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魔法禁书目第11卷(序章)

喂,你这个慵懒的座敷童子!这个日之…阎魔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你可以说它是日本的女淫*妖,它算是一种吸血怪吧,但实际上是佛教的大敌。换句话说呢,就是一个用她的魅惑尽去妨碍那些禁欲的苦行者的女妖怪。”


“哦,淫*妖是吧……这样啊,这样啊。等等淫*妖!?你是说那个在我们顶楼住着的穿着微小的比基尼的那位?”


“别做出这种反应啊,忍。好让人误解啊。而且我相信你这种反应也会毁掉受害者的家庭的。”


“这就是我很生气的原因!”


“但是我在思考他们是怎么强行把女淫*妖塞进这个犯罪包裹里的。尤其这是一个能吸引所有的女孩都来到你身边的包裹。”


“这听着真荒唐,但不是一个可笑的事情。面向想变得欢迎的人们的市场实在很广大。广度来说,这涵盖了时尚。深度来说,大家还有整形手术。并且如果你想接触阴暗的东西,你可以在网上买能量石。如果你可以用情歌和爱情电影什么的来实际充实那些需求,那么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了。”


“但日之阎魔是一个女性妖怪,而且主要和男性的禁欲苦行者乱搞。”


“你是指它就不会像这个包裹那样,让女性爱上某个人吧?”


“是的。我会叫它吸血怪,但是它并不能像吸血鬼一样把别人也变成和自己一样的种类。”


“所以他们用了这样的一个事实造出了能产出更多女淫*妖的包裹吗?那,目标女孩被一模一样的制造出来,成了日本淫*妖吗?”


“一模一样的制造出来?你是指代替日之艳魔来吸引他们,目标们一样被做了相同的事?”


“日之艳魔……日本淫*妖……佛教的敌人……对禁欲者的妨碍……吮血……嗯?等等。”


“怎么了?”


“你说它是一个吸血怪,但是这个‘血’的定义是什么呢?”


“当然是人类的血液了。我很怀疑他们吃那种及其稀少的小牛牛肉的说法。”


“但万一只要是有人类的血液的东西呢?这不仅仅只是A,B,AB和O型。这里也没有人造血液。”


“忍,你不是指……”


“而且叫它人造血液是有点夸张。只不过是在盐溶液里加了点矿物质和电解质罢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已经看到他们在到处散播人工血液了。”


“那些运动饮料和口饮吗。”


“这个相当受欢迎的包裹让女孩只要喝了这些东西就会变得淫*乱,而且她们会遵守你的愿望。但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现在我们就要破解这个把戏。走吧,一起来把它们揭晓吧!


(Ocean:又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写了这么多重点就在最后一句,河马你就想把女角色搞得乱糟糟的是吧……干得好)





序章:某个入口 – 第五位 开始

“那些家伙真的已经完善这个餐厅的广播能力了吗?”食蜂操祈轻声的抱怨着。


她是学园都市七位当中的一位,也是常盘台中学两位中的一位。她那长长的腿被蜘蛛网状的刺绣长袜包裹,还在凳子的支柱前面摇晃着。琥玻色擦亮的柜台衬托出她那洋娃娃般的小脸,还有她那长长的蜂蜜色的金发。人们很难相信她的身体比例是初中学生,而这完美的比例诱人的却突显出了常盘台中学的冬季运动服。她毫不客气的把胳膊肘放在柜台上,然后她那无聊的眼睛转向了雇员头上的平板显示器。


在过去的日子里,它能在职业棒球比赛或赛马,或拉面店里经常见到,但从技术上讲这是违法的。这导致了商店和餐馆的电视机可以不依赖电视广播仍然可以播放。然而,这些传播只在加速人越来越远离电视,所以没有真正赢得业务。


(这是磁力监控?代替RGB颜色,他们用CMYK。我听说他们不产出蓝色的光,可以显示分辨率高于4K8K为了像艺术博物馆和艺术展览这些事,但他们没有发展起来,因为广播信号无法跟上。)


如果那里有一个那样的屏幕,她猜想在这个餐厅的某人喜欢小玩意儿。


无论如何,一个真正高阶级的女孩吃了什么呢?


有各种各样的答案,但是食蜂从来没有接触过在便利商店和家庭餐馆里的食物,她只会列出一个单一模糊的料理像是“索尔兹伯里牛排”什么的。另一方面,这样独自在只有需要预定的高级法国菜的生活里还更划算什么的,感觉就像是爱牛排的中年男人会做的事。


“抱歉久等了。这是您的芝士汉堡,薯条,七个蔬菜萨拉,和橙汁。还有洋葱酱可以吗?”


“谢谢你☆”


“我们会准备一个迷你奶酪布丁派作为你的甜点。”


“请务必。”


她微笑着看着柜台上的托盘。


看起来在全世界快餐店的事物都不贵。然而,她有一个很好的理由把选择这些当做自己的奢侈品。


牛肉碗,汉堡包,热狗,饭团,三明治,拉面,咖喱饭,苏打水,和冰淇淋。


这些是日本全国各地的无数餐厅的主要饭菜,但如果它们是由专业的天然原料制成,有着天然美味的呢?这家饭店就是答案。成分都是廉价的,所以没有重大风险。但同时,餐厅没有提高他们的价格只提升自己的形象。想象的词语被抛到一边,而且他们能制作出任何人想要的东西,如果他们知道什么是自然,享受自然又是多么的困难这些事。


这样的餐馆都隐藏在学院的城市里,只有那些知道名单,可以避免许多潜在冲突和享受这些天然的食物在日常的基础上。在学院城市的情况下,大多数餐馆使用在农业建筑生长的克隆肉和蔬菜,因此寻找天然的成分比,的确是一个很高的障碍。食蜂每天在吃的水和咖啡馆的甜点也可以藏在架子上。


但是,有可能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原因,她太经常吃那些天然的东西了。


即使在专家们之间,意见也是有分歧的,为什么人们有喜好的食物。有一种理论说有品味和回忆的意义之间的深深联系。喜欢你妈妈做的口味是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长大的证明。相反,一个孩子总是在孤独的父母双方都工作的情况下,现成的便利店餐饮便会联系起那些消极的记忆。这个理论还说,监狱食品的恶心更是不言而喻。


人们常说,当它们长大了口味就变了,但这可以解释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克服了他们的不愉快的记忆。


“咯咯♪”


食蜂操祈从柜台抓起一大纸巾,把汉堡卷起,并优雅的吃完了,这比她小嘴大得多的食品。一看她的眼睛放松的感觉,就足以看出舒服的感觉涌上了大脑,她尝了一口,多汁的肉,奶酪,爽脆的生菜,番茄片,和香料的组合,保持微妙,又不会压过其他的口感。


她自然地享受着自然的事物。


没有必要变得激动,她没有让她的高级世界把她的事物拿走。


(想想……)


手里拿着巨大的芝士汉堡,她侧过头去。


这是一个地区主要是针对大学生,然后这座大楼的一楼有一个便利店。但是从二楼的窗户,她看到一个小路口。


(这是我第一次邂逅他的那个交叉口的不是吗?)


那以前没有任何连接任何联系的两个人,撞在了一起。


他们的道路相交了。


那不是一个特别美丽的地方,而且更没有像戏剧里那种爱情般的邂逅。


但是,这对于这个叫食蜂操祈的女孩是一件特别的事情。


即使它最后全部终结,然后他们的道路再也不会第二次相交,但这足够的重要的影响了她所发生的事。


食蜂操祈至今仍然记得。


那是当她第一次遇见叫上条当麻的刺猬头少年。


那个时候的八月,是在前年的日历上铭刻着的,她那人生中最最幸福的时光。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