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堂墨染×陵光】踩影子(拉郎配)

#脑洞产物#

#北堂墨染×陵光#

#拉郎配,不喜勿入#

#配合《踩影子》这首歌食用更佳#

#一直很想写的拉郎配,就在肖战哥哥踩影子的歌声下出生了#

#文尾附上我的520告白,各位客官麻烦吃我一发安利#


#

  “王兄,这句,作何解?”才过束发的陵光端正的坐在书案前,面前摊着一卷《礼经》,稚嫩的眉眼因着书中晦涩的句子揪紧,一旁坐着的少年不过只大陵光那么两岁,却早已褪下了稚气,撤下面前的书卷看向求答的弟弟,嘴角浮现的笑容带着无奈也是宠溺,像那冬日的暖阳,也像炎夏的清风,驱散了眉头的阴郁,带来了无尽的舒爽…

 “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一字一句从北堂墨染朱唇皓齿间吐出,一下一下像是泉水滴落在石头上清脆地敲击着陵光的心。他的王兄啊,聪慧至极,又待人亲厚,父王赏识,朝臣夸赞,侍从仰慕…陵光觉得自己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像儿时玩闹那样,踩着王兄的影子,追不上,却又不肯松开。北堂墨染早就发现身侧的弟弟走神,却仍是在读完一段后才停下来,拿起手侧的笔轻敲了敲陵光的额前,嘴角的笑意从未消散,“傲慢不可滋长,欲望不可放纵,志向不可自满,享乐不可达到极点。可明白?”
 “说的…不就是王兄?”陵光吃痛的抬手捂住额头,却在望见含笑看着他的王兄后,放下手端出了正襟危坐的模样。北堂墨染轻笑出了声,笑他这可爱的弟弟,明明方过束发却要学着大人的模样正经。他从来不知道陵光只是在追着他的影子跑……


#

  这回,陵光赏给宸王府的女子,宸王又都欣然接受了,还特意进宫谢了恩。半年除去朝会,未曾单独见过面,陵光也从来没想过两人独坐庭院,是相隔数载后,因为谢赏赐。
  北堂墨染长开的眉眼,与陵光记忆中的那个温润王兄相差无几,不论是恭敬的躬身,还是疏远的话语,陵光在三伏夏日却是寒着一颗心,手脚也冰凉得渗着冷汗,明明人就站在面前,可脑海里却叫嚣着“不是他!不是他…”
 “王兄,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何解?”陵光尽可能的避开了声音中带上的颤抖,步子轻移,堪堪踩在了阳光映照北堂墨染颀长身躯落下的影子上,像个孩子偷吃到蜜糖般的傻笑,是背对着他的北堂墨染没看见的。
 “回王上,傲慢不可滋长,欲望不可放纵,志向不可自满,享乐不可达到极点。”一句王上,愣的陵光蓦然抬头,退开了影子的笼罩,面上的笑容也随着北堂墨染渐渐转过身的动作慢慢消逝。
 “宸王自归朝以来,府邸日日笙歌,朝中大臣颇有微词,还请宸王自重言行。”陵光怨自己话中的漏洞,女人美酒都是他赏的,北堂墨染也不过是不负恩赐。可自从战场归来,陵光就忍不住把最好的都留给了北堂,他觉得那是他亏欠王兄的,况且…他不相信他的王兄是会纵情声色的人。可是…
 “是,臣定当牢记。”一拱手躬身退开的些微距离,却让陵光忍不住想要伸手抓紧这个好像要彻底消失的神,可手顿在半空中,只因着面前眼中闪烁星光,浅笑却顿失暖意的人一句, “臣府中还有些琐事,先行告退,王上恕罪。”
 “等……”陵光手虚无的握了握,抓不住那从身边离开的影子,也没来得及说完想说很久的话,“等等啊…再陪陪孤王…”
#
 “阿陵!落雨了怎的不撑伞?”刚与夫子讨论完兵法的北堂墨染走出书阁,才发现外边变了天下起了瓢泼大雨,偏偏这个时候,雨中跑来了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大雨毫不留情的打湿了他的衣摆发梢,手中的伞在风雨飘摇中也没有多大作用。北堂墨染抽出锦帕拭去少年急忙跑来面上沾上的雨水。
 “王兄下学没带伞,我来送伞。”陵光小心翼翼的往旁边站了站,生怕自己身上的雨珠和寒气缠上了王兄。却还是被气得无奈轻笑的北堂墨染拉回到跟前,温热的指尖透着锦帕抚过陵光面庞,暖暖的,连带着被雨水浸湿的手脚,都暖了起来。
  陵光和北堂墨染同撑着一把伞,却还是谁也没遮挡多少。两人淋得狼狈,挨骂也是并排受着,只是母后不忍心看他们俩湿着衣裳,一边安抚父王一边示意北堂墨染赶紧带着陵光溜走。陵光溜回房间后便是止不住的笑,感染着本来也要说教两句的北堂墨染,陵光一边任由王兄帮他擦干头发,一边又站在了王兄身前的影子上,低头乐呵。
   他想,王兄真好…


#

  那夜陵光突然惊醒,梦里他站在儿时玩闹的庭院,看着小时候踩在王兄的影子上傻笑的自己。王兄总是无奈的被打断放下书,抬手揉揉调皮的自己,顺手捏起一块糕点喂过来,得了好处就骑着自己的小木马蹦开,等过不了一会又屁颠屁颠跑过去踩影子,乐此不疲的缠着认真读书的王兄玩耍。可王兄总不愿多喂他多吃糕点,所以玩不了几回,王兄就会抱着书卷,去找那些老夫子。
  小陵光搞不懂,书卷有什么好看的,但他知道王兄将来是个大人物,要干大事,所以他不能总陪着自己玩耍打闹,陵光很懂事,他想,就算没有糕点,能踩着王兄的影子玩也很好…
后来王兄去了战场,陵光即位,他坐上了本该属于王兄的王位。庭院里,就剩下了小陵光,脚边没有影子,身旁也没有王兄,无助的四处张望,却什么也没有找到,陵光就这么惊醒了,手中攥紧着被子。
  “做噩梦了?”北堂墨染坐在床边,温润的笑容,是不同于窗外泛着寒光的月亮,渐渐安抚下陵光的心。陵光不去深究夜深时出现在身边的王兄,只是点点头,眼角的晶莹泪珠述说着有多害怕刚才的梦。北堂墨染只是拭去了那颗泪,动作轻揉的就像那时为他擦拭雨水。“不怕,王兄在呢。”
  “王兄…”陵光试探着拽紧了北堂墨染的衣角,就像是已经抱紧了他不放手就走不了的样子。“王兄别走…阿陵尽力了…但阿陵一定会追上王兄的…”
  “阿陵乖,你已经很努力了,王兄的阿陵啊,已经长大了。”北堂墨染伸手将这个已经成为君王的少年揽入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他的背脊,像是在哄孩子一般耐心。
后来,陵光记得自己是握着王兄的手入睡的,睡得很安稳,再无噩梦……


#

 天璇陵光王励精图治,鼓励农商,奖励军功,一洗年少轻狂,造就一国繁荣之象。
然,天璇宸王拥举世之才,本是继位人选,却被派往战场,凯旋归来后,纵情声色,日渐消沉,为世人所叹惋。
 睡了一夜好觉,起床时却没见到王兄的陵光,这会正站在宸王府的窗前看着外边淅淅沥沥的雨,这全然没有记忆里那日下的大,窗外是北堂墨染开府时亲自派人从王宫移植过来的竹林,别人不知他这般辛劳作甚,陵光却是知晓的,那可是小时候他们俩一起种下的,弄的灰头土脸还挨了一顿罚。
 北堂墨染还坐在屋里翻着书卷,陵光收起回忆看着灯火下的王兄,宛若谪仙,不染凡尘,岁月静好。只是……陵光没能找到王兄的影子,再作一次怪。眼中续起的泪迷蒙了视线,嘴角扬起的笑意是陵光时常对着镜子学王兄的成果,走出房间轻轻带上了门,眼角的泪珠就这么随着渐渐消失的身影滑落。


#

 天璇陵光王励精图治,鼓励农商,奖励军功,一洗年少轻狂,造就一国繁荣之象。
 然,天璇宸王拥举世之才,本是继位人选,却被派往战场,凯旋归来后,纵情声色,日渐消沉,为世人所叹惋。
 后,再战西南,受敌军埋伏,前后夹击,奋力反抗,待援军到,宸王已身死,一代英才就此陨落。
 陵光以为自己总有机会追上王兄,却在最后发现,自己一直被王兄保护着前行。储君一直都是陵光,而北堂墨染的光芒就是为了帮他吸引走一切伤害。再后来,纵情酒色,日渐颓靡,就是收束起了光芒,放陵光继续成长。
陵光漫步在宸王府的庭院中,任由这小雨滴落,回想着有王兄陪伴的日子,一点点揭开伤口认清事实。
   他的王兄啊,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啊…
 “王兄,虽说乐不可极,可有王兄陪着,就是阿陵最快乐的时候啊。”那时,是陵光第一次送王兄出征的时候说的话…
 “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陵光站在庭院中,看着亮着微光主人再也不会回来的房间,“王兄,你这回跑太快了,阿陵追不上,踩不到你的影子…你怎么不等等阿陵?你是不是故意要丢下阿陵的…”



♡520告白

  这是我第一次真的写着写着把自己写哭了好吗,这把刀我自己也啃了。全程循环《踩影子》,战战唱真的很戳心。
 战战和包子啊,就是我的小天使啊,我想要无时无刻的吹爆他们。
 我希望包子要一直开心快乐下去,因为他那魔性的笑声真的很能感染人。也要多吃点才是啊,包子要有馅才可爱,总不能瘦成油条。不管以后他会怎么发展,吾王都是我心中最美的“女主”,不接受反驳。
 我也希望战战能越来越好,他的笑容真的很治愈人。会唱歌会跳舞,能拉小提琴还能洗手作羹汤,抬手画一幅画,怕是连他自己也要入画了。多好的人啊。
 他们就是我心尖尖上的人啊,值得世界上最好的夸赞,也值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真的,好爱好爱。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