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2049》,你没有灵魂也活得很好?

《银翼杀手》无论是三十年前拍摄的一,还是这部讲三十年后的二,最主要探讨的都是一个话题,那就是,人性真的是人所独有的吗?机器人或者复制人,无论拥有感情与否,都不能算真正的人吗?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深奥的话题,斯科特和丹尼尔·维伦纽瓦,在电影中也没有给出最终的答案,他们只是把冲突抛了出来,然后让观众自己去思考。

所以这两部电影,我们不能以看剧情片的思维去看,总围绕着情节精不精彩,画面美不美,这些都不是导演想要着重表达的。


单独说一下今年这部吧。

很多人喜欢对照着斯科特的那部来看,而我更愿意拿导演丹尼尔·维伦纽瓦的上一部电影来对比。

他上一部拍摄的科幻电影是《降临》,熟悉科幻小说的人应该知道,这部电影是根据特德·蒋《你一生的故事》为原型拍摄的。

只是蒋的原著偏向于亲情的主旨,而导演只留了一个壳子,着重刻画的东西成了女主的预言能力,然后讲述通过她的预言,避免战争,拯救地球的故事。

看出什么了吗?导演有意弱化了人类的情感,没有深入去刻画人物的内心,而着重讲人类的冲突和对抗,还有战争。

可是作为对比,在这部《银翼杀手2059》里面,他却恰恰相反,更有意的去关注主角作为复制人,内心的挣扎和动摇,还有最后的转变。

这说明,导演在拍电影的同时,想法做出转变。


电影里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你没有灵魂也活得很好”。

这句话其实完全可以作为解读电影的钥匙。

《银翼杀手》原著的小说是菲利普·K·迪克的《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现在这部电影主角的代号K也是致敬小说作者。

主角有记忆,甚至还不是被人硬生生描绘的记忆,而是真实的经历。

但是到最后发现,他还是只能是复制人。

因为记忆再真实,也可能会是假的,也可能会是别人的。


这是本片跟第一部最大的不同,却又互相印证和照应。

第一部里面的主角一直自认为是真的人类,然后对复制人展开追杀,最后恍然惊觉,原来自己的梦也像是被人设计和写入的。

所以第一部着重想表现的是复制人感情的萌发,自我的苏醒,而这一部则着重围绕复制人内心的渴望,自我的不断否定,又不断认可。

以记忆作为引子和基石,但是记忆却如此不可靠和不可信。

那么灵魂也跟记忆一样,会是假的吗?

这就未必了吧。


我意识到了两个导演想表达的东西应该是这个——

人与非人的本质,不在于记忆,也不在于 be born or be made,而在于有没有独有的、无可替代的灵魂。

为什么影片很多次出现人物(不管是真的人类还是复制人)流眼泪的场景,为什么第一部里面要让那个复制人死前流着泪念一首无人理解却又深邃壮美的诗,为什么最后戴克要说面前的这个瑞秋不是真的,真的瑞秋的眼睛是绿色的。

就是因为眼睛是灵魂的象征啊。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只有真正的感情,才能够透过眼睛传达出来,流露出来。

而只有灵魂,才是真正无可替代的。


所以我不会觉得最后男主的所作所为,于他自己而言是没意义的。

至少,在通过这一系列事件之后,他开始慢慢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是一个工具。

他也感受到了爱,他也在内心希望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他也尝到了得到和失去的滋味,他也体验到了作为人的喜怒哀乐,他甚至还有了自己单独的名字乔。

这也许是通过很多非常无法接受的过程才获得的,也许他自己最后还根本接受不了这种变化。

但是他已经觉醒了,他其实也获得了灵魂。

他找寻到的东西不是自己想要的,但谁又不是只有通过内心隐隐约约的召唤,去努力,去面对,才真正长大的呢?

可能有人会觉得,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但是我想,大雪可以覆盖那个世界的一切钢铁丛林,那这片白茫茫的大地也能给他带来新的光明。


再多说两句。

在《银翼杀手》的世界里,天空永远是灰扑扑的,环境永远是冷冰冰的。

城市总在下雨,人物总在找寻。

这不就是在说我们自己吗?

当我们不再抬头看这个世界,而只在网络上找寻安慰。

通过别人的欢愉来振奋自己,通过他人的分享来充实自己,通过众人的喧嚣来麻痹自己。

当你的感动是别人的,你的悲伤是别人的,你的失望是别人的,你的兴奋是别人的,你的记忆还是你的吗?

你的灵魂呢,又还能算是自己的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会去害怕。

这应该就是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让我着迷的原因了,有人看到了崭新的世界,有人看到了绝妙的点子,有人看到了壮美的画面。

但我只看到了自己的麻木和惶恐。

只有科幻,能够撕开这工业革命带来的种种表象和假面,把血淋淋的事实展现在我眼前。

所以我才如此热爱它,因为我也想穷尽作为人的灵魂那一面,尽自己最大的热忱去热爱生命。

我不想没有灵魂,也活得很好。



(完)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