高临下的凝视着我,眼里甚至出现了些许嘲弄。

 

 

“虽然敬你为战神Ares,但说到底,你不也是一个实验体。

 

一个从普通人,实验成功成为evolver的案例罢了。

 

说到底,我与你,又有何区别?

 

你能做的事,为什么我就不能做。”

 

你为了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为什么我不能。

 

怒气冲冲地说完这段话,我死死盯着面前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

 

听完我的话,Ares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不顾脖颈上发出“滋滋”警告的P环,他一把按住我的肩将我死死压在床上。

 

 

“啧......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隐忍的声线微微发颤,前额的冷汗一滴滴落在我脸颊,脖颈处青筋暴起。

 

望着那如同受伤野兽般的眼神,让我的左胸处发出一阵抽痛。

 

“许墨。”

 

我努力伸出手臂,搂着他的脑袋搭在我肩头,一遍一遍抚摸着他柔软的发丝。

 

青草气息与淡淡奶香相互交融,Ares微微发红的瞳孔逐渐平静,伴随着愈发沉稳的呼吸。

 

轻轻触碰他脖颈上的P环,之前的警告声悄然消逝,我放松地呼出一口气。

 

“Ares,你感觉好些了吗?”

 

我轻轻呼唤怀里的人,他却一动不动,发尖刺得我的皮肤微微发痒。

 

“Ares?许墨?”

 

乖乖,不会就这么睡着了吧,我会被压死的。

 

“许墨——唔。”

 

他轻轻碰上我的唇,眼里温柔似水。

 

“嗯,我在。”

 

低低在耳畔回复了一声,他重新倒回我的肩头。

 

“听见了为什么不说话。”

 

我惩罚似的捏了捏他的脸,他低声一笑。

 

“我原以为,再也听不到了。

 

所以,失而复得的我,贪心的想多听几次。”

 

 

Ares轻轻咬了咬我的右耳垂,我感到一股热量直冲脸颊,内心却因他的话感到十分愧疚。

 

“对不起,我之前太冲动了。”

 

我收起捏在他脸上的手,乖乖放回他头上。

 

“没事。你回来就好。”

 

Ares撑起身子,安静地看着面前的女孩。

 

原本近乎消失的彩色,又从女孩心脏处缓缓迸发,浸染半边身躯。

 

如同第一次相遇时,他眼中女孩的模样。

 

 

“不过,小傻瓜似乎忘了我的问题。”

 

Ares走到床的另一边,靠在床头示意我过去。

 

“我明明早就回答了,还回答了好几次。”

 

我一边嘟囔着,一边蜷缩进Ares温暖的怀抱。

 

“嗯?我怎么不知道。”

 

望着他饱含笑意的眼神,我顿时觉得,自己再次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老狐狸,明明知道我在说你的名字,偏要我亲口说出来。

 

“Ares,许墨。”  

 

一边重复着他的名字,我一边将手搭在他的心脏上。

 

“你的名字,就是我的答案。”

 

 

------------------------------------------------------------------------------------------------------------------------------

 

 

Chapter 24 任务

 

听到我郑重其事的答复,Ares轻轻地将手掌覆在我手背上,无奈地叹了口气。

 

“可我不想再看到你受伤了。

 

尤其是,为了我。”

 

他摩挲着我手腕的绷带,眼神不由地闪过一丝痛苦。

 

女孩身上的每一处伤口,似乎都在诉说着,他的无能。

 

我慢慢抽回手,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

 

“反弹。”

 

嬉皮笑脸地说完这个词,我望着他懵懵的神情,笑得更开心了。

 

“同样的话,反弹给你,我们就算扯平了。”

 

心里发出无声的叹息,我不禁回想起游戏中的点滴,以及在现实世界中遇到Ares之后,他为我受的那些伤。

 

怎么可能扯得平,哪怕穷尽一生,也只能略及一二罢了。

 

“所以Ares,让我陪在你身边好吗?

 

我的evol可是很厉害的。”

 

微微调整思绪,我满怀期待地等待他的答复。如果他答应,我似乎就可以留在他的记忆里了。

 

 

“傻瓜,先睡觉吧。”

 

Ares温柔地摸了摸我的脑袋,却没回答问题。

 

“哦......”

 

我慢吞吞地挪回床的另一边,手却重新抓上Ares的尾指,轻轻扯动着。

 

“嗯?怎么了?”

 

他挑了挑眉,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我的举动。

 

“一起......”

 

我嘟囔着,耳尖红的发烫。

 

“什么?”

 

Ares眼角的笑意更浓了。

 

“一起睡!”

 

我猛地把头闷进被窝,满脸通红地大喊出声。

 

“好。”

 

Ares轻声一笑,慢条斯理地躺上床。拉开被窝,他用双手轻轻捧住我的脸。

 

“下次说的时候,记得大声点。你说的话,只有我一个人能听见。”

 

他宽厚的手掌散发的阵阵凉意,与我火烧似地脸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钻进他的怀里,默默点了点头。

 

“你似乎很容易害羞?”

 

Ares一边说着,一边捏了捏我的耳尖,我又默默转过身,背对着他。

 

大哥,肯定句就行了,为什么每次都要用疑问句。

 

“我很喜欢。”

 

听着他认真的语气,我脑海里灵光一闪。

 

便抓了抓脑袋,故作失望的叹了口气。

 

身后的Ares微微一愣,下一秒,我的声音幽幽的传入他的耳朵。

 

“唉,你只喜欢我害羞的样子。

 

可你的每一个样子,我都很喜欢。”

 

我偷偷撇过头,打量着Ares呆萌的神情,莞尔一笑。

 

 

“嗯......包括现在的样子?”

 

回过神,Ares忽地翻过身,将我死死压在他下面。感受到熟悉的炙热,一抹红晕迅速爬上我的脸颊。

 

“Ares,伤者为大。”

 

简直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嗯,说的有道理,这里可是有两名伤者。”

 

Ares松开束缚,重新躺回我身边。

 

“不过,关于谁‘大’的答案,似乎已经很明了了。”

 

他低沉而又带着磁性的声音回荡于耳畔,我却无心欣赏,只想找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傻瓜,不逗你了,睡吧,晚安。”

 

看着面红耳赤的我,Ares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哦......晚安。”

 

我转回身抱住Ares的手臂,嗅着好闻的青草气息,意识慢慢陷入沉睡。

 

收到了你的晚安,想必今晚的好梦,大概也会与你有关。

 

 

Ares默默注视着我陷入梦乡,眼神缓缓归于平静。

 

“Ares......许墨......”

 

听到我轻轻的呢喃,Ares挑了挑眉,脸轻轻凑向我耳畔。

 

“我在,怎么了?”

 

沉稳的嗓音回荡在我脑海,却并未唤醒我沉睡的意识。

 

“傻......逼。”

 

“......”

 

Ares满脸黑线,无奈地笑了笑。耐心地等到我开始打起小呼噜,他小心翼翼地将胳膊从我怀里抽出。

 

“乖,等我回来。”

 

我皱着眉,半应不应地“嗯”了一声。Ares又轻轻抚平我眉间的皱痕,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穿戴整齐后,Ares摸索到口袋里的Iridescent,不由地叹了口气。

 

他走向衣柜,找出属于我的灰色风衣,将手中的笔和风衣内袋里的小刀换了换。

 

“傻瓜,送出去的东西,就不要还回来了。”

 

Ares温柔地摩挲着小刀上的刻痕,喃喃自语。

 

半晌,他望了望床上熟睡的我,嘴角露出一抹轻笑,轻轻带上了门。

 

 

“Boss。”

 

昏暗的办公室内,Ares微微屈身,将右手附于胸前。

 

办公桌前的Boss微微颔首,眼神瞥了瞥站在面前的Ares。

 

“Ares,这么晚了,什么事。”

 

Boss阴冷的声线不带有一丝温度,丝丝威压充斥着整个房间。

 

“今日实验体072的实验,为什么直接进行了最后阶段的激化。”

 

Ares淡漠的声音仿佛透露着点点质问,Boss不禁皱了皱眉。

 

“实验体072的evol特殊,况且,激化实验很成功,不是么?”

 

Boss将电子屏上的记录转向Ares,两个分屏上分别播放着女孩痛苦的挣扎,以及她血液对小鼠产生的变化。

 

Ares原本淡然的神情出现一丝松动,右手的尾指微微抽动。

 

“实验结果虽然成功,但未免操之过急。”

 

“Ares,你想说什么。”

 

听着Ares的质问,Boss面色浮现出微微的烦躁。

 

“我认为,实验体072的evol回溯目前并不稳定,不能进行高频率的激化实验。况且——”

 

Boss挥了挥手,打断了Ares说的话。

 

“Ares,你要清楚,如果不是实验体072的自愿,现在的你应该是什么样子。”

 

凌厉的鹰目扫过Ares的身躯,仿佛在打量一具略有残缺的实验品。

 

 

Ares不禁地回想起,儿时的他站在实验台边,一边递着不同型号的手术刀,一边淡漠的欣赏着台上翻滚嘶吼的实验体。

 

如果不是072的交易,现在的Ares或许早已摒弃为众多实验体之一。

 

“况且,实验体072的基因与Queen的序列仅有一组不同。

 

假设后续实验成功,加以利用她的evol,人类进化实验的成功指日可待。”

 

Boss一边说着,眼中不可避免地闪过一丝狂热。

 

Black Swan组织这么多年,跨越了无数不同的维度空间与时间轴,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人类更好的进化。

 

“她不是Queen。”

 

回想起往日的点滴,以及女孩特有的半边色彩,Ares违心地阖了阖眼。

 

“的确,072所处的世界与Queen的世界只是时间轴的不同,但二者基因序列却出现了变异。

 

且072变异的新evol回溯,与Queen的预知进化近乎完全相反,很有趣不是么?”

 

Boss的声线带着丝丝兴奋,Ares却深深皱起了眉。

 

“Boss,实验体072的身体情况,不能再接受频率过高的激化实验。”

 

Ares严肃地凝视着面前的男人,声音中带着不可置否的肯定。

 

“Ares,你可以回去做准备了,有新任务。”

 

Boss不耐烦地打断了话题,顿了顿,他继续道:

 

“本来是打算072实验结束后,安排给她的。你如此执着于延缓她的实验,不如你先去好了。”

 

Ares微微颔首,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Boss,为何实验体会有任务?”

 

办公桌前的男人嘴角扯出一丝冷笑,手指在面前的文件夹上轻轻敲了敲。

 

文件夹里夹着一张新的档案,上面标注着数字“13”与实验体072的编号,但姓名处却是一片空白。

 

“之后便会知道了,你安心执行任务,我会延缓072的激化实验频率。”

 

听到这句话,Ares微微松了口气。

 

“是。”

 

微微向Boss行完礼,Ares便不再多留,走向门口。

 

“Ares,先去医疗室将右眼视力恢复。之前你与071角斗时被他抓住的弱点,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回想起Ares因右眼视力缺失,而被071找到进攻死角,Boss的声音带着丝丝嘲弄。

 

“好。”

 

Ares淡然地应了一声,关上门走向医疗室。

 

 

“断视神经巩膜腔原位义眼座植入手术已准备,是否开始。”

 

冰冷的电子音回荡在医疗室,Ares划出电子屏,骨节分明的食指点了一下确认。

 

“义眼植入后将进行视神经连接手术,是否麻醉。”

 

怔怔地看着屏幕上的选项,Ares第一次感到犹豫。

 

“但现在的你,可以需要水了。”

 

Ares回想起第一次在女孩面前吃药,她一本正经的话语。低低一笑,食指点了点绿色的确认键。

 

“好。”

 

你之于我,如霖向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