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野比大雄

 

野比大雄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异类!


    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就每时每刻都有着无法言喻、晦涩难懂如天书的知识在涌现。面对这些对旁人而言无法理解的知识,野比大雄却能轻易理解并吸收。只是随着时间的过去,脑海中出现的知识也越来越深奥,天才如野比大雄也越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理解、吸收。


    为了吸收消化这些高深莫测的知识,为了不让这些过于庞大且难以理解的知识挤垮自己的大脑。野比大雄不得不每天花费远多于常人的休息时间去沉睡,同时尽可能的减少任何不必要的体力劳动或脑力劳动。


    为此对于周边同龄人所有的活动都抱着能免则免,不能免则尽量少运动的原则;至于所谓的学习以及考试,更是一律全部做错。而事实上全部做对和全部做错对于野比大雄而言难度是完全一致的,都是没有任何难度!


    唯一的区别全部做对会带来很多麻烦,比如优秀学生演讲、优秀学生竞赛、优秀学生对外交流等等一系列会额外消耗他更多宝贵时间的活动;而全部做错的结果,除了会被老师、家长数落几句外,不会有任何麻烦。


    因为他的时间真的很宝贵,现在他的大脑无时无刻不是在超频运转,只是他现在还能勉强把握住这个度,一旦他吸收知识的速度跟不上知识出现的速度,那么他的大脑就会超频运转失控,最终的结局就只有一个--脑死亡!


    同时因为吸收的知识越来越多,野比大雄眼中的世界也与常人所看到的世界越发之不同。而他所能了解、所做到的事情也越来越多。


    他可以调动自身所有的肌肉细胞,在刹那爆发出远超成年男子的力量;


    他可以集中自己的视力,让整个世界都在他的眼中变的缓慢,甚至如同于静止;


    他可以根据获取到的信息在脑海中建立一个局部模型世界,直接在思维层面加速局部模型世界的发展,做到一定程度上的预知未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可以做到的事情越来越多,甚至可以说是走在了成神的路上!


    而随着这条路越走越远,野比大雄对于周边几乎所有的人与事都漠不关心,整个人越来越孤僻、难以交流。即使是被别人殴打欺负,往往也是不发一言,不做反抗。


    因为这些事情在他那高高在上,宛如神灵俯视世间一般的灵魂中是那么的可笑、幼稚、无聊、不值一提!


但是呀,即使是近乎如神灵的他,心头也一样有着一抹白月光---源静香。


    那个在他被别人欺负时,勇敢站出来保护他说:“不许欺负大雄”的源静香;


    那个在他考试考零分时,低声温柔安慰他说:“没关系,我来陪你温习”的源静香;


    那个在他被别人嫌弃时,走过来拉着他的手说:“来,我们一起玩”的源静香;


    关于她给自己带来的触动实在是太多、太多,但他终究是一个异类,他每时每刻都在为自己的性命而挣扎。生怕哪一天,甚至哪一秒,他就因为大脑超频运转失控而脑死亡。


    最重要的是,他那宛如神灵一般的大脑早已经分析判断出,源静香对自己的照顾只是出于她善良的天性,甚至喜欢也仅仅是朋友间的喜欢,而并非是掺杂了男女之间爱恋的那种喜欢。


    所以大雄一直都把这份心思潜藏在心底,等到后来源静香喜欢上了出木衫时,这份心思就藏的更加深了。


    时间渐渐过去,大雄脑海中出现的知识越发的多,而他为了让大脑更好的运转,所需要耗费在休息上的时间也更多,甚至发展后来到了除了日常的三餐以及必要的活动,比如偷偷看着源静香外,其他所有的时间都用来了休息。


    初中之后,大雄就和静香分开了,各自考上了不同的高中,源静香所上的是城市里最好的一所高中,而大雄上的毫无疑问是城市里最差的一所高中。


    上了高中之后,大雄的情况依旧没有任何改善。“废材”、“睡神”、“傻子”等等外号都往野比大雄身上套,对此大雄没有任何想法。只是源静香一直都待他如初,依然保护他、关心他、照顾他。每个周末回来的时候,都会特意去看他。


    因为静香太了解大雄了,知道他除了她以外,可以说没有任何的朋友。每次看到大雄独自一人的回家时,那孤独的背影都让她忍不住心酸。而偶尔捕获到大雄眼中流露出来的那一丝丝孤独、冷漠、寥落却又带着深邃的目光,更是让她忍不住接近,想要给他以安慰。


    但就像静香了解大雄一样,大雄又何尝不了解静香。


    只是他感觉到自己消化吸收知识的速度已经渐渐有点跟不上脑海中知识涌现的速度了。可能在明天,也可能在下一秒他就会突发性脑死亡!


    他不想静香看到这一幕,或是知道这个消息,尽管他很贪恋每次静香过来找他相聚的时光,但他还是出手作弊了。利用静香每次过来给自己辅导的时间,大雄每次都会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然后又每次都“很正常”的让静香知道并记住这些问题的正确答案。


    这些问题和答案,都是大雄硬生生压榨出了自己一点点大脑的运算空间,然后分析、归纳、总结,最后推测出来的高考真题。事实上大雄所推测题目在高考全部命中,而在辅导大雄这段时间中早已在不经意间将这些问题和答案都熟记于心的静香自然是全部答对。


    之后静香自然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而大雄自然是原来城市最糟糕的大学。


    过于遥远的距离、日益丰富的大学活动,再加上大雄刻意的疏离,以及与出木衫终于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静香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想念大雄,只有偶尔在一个空暇的角落,静香才会想起那个至今依旧在老家城市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大雄。


    源静香的离去,并没有给大雄的生活带来任何变化,在旁人眼里,他依旧是那个孤僻、少言、嗜睡的野比大雄。只是他的眼神再也没有泛起过一丝丝看静香时的温柔,有的只是无尽的冷漠。


    大雄以为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很久,甚至一直持续到静香结婚、生子、老去;又或者自己再也无力坚持下去,哪天就悄无声息的死去。


    然而事情的意外往往来的比任何人都快,静香死了,在乘车去参加小提琴演出时遇上车祸死了。


    有生以来,大雄第一次惊慌失措,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平静以外的神情。


    他疯的一般去利用自己掌握的知识,去制造种种神奇的道具,想要挽救回静香。以前不制造神奇道具,是因为他没有那个精力去制造,一旦他将精力分散去研究制造神奇道具,说不定下一秒他就会因为大脑超频失控当场脑死亡!


    但现在,如果这个世界,如果他的世界没了静香,那死就死了吧,至少也是死在挽救静香的路上。更何况,在没有挽救回静香之前,他绝对不会死,也绝对不能死!


    一件件神奇的道具在他手中出现:


    扭曲现实,只要在本上写上的事,就一定会实现的--愿望实现簿!


    只要对电话说出心目中的幻想世界,便可根据要求创造出自己想要的世界--如果电话亭!


    喝下这药水的人,所说的事情全部都会变成谎言的--谎言800药水!


    可以用来操作被包裹物体时间的--时光布!


    能回到过去,或者未来,改变世界的--时光机!



心里想着目的地,打开门便能前往的--任意门!


    时间与空间,因与果的颠倒都成为了他掌上的儿戏。


    他穿越了一次又一次的时空,拯救了一次又一次的静香。但他发现他拯救的依然是一个个平行时空中的静香,并不是他自身所在的历史时空中的静香。他所谓的回到过去,也不过是在穿越时空的那一瞬间重新生成了一个新的历史不同的平行世界,并非他所亲身见证过的历史世界。这一点其他人分辨不出来,但他却可以很清楚的察觉到其中的不同!


    尽管其他平行世界、历史时空中的静香也是很温柔、善良与可爱,但终究不是他的静香!


    而且在穿越过程中,野比大雄越发的发现自己的独特。因为其他平行世界里的大雄都只是一个个又懒又笨,什么都做不好,除了善良几乎一无是处的人。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他发现他无法改变他已经认知到的并且已发生了的历史,因为他就是历史的观察者、见证者,已经发生了的历史与他所看到的历史共同组成了过去无法改变的历史的一部分!


    如果想要改变历史中的某件事情,那么首先就要改变见证了这个历史事件发生的见证者!


    为此,他又发明出一个个改变人意志,更改人记忆的道具,把所有见证过,知晓过静香死亡的人的记忆全都修改成了静香并没有死亡,只是重伤,后来伤愈,再后来与大雄谈恋爱、结婚、生子、慢慢变老。


    之后更是利用他发明的超级道具在短短几天之内完全控制全世界,成为世界无冕之王。然后神奇道具正式推行全世界,整个世界的科技水平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发展。


    不过短短几十年,野比大雄硬生生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努力,将原本只是一个星球级别的低级星球文明推到了太阳系级别的恒星文明、推到了银河系级别的星河系文明、推到了覆盖整个宇宙的宇宙级文明、最后更是发展到了笼罩无数平行时空的时空级文明!


    以无数个平行时空作为实验材料,一次又一次的测试、模拟、更改实验结果。无数的时空宇宙在他手上开辟、演化、毁灭!


    然而不管怎么测试,他作为历史的唯一观察者、见证者,作为他自身存在的唯一原点。在有他存在的时候他就是唯一的原点,不管怎样测试实验他都无法回到自身作为另一个唯一原点存在的时刻。因为唯一原点的本身,就代表着不可逆,不可复!


    然而野比大雄,终究是野比大雄,终究是那个被称神奇道具之父,时空管理局局长、无数平行宇宙上与过去未来时空历史上最伟大的大发明家!


    最终,野比大雄找到了一个可行的方案,既然自身的存在就代表着唯一原点的不可逆,那么当自身的存在彻底消失后,这个唯一原点不存在,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将唯一原点重新定位到不同的时间?!!


    没人能够告诉野比大雄这个问题的答案,即使是他脑海中出现的知识也不能。而事实上到了现在这一刻,野比大雄脑海中已经不再出现新的知识,反而是野比大雄在不断的创造着更加深奥的知识。


    他不再是世界知识的传承者,而是世界知识的创造者!


    利用静香生前的dna以及野比大雄自己的dna,野比大雄制造了一个两人的孩子,叫做野比助,之后野比助又结婚生子,有了一个野比大雄的孙子--野比世修。


    之后再在大雄的刻意安排以及记忆植入下,让所有知道野比大雄事迹的人对大雄小时候的表现产生了误差。小时候的野比大雄并不是一个孤独冷僻的人,而是一个有些笨手笨脚,但是很阳光活泼、心地很善良、擅长玩翻花绳(翻花绳是静香和大雄玩过的游戏)的孩子。


    而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从未来穿越过来的蓝色狸猫机器人,在帮助他、鼓励他、更是让他成功娶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源静香作为妻子。而年幼的野比大雄也正是因为接触、了解到这些神奇的未来世界道具,才在未来的日子里发明出了这些神奇的道具,从而推动的世界的发展。


    当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站在最高实验室里的野比大雄,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孙子野比世修带着特别审批通过的家育机器人哆啦a梦跳进了时空隧道。


    在野比世修与哆啦a梦坐上时光机的那一刹那,野比大雄按下了手中的一颗按钮,已经白发苍苍的野比大雄嘴角带笑,淡淡说道:


    “再见,静香。”


    野比世修与哆啦a梦高高兴兴地坐着时光机前往自己爷爷幼年时期所在的时空,却没发现自己身后的世界正在一寸寸崩塌,不仅仅是自己的世界,更是涉及到无数的平行时空宇宙世界!


    在两人打开时空隧道,出现在某个民宅抽屉里的那一刹那,两人的身影无法察觉的消失了一瞬又重新出现,同时一个与之前几乎一模一样的世界也再次出现。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是你的曾孙,野比世修。”


    “我是野,额,哆啦a梦,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沉默的野比大雄在看到哆啦a梦的刹那间眼中闪过种种明悟,嘴角微翘。随后,就像刚反应过来一般惊慌失措般大叫。

(转载至《无限世界交流群》101章 神大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