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指挥官和威尔士成了情敌

  037港区的早上,风和日丽,鸟语花香,宁辰的指挥官办公室里也一如既往的————喧闹。

  “威尔士你再不离开我办公室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啦!”在办公室原本安静的氛围被前来“调戏”秘书舰欧根的威尔士打破后,忍无可忍的宁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训斥道。

  “啊呀~我不久是和你的秘书舰汇报点事情嘛。看你反应这么大……吃醋了?”威尔士站在欧根的身边,用一副调侃的的语气回应着。

  “你!”宁辰的脸腾的红了,“赶紧给我出去!现在是办公时间,皇家的工作你可还得干呢。”

  听到这话的威尔士露出十分“欠揍”的表情,语气中满是得意:“真不好意思指挥官,今天的工作我好像昨天不小心给做完了~”

  “够了威尔士。”在威尔士旁边的“当事人”欧根终于开了口,“我还想好好工作,请你先回去吧。”

  “遵命,我亲爱的欧根小姐。”威尔士见欧根有些不快,便扶着自己的佩剑鞠躬行了个礼。临走前还不忘向欧根抛一个媚眼。

  “威尔士——”被彻底惹怒的宁辰发出低沉的嘶吼声,体内的怒火仿佛要直接燃出体外,“我要和你决斗!”

  正要出门的威尔士闻言一顿,回过身来微笑着回应道:“正有此意。”

  “好,你我二人分别与欧根约会一天。到第三天,欧根愿意同谁继续,就算谁胜。”

  “我没有意见。皇家的人对于爱情和战争,都是不择手段的。”

  “欧根你有没有意见?”

  “嘛~无所谓啦~”欧根将食指尖放在双唇上,一副媚态,随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好,那就开始我们的战争(约会)吧!”(喂!宁辰你串戏了!)

  第一天的约会权利被宁辰让给了威尔士,因为他毕竟是港区指挥官,要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突如其来的“决斗”打乱了他的办公节奏

  为了能够在第二天完全不受打扰,宁辰加班加点肝上了一天,终于在凌晨一点左右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大脑已经连续运转超过18小时的他,就连平常睡前必做的检查门窗这件事都没做就一头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即便如此,第二天早上的六点,强大到变态的生物钟还是将睡成一滩烂泥的宁辰从床上拉了起来,然后,同样变态的本能把他拖进卫生间,洗脸、刷牙、梳头(短到不用梳)……这一切终于做完后,我们的宁辰终于打了个哈欠,睁开了一直半闭着的双眼。

  “啊咧?”宁辰摸了摸还带着水珠的脸,看着刚刚用过的牙刷和毛巾,“我这是……哦,wdt,本能越来越变态了啊。算了,先把今天的任务往下交待一下吧。”

  七点二十多,彻底没有工作了的宁辰终于可以开始为一会儿和欧根的约会做准备了。将东煌海军的军官常服脱掉,换上藏青色的军便服和低帮的作战靴,最后扣上一顶鸭舌帽,宁辰拍拍自己的脸,精神抖擞地走出门去——个鬼啊!

  “这……搞什么啊!”宁辰死命地转动着门把手,可面前的门却纹丝不动。“怎么回事!”宁辰又是推又是拉,可除了发了一身汗,没有任何的效果。就在他焦头烂额时,地板上反射出来的阳光让他豁然开朗——门不开,我可以走窗户啊。

  当上帝为你锁上一扇门的时候,他会……顺手把窗户也给你锁上。

  “什么嘛!”气急败坏的宁辰一拳捶在窗户上。

  玻璃震动着,一张字条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悠悠地飘了下来。宁辰疑惑地捡起落在地上的字条,表情转瞬间成了难以抑制的暴怒——“指挥官工作辛苦了,为了能让指挥官好好休息一天,我特意把门和窗户都锁上了,好好休息哦指挥官。对了,指挥官今天的约会,就由我来代劳了——威尔士敬上”

  “混蛋威尔士——”

  悲催的宁辰算是领教到了威尔士那句“皇家人对于爱情和战争都是不择手段的”,愤怒过后的他对于现在的状况无能为力,只能冷静下来思考对策。

  半个小时过后,狡黠的笑容爬上了宁辰的脸,“威尔士,我们东煌人玩兵法的时候,你们皇家还啃生肉呢!”





  晚上,当威尔士结束“代劳”回到宿舍中后,她在自己的桌上发现了一封信,也没多想便拆了开来。

  令她惊喜的是,信中说宁辰已经认输,并且同意为威尔士和欧根举行婚礼。其他的内容无非是关于仪式上的一些细节,但这些并没有被已经兴奋过头的威尔士所注意到。她想也没想便一通电话打到了宁辰哪里表示接受,另一边的宁辰也是笑着表示祝贺。

  不过,电话这边的威尔士并没有看到宁辰脸上,那老狐狸一样的诡异笑容。如果人生能重来,威尔士绝对不会连信件看都不看就答应。




  数日后,威尔士与欧根的婚礼

  被蒙住双眼的两人在Z23的带领下步入“洞房”。虽说眼前一片黑暗让威尔士有些不爽,但毕竟是宁辰已经在信中说过的,再加上马上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调戏欧根这样的美事,眼罩这点小事情就去他的吧。

  “洞房”内,威尔士坐在床边,等待着欧根为她摘下当做眼罩的黑布条。

  然而,这一刻却迟迟没有到来。

  就在威尔士想要开口时,她的手被捧了起来,一个环状的物体被套入她的无名指。

  就在那个人深吸一口气准备出声时,心跳已经突破重机枪射速的威尔士抢先一步开了口:“我愿意!”

  眼部的束缚感减轻了,布条从威尔士的脸上滑落。迫不及待的她赶快眨几下眼睛,好快点适应屋内的灯光。

  威尔士的视野慢慢清晰,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身军服、满脸笑意的……宁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响彻天际,和威尔士同处一室的宁辰以及欧根却丝毫没有收到影响。数十秒后,声波武器停止了运转,宁辰和欧根双手伸向耳朵,拉出了早就塞进去的耳塞。

  “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惊喜个头啊!你给我出……”威尔士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了——她突然想起了自己说的那句“我愿意”。此时的她恨不得给上自己一个耳光,本来是想挖墙脚,得,这下自己还补进去了。

  “不行!我拒绝!”正喊着,威尔士就要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来,。结果却被眼疾手快的宁辰抢先一步摁在了床上。

  “反悔可是不行的哦~欧根,帮我按住她。”

  “好~”

  “等等!你——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宁辰将外衣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对于不听话的部下,我比较喜欢‘睡服’。”

  “停——停下……雅蠛蝶——”






  次日清晨

  “呜呜……指挥官你个混蛋……你还我清白……”

  被威尔士的抽泣声吵醒的宁辰翻个身,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

  “好好好,我是混蛋。那我这个混蛋用后半生还你清白,行不?”

  “那你可要说话算话……” 

  “嗯,绝不反悔。”








后记:消灭敌人的最好方法,不是打败他,而是将他变成自己人。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