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M绝地求生》故事概括(剧透不适者勿入!!!)(1~10章)


本文不“涉及”剧透,而是全在剧透。主要是梳理《AWM绝地求生》的故事情节,如有错误或遗漏,请姐妹们告知。

文笔不好,有点混乱哈

(按章节叙述)

       HOG基地,祁醉的前男友于炀是这期的青训生,祁醉回忆起火焰杯时和于炀的过往(祁醉酒后与于炀PK险胜,又因为于炀长得很好看,于是有点动心,后来于炀因祁醉随意说了一句冰淇淋球还不错,于炀便每晚把自己的那一份给祁醉。赛后庆功宴上,祁醉想要和于炀进一步的时候,被于炀推开了,祁醉认为于炀接触他是为了通过训练赛,于是拉黑于炀所有联系方式后走了)。于炀是通过俞浅兮(HOG的一队队员)进来的,祁醉误认为他是搭上了俞浅兮。

    祁醉找来俞浅兮,问他和于炀是怎么认识的,俞浅兮告诉他于炀是自己想要进来的。祁醉找于炀时于炀在抽烟,于炀看见他怔怔的把烟芯攥到了手心,这时祁醉被卜那那叫走了。四排赛上,祁醉的心思一直在于炀上,忘记看桥头,被于炀击倒了。而于炀也呆愣在原地,被祁醉击杀。

    由于第一局祁醉出了重大失误,后面几场俞浅兮更是状态差到让人没眼看。练习赛结束后一队四个人全部被教练留堂,一场一场的复盘。祁醉得知于炀每天要训练十六个小时。祁醉上了直播,四排时组到了于炀和一个德国人。这里放一下原文

       幸好还有那个德国小哥,他仿佛是专门来调节这微妙的气氛的,兴奋的围着于炀转,一直说个不停,于炀不知是被缠的烦了还是架不住粉丝的热情,尴尬低声道:“我……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德国小哥当然更听不懂中文,但他激动依旧,比刚才还能逼逼。
  
  德国小哥:“Sind Sie Youth? Sind Sie Youth?”
  
  于炀一边搜装备一边低声重复道:“我听不懂英文。”
  
  祁醉抬手扶了一下耳机,垂眸,顿了一下平静道:“他问你是不是真的Youth。”
  
  “砰”地一声,于炀的枪走火了。
  
  于炀似是没想到祁醉会开口,愣了一下连忙道:“是,是。”
  
  不知是不是祁醉多心,他觉得于炀的声音里似是有了点颤音。
  
  祁醉对德国小哥道:“Ja, genau.”(是他。)
  
  德国小哥哥瞬间更兴奋了:“Ich bin Ihr Fan! Ich habe Ihren Wettkampf gesehen! Ich mag Sie super!”(我是你粉丝!我看过你的比赛!我特别喜欢你!)
  
  于炀那边安静了片刻,轻轻问:“他……说什么?”
  
  祁醉静静的看着于炀的游戏id,半晌没说话。
  
  队内语音安静了足足一分钟。
  
  于炀被晾了半天,尴尬不已,他低头收集物资,识相的不再开口招人烦。
  
  “他……”祁醉换了一把枪,一边上子弹一边慢慢道,“他问你,队伍里这个7DRUNK是不是Drunk。”
  
  于炀愣了下,他没想到除了他还有路人能认出祁醉的小号,下意识道:“是……是。”
  
  祁醉对德国小哥道:“Danke,Bitte verfolgen Sie ihn aufmerksam weiter.”(他谢谢你的喜欢,请继续关注他。)
  
  德国小哥忙点头,凑在于炀的人物角色前道:“Ja, ja! Ich unterstütze Sie für immer.”(会的会的!我会一直支持他。)
  
  于炀茫然,祁醉搜了几个配件,继续“翻译”:“他问你,为什么来HOG。”
  
  于炀的游戏人物愣在车库,停了足有半分钟没动。
  
  于炀嗫嚅:“因为……HOG很……很厉害,一直……”
  
  祁醉嗤笑一声,于炀局促的噤声,闭麦不再说话了。
  
  德国小哥什么都不知道,还在因为遇见了Youth开心,他又开麦问:“Wohin gehen wir?”(我们去哪儿?)
  
  队内语音又是一阵难言的沉默。
  
  于炀声音很低,拘谨的轻声问,“他说……什么?”


  祁醉放下键盘,松开鼠标,倚在椅背上。


  祁醉看着游戏里于炀的游戏id,半晌淡淡道:“他问你……你喜欢祁醉吗?”
  

        “喜欢。”

         下了直播后,祁醉拿着烫伤膏去找了于炀,于洋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祁醉问于炀是否有撒谎,

      于炀抬眸,迟疑片刻后点了点头。
  
 “你喜欢祁醉吗?”
 “喜欢。”
  
 祁醉怔了下,嗤笑,转身上楼。
  
 于炀愣了几秒,祁醉脸上轻蔑的笑意他印象太深刻,一年前祁醉也是带着这个笑容把他的手机扔回来,然后就此消失。
  
 于炀心里瞬间慌了起来,他张了张口,不出意外的,他又说不出话来了。
  
 “我,我……我!”于炀右手紧攥,后背沁出一层汗,他费劲全力,使劲的结巴道,“我!我来……HO……HOG。”
  
 于炀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挤:“不是、不是因为、战队厉……厉害。”
  
  祁醉回头,于炀羞惭的不敢看祁醉:“是……因为……因为你。”
  

      祁醉让贺小旭(HOG经理)用HOG官方微博提前向大家介绍了下Youth(于炀),祁醉从贺小旭口中得知于炀心理考核不过关,同时提议让于炀当一队替补。

      于炀被赖华告知祁醉方才在直播。另一边,贺小旭提出让于炀参加下周末的线上赛,如果拿第一就能直接进一队。

     祁醉拿到了名单,看到了花落的名字,认为于炀没戏了。     祁醉联系了心理辅导师谢辰,谢辰判断于炀有焦虑症。祁醉意识到当年于炀的反应并不是因为恐同,而是焦虑症犯病。    因为比赛,于炀一直在练单排,每天最多睡四个小时。      第一场比赛,于炀位置太差,以至于拉开了大比分,一直到第四场都没赶回来。     贺小旭和祁醉聊起于炀的家庭(于炀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他跟着母亲改嫁,他继父有家暴倾向)

     “泥坑里长大的孩子,别说给他递绳子,拉他一把了,你就算在地面上不停的对他砸石头,踩着他的肩膀往下踢,只要有一个机会……他就能从泥里一点点爬出来。”

    第五局,于炀沉着冷静打败了花落。安全区刷新,于炀在天谴区。最终,Youth击杀TGC-Caesar,夺得了第一。(这段真的超精彩!!!)

    比赛结束后,花落来挖墙角。贺小旭帮于炀送人情,提议把奖金分给二队。祁醉约于炀出去吃夜宵,向于炀表白心意。

   于炀对祁醉说当年是真心的,并说后来又去找过他。贺小旭给于炀签了直播。俞浅兮看到于炀,脸色铁青。贺小旭让于炀开摄像头直播吸点颜粉,但于炀没有队服,祁醉就把自己的队服脱下来给了于炀(故意的)。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