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高:请把握好接吻尺度(二)

现在是我第一次结婚的第一个晚上,东八区时间七点五十分。今晚的月亮太阳星星都很好看,具体怎么好看呢,就是我的结婚对象高杨他真的太好看了,他穿这身蓝色西装配上造型师特地抓过斜八字偏分开刘海的头发真的很好看,就这个眼睛对吧,细长的睫毛跟沾了桃花水一样明丽又卷翘,而且他眨眼睛的时候我觉得粉色花瓣就一片一片飞出来落到我的心里,简直就是春意盎然。再说这个脸蛋,这个吹弹可破的鲜奶布丁一样的脸蛋,白里透红还透粉,柔顺的角度和优美的弧线完全就展现了他的个人魅力,就是一滴水我也不舍得从他的腮帮子上滑倒下巴,就这个刀削过一般有冷冽直线条的侧面线条,哥哥!娶我。

错了,不是,等一下,我已经娶到了。

没关系,高杨哥哥我娶你!

但是好看归好看,咱还是得一码事算一码事,大约八个小时前的心惊胆战还是在我20岁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我龙爸睁开他水蒙蒙的眼睛如此刻意的把嘎爸从他视线的中央挪开换成我,并且还用怀疑的语气对我说了一句,“黄子弘凡?”

“是我。”

“是他,这是我们家小黄,大龙。”嘎爸皱着眉头一脸严肃,但是语气却那么温柔,可能因为没有对着我说。

“说说你都做出了什么伤天害理惊世骇俗天理难容人神共愤的事情吧。”龙爸的每一根眉毛都勾勒出了这个情况的紧急,我强忍着哭泣的欲望想起超哥小时候教的不能哭守则把打了十八个弯转的眼泪憋回去,然后才张口舔了下我还在的牙齿乖乖巧巧的说,“我没有。”

“爸,手机里的购物清单房间里的热水壶和家里没喝完的薏米茶都证明了我的清白。”我当时心里真的要哭了,尤其是超哥瞪大的眼展现出了少见的双眼皮,方哥笔直笔直的站着不动双手叉腰,还有梁朋杰,梁朋杰学人精放下了手机没有和他对象吵架谁更想谁一点,而是对我露出了怜悯的目光。

看起来真的好慈祥,好和蔼啊。

可是背景音是王叔叔清脆的打蜡皮鞋敲击打蜡木地板,而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二者谁更亮的我只是觉得莫名其妙的骨头疼而已。

于是我在心底默念,好看的高杨哥哥,求你救我。

 

可能是心诚则灵的关系,当我念到第三遍,就在我马上就要到王叔叔射程范围内的千钧一发之际,他停住了,他说,“……”

可能是我有点紧张耳朵收音效果不大好,我啥也没听见。

可是紧绷的气氛一下子放松了开来,龙爸和嘎爸又握着彼此的手开始哈哈哈,超哥对着我点了点头,方哥带上了耳机,梁朋杰摁下了微信语音键继续叨叨叨。

我看见长相帅气逼人的王叔叔一步一步靠近,在我呼吸快要停滞的前一秒和善的拉着我的手说,“高杨这孩子,就是调皮,以后两个人相互照顾,要好好过啊。”

我光速点头,不知道看起来和量子波动谁更快一点。

算了,就是我吧,就这么决定了没什么可以聊的,我说是我就是我,不需要第二个人来判断。

接着我就被迫工具人了一下午和王叔叔聊天聊天再聊天,不是我说,可能和别人俩小时就聊完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和王叔叔聊了一个下午,一直聊到五点宴席开场我都没有见到高杨一眼。

“弘凡,这个,换一件衣服你来吃饭吧,现在起都是一家人了。”王叔叔指指送进来熨好的西装,眨着眼微微一笑离开房间。

然后,然后就是我强制换衣服下楼面对十七八家媒体第一次握着高杨的柔软的手指笑的非常喜庆的频频点头,“你好,我是小黄招财猫。”

拍照的时候我憋不住和高杨悄悄说了这句话,于是他冲我露出了这么多天以来,第一个笑容。

好看到小猫咪露出了肚皮,小麻雀跳起了华尔兹,苹果肌鼓起来,嘴角上扬十五度,微薄的嘴唇稍稍张开露出整齐光洁的牙齿,阿伟!你死了!

超哥麻烦再补一枪!

 

就在我感叹高杨连吃甜品是翘起小拇指都浸润了优雅与美的时候,哥哥们突然皮笑肉不笑的纷纷对我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并且离开了座位,王叔叔拍了拍高杨的肩膀,嘎爸和龙爸握着手看都没看我一眼,往高杨手里塞了张什么东西转身华丽丽的留下粘腻的背影。

我凑上去好奇的问高杨是什么啊,只见他歪着头看了一下,然后对我指了指露出来的标志:音乐剧门票。

接着一个穿着侍者服的男人就走过来领我们上楼了。

现在是东八区晚上八点整,一个很漂亮的叫做高杨的男孩子正心无旁骛的带着我俩的结婚戒指坐在铺满不知道什么花但是我闻起来觉得很香的床边,吃榴莲冰淇淋。

而我拍着脑袋瓜摒除杂念开始回忆,王叔叔到底说高杨为啥吐来着?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