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短篇】貳拾肆時書店by风墨逐辰


貳拾肆時書店

ps:其实这只是一个mv伪大纲


楔子

  这是他醒来后的第三年,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沉睡,但醒来却发现花满楼不告而别。

伫立在写着“贰拾肆時書局”沉香木匾额下,听着骨铃随风的声响,陆小凤仿佛又听见了那个人无奈间唤着——陆兄。


壹•藏机

  “你为何而来?”

  “寻人。”

  “寻着如何,寻不着又如何?”

  “我,我不知道……”

  一排排镂空木制书架后,一声叹息若有若无。

  “‘预知世间事,且在书中寻……’这一代的‘藏机人’自继任以来从未现身,你们如何肯定吾在凡界?”

  “大智大通三年前,给我留了一样东西。”陆小凤的掌中不知何时,现出一只小骨铃,“他说,这是人骨。”

  “原是上一任‘藏机’,那么……天干区,弥卷,你会找到答案的。”

  “多谢前辈。”


贰•弥卷

  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天干•弥》

  扉页暗溢流光,陆小凤一时怔在原地,待到四周场景变换至百花楼,始有所觉,而面前的人,正是眸光清澈,仿佛从未停止过微笑的,花满楼。

  “今日涵光仙子来得甚早。”花满楼对着面前身穿鹅黄法衣,手捧云焰鸢尾的女仙笑得温和,陆小凤迎着朝霞晨露,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静好之象。

  是了,多年前我曾见过这样的场景,那时,我想的是什么呢?

  ——他为何,对所有人皆是如此。

  我想看见他嗔、他怒,他的悲欢离合,皆有我。

  “花满楼”对闯入一片静谧安好之人已有所觉,回过头来,微笑——“陆兄”。

  “花兄。”陆小凤收回脚步,那时候,我是怎么做的呢?那时我走上前去,与仙子攀谈,而这次……陆小凤来到花满楼面前,正欲伸手抚平对方衣角,却愕然发现眼前之人一片一片碎裂,仿佛撕去的一纸书页……

  百花楼消失了,周身是昏暗的光线,冰冷的书架,摊开的书。

  “为什么会这样?!”陆小凤对着延伸的黑暗急切问道。

  “你是否觉得似曾相识?”

  “是的,我经历过……可是当我……”

  “当你试图改变过去的轨迹,它便消失了。”

  “无法改变吗?”

  “这是过去真实的经历,若是它能更改,你便也不在这儿了。”

  “那什么是能更改的?”

  ……

  黑暗的角落陷入沉默,陆小凤紧紧盯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时间仿佛被静止。

  一阵风无端刮起,却只有陆小凤捧在手里的《弥卷》随风翻起页脚,一页,两页……风越来越大了,不知是第几十页时,风,停了。

  看来,答案依旧在书中。

  陆小凤将心神沉入其中。


叁•过往

  捧书的人仿佛定格在这一刻,书页银光泛泛,黑暗之中,不知是谁饮酒入喉,灼烈如刀锋——痴儿,能更改的,是记忆。

  “你居然用我教你的灵犀一指来对付我……”

  眼前的“陆小凤”不可置信低头看着“花满楼”掐着自己脉门的手指。

  而真实的陆小凤,仿佛与这个场景割裂开来,成了局外人。

  这是什么?这是……我的经历?为什么……我不记得?

  “呵……‘迦兰秘境,重宝现世’不过是你引我入局的诱饵。”“陆小凤”低头咴咴笑了起来,眼里闪过讽刺的笑,笑自己,信错了人。

  “花满楼”不言不语,眼神空洞,往日里的澄澈,在这一刻显得阴暗幽森。

  “那**们刻意使人谈起秘境,激起我的好奇……是啊,没什么比自己好奇之下探寻的“真相”更真了……然后借我之口,将消息传至天界,金仙以下精英尽出……死了,都死了!!”“陆小凤”抬起未被制住的左手,慢慢,捂上了双眼:

  ——我双眼能视物,可所看皆虚妄……

  这一刻一直旁观的陆小凤,直接被震入眼前人的身躯,刹时间铺天盖地的情绪涌入,背叛、破碎、哀伤、绝望……死寂。

 他放下了手,睁开了眼。

  “你,杀了我吧。”

  眼前的“花满楼”,在这一刻更加真实,他捏着自己命门的手,指尖冰凉。

  是啊,他对谁都是那么温和……一视同仁……因为天界的人,都是敌人。

  你可曾见过假面是有情绪的?

  这个“花满楼”,他是魔。


肆•撕裂

  原来,这便是真实,这就是,我所遗忘的么……

  为什么我的记忆里,他不告而别……

  “你,杀了我吧。”

  花满楼并未对眼前向他求死之人做出下一个举动,尽管他捏着对方的脉门。

  “你觉得,我背叛了什么吗?”

  他歪头,“看”着陆小凤,神情天真仿佛稚童,却对着陆小凤微笑,眼含最真切的欣喜,仿佛久别重逢,我透过时空,望你一眼,一眼,万年。

  “你……”陆小凤正要开口,却见眼前之人,神情徒然僵硬,接触自己的指尖,冰得不似肉身。

————陆小凤视角

  花满楼的身体,在我的面前,化为陶土,然后,破碎,成灰……

  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的主人,七岁的花满楼,在死前的愿望,是能再见‘陆小凤’,我已替他办到了。”

  流光暗去,怔立原地已久的人回了神魂。

  花满楼死了,死在七岁那年。

  他想再见我一面,死时握着要送给我的陶人,心中期许再见。

  陶人因愿成魔,天界之人的神魂,皆是助它还愿的力量——那一年的花满楼,在那一刻,真实地看到了陆小凤。

  然后,一切都撕裂了。

  陶人裂了,《弥卷》裂了,记忆裂了,我,也被撕裂了。



尾声•反复

  藏机人,大智大通的继任者,默默饮完最后一杯酒。

  陆小凤离开了,带着懵懂,带着骨铃。

  “有一天,我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会有一个四条眉毛的人,拿着骨铃,来寻找自己的爱人。”这是大智大通在离去前留给现任“藏机”最后的话。

——————

  “弥卷毁了,你得到了记忆。现在,你愿意接受这个答案吗……”

  “我想,我后悔了。”陆小凤将大智大通留给自己的骨铃,放置原本《弥卷》搁置的地方,“我  请您,帮我忘了它吧……”

——————

  藏机人从书架后走了出来,这是再平凡不过的长相,哪怕你在人群中见过,你也会很快遗忘它,洗去记忆的陆小凤在这一刻,神情浑噩。

  “这颗骨铃,你会需要它的……”他将骨铃拾起,放进陆小凤的手心。

  是的,我会需要它的。

  ——陆小凤握着骨铃,再次走过了写着“贰拾肆時書局”的匾额,走向他来时的方向。

——————

  上次是天界历五年,这次是天界历三年,等下次他再来,大抵我也不在了,毕竟,我可是个凡人啊…… by藏机人


  凡间历,六十年后。

  “有一天,我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会有一个四条眉毛的人,拿着骨铃,来寻找自己的爱人。”

藏机人依旧这样对自己的继任者作最后的叮嘱。

  一本泛黄的书卷被置于木架之上,上书——《弥卷》,如果有人注意它的反面,你会发现那上面写着: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缘起缘灭,因果反复。

  骨铃作响,仿佛提前迎接自己即将重逢的客人。

剧情梗概

写给看不懂又非常执着想要看懂的吃瓜看客

七岁的花满楼狗带了

那时候手里正好捏着要送陆小凤的小陶人

别问我为什么他要捏一个“自己”

陶人因为花满楼当时想要再见面的心情有了自主意识

借用了魔的力量

与之相对的是需要抽干神的力量

于是“它”成为花满楼,长大,成神,下套

最后他暴露在陆小凤面前(灵犀一指)

然后“它”剥离自己,让花满楼的意识短暂停留一瞬间

=-=愿望实现


以上狗血经历的记忆

陆小凤给自己洗了不止一次

直接选择失忆

然而他每次失忆又都被自己本性驱使,重新到书店里找回记忆

找一次,洗一次

频率越来越频繁

-,-这是一个死循环

也许洗到不知道第多少次的时候

这招就不管用了呢╮(╯-╰)╭

谁知道。


mv应该不会有了,毕竟剧透已经丢失了乐趣。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