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布沙希王朝简史——前传:别儿克

这些文章是我在阅读《中亚通史》等书后有感而发,整理而出,技术含量不高,只有科普性质。

参考资料:《中亚通史》古代卷下,王治来著

《中亚通史》近代卷,王治来著

《突厥世系》阿布哈齐汗著,罗贤佑译

《金帐汗国兴衰史》格列科夫、雅库博夫斯基著,余大钧译

希瓦汗国(1512-1920)是中亚近代的其中一个民族国家。包括两个王朝,一段混乱期:
阿拉布沙希王朝(1512-1747)
混乱时期(1747-1806)
弘吉剌惕王朝(1806-1920)
阿拉布沙希王朝是第一个王朝,由一支乌兹别克人的首领伊勒巴斯与巴勒巴斯两兄弟建立。他们与昔班尼一样同为蓝帐汗国后裔。蓝帐汗国创始人昔班的三世孙博罗台合剌扎有两个儿子:伊伯剌罕和阿剌伯沙(阿剌卜沙)。前者是昔班尼王朝先祖;后者是阿拉布沙希王朝的先祖,而且还当过金帐汗国的大汗(1377-1380)。由于希瓦汗国的阿布哈齐汗有著作《突厥世系》传世,因此关于希瓦汗国的事迹也比昔班尼王朝的多。
这两兄弟虽然分了家,但是还是住在一起,同气连枝。
后来阿剌伯沙因与同为蓝帐汗国后裔的金帐汗合罕別竞争失败而前往伏尔加河流域,劫掠罗斯人。据《金帐汗国兴衰史》引用《尼康诺夫编年史》的记载:“……这位宗王很凶悍,是一个伟大、勇敢、坚强的军人,他年纪很轻,十分勇猛,打了许多胜仗……”1377年,他率军前往进攻下诺夫哥罗德,诺夫哥罗德大公德米特里•伊万诺维奇(即顿斯科伊,1380年大破金帐汗国权臣马麦汗)听闻这个消息,率军迎击。但前进数天没有发现阿剌伯沙的踪迹,因此德米特里便回去了,但仍然让他的军队继续前进、搜索,一直走到比雅纳河。因得知阿剌伯沙尚远在伏尔加河,因此这支军队放松了警惕,“战士们卸下了沉重的甲胄,扔下了武器,既没有在自己的营地上设防,也没有设置哨岗。王公和贵族们、高官和将军们纵情作乐,饮酒、狩猎,好像在家里一样。”实际上这个消息是阿剌伯沙故意放出来的,从而成功突袭了罗斯人的营地,大获成功。下诺夫哥罗德城防空虚,他趁机攻下了该城,大肆劫掠并将其焚毁,满载而归。

阿剌伯沙生子哈吉·图里,哈吉·图里生子帖木儿舍黑。帖木儿舍黑在与卡尔梅克人作战时身亡。由于他并无兄弟子嗣,他的领地顿时陷入了慌乱。幸而他的妻子已有三个月身孕,生雅迪葛尔(雅迪加)。雅迪葛尔生四子:(子嗣表很重要,关系到后续历史发展)

长子别儿克(博剌克),有子伊勒巴斯与巴勒巴斯;

次子阿布列克(阿卜剌克);

三子阿米内克(阿敏奈克);

四子阿巴克;

别儿克在雅迪葛尔死后继承了他的位子,是一位杰出的领袖。雄壮有力,勇敢绝伦。他的身体构造也异于常人。据《突厥世系》记载,“一般人总是有软骨在骨骼与胸膛之间,而他却根本没有,其胸膛是完整的一块(如一整块铁板或木板)……”与晋文公重耳的“骈胁”十分相似。

由于《突厥世系》关于别儿克的事迹并没有明显的时间叙述,所以只能进行大致判断。别儿克后来效力于同为蓝帐汗国后裔的阿布海尔汗,时间点应在阿布海尔汗扶立帖木儿君主卜撒因·米尔咱之后(1451)。当时别儿克年轻有为,而阿布海尔已然年老。

在这里先大致叙述一下帖木儿帝国内乱始末。帖木儿君主兀鲁伯(1447-1449在位)威望不足,且与宗教界关系恶劣,因此宗教界便利用他和其子阿不都·剌提甫的矛盾唆使他将其谋杀。但随后阿不都·剌提甫被兀鲁伯亲信所弑,阿布海尔汗扶立卜撒因上位,并得以娶兀鲁伯之女拉比亚公主为妻。阿不都·剌提甫之子马黑麻·朱基(《突厥世系》记为穆罕默德·楚吉)因此逃往阿布海尔汗处避难。

卜撒因虽是阿布海尔所扶持,但其才略过人,野心勃勃,经过多年征战,逐步削平河中与呼罗珊的各宗王。而马黑麻·朱基趁他征战、河中空虚时向阿布海尔汗请求出兵。阿布海尔便命别儿克率其部众,加上阿布海尔的援助军队进攻河中,据说有三万人。这时是1461年。

这支部队在进军途中得到了反对卜撒因统治的察合台人的援助,但其军队只愿意跟随马黑麻·朱基,为后面失败埋下了伏笔。

随后他们攻下了塔什干、沙鹿海牙(沙哈鲁所建)、赛兰城(白水城)等地,向撒马尔罕前进。撒马尔罕守将为阿尔浑部异密麦宰德,他率军出城迎战,结果被击败,仅以身免。他急速向卜撒因求援。而河中地区除却布哈拉和撒马尔罕两座城市之外均被攻陷,最远打到了起儿漫(克尔曼)。

卜撒因闻讯迅速回军支援,别儿克便召集各军伯克进行商议。他认为卜撒因大军来袭,应退到阿姆河依靠河流进行抵御。但马黑麻·朱基手下的伯克不同意,他们认为退到沙鹿海牙防守方为上策。而马黑麻·朱基只是察合台军伯克的傀儡,人微言轻,只能无奈退军到沙鹿海牙。一些察合台士兵听闻这个消息认为马黑麻·朱基胆怯,对他很失望,于是叛逃到卜撒因去了。

别儿克眼见光卜撒因来袭的消息就让自己的联军溃不成军,大为愤怒。他也不帮助马黑麻·朱基了,在河中地区大肆劫掠一番,便带着战利品回自己的领地。随后卜撒因在1462年围攻沙鹿海牙一年多,后经过调解,马黑麻·朱基投降,性命得到保全。

由于瓦剌部的入侵、哈萨克部的出走,乌兹别克汗国实力大为下降。1468年阿布海尔在与东察合台羽奴思汗作战时战死。他铁腕统治多年,底下的很多部落首领对他不满。听闻他战死的消息后顿时如树倒猢狲散,并劫掠阿布海尔的领地财产。别儿克也参加了这次掠夺,并霸占了阿布海尔的领地。

十几年后,阿布海尔之孙昔班尼自阿斯特拉罕汗国避难而回。此时他孤身一人,并无势力,因此暂且依附于别儿克,假装不知别儿克当年之事,收集祖父余众,逐渐积蓄力量。

当昔班尼自觉实力足够时,便开始谋划对付别儿克。一年,他与别儿克一起来到锡尔河附近过冬 ,他将营地驻扎在地势较高的地方。随后他以第二天凌晨出发打猎为由召集了自己的人马,在拂晓时分突袭别儿克营帐。别儿克虽然睡着了,但还很机警。他听到马蹄声迅速被惊醒,随后只披了一件黑貂皮袄,赤脚逃跑了。可惜他在进入芦苇丛后不慎被芦苇所伤,血流不止,最终被抓获。昔班尼将其处死,劫掠其领地而归。因此伊勒巴斯兄弟与昔班尼有杀父之仇。

说个题外话,别儿克的妻子玛拉依·康扎歹落入了昔班尼二叔阔察·穆罕默德手中,后成为他的妻子。据说他智力十分底下,获“阔迪哈姆-旦特克”(白痴)的称号。玛拉依·康扎歹被掳时已有两个月身孕,七个月之后便生下了扎尼伯·速檀(即阿卜杜拉二世的祖父)。因此阿布哈齐汗在《突厥世系》中写道:“……我们的老人则说:‘阿布都剌汗的祖父真正是博剌克(别儿克)速檀的血统,在他的血脉里至多有阿布海尔汗的十到二十分之一的血系成分’。”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