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戴莫 【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原创同人向】


戴莫大法好

第三十一章:遭袭

袁雨桢猛踩油门,黑色吉普如风一样飞驰在乡野道路上,“嗯!可恶,上了那老东西的当!”袁雨桢双腕重重的砸在方向盘上,愤愤说到。“但愿我们还能赶上吧。。”陈思淡淡的说了一句,擦着手中的枪支。“吱!——”一踩刹车,袁雨桢将车停下,眼睛不停的注视着前方。“怎么回事?有什么问题吗?”一旁的莫寒见状感到奇怪,随即发问。“刚刚正在开车,前边闪过两道黑影,你们看见了吗?”

“没有。是不是你看错了?没有什么黑影啊?”莫寒达到。

“不对,不对。我老感觉有哪里出了问题。走,下车看看!”抄起身边的杀猪刀,袁雨桢起身下车。莫寒陈思随即也下车观望到。

“诶,你们看!”莫寒指了指前方的树林,扎着一面杏黄幡旗。“这种荒郊野岭的破地方,怎么会有旗子呢?”

“恐怕没那么简单,旗子那个红色的图案,我之前好像在一本古书上面见过,让我想想。”盯着杏黄旗,陈思好像想起了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东西。”

“我想起来了,这个图案。。。。。是。。这是蹁降?是谁干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个人功力绝非等闲之辈,他所用的都是最正宗的洛降,真是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人熟练运用如此高深莫测的洛降。”

所谓“洛降”也称“北降”或“元降”,就是“降教”的祖师爷洛有昌发明的降头术,这是一种害人致死的恶毒降术,但也是折寿折的最厉害的法术,相传“洛降”已销声匿迹近千年,眼前这个“蹁降”,从理论上讲,应该属于传下来的最厉害的降术了。而刚才的降头应属于“滇降”,是从云南传过来的降术,威力不是很大,至多算是恶作剧式的法术,但基本不折寿。现在看起来这个隐藏在暗处的人要的并不应该仅仅只是那一份李家祖宅,他想要的东西可能更多,但是他应该不知道那些东西在哪才一直留着李长风的命,否则李长风早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现在自己横插一脚破开了他的鬼门关,他是要拼命了。

  莫寒掏出问天剑在袁雨桢的车上叮叮当当的划了好几个口子像是一副图案一样,打了一个OK的手势,三人急忙驱车赶往李长风的老宅。“没有多少时间管那根针了!”

   三人慢慢的摸进了老宅之中,只见老宅里面一片漆黑。袁雨桢去打开庭院里的开关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看起来电被人给断掉了,袁少爷,现在开始不要碰任何的东西,否则你很有可能中招,这个你拿着虽然可能没用但是多拿着可能会有帮助。”陈思从袖口里掏出了一枚三角形的护身符递给袁雨桢,袁雨桢接过去佩戴在脖子上。三人在黑暗的庭院里摸索着,莫寒拿出了手电筒不过这个手电筒长期没有充电所能发出的光已经很惨淡了,可以说不但照亮不了前面的路而且还给人一种害怕心理。

“莫寒,你看那是什么?”袁雨桢指着前面说道,莫寒打过手电发现庭院的墙壁上有着两个血手印,下面还有一个超大号的旅行箱。陈思慢慢的走了过去用斩铁剑轻轻的挑开了旅行箱的盖子,三个人看到里面的东西直干呕。里面装的是一具血淋淋的碎尸。

“这是什么东西啊?”袁雨桢头皮发麻的看着箱子。虽然袁雨桢常年跟在中海黑混,枪支弹药见过不少,染血的尖刀也在手里握过。保护他杀过人不少但是从来都是一枪撂倒起码给人个全尸。现在面前这个箱子里面大大小小的全是碎肉还滴着血让他一时之间承受不住。

“简直是疯子,太过分了”莫寒咬着牙说着。眼前这具碎尸,应该是施了“隳降”。道教认为,人死后的第七天,灵魂才会相信自己真的死了,所以在这七天内,冤死者的怨气会停留在尸身上,这种降术就是利用死者新死的尸身施降,七天之内,尸身的怨气要比单纯恶鬼的怨气大得多。

按传说中的描述,施“隳降”应该把死者切成肉片或剁成肉酱,然而此刻皮箱里装的虽然仅为碎尸,可能是那个人迫不及待,也可能怕朵成肉馅怨气太重,自己也控制不了,但总而言之,除了“隳降”外,似乎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厉害是肯定的。万丽娜取出罗盘打量了一下,罗盘的镇针开始乱跳起来同时三百六十度旋转,这下万丽娜能断定。这具碎尸是死者活着的时候被活活分尸而死的,怨气大的超过了一般的冤死者。幸亏没用手碰它否则自己肯定要着道。

“看来。。。。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李长风。。。。死了!”

“为了一己之私,你竟然把人这样活活分尸,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是汉子的就堂堂正正的出来与我一决雌雄。”拟人尚且三分脾气,看到这一幕莫寒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发火对着房子大喊着。这时候她身边的袁雨桢突然手耷拉了下来突然一把掐住莫寒的脖子。

“唔,糟糕了。”莫寒脖子被掐有点呼吸不顺,本能反应一脚踢了上去,踢在袁雨桢的裆部。虽然袁雨桢被恶鬼上了身但是身体反应还是多少有一点的。莫寒趁机挣脱出来,胜邪匕首握在手里。看到这把煞器,袁雨桢也是不敢上前不断地后退着。莫寒用问天在地上开始勾勒着一些奇怪的图案,猛地插在草地上。勾勒在草坪上的泄阴符开始发挥作用,将此处的阴气开始引泄出去。做完这个莫寒又是取出朱砂撒在箱子上面咬破舌尖把血吐在问天剑上。袁雨桢虽然惧怕问天剑但是一看到莫寒这种作态就知道她要毁了那个箱子,一股脑的冲了上来。

“等的就是你冲上来”莫寒听到背后阴风起一把转过身。胜邪噗呲一声扎进了袁雨桢的身体里,右手对着伤口扔出了一样东西,是一颗六芒星。六芒星打在袁雨桢的伤口上发出了黄光。一个黑影从袁雨桢的背后慢慢的被挤压了出来,看得出来这个黑影极度的不想出来像是被驱赶出来一样。黑影一出,袁雨桢整个人像没魂了一样两眼一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莫寒趁机背过身去一剑插在箱子里碎尸的那颗脑袋上,将脑袋砍成两半血浆溅了她一身,黑影哀嚎一声冲上来想要拼最后一搏。

“消失吧”莫寒的左手出现了一道血红色的咒文按在黑影的头部,黑影的底部出现了白色的火焰一样的东西将它整个包裹起来最后变成了灰尘。隳降被破开了,虽然被破开但是莫寒也因此让一个冤魂魂飞魄散,可能会减阳寿。不过现在她已经顾不了许多了,一连串的事情让她疲劳不堪。

“看来,他是被刚刚的蹁降给蛊了。”陈思看着倒在地上的袁雨桢说到。

“呼呼呼呼呼”这时候四周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影一样的东西,在莫寒周围不停的晃悠。

“打第二回合了吗,好,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让你看看我的厉害。”莫寒从兜里掏出九枚铜钱,十六张活符,还有九根鸡喉在周围摆好,铜钱在外活符在内,鸡喉插在铜钱中间。胜邪插在地上。所有的人影合并成了一团黑气朝着莫寒冲袭而来。

“起”莫寒看到黑气进入了铜钱圈里大喝一声,以九枚铜钱为界这个小范围内阳气突然变得无比强大,黑气属阴,遇上强大的阳气自然不适,现在想跑也跑不掉只能硬拼。两股气息撞在一起,万丽娜周围的活符五六张被一下子撕成了碎片,连鸡喉都被震飞了三根,阳气一下子减弱。

“玩命是吧,本小姐跟你玩。”莫寒掏出一根银针狠狠地插在了自己的耳朵后面。这种针法叫“借命针”,是一种激发人体潜质的针法,在针灸圣典《太原针灸宝典》与全真传世医书《沧世百解》中都有详细记载,比兴奋剂还夸张,卧床多年的病秧子用上这种针法,立即就能下地去跑马拉松。但这种针法属于杀鸡取蛋式的做法,在身体虚弱的时候行此针法,亢奋的时候忽然猝死也是很有可能的。莫寒施完针后整个人身上都浮现了青筋,骨头嘎巴嘎巴的响了起来。

“给我镇”莫寒双手狠狠地按了一下插在地上的问天,问天往草地里压下了三公分。轰的一声周围发出了一声霹雳一样的响声,老宅内所有的玻璃都发生了碎裂,要知道那些都是防弹玻璃。莫寒口吐鲜血,耳朵后面的借命针嗖的一声崩了出去,趴在草地上一动也不动。现在她耗尽了气力连一个三岁小孩都可以把她弄死。

“嗯?小寒!”看到莫寒吐血倒地,陈思急忙俯身扶住莫寒。

过了半天二人听到了跌跌撞撞的脚步声,从客厅方向走出了一个老者一样的人,嘴角不停的流着血看样子就是那个和自己斗法的幕后黑手。

“你果然是藏在这里面啊。”莫寒看着他道。

“哼。。。没。。。没想到。。。你这么点。。。年纪。。。竟然。。能。。和我斗到如此份上,但是很可惜啊。。。还是我技高一筹。臭丫头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相安本无事,庸人方自扰。下辈子投胎记得不要再多管闲事了,去死吧。”老者从草坪上抽出问天剑朝着莫寒刺了过来。万丽娜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像是认命了一样。

“砰”一声枪响,老者的脑袋像是中了一枪整个人僵硬在那里问天剑也是掉落在地上,最后倒在地上咽气了。

“师兄。。。。。多谢。。。。。。”莫寒喘着粗气看着莫寒说到。

“你拉到吧,谢什么谢。我先送你和这小子去医院!”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