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的《我们》凭什么第一,关于长镜头凝视艺术表达的分析

对于这个现场,其实很多朋友已经从主观上阐述了“凝视”对自己的打动,也有朋友提到了长镜头和特写等等,其实内在的实质已经呼之欲出。我这篇文章会尝试在更靠近艺术本质的层面上加以总结,回答一个问题:

为什么华晨宇仅仅在演唱中加入了直视镜头的长镜,就能获得如此强的感染力?得到本期第一。

我将从两个方面阐释:①直视镜头 ②凝视


(一)直视镜头——表演和真实的打破

华晨宇的此次演出,其实是不同于传统歌曲表演的,而是更贴近电影或舞台剧的浸入式、剧情化演出,下面我将从电影/舞台演出的效果上做解析。

在电影或舞台表演中,导演往往希望我们沉浸于电影情节之中,但更像是对电影的旁观者,而不直接参与到电影之中。

而直视镜头,意味着镜头不在场的假定被打破,它预示着一个事实,镜头确实存在着,我们真的在演出世界之中,在窥视演出。它打破了横亘在舞台表演者和观众之间的第四道墙——我们想象中的一堵墙,表演和真正现实间界限的墙。

但打破这道墙有两种可能,一是通过打断表演,引起观众思考所见的真实性,产生间离效果;二是对观众进行直接的窥视,将观众拉入到舞台与剧情之中。

影片《杀人回忆》最后的经典镜头(将观众拉入剧情之中)

华晨宇这里明显不是舞台剧中的间离,而是像杀人回忆一样传递情绪,是为了将观众进一步拉进剧情和情绪的镜头语言,打破的是舞台与电视屏幕之后真正世界间的界限。

直视镜头是为了打破界限,这是第一步。


(二)直视的长镜头——镜头对于观众的权力

华晨宇凝视镜头的长镜头是一种镜头权力的强力体现,观众在长达几分钟的歌曲演唱时间中失去了视角的选择权力,被迫和华晨宇进行凝视。

通常的音乐现场中,我们会不断的进行镜头切换,这样的切换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我们感觉我们镜头是丰富的,是有选择的,我们的内心也会是更加放松的状态。

而华晨宇此次超常规的长镜头,是我们被迫的屈服在了导演和摄影师的权利之下,容易使人产生明显的反抗心理。我什么要看这个视角,我什么只能看这个镜头。如果最后观众没有屈服于导演通过镜头施加的镜头意志,只有将视线转向别处。而如果选择一直注视镜头,则意味着观众意志上的一种屈服。

长镜头使得观众被迫一直注视镜头,这是第二步。

权力服从,凝视产生。


(三)凝视的力量——主体对他者的合法化与确认在场

凝视被认为是一种统治力量和控制力量,一种认知和能力。拥有它,并不只是简单的拥有看的能力——它是主体对自身和他者和合法化的一部分。凝视及存在,换句话说,他者的凝视及确认在场。——Patrick Fuery《凝视:观影者的受虐狂、认同与幻象》

要谈凝视所产生的意识力量则必须提到“在场”(关于“在场”:请问"在场"在艺术领域如何解释?比较易懂的解释),这看起来是一个非常玄幻词语。我用简单一点阐释此处需要理解的两个重点

①在场即是说:你真存在于某物之中。

②在场意味着:必定有两物/两人。

而这次演出中,华晨宇对镜头/对观众的凝视,则强烈的输出着两种意识力量,向观众传递着两个信息。

①你确实在场于演唱/故事之中

②你对华晨宇在场,华晨宇对你在场

对于第一点:用更简单的描述来说,就是你确实存在与演唱和华晨宇内心的故事之中了,这是经过华晨宇看着你的眼睛后确认过的无可辩驳的事实,你真的是一个参与者。

我们可知,华晨宇是确实在演唱和故事之中,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因为这是他的演唱,是他的故事。但你(观众)不一样,你是否能存在于故事之中,必须通过华晨宇的凝视即意识力量确认,这是华晨宇凝视能决定观众是否在场的超越性力量。因为在故事中,他是觉得别人是否存在的主体,我们是客体,我们是否存在于故事取决于他。

关于第二点,因为在场必为两者,你和华晨宇的眼神意识交流,意味着你们同时存在,这是你们互相用眼神,用意识力量确认的事实。

这是第三步,确认在场。


在场的两种作用最后的效果是,你可以无可置疑的确信自己确实在演唱与故事之中了,并且这是你和演唱者华晨宇两者的私密性情感交流。

前者极大的加强了演唱的沉浸度,后者极强的构建了情绪传递的私密性。



——总结

长镜头和凝视的结合,是非常高超的情绪控制表现手法。从我(一)到(三)的阐述中可以看到,这也是内里非常有逻辑的意识控制手法。

先用直视镜头打破了演唱者和观众之间的虚拟阻隔;再通过一直特写的长镜头和凝视的主体控制性力量,强迫观众放弃抵抗,直视镜头,沉入华晨宇的主体情绪之中;最后通过凝视的确认在场,给观众传递不可辩驳的事实,你就在故事之中,你我两人都在故事之中。

这一连串的力量都发生在歌曲演唱和镜头开始的极短的时间之中,观众来不及反抗便已经沉入,最终传达出来的是超乎寻常演唱的情绪冲击。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这首歌评价如此两极化,因为歌曲的情绪传递重点已经不再演唱之中,如果你进入华晨宇故事,对于故事在场,你就会感受到很强烈的情感冲击。

而如果你在歌曲刚开始时变主观上不断抵抗,并成功逃脱长镜头的和凝视的控制与强权,你就根本无法进入故事的场,只能从外部欣赏演唱。而个人认为这首歌如果逃离凝视,单纯从外部欣赏,从本质唱功上说不如陈奕迅,也不值本期的第一名,所以两极分化也是正常的。


若说演唱,《我们》歌曲可能平庸,但若说综合艺术魅力,我认为这个第一名当之无愧。


(完)

一篇非常粗糙浅薄的文章,有一些参考就不全列出来了

主要观点来源于论文集:《凝视的快感:电影文本的精神分析》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