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同居的漂亮朋友》博君一肖+现代校园向HE(第十章)

【原作:死鹅嘴硬

来源:老福特

不做任何商用


直男小王沦陷全记录

直掰弯

肖美人和王不动的世纪对决,小王喜提蚊香代言

微微茶系和钓系,内含辣菜论坛体一条龙

自萌,勿上升蒸煮,注意避雷】


(审核君们辛苦啦,希望大家每天都健健康康健健康康的!!!!!!!!!!!!!!!!!)

来源:微博

正文:

日子像从手心穿过的自来水,磕磕绊绊往前流。


王一博被期末搞得生不如死,没时间顾及儿女情长,肖战这学期的课上完了,被导师推到他朋友的设计公司实习,天天在公司加班加点地熬,全靠楼下星巴克吊着一口气。


今天肖战到家的时候,王一博难得地没泡在图书馆或者通宵自习室,他把包扔在地上,脚步虚浮地往沙发走,感觉自己像踩着软绵绵的云朵,下一秒就要腾空。

王一博听见他的动静,颠颠地从房间里跑出来,怀里还兜着死活不肯剪指甲的坚果,白皙的一截手臂上被坚果挠了三道杠。

王一博把指甲钳放在茶几上,把怀里挣扎着的坚果放生,坐到地毯上捏捏肖战的手。

“我给你热杯牛奶吧。”

肖战现在只想跳楼:“我现在就是后悔,我当初为什么要学设计。”

他把王一博的手拉到自己额前,替自己拔开耷拉下来的刘海——最近他都没有心思和功夫好好收拾自己,天天裹着上次去医院穿的那件羽绒服往公司跑,“你看看,我是不是快秃了?”

“嗯,是有点,明天把家里洗发水换成霸王吧。”王一博盯着他的光洁的额头看了两眼忍不住逗他。

肖战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骂骂咧咧地去卫生间检查自己的宝贝发际线,还恶劣地踩了王博一脚,王一博也起身,从果盘里拿了两个橙子,去厨房切好装盘。

肖战啃得橙汁四处溅,看着正和坚果打架的王博:“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不泡你的宝贝图书馆了?”

肖战也纳闷,自己本科的时候好歹也是一枝花,知道那群花花草草一般都干什么,虽然他自己算不上风流成性,但偶尔也喜欢往酒吧跑,结果每次都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去了两次就再也没了兴趣。

怎么他们理学院的院草王一博要么就揣着他那块破滑板,抱着坚果在小区里四处溜达,要么就是天天拽着他往超市跑,买回来一兜又一兜的零食,自己还不怎么吃。

肖战想起刚认识王一博那会儿,他还没搬进来当自己室友,在迎新晚会上跳了个舞,把场子炸的天翻地覆。

肖战作为研究生院的学生代表也被绑在报告厅里,看一群小孩在台上载歌载舞,正恹恹欲睡的时侯,被王一博给吓清醒了。

那时候他还染着骚包的蓝发,西装裤上上挂着几串银链,整个人薄得像一张纸,耳朵上垂着花里胡哨的耳环,像一只骄做的花孔雀样向台下鞠躬。

怎么现在头发也不染了,耳饰也不见了,天天卫衣牛仔裤,顶多时不时买双新鞋,肖战都快怀疑他是不是突然出家了,整个人都被奇异的中年已婚男子的气息笼罩着。


“只剩最后一门考试了,我复习完了就回来了。”王一博把坚果的爪子举高高,在灯光底下仔细检查。

“王一博,你回家过年吗,我寒假都要实习,好像没办法回去。”肖战一口气叹进地心,对着无辜的抱枕一阵拳打脚踢,结果撞到了脚趾,绝望地捂着脚瘫倒在沙发上。

“我不回去,我爸妈出国旅游了,我懒得当电灯泡。”

于是大年二十八的时候,肖战还在公司加班。

城市里的年味越来越重,人却越来越少,路灯上都挂着红灯笼,光秃秃的树枝上被彩灯缀满,大厦上的LED屏幕里一天有五百个明星用各样的语调祝你新年快乐。


王一博穿着黑色大衣,后背绷得很直,站在大楼底下等肖战下班,这个城市本来就既热闹又冷漠,他孤零零地站着,一点儿也不突兀。

城市很空,却也很亮,王一博高挑的身形引来不少人的侧目,胆小点的在看到正脸之后,犹豫着在他身边走了几遭,每次路过都要和同伴发出轻声的尖叫,胆大点的,就如肖战看到的样,挡在王一博面前跟他要微信。

“帅哥,一个人吗?”

“我等人。”

“女朋友?”

“不是。”

“要不要留个联系方式?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一个人多孤单。”

王一博刚想拒绝,大衣口袋里就钻进了一只冰冷的手,陌生女人的目光带着点疑惑的打量,王一博笑了笑,也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

“等多久了?”肖战甜丝丝地问他,眼睛亮得像在里面偷偷藏了星星。

陌生女人被这莫名黏腻的氛围赶跑,肖战却没把手从王一博的口袋里拿出来。

“没等多久,饿了吗?”

王一博把手伸出来,给肖战戴上帽子,把他的张脸藏在白色棉服里。

肖战终于舍得抽出手来,给王一博正了正大衣的领子,“去隔壁商场吃饭吧,我好饿,吃完给你看件新衣服,你老穿这些黑的灰的。”


王一博的皮肤是泛着点淡粉色的白,像极了家里冰箱里的草莓牛奶,肖战既喜欢又羡慕,跟他碎碎念过八百次,后来都拦着冰箱门不肯让他喝牛奶,生怕他越喝越白,看着刺眼睛,他一个劲地往家里买橘子,因为听说橘子吃多了脸就会变黄。

最后牛奶还是被王一博喝了,橘子被肖战扒完,他一边担心脸变黄一边吃,关于他黄没黄这件事王一博回复了八百遍。

“王一博,你好好看看,真没变黄吗?”

“没,还是一样的白,肖老师皮肤真好,吹弹可破。”

“脸变黄很丑诶,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战哥没有丑的时候。”

“你的意思是我脸黄了是吗?”

“没没没,还是很白。”


肖战凭自己艺术生的直党,觉得王一博穿点带亮色的衣服肯定很好看,虽然他瘦瘦高高还长得帅,穿麻袋都惹人喜欢,但是肖战还是拿了几件红色的、黄色的棉服大衣塞给王一博,把他推进了试衣间。

走出试衣间的王一博让肖战眼前一亮,还没等一旁眼冒绿光的年轻售货员上手,肖战先自己凑了上去给王一博整理衣领。

“还行吗?”王一博不太穿亮色的衣服,自己看着有点别扭。

“特别好看,您穿这件是我看过最合适、最好看的。”

“还行吗?”王一博没搭腔,又问了一次。

“真好看,王一博你是衣服架子吧,怎么穿什么都好看。”肖战给他整好衣领,冲他竖了个大拇指。

“你再把这件红色棉服试试看呢。”

“可是我不怎么穿红色。”

“我喜欢红色呀,而且你又白,穿上肯定好看。”

王一博没办法,又转身进了试衣间。

“您弟弟身材真好,长的也好,穿什么都合适。”女售货员笑嘻嘻地和肖战搭腔。

肖战拿了两件毛衣在身上比了比,又摇摇头放回去:“他不是我弟弟呀。”

说话间王一博又从试衣间里走出来,肖战惊喜地像是自己设计的作品拿了奖,恨不得马上拉着他去结账,生怕他反悔。

“这件直接穿身上吧,刚刚那件也要,麻烦这两件打包,谢谢。”肖战从王一博手里接过他原来穿的那件黑色大衣,递给了年轻的女售货员。

王一博刚拿出手机准备结账,被肖战拦截下来,他装腔作势地摇摇自己的手机:“我发工资了,哥哥给你买。”

女售货员闻声抬头,用扫码枪扫了扫肖战手机上的二维码。

“麻烦问一下,你们这耐克在几楼?”

“耐克在三楼。”

“好,谢谢。”王一博接过纸袋,把还在盯着他偷偷用手机拍照的肖战一把拉走,“别拍了,回去再拍,先陪我去耐克。”

“去耐克干嘛,你又要买鞋?”

“嗯,我定了两双鞋,在这应该可以取。”

“买就买,还买两双,你要吃鞋吗?”


虽然肖战不像王一博那么喜欢买球鞋,但是看见售货员从架子上取下来包装的时候还是愣了下,这鞋又贵又难买,王一博买了两双一模一样的,总不至于是一双用来穿,一双用来看吧。

王一博提着包装好的纸袋在他眼前晃了晃:“谢谢战哥送的项链和衣服,给你的回礼。”

“这算不算情侣款?”肖战接过他手里的袋子,小声念叨了一句。

还没等王一博开口,肖战就又急迫地念叨着自己要吃冰淇淋,也不等王一博,加快步子溜出了耐克,王一博在他身后叹了ーロ气,跟了上去。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