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的呼唤有误

克总霸气

仰望天空,诸神高高在上。

群星归位,苏醒之时已至。

末日未临,旧时永不复还。

封印毁坏,深睡的主归来。

海底升起,地下涌出无端。

天空降下,祂们无处不在。

恐怖至极,希望投入黑暗。

无知愚钝,主宰转身一变。

所在之处,规则无尽悲哀。

疯狂亲眷,星耀灼热沸腾。

人们惊觉,不过为时已晚。

“克苏鲁发糖!克苏鲁发糖!克苏鲁发糖!克苏鲁发糖!”大都累到虚脱的狂热教徒们并没有抱怨连天,虽不可能异口同声地低吟咒语,但模糊可闻的人声仍高低起伏,即使音调再诡异且怪诞,呼喊再乱无章法,清醒之人的数量如何剧减,也无法阻止他们召唤旧日支配者的步伐。阴湿之风从远洋中生成,直奔此处,小镇上的窗户无不被打出一层水雾,林间树上丛中沾遍露珠,落叶扶摇直上,枯枝无力地摇曳,仿佛倾刻间就会被连根拔起,不知会在何处落下。

教徒中为首的一人高振双臂,十指不同程度的屈起寓意着混沌无序降临:“伟大的拉莱那之主,我等已恭候多时。”话毕,猛然跪拜,先前的爪手插入已被锄松的土中,左手的食、中指;右手的所有指端均被专门夹杂其中的砾石刮破:“群星归位,封印已无,沉睡之神,何不苏醒?”

只见传送阵前飞沙走石,异光四起,潮气弥漫开来,常年为隐蔽而召唤的黑云被强大的风压吹散,终日不见的月光洒满大地,与置入地中的水晶交相辉映,分外邪魅。

“唔…呼…”狂喜着,表情癫狂且扭曲,“哈…啊哈——您回来了!”激动地肌肉紧绷、战栗不止,撑起因兴奋而疲倦全无的上半身,无处可放的双手时前时后地乱摆不停。不过多久,嘴虽然咧得抽起筋来,咽喉却好似被擒住般拼命地呼气吸气,笑声变得声嘶力竭。

旧日支配者正在现形……

肉色的脚……

色气的身子……

俊俏的面容与黄色的头发……

十八厘米的巴别塔……

这哪是旧日支配者啊?!整就一个黄衣之王哈斯塔的等身抱枕!

“为什么要愚弄我们?”无名的勇气提携着愤怒迸出,随即被等身抱枕上的轮廓吸引,咕哝着,“哈斯塔?不可能…我们的主不会…不…一定有什么搞错了,”转身回首大声发话,“重新准备召唤仪式!都tmd给我起来,封印可不会留给你们时间嗜睡!”显然,无一回应…?

“已归位的群星,已浮起的拉莱那之城,”震撼心神的声音从克苏鲁的寝宫中传出,“早就聚集的深潜者们,正从太空中赶来的星之眷族们,还有那喋喋不休的狂热信徒们,请回吧。”

接收到心电感应的星眷们先行退去,接着将近乎无限的生命投入漫长的宇宙旅行中。但名为疑惑的缄默仍然散布在整个星球:大部分深潜者楞在原地不动,而那些年轻气盛的,试探性地靠近,虽然这个想法产生的瞬间就被强大的精神力量消灭;人类是毁灭,还是做个“冷静”信徒,就此放弃,请理性分析并作出抉择吧。

“?”他的脑子宕机了,小小的脸上有大大的疑惑。

突然一阵狂喜涌上心头,旋即是痛彻心扉的拗哭:“克苏鲁发糖!”

一呼百应?!包括自己在内,在场的信徒无一例外地呼唤起来:“克苏鲁发糖!”

召唤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次不仅没有省去那些不必要的讴歌,而且变得更加沉醉、痴迷、疯狂——不只是那可怜的首领,他们都参与了那摧残身躯的仪式,还增加环节,让血腥的程度锦上添花。曾是无意义的行为通过重复和应用现在变得有意义,它被赋予了力量与必要性。

睡衣胖次……

沾着浅绿色的粘液?……

定向错误?可明明是带有浓烈恐惧气味的物件,地球上可没有能放出此等气息的生物,更不用想其祂神明造访拉莱那城。失败?那就再来。

越发残酷、越发癫狂。

触手……

已有两三人失血过多瘫倒在血泊中。

红色椭圆小球……

更多的粘液……

惨绝人寰,遍地未寒,齿割石破,汇聚成潭。

织网……

好似被粘液浸泡过的织网……

绳与绳之间极像悬挂着垂涎……

剧痛唤醒了信徒首领的意志,硬撑着用血肉模糊的双臂匍匐而行,任凭早无知觉的下半身拖地,慢缓缓地安置好黯淡大半的水晶,他深知在这临门一脚的时刻,没有退缩的余地。“归…来…”吐出这二字不久,侧头坠地,双目微闭。

阵起,晶碎,阵灭。

绿发女体的巨大人形神祇恣意地坐在一把庞大得不可思议的石椅上,手中不知玩弄着什么,但从祂一脸享受和粘液直流可以猜个大概。

祂……

在摸鱼!

摸鱼真是件心旷神怡的活动!如此看来,神明也对此迷恋不已,甚至用这千年难遇的时机摸鱼。

祂双手不停地抚摸着自己的鱼化身:“我管这招叫‘我 摸 我 自 己’,”就这样摸了好一阵,回过神来,环视四周,“抱枕…正打算换洗的衣服…化身被割下的触手…钓自己化身用的浮标…渔网…信徒们,啊?不是叫你们不要召唤了吗?这都能会错意,唉,太脆弱了。”踌躇了一阵,回想起先前的事情:握着的抱枕突然被抽走,原来是你们用这种方法叫我起床啊,谢谢有被气到。

克苏鲁把信徒全吃了,抱着鱼盆,游了回去。

从此,小镇的故事,多了一篇:“我翻开信徒历一查,这历史没有神明,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克苏鲁发糖’五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摸鱼’!”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